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传奇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0 21:20查看: 24293

1.游戏恩怨

  一说到网络游戏,就会想到那些“废寝忘食”、终日沉迷于网吧的学生们,家长们不能理解:网络游戏里有什么吸引他们的?有个学生是这样回答的:“网游给了我一个虚拟的人生,现实中的生活除了上学还是上学,枯燥、平淡、乏味,但是游戏不同,那里就是一个江湖,有恩怨,有危机,一语不合,就可以刀枪相见,快意恩仇,过瘾……”

  这个学生就是陈砚,今年读初二,是个忠实的网游迷。每天放学,陈砚第一件事就是跑进街边的网吧,玩游戏。陈砚玩的游戏叫《魔法传奇》,在游戏里的角色是一名法师,名字叫“畦念娃”。陈砚喜欢这个游戏,是因为他可以在游戏里挥舞魔棒,施展魔法,向空中召唤雷电,随心所欲地攻击敌人。

  陈砚天天玩游戏,除了喜爱,也有点身不由己。游戏都是这样的,初入江湖时的角色都弱不禁风,不堪一击,只有不断地去历练,去一个叫“魔洞”的地方打怪物,或者不断地去做游戏里交给角色的任务,才能积攒经验值,获得升级,级别越高的人生命力越强,不容易被打死,而魔法力和杀伤力也跟着提升,更有能力消灭敌人。

  陈砚在游戏里的法师已经45级了,45级在游戏里级别不算太高,也绝对不低,但他还天天上网泡着历练。这一方面是想让自己更强大,另一方面,则是在赌一口气,他一定要杀掉一个叫“杀作文”的玩家。

  那是去年的事,当时陈砚初入江湖,级别低得可怜。为了尽快升级,让自己强大起来,他操纵着游戏里的“畦念娃”,壮着胆子到魔洞杀怪。魔洞里的怪物很多,级别都不同,他走着走着,发现前面有一个法师,叫“杀作文”,比自己高两级,正被两个级别很高的怪物逼在石壁旁,杀得头顶的血量不足20点。

  在游戏里,血量就是游戏角色的生命值,遭受了攻击会减少,吃了补血药才能回升。一旦血量降为0,游戏角色便会死亡。现在“杀作文”的血量不足20点,可见伤势惨重,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他后无退路,前有大敌,陈砚在一旁看着,心里清楚,只要怪物再来一次攻击,“杀作文”就会一命归西。

  陈砚看着实在不忍心,便从旁施了援手,向怪物发出了雷电,那两个怪物受到攻击,身子晃了一晃,向“杀作文”进逼的步子便慢了下来,“杀作文”瞅准这个空当,从两个怪物的缝隙间钻了出来,逃过了一劫。

  陈砚当时救“杀作文”,与其说是侠义心肠,不如说是同病相怜。他从对方的名字,看出了对方是自己的同类,既然叫杀作文,那一定也是一名学生,而且,也是一名讨厌作文的学生。

  陈砚救了“杀作文”的性命,却惹火上身,两个怪物扔下“杀作文”,一左一右向他包围过来。以他当时的能力,一个怪物他都难以对付,何况两个?他只能硬着头皮左冲右撞,与两个怪物厮杀起来。他希望“杀作文”能加入进来,与自己并肩作战,但“杀作文”只在一旁袖手旁观,并不出手,倒是在自己的头顶上打出一排字:“你有补血药吗?”

  陈砚被两个怪物追得团团转,哪有工夫打字?只能简短地回答了一个字:“有。”

  “杀作文”不再说话,而是靠近了陈砚,突然一个雷电火球扔过来,正中陈砚的后背。

  陈砚被这突然的攻击弄懵了,没想到“杀作文”的第二个火球、第三个火球接连袭来,就这样,“畦念娃”惨叫一声,扑地毙命。

  游戏里的角色一旦死亡,画面将会变灰,玩家将无法再操纵角色,而角色之前所获得的战利品也将会掉落在地上。陈砚眼睁睁地盯着电脑,看着“杀作文”在“畦念娃”的尸体上踩来踩去,捡起他散落在地上的战利品。

