文章
"2019-02-19"

凯利·欧文走进卧室,墙壁粉刷得雪白,但有一面墙用铅笔画上了一道道细线,他逐渐逼近一条与地面间隔1。93米的粗线。 他走到墙边,比了比,又抬起手摸着那条线,他扭头看着站在门边的德鲁德里克·欧文 ...

文章
"2019-02-19"

我有个学生,长得圆滚滚的,有如机器猫一般。这小胖子是个话痨,每次上课必定废话不断。他最喜欢问我的一句话就是:“老师,你看我已经学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进步呢?” 我向来不喜欢和学生废话,但是 ...

文章
"2019-02-19"

我是在一次大学生就业论坛上遇到她的,她现身说法,说自己想找一份化妆品公司的销售工作,被五家公司面试过五次,回回都被拒绝!她回来叹息:大学生找工作真难! 但是,站在我眼前的她,形象很漂亮,气 ...

文章
"2019-02-19"

她那个打扮实在古怪,而且难看。头发狠狠地束在左耳边,翘起来那么短短的一把,脸蛋儿又肥,看起来就像个横摆着的白萝卜。腿很短,偏又穿松松肥肥的裤子,上衣再长长地罩下来,盖过膝盖,矮矮的人好像撑在面粉袋 ...

文章
"2019-02-19"

英国东北部有一个小镇叫卡奇镇,镇上的人安居乐业,安享太平美满的幸福生活。他们村中的人得益于祖上的福荫,加上政府的福利待遇良好,因此一段时间以来,男人常常聚集在一起研究扑克牌,女人们则聚在一起,东拉 ...

文章
"2019-02-19"

每个故乡都在沦陷,每个故乡都因整容而毁容。 2006年,在做唐山大地震30年纪念节目时,一位母亲动情地向儿子描述:“地震前,唐山非常美,老矿务局辖区有花园,有洋房,最漂亮的是铁菩萨山下的交界处… ...

文章
"2019-02-19"

什么时候最好?许多人认为过去最好。过去比现在好,线装书比PDF好,昆曲比摇滚乐雅致,虽然过去要倒马桶,过去没有洗衣机,但过去在模糊的记忆中,仿佛月下看女人,个个都是美女。以至于残暴也有了阳刚之美,贫 ...

文章
"2019-02-19"

没有人知道,在她脱俗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多么功利的心。除了她自己。 尽管,功利的缘故往往是因为不得不功利——谁都想让自己生活得更好一些。但是,心存着一份功利,神情到底不如那些无须功利的人一样 ...

文章
"2019-02-19"

很久了,主流世界由三种强人组成:追随神(比如耶稣、佛祖、孔圣人)的人,不信奉任何神的人(比如唯物论者),什么都不信的人(虚无主义者)。 我们渐渐忘了世上还有一种人,他们讴歌自然神,他们是大 ...

文章
"2019-02-19"

在东京坐过一次小巴。是那种很不起眼的小型公共交通工具,从涩谷车站到居住社区集中的代官山。上车就注意到司机是个娇小的女孩,穿着整齐的制服,戴了那种很神气的筒帽,还有非常拉风的耳麦。我们上车的时候她就 ...

文章
"2019-02-19"

不知道是积劳成疾,还是积郁成疾;也不知道流行性感冒,还是寒热型感冒,甚至,不知道是真生病,还是假生病,戊戌变法之后没几天,谭嗣同等六君子之淋漓鲜血尚没被雨打风吹去,光绪病了。他被慈禧太后安排在床上 ...

文章
"2019-02-19"

电影《朱莉和茱莉亚》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朱莉·鲍威尔无趣的生活被一本名叫《掌握法式烹饪的艺术》的书改变了:她用一年的时间把书上524个经典菜肴尝试了一遍,并在博客上记录下每一天发生在厨房里的 ...

文章
"2019-02-19"

德国汉堡大学的考古学家曼斯坦教授一行六人组成了考察队,从纳米比亚的莱瓦特城出发,深入纳米布沙漠腹地,对那里一处古墓群进行考察。五天的跋涉后,考察队到达了目的地。经过三天的顺利考察,他们心满意足地踏 ...

文章
"2019-02-19"

国王和马童 潘铭桑 有一次,英王乔治三世巡幸温莎宫。一个小厮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问小厮在宫内做什么事情。“我在马槽帮忙,”孩子答道,“但他们只给我食物和衣服。”国王说:“满足吧! ...

文章
"2019-02-19"

1 胡蝶6岁的时候,就被送进了一个小学校读书。到了14岁那年,她离开了故乡,跟着她父亲从南国踏进了华北。 将近20岁的那年,她由华北踏进了上海。其时上海正风行着国产影片,她是一个爱好艺术 ...

