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噜声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7-6-7 17:22查看: 18452
上晚自习时,忽然听到呼噜声。初以为是本班同学返校时疲劳所致。于是走下讲台,悄悄察看。都在认真学习,并无一个瞌睡的。这才发现,呼噜声是自窗外传来的。想是其他班级的同学有太过疲劳的。 返回讲台,继续构思 ...
  上晚自习时,忽然听到呼噜声。初以为是本班同学返校时疲劳所致。于是走下讲台,悄悄察看。都在认真学习,并无一个瞌睡的。这才发现,呼噜声是自窗外传来的。想是其他班级的同学有太过疲劳的。
  返回讲台,继续构思正在写的一个小故事,却不意思维不再,而是自觉不自觉地转入到了上高中时深夜听到的呼噜声上来。
  我的高中,是一所普通的乡村中学。当时,为了提高农村青年的文化素质,全面提升群众素养,每个公社都有一所国办高中。这些高中地址没有一所占用农田,几乎都建在古老的坟地上,而且是一边建校一边学习。比我们高几级的同学为学校的建设没少出力流汗。我77年考入高中时,学校虽已初具规模,但我们也多次参加了建校义务劳动。学校的大操场,就是我们这一级的同学平整出来的。那时,学校在校外还有实验田,每个班级都有一小块菜地,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距我们宿舍300米远的东北角是猪圈,里面养着好几头大肥猪。课外活动时,还要以组为单位去管理菜园。喂猪是食堂炊事员的活。每个学期,每个同学的菜金是2元钱。逢年过节,学校还会杀头肥猪,为全校师生改善生活。那时的学习是既紧张,又活泼,还充满着很多乐趣。
  我从小就胆小,上了高中也是如此。有一次,我和几个同学白天去学校猪圈时,在猪圈的南面见到了裸露在外的棺材,当时吓得心里扑扑腾腾的。虽然很快被老师用土盖上了,但却从此知道了我们学校也是建在坟地上的,便一个人不敢外出,尤其是夜里。
  当时条件比较简陋,学生宿舍内晚上只有两只尿桶,肚子不争气时,只能到宿舍东面200米远的旱厕里去。
  我那时在班内担任班长职务,因学习成绩还行,也兼任学习委员。同学们对我都很好,我对他们也很亲。无论学习,还是生活,我们都能相互帮助,关系极其融洽。所以,只要我起夜,谁听见动静,都会主动陪我去的。没人听见的话,我就只能喊华子和阿庆了,他俩胆大,为人也热情,无论春夏秋冬,都是随喊随去。上高中那两年,不管我喊谁去,从没一个同学拒绝过,抱怨过。让我很受感动!当然,我喊的都是胆大的。
  78年冬天的某个夜晚,我因着凉,又要去厕所,便喊了华子和阿庆。屋外虽冷风嗖嗖,但皓月当空,大地一片银白。可我是不敢欣赏这美丽的月色的,我怕自己的眼睛会自觉不自觉地向猪圈那边的几个坟头看。人真的很奇怪,越不敢看的东西,越想看,而且是有意思地看。说句实话,我真怕看到鬼。——尽管我不相信有鬼。
  解决了内急问题,刺骨的寒风却吹得我直打哆嗦。回来的路上,我还是不自觉的迅速向猪圈那边瞅了一眼,没发现什么。便匆匆跑回宿舍,飞快地钻进了被窝。
  谁想,这一冻竟然动去了我的睡意。越想睡越睡不着了,越睡不着越着急,便学着其他同学说过的办法数起数来。这一数还真管用,就在我迷迷糊糊地要睡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很响的呼噜声。我激灵一下子又醒了。急忙摇醒睡在我右边的华子。华子惺忪着眼问:“又要去厕所?”我说不是,你听外面有打呼噜的。华子静下来听了听,“还真有。”一边说着,一边穿好了衣服,“这么冷的天,谁睡到外面了?可别冻着了!”我劝他不要去,或者我陪他去,他不听也不让我陪,一个人出去了。
  不一会儿,他回来了。告诉我说:“没事!啥都没有。我在那片坟地旁骂了几句。”
  我再仔细听时,果然没有呼噜声了。
  可第二天晚上,我又听到了呼噜声。便默不作声,用被子蒙上头,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晚上。
  早晨起来后,我便把这事向带我们上操的王维祥老师汇报了。王老师高大威猛,虎背熊腰的,根本就不相信有鬼。他虽然以为我听讹了,但为了学生的安全,他当夜便睡在了我们宿舍。
  睡到半夜,窗外又传来了那奇怪的呼噜声。王老师喊上我、华子和阿庆,我们师生四人轻手轻脚地来到外面。
  屋外,呼噜声依然,像是成年人的,而且就是从那片老坟地旁传出来的。循着声音,我们急促地来到猪圈旁,这才发现,“呼噜”竟是那头白花黑底的大肥猪打的。
  哈哈哈哈……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