  陈砚坐在电脑旁,怒火在心底升腾。他救了人家的命,人家却杀死他,还来抢他的东西,这世界居然真有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他对着电脑屏幕暗暗发誓,以后对“杀作文”见一次打一次,他一定要教训这个恩将仇报、丧尽天良的家伙。

  从这以后,陈砚真这么做了,但遗憾的是他的级别比人家低,打不过人家,反而每次都被“杀作文”给杀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已经被“杀作文”杀死过26次。于是,陈砚苦苦练级,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级别比人家高。现在,陈砚升到了45级,和“杀作文”的级别是一样的。

  这天,陈砚又在游戏里遇到了“杀作文”,他激动了,操纵着游戏里的“畦念娃”,召唤来雷电,瞄准“杀作文”,劈了过去。可是,还没有把“杀作文”打死,“杀作文”却使了一个奸计,将游戏中的“畦念娃”杀死了,他第27次被“杀作文”给杀死了!

  陈砚恨不得将电脑给砸了,但现在已经是晚上7点,放学后他已经在网吧泡了两个半小时,再不回去,爸爸就会大发雷霆,他只得悻悻地离开了电脑。

  到网吧收银台结账时,他无意中听到两个男生的谈话,其中一个得意地说:“这个‘畦念娃’蠢得要命,他跟我打了几十次,每一次都被我给杀了,可他偏偏还要找我打。瞧见没有,这一次他本来占了上风的,我略施小计,他就上当了,就他那智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魔法传奇’上混的。”

  陈砚浑身一震,“畦念娃”,这说的不是自己吗?

  陈砚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男生,一边操纵着鼠标,一边偏过头去,得意地和旁边的同伴说着话。陈砚情不自禁地走过去,终于在那液晶屏上看到熟悉的游戏画面,那个男生操纵着的人物,正是“杀作文”!

  一股怒火“腾”地从陈砚胸膛升起,他想都没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照着那个男生的腮帮子就是一拳。

  对方从椅子上翻了下去,躺在地上骂骂咧咧地问:“你干什么?”

  陈砚懒得搭理对方的任何问话,跨上前去,骑在对方身上,挥拳再打。

  “杀作文”的同伴很快反应过来,跑上前来拽陈砚的胳膊,接着几个人扭打起来。www.fun48.com

  网吧老板过来劝架,虽说他们都是半大的孩子,但打起架来确实有游戏里杀怪的狠劲。老板没办法,只得报了警。警察赶来了,将打架的三个孩子带去了派出所,然后通知双方学校的老师,各自的家长,来派出所领人。“杀作文”的父母来了,陈砚的爸爸和学校的班主任也来了,大家都黑着脸。


当着老师和家长的面,派出所的民警开始了解打架的原因,“杀作文”完全莫名其妙,因为是陈砚先动手打他的。

大家逼问陈砚,他当然不可能说是在游戏里结的仇,那样他以后还想上网玩游戏?逼急了,他只能找个理由搪塞:“是我认错了人,以前有个同学欺负我,长得和他挺像的,我以为是那个同学,就动手了。”

“杀作文”不服气地嚷嚷起来:“你撒谎!认错了人打一拳也就罢了,你骑在我身上总将我看清楚了吧?怎么还打第二拳?”

陈砚嘴一扁:“不就是两拳吗?人家挨了多少刀都没事呢,才打两拳你就急成这样?”

民警警惕起来:“谁挨了多少刀都没事?谁?什么时候?”

陈砚嘴角一撇:“我说的是游戏里的。”

大人们都愣住了,民警也吁了一口气,而后直摇头:“看看这些孩子被游戏祸害成什么样了!要真将游戏里砍砍杀杀那一套弄到现实生活中来,认为砍人家一刀没什么了不起的,这社会还不乱套了?”

2.离家出走

从派出所回家后,陈砚又被爸爸训斥了两个钟头,而且给他下了死命令:“再不准去网吧玩游戏,再去,打断你的狗
腿!”

