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钓鱼”的县长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7-6-7 17:09查看: 6656
南城县新调来了一位副县长,分管城建及房地产开发等工作。 这一消息在全县传开后,最忙的属那些搞基建的老板,他们变着法子去打探这位叫文明的副县长的爱好,一个多月后,一位姓黄的老板辗转了几个人,才得知文明 ...

  南城县新调来了一位副县长,分管城建及房地产开发等工作。
  这一消息在全县传开后,最忙的属那些搞基建的老板,他们变着法子去打探这位叫文明的副县长的爱好,一个多月后,一位姓黄的老板辗转了几个人,才得知文明副县长最喜欢钓鱼,但钓鱼的技术特烂。“烂”是南城县的方言,是“差”的意思。并且听说,泄露这秘密的朋友在说完那些话后还哈哈大笑起来。
  龙有龙道,蛇有蛇路。没多久,文县长这一爱好在一些圈子里传开了。每每在星期五下午,他的办公室总是人来人往,手机也是响声不断,刚开始他有些纳闷,当明白来人与来电的目的都是邀请他双休日出外钓鱼时,他都是笑着婉拒。
  见文副县长软硬不吃,细心的黄老板观察起他双休日的行踪来,跟踪几次后,发现了他的规律,星期六如果没有重要的事一般都是回省城家里,星期天上午回南城,下午天没下雨的话就全副武装,到离城区近五里路的一废塘边钓鱼,每次都是自己骑着一部自行车,后面载着一个鱼包,戴着一顶草帽,穿着很朴素,那副打扮,没人会想到他是一位县长,刚开始黄老板因没及时认出他还以为自己跟丢了人,正懊恼中,见有人下了自行车接听电话,仔细一看,才知道这个老农装扮的人正是自己要找的文县长。
  黄老板打听到了那口塘是几年前一砖瓦厂挖泥土时留下的,后来厂子搬走后,一个养鸭户在那养过鸭,周边的群众反对,理由是鸭子整天臭哄哄的,造成了一定的环境污染,因此养鸭的也走了,最终这口塘就成了无人管理的野塘。
  黄老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塘里可什么鱼都没有,文县长去钓什么呢?可是文县长还是一连去了几次。
  黄老板想出了一个办法,那个星期天中午,他偷偷地派一养鱼人放了足足一百公斤大草鱼、鲶鱼及鳊鱼到那口废塘,只有二三十平方米的水面上浪花飞舞,鱼儿在里面欢快地游荡。然后他躲在一棵树的后面,等待着文县长的到来。
  下午三点光景,文副县长骑着车子过来了,他象往常一样将自行车放好,然后不慌不忙地摆弄起他的鱼包来,先拿出一个折叠椅子,再拿出鱼竿和线,认真地装起线来,一切准备完毕,他又开始试浮标,最后,将线甩向塘中间,然后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黄老板不觉松了口气,他刚才蹲在树下足足等了文副县长两个小时,又累又渴,现在见要等的人来了,他打算待会再过来,先回家歇歇。因为他已了解到文县长在这一般都要呆到五点钟。
  黄老板开着车,吹着口哨,他仿佛看到了文县长看着满篓的胜利成果眉开眼笑的样子,他不觉为自己想的这个好主意沾沾自喜起来。
  黄老板五点钟准时赶到了那里,还没下车,就见文县长已收拾好了鱼包,正准备骑车子返回。他透过车窗左看右看,就是没见装满鱼的篓子,文县长还是如来时那样的行头。他赶紧给养鱼人打电话,叫他过来收鱼,当用网将鱼全部打上来时,一过秤,还是一百公斤。
  黄老板叹了口气,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文县长钓鱼的技术确实太烂了。”
  第二天上午,黄老板提着一个塑料袋进了文县长的办公室,文县长问他有什么事,黄老板回答道:“文县长,听说您喜欢钓鱼,我特意到省里给您买了一些这方面的书,请您笑纳!”说完恭恭敬敬地将塑料袋递了过去,文县长笑了,他将书接过来,一本本仔仔细细地翻看着,翻完后,将几本书后面的价格用计算机敲了一下,说道:“难得你有这份心,这样吧,书我留下,书钱你拿走,辛苦费我就不给了。”说完将钱递了过去。