文章
"2019-02-19"

拉蒙·卡哈尔(1852—1934),西班牙神经组织学家,神经解剖学家。1906年他与意大利生物学家戈尔吉同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除了给人类留下一笔独一无二的科学研究遗产,还致力于教育科学新手,告诉他们别人 ...

文章
"2019-02-19"

在香港几日,虽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走马看花,然而只要你是个有心人,还是能从一些细小的地方,发现香港管理的规范和有序。有些细节,让人感动。 香港的所有行人红绿灯都安装一种发声系统,行人过马路 ...

文章
"2019-02-19"

在美国读研究生时,我考了驾驶执照。一天早上,临出门前,发现我的二手8缸大林肯的右前轮的车胎瘪了。自认倒霉的我给拖车公司打了个电话,支付了30美元把车子拖到了就近的修车行。 修车行接待我的是一 ...

文章
"2019-02-19"

孩子的父母往往受环境影响,把孩子的教育提到一种攀比的高度,在意的不是孩子学到了什么,而是孩子学的这个是否是现在最朗朗上口的,是否是目前最流行的。对孩子的教育,与其说是内在修养,不如说是外在展览。 ...

文章
"2019-02-19"

玛丽艰辛地移动着身躯。脚肿得很厉害,使她穿的皮鞋绷得很紧。双脚发麻,痛苦得让她想流泪。她今天也如同往常一般,挨家挨户地推销化妆品。有些人开门看到她后就像看到了虫子一样把她撵走,有些人在她还没有开口 ...

文章
"2019-02-19"

凡在哭哭啼啼倾诉“被人骗了”的人,几乎都是在一开始就有那么点居心不正。 老冰没什么钱,但有点闲钱。 这句话看上去矛盾,实际上不矛盾。老冰没什么钱很好理解,一个要养一家老小的工薪阶层 ...

文章
"2019-02-19"

现在的人可能无法想象,我长到八岁,才第一次见到火车。那是一种铭记终生的感受。 1949年初冬,我由跟着父亲认字,正式走进学校,在班上算年龄小的,年龄大的同学有十三四岁的。一位见多识广年龄大的同 ...

文章
"2019-02-19"

一位上海作家去维也纳旅行。在电车上,他不清楚在哪一站下车、又该怎样买票,举着钱尴尬不已。这时,一位衣着大胆的少妇用肢体语言告诉他,电车是可以免费乘坐的。到站之后,少妇又示意他跟自己走。作家心里打鼓 ...

文章
"2019-02-19"

“世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据说这是清代嘉庆年间礼部尚书姚文田自题书房的对联。 有人问拉美文豪博尔赫斯,你想象中的天堂是什么样。博尔赫斯说,就是图书馆的样子。2012年 ...

文章
"2019-02-19"

在所有的汉字当中,我最敬重的一个字,是“米”。 甲骨文中,“米”字像琐碎纵横的米粒,典型的一个象形字。《说文解字》曰:“米,粟实也。象禾实之形。”意思是,米是谷物和其他植物去壳后的籽实。 ...

文章
"2019-02-19"

初秋,和朋友去了张北草原骑马。我骑的一匹青马不爱跑,一路小颠地折磨我,整个肺腑都要让它颠出来了。更过分的是,它专门从两棵树中间或者灌木丛中间走过去,我被迎面而来的枝条准确击中。 终于,马夫 ...

文章
"2019-02-19"

第一次见到你,觉得你是那样渺小。独自一个,孤零零地蹲在繁茂的杂草中。 我也蹲下来,说:“你没有人照顾吗?”我眨着眼睛。 你没有回答我,只是低着头,不吭声。 我隐约能感受到你 ...

文章
"2019-02-19"

苹果的心是什么形状的?当你竖着切苹果的时候,永远不知道苹果心里的奥妙——充满梦想和力量的五角星。把苹果拦腰切开,切口处是一个漂亮的五角形。 一个人的思维常常会被各种各样的习惯禁锢,钻进牛角 ...

文章
"2019-02-19"

好姑娘 我常想,倘若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是否会变成人海中别样的姑娘:或是胭脂俗粉,千娇百媚;或是有着潮汐一般起落的情绪。 那时候的你还愿意停下脚步,如此时此刻读我的文字,听我的故事 ...

文章
"2019-02-19"

一位外蒙古老师带来一首模仿100多只鸟叫的歌曲,需要7个声部才能演唱出来。老师教了两遍就匆匆赶回国了,留下来的五线谱又遗失了,孩子们无法排练。这时,一个叫阿木日其其格的小姑娘站了出来,她说自己记下了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