陈砚一直没吭声,对付爸爸,他一直采取的是无声的反抗,他一直看不惯爸爸对待自己的那副德性,似乎他做任何事都是错误的。

第二天下午放学,陈砚又去了昨天的那家网吧,而且这一次他学乖了,带去了一个同班的大个子同学。他进网吧,是来找“杀作文”的,可遗憾的是,他找遍了整个网吧,也没发现“杀作文”的人影,他只得和同学一起,各占了台电脑玩游戏了。他操纵着“畦念娃”,在游戏江湖里瞎转悠,看看有没有“杀作文”。

就在陈砚百无聊赖的时候,他的后脑勺挨了重重一巴掌,他痛得一下子跳起来,本能的反应就是“杀作文”找自己来了,他转过身子反手就是一拳,拳头刚一打出,就硬生生地又收住了,他看清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竟然是爸爸,爸爸到网吧找他来了!

爸爸怒气冲冲,嗓门大得几乎是在冲他咆哮:“我昨天怎么跟你说的?不准进网吧,你将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爸爸越吼火气越大,“啪”的一巴掌,打在陈砚的脸上。

爸爸的大嗓门引来了网吧里所有人的目光,陈砚的邻座就是他带来的同学呢,这一下他的脸丢大了。他瞪着双眼与爸爸对视,也不知对视了多久,然后,他一头奔出网吧,冲到了街上。他顺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离开城东,来到了城西。

下车后,陈砚有点茫然无措,他该去哪儿?家,他是不可能回去了;学校,他还有脸去上学吗?可以想象得到,不需要到明天,他在网吧里挨父亲耳光的事早就传遍全班了。算了,想来想去,还是去网吧吧!

于是,陈砚在网吧里呆了三天,天天昏天黑地地杀怪,到第三天傍晚,他杀怪正杀得起劲时,身后有个女人哽咽着叫他的名字:“陈—砚—”他一回头,愣住了,是妈妈,妈妈正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陈砚当时还有些犯迷糊,妈妈在邻市工作,算是和爸爸两地分居,工作忙的缘故,她每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现在还没到半个月,妈妈就回来了。他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不用说,是爸爸将他离家出走的消息告诉了妈妈,妈妈才赶回来的,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妈妈已经找了他三天,几乎快将全城的网吧都找了个遍啦!

陈砚还在发愣,妈妈已经哭出了声,一把抱住了他:“我的儿啊,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陈砚的眼睛也有些发涩,但他知道,妈妈的这一声哭,一定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被妈妈搂在怀里,儿啊儿啊地叫,这多丢男子汉的脸啊!他拽着妈妈的手,逃也似的从网吧里出来了。

妈妈眼泪汪汪地要陈砚回家,攥着他的手哭着:“都是妈妈不好,没能力调回来,没办法陪着你,让你跟你爸一起生活,你爸脾气又不好,你受委屈了。”

妈妈攥得好紧,攥得陈砚的手都痛了,他喉头哽着,流泪了。

陈砚别别扭扭地使着小性子,但最终还是跟着妈妈回家了,他以为爸爸看到他会暴跳如雷,结果没有。爸爸几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

陈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一会儿,他听到爸爸和妈妈在客厅里说话,说的是他上网的事,说着说着,两个人就吵起来,然后越吵越凶,最后爸爸摔门而出。一直到晚饭时,妈妈才来到他的房间,关起门来和他谈心,问他为什么对游戏那样痴迷。

陈砚嘴硬:“我哪有痴迷,大家都是这样玩的。”

妈妈问他:“每天花两三个小时在游戏上,这还不叫痴迷?那游戏有什么吸引你的?”

什么在吸引自己?杀怪吗?杀怪的目的只是为了升级;升级的目的呢?那当然是为了比“杀作文”的级别高,好找他报仇了,但这话他没法跟妈妈说。

妈妈盘腿坐在床边,苦口婆心地劝陈砚:“你都读初二了,明年就要考高中,你这样将时间都花在游戏上,中考时怎么办?”