  黄老板本想当即退出办公室,但见文县长一副不容拒绝的神态,只好将钱接下来了。
  第二次,第三次,黄老板还是事先为文县长在塘里准备好鱼,可是文县长每次都是空手而归。
  城南县沿江公园改造项目正准备在近日进行招投标,这项工作由文县长负责,黄老板想拿下这个两千多万元的工程,所以他急于想搞定文县长。
  时间不等人,那天,黄老板又来到了文县长的办公室,文县长客气地请他坐了下来,并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黄老板道出了这几次他在鱼塘的刻意安排,见文县长又笑了,这才壮着胆子将自己想请黄老板帮忙拿下沿江公园改造工程的事说了出来。
  文县长听后,不笑了,说道:“看来你真是用心良苦了啊,好在我钓鱼技术差,鱼没上我的勾,工程招标的事一定要按程序办,任何人都不得在我这开口子,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就请回吧!”
  黄老板凭着多年来的经验知道文县长不会帮他的忙,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
  他想到为了让文县长钓到鱼那几次的折腾,心里越来越不舒服,为了出这口气,他用公用电话给华月日报记者站打了一个电话,检举城南县副县长文明接受基建老板的变相贿赂--钓鱼,并且将时间地点都向对方说得一清二楚。华月日报是党报,报道的都是全省每天发生的大事。
  那天,正当文县长悠闲地坐在那里钓鱼时,只见镁光灯闪动了几下,几个记者已走了过来,举着摄像机对着满塘哗哗跳动的鱼儿拍个不停,不用说,那些鱼都是黄老板请人偷偷放进去的。
  文县长闻声回过头去,见此情景,问有什么事。
  一个记者说:“对不起,有人检举,你经常会接受他人的邀请,到这钓鱼。所以我们暗地调查来了,果然如此。打扰你了。”说完准备带着其他几个人离开。
  文县长悠悠地说:“请您也将这来个特写吧!”说完,他将鱼竿提了起来,大家发现,那鱼钩上什么也没有,然后,文县长又请记者们检查他的鱼包及四周,看有没有鱼饵什么的,几个记者仔细地检查一下,包里除了一瓶矿泉水外,什么都没有。文县长的四周,也只是一片杂草。
  文县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话后,递给了那位说话的记者,微笑着说:“我们城南的书记请您听电话。”
  记者接完电话后,对着文县长鞠了一个躬,带着歉意说:“对不起!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好,没深入了解情况就打扰你,不过,摄像机里的照片我们还是要用,标题就定为:沉思中的钓鱼县长。”
  第二天,文县长钓鱼的身影出现在华月日报上,文章里引用了城南县委书记的一段话:文明副县长是我县一位很有能力的县级干部,我的同学,是我将他从省城建厅城建处挖来的,他为全省几个县市都规划出了很科学的城市建设蓝图,且正直又有责任心,我们城南县正需要这样的人才。他有个习惯,就是思考问题时喜欢坐在水边,后来见一些热心人总是上去与他搭话,以为他想不开,哈哈!所以他就装作钓鱼的样子坐在那里,他的好多点子都是在水边想出来的。我们这些同学都开玩笑说他钓鱼技术很差,因为,这些年来,他从未从水里钓上一条鱼。这可是我们同学间公开的秘密!”
  黄老板在记者走后将整整一塘鱼都送给了养鱼人,他高兴得一个晚上都没睡好,以为第二天可以看文县长的笑话,可当他将华月日报拿在手上时,他的脸顿时绿了。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