又来了!为什么大人只会说这个?陈砚有些不耐烦。好在这话是妈妈说的,他的反应并不激烈。他会跟爸爸对着干,但跟妈妈,他不会,他不想让妈妈太失望,说:“放心吧,只要我级别升到比别人高,我就不会再玩了。”

妈妈的眼睛亮了亮,但又暗淡了:“升到比别人高?你升级时别人也升级呀,什么时候是个头?”

陈砚愣了一下,确实,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才追平“杀作文”的级别,他想了想,说:“不比别人级别高也可以,我可以去打石头人,只要我有能量石,它就可以给我自动补血,增加我的魔法力,这样即使我的级别不比人家高,人家也打不死我,我却打得死人家。到那时,我就不玩了。”

妈妈不懂陈砚说的那些游戏术语,愣怔了好半天,才问:“什么石头?什么打石头人?”

陈砚乐了:“就是打很厉害的怪时会得到的一种奖励,能量石,可以给角色无限量补血,也可以增加角色的魔法力。有了它不停地给我补血,我就是不死之身,有它给我不停地补充魔法力,我就战无不胜。”

妈妈似懂非懂地听着,又问道:“你说你有了那石头就不痴迷游戏了?”

陈砚郑重地点了点头。有了能量石,他还痴迷什么?他现在玩网游的目的就是要报仇,有了能量石,他杀“杀作文”就易如反掌。“杀作文”杀死他27次,他只要一次次地报复回去,就行了。

“那好,你告诉我,那石头哪里有卖?”

陈砚再次笑了起来:“跟你说也是白说,那是游戏里的石头,就像学校里奖给好学生的奖品,奖品能买吗?只能靠成绩去争取。那石头得靠打很厉害的怪物才能得到,而且,还要凭运气。”

妈妈沉默着,好半天又问陈砚:“你为什么一定要打死人家?玩游戏不就是图个乐吗?”

这一句话将陈砚给问哑了,他咬着牙,一言不发。不是他要打死人家,是人家不断地在打死他呀!玩游戏是图个乐,但那是人家以打死他为乐,他呢,有的只是屈辱和愤恨。如果真像现实中那样,人被杀死了,就没有了报仇的机会,他也不会念念不忘地报仇了。故事会在线阅读
妈妈看着他,几次张嘴想劝点什么,却似乎不知从何说起,她最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黯然走出了陈砚的房间。

3.仇恨升级

自从那天以后,爸爸不再干涉陈砚玩游戏了。妈妈回到邻市,每天晚上都给陈砚打电话,和以往不同的是,妈妈会在电话里问他,打着能量石了没有。他知道,妈妈不是关心他有没有打到能量石,而是关心他能不能及早从游戏里抽身。能量石哪有那么容易打的?那样的几率像彩票中奖一样。

陈砚天天操纵着“畦念娃”在魔洞打怪,有一次,他又遇到了“杀作文”,陈砚没有理睬,但是“杀作文”却大摇大摆地主动走到他面前,问了一句话:“还想找死吗?”

陈砚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就在这时,一个名叫“小太阳”的法师跳了出来,问“杀作文”:“有你这样侮辱人的吗?人家又没招惹你。”

看“小太阳”的等级,不过20来级,却有如此气魄主持正义,实在了不起。不过,陈砚掌心里捏了一把汗,这样的级别敢如此说话,一旦惹恼了“杀作文”,“杀作文”杀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果然,“杀作文”回头面向“小太阳”,鄙夷地问道:“难道你想找死?”

“小太阳”气得好半天没吱声,突然,他的手一扬,一根毒针刺向“杀作文”。陈砚愣住了,“小太阳”级别虽低,胆气却壮,一言不合,竟向“杀作文”施了毒,顿时“杀作文”全身通红。“杀作文”立即召唤雷电,一个火球打在“小太阳”的头顶上,“小太阳”惨叫一声,倒地身亡。

陈砚本来不想出手,这时再也忍不住了,雷电一道道,又准又狠地劈向“杀作文”。“小太阳”虽然死了,好在他临死前,突然施毒帮了陈砚的大忙,“杀作文”中毒不轻,血量一直在锐减。“杀作文”慌忙服了两次补血药,但仍架不住毒性发作和陈砚的步步杀招。

就在这时,一个叫“龙吟”的法师走了出来,对“畦念娃”说了一句话:“趁人家中毒而下手,算什么本事?”他一边说话,一边朝着“畦念娃”直扑过来。

“龙吟”是一个顶尖高手,有80级呢,这样的人惹不起。陈砚本能地想躲开,但已经迟了,“龙吟”横冲直撞,只使出一招,“畦念娃”就惨叫一声,立刻毙命。

陈砚盯着电脑上“畦念娃”的尸体,心里直发懵,这个“龙吟”是不是有毛病?自己并没惹他啊,他怎么助纣为虐,帮着“杀作文”来杀我啊?他看到屏幕上,“龙吟”一招杀了他之后,得意扬扬地走到“杀作文”面前,问道:“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杀作文”一副谄媚相:“我很愿意,能做您的徒弟,太荣幸了!”

看着两个人头顶不断冒出来的对话,陈砚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似的,闷得难受。这个“龙吟”真是个糊涂蛋啊,是谁在欺负谁,他弄清楚了没有?

陈砚要找“龙吟”解释清楚,告诉他事情的经过。第二天,陈砚操纵着“畦念娃”,小心地走近“龙吟”,还没来得及打出字来,“龙吟”就猛地一个火球劈过来,要了“畦念娃”半条命。“龙吟”显然是误会了他,以为他走上前是要报仇。陈砚只能赶紧打字,想解释一下他上前的原因,但他还没打出字来,“杀作文”已经跟了上来。“杀作文”见师傅动了手,哪会放弃在师傅面前表现的机会,他冲上前来,左一个火球,右一个雷电,频频地下起手来,不一会儿,“畦念娃”就一命呜呼了。

陈砚的游戏角色已经死了29次,他双眼冒火,恨不得找到“杀作文”和“龙吟”的真人,活活地咬他们两口。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得到能量石的决心,他一定要得到能量石,好找这对狗师徒报仇!

4.愿望之石

陈砚在网上的时间越来越长,这天,他操纵着“畦念娃”拼尽全力才打死一只怪物,出人意料的是,那怪物轰然倒地的同时,吐出了一样东西,那竟然就是一块能量石!陈砚一看到能量石,喜得心脏“怦怦”直跳,他操纵着“畦念娃”,快速跑向那块期待已久的石头,但是,还是晚了一步,“杀作文”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猛地蹿上前,抢先一步站在了能量石的上面。

又是这该死的“杀作文”!自己辛辛苦苦打出来的东西,他居然厚颜无耻地来抢了!陈砚恼羞成怒,让“畦念娃”冲了过去。“杀作文”立即发起攻势,陈砚已不管不顾,在“畦念娃”重伤之下,他既不补血,也不反击,还是冲向“杀作文”。

陈砚清楚游戏的规则,是他打出来的东西,他可以立即捡起来,旁人要抢,须要站在东西上面超过80秒才能得到它。他只想快速地冲过去,将“杀作文”撞开,就能将那块能量石收入囊中。

可“杀作文”就是站在能量石上不挪步,同时呼唤起来:“师傅——”果然,那个为虎作伥的恶霸“龙吟”应声而出了。

“龙吟”看到“杀作文”站在能量石上却捡不起来,“畦念娃”又不顾死活地往前冲,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立即跑到徒弟身边,接替了徒弟的位置,由他站在能量石的上面。

局势陡然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于“龙吟”站在能量石上面,陈砚便不敢往前冲了,以他的能力,他不但撞不开“龙吟”,而且会被“龙吟”一招毙命。

就在陈砚又气又恨的时候,一个人跑了上来,他就是那个叫“小太阳”的法师。“小太阳”走到“龙吟”面前,开口责难:“你这样的级别,抢人家小字辈的能量石,不觉得脸红吗?”

“龙吟”根本不将这个低级别的法师放在眼里,对他的话置之不理,可“小太阳”说这话的时候,魔洞里有很多的人,他们都从对话框里看到了这话,于是一瞬间都跑了过来。其实,他们不是来主持什么正义的,而都是冲着能量石来的!

好些人将“龙吟”团团围住,但一看龙吟的等级,却没有人敢出招,在场的人中,还没有能和“龙吟”匹敌的。大家僵持了几秒钟,“小太阳”又发话了:“我们这么多人打他一个,难道还打不过吗?”

这一句话很有鼓动性,终于有个胆大的,率先冲了上去,对着“龙吟”雷电乱劈。只要有人带了头,底下众人的胆气都上来了,呼啦啦地,好些人拥了上来,对着“龙吟”,一齐攻击。

“龙吟”头上的血量像丢进悬崖的石头,一个劲地往下掉,终于,他支撑不住了,边打边退,让出了能量石的位置,逃离了游戏。

“龙吟”一让出位置,立即有人重新站到了能量石的上面。这批人其实没有一个是真正的侠义之士,大家出手,都是为了得到能量石,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局面:一旦谁站到了能量石上面,大家就群起而攻之,一时之间,谁站上去谁就挨打,谁都想站,但谁都站不了两秒钟。结果,有那么一段时间,能量石上没人敢站了,大家都在混战,能量石倒露了出来。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陈砚赶紧操纵着“畦念娃”,趁这个空隙,硬着头皮往人群里闯,但大家都在混战,火球一个接着一个,不时打到他的身上,他离能量石还有老大一截距离,头顶的血量却剩下不到50点了,他吓得赶紧退了下来,只要他被打死了,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抢到能量石了。他一退下来,“小太阳”就跟过来,问他:“干吗不去?”

“没药了。”他回答道,他的补血药用完了,没办法补血了。“小太阳”显然听懂了他的话,立即给了他补血药补血。

陈砚操纵着“畦念娃”往人群里冲去,“小太阳”跟在他身边,冒死为“畦念娃”补血。“畦念娃”头顶的血量再次回升了,但是,“小太阳”却死在了刀光剑影之中,也就在这时,“畦念娃”径直冲进人群的中心,一下子将能量石收入囊中。“畦念娃”一捡起能量石,那群人的混战立即停了,大家蜂拥而上,一起杀向“畦念娃”,他当即使用魔法,逃出了魔洞。

出了魔洞,陈砚立刻使用了能量石,于是,他的血量“噌”的一下就补了回来,他欣喜若狂:“这下我可以找‘杀作文’和‘龙吟’报仇雪恨了,我再也不怕那对混蛋师徒了!”

兴奋之余,陈砚想到了“小太阳”,他不知道“小太阳”有没有看到他已经夺到能量石了,更不知道他如果说话人家能不能看到,但他还是打了一行字,发了出去:“我已拿到能量石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非常感谢你,真的,我们做朋友吧。”

5.愿望成真

第二天放学后,陈砚准备去网吧杀了“杀作文”和“龙吟”,可是在校门口,被爸爸堵住了,爸爸脸色铁青地说:“走,跟我去看你妈妈。”

陈砚一怔,一丝不祥的感觉袭上了心头。

爸爸顿了顿说:“你妈妈出了车祸。”

陈砚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在去邻市的车上,爸爸才跟他讲了妈妈出事的经过。

妈妈是在昨天晚上从公司回住处的途中出事的,她打了一辆黑的,刚一上车,一辆运管所的车就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下子堵在黑的面前,几名稽查人员下了车,直奔黑的而来。黑的司机知道是要查他的营运证,慌了,因为前面的路被拦住,没地方逃,就猛打方向盘,拐进了旁边一条正在维修、停止运行的路。也是慌不择路,速度又快,结果黑的撞在停在路边的一辆压路机上,黑的司机当场死亡,陈砚的妈妈重伤,现在正躺在医院里。www.fun48.com

陈砚的心直打颤:“妈妈一向是坐公交车的呀,她怎么打黑的了?”

爸爸叹了一口气:“那时已经晚上11点了,公交车停运了。”

陈砚知道,不用说,又是公司让妈妈加班,这该死的公司,居然让妈妈加这么晚的班!
来到邻市的医院,陈砚终于看到妈妈了,妈妈浑身缠满绷带,像个粽子一样躺在病床上,她微睁着眼睛,说道:“我没事,你们别担心。”

陈砚想故作轻松地笑一笑,但嘴一咧,却哭了。

“哭什么?傻孩子,妈妈真的死不了。”妈妈想伸手摸摸陈砚的头,缠满绷带的手却没能抬起来,她自个儿笑了笑,“别那么沉重,我真的没事。咱说点高兴的事乐和乐和,你现在不是有能量石了吗?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也能实现了吧?你跟我说过,有了能量石,你以后就不会对游戏那么痴迷了。”

陈砚愣住了,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得到能量石了?”

“是你告诉我的呀,你在系统里传话给我—我已拿到能量石了……非常感谢你,我们做朋友吧。怎么样,我这个当妈的,够朋友吧?”

陈砚僵住了:“你是‘小太阳’?妈,你也玩游戏了?”

妈妈笑了笑,说:“没办法,你有你的游戏愿望,我没办法制止,那就只有想办法帮你早点实现它了。”

“难怪‘小太阳’几次冒死帮我呢,原来是妈妈。”说到这里,陈砚疑惑了,“你怎么知道‘畦念娃’是我?”

妈妈告诉陈砚,那次他为了游戏离家出走,她回去后就将这件事看得很重,所以特意去学校找陈砚的好友了解过情况。那时她就打定主意,也要加入到游戏中,既亲身体会一下游戏,了解陈砚痴迷游戏的原因,又好在游戏里帮助陈砚早日实现愿望,好让陈砚兑现承诺,所以,她从陈砚好友那里打听到了陈砚在游戏中的名字。

说到这里,妈妈好奇起来:“只是—我真的搞不懂,你为什么取‘畦念娃’那样一个怪名字,它有什么来历?”

陈砚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爸爸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他取这样一个名字,完全是因为去年和爸爸一起回农村老家。当时,一些亲戚陪着爸爸和陈砚一起去一个寺庙玩,寺庙的名字叫“田畦寺”。陈砚一见“田畦寺”三个字,就情不自禁地念出了声,他念成了“田娃寺”。爸爸也许是觉得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念错了字很丢脸,就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说都读初一了,一个“畦”字都不认识。

说到这里,陈砚的声音小了下来,他看看爸爸,没有底气地说:“‘畦’字不常用,我一个初一的学生不认识也正常。爸爸只考虑他的面子,他就没考虑过那些亲戚根本没在意我读错了一个字。爸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教训我,我的面子呢?我是那次回来之后才玩游戏的,所以我就取了个‘畦念娃’的名字。你不是说那个字要念‘奇’吗?我就偏要念‘娃’,我在我自己的世界里念‘娃’,总没有人骂我了吧?”

爸爸怔住了,脸色铁青:“你不说我倒忘了那件事啦,原来,你‘畦念娃’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这工夫,医生来了,制止了大家的谈话,说病人需要休息,将陈砚父子赶了出来。到了走廊外面,爸爸这才细细地打听妈妈的伤势。

医生说:“病人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因为她膝盖骨碎裂的程度实在是太严重了,像这样的病人,就是治好了,也会有后遗症,会跛。”

一听这话,陈砚的眼眶红了,爸爸也僵住了。

妈妈显然也听到了,在病房里故作轻松地说:“跛了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老公好好的,儿子好好的,别说跛了一条腿,拿我半条命去,都值得。”

这句话让陈砚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如决堤的河水,倾泻而下。同时,这句话让他怔了一怔,一个一直让他忽视的问题一下子在他的脑子里清晰起来:妈妈不是因为在公司加班才错过公交车的吗?可昨天晚上,妈妈操纵的角色一直在魔洞里和自己并肩战斗呀,妈妈的住处没有电脑,她是为了帮自己实现愿望,帮自己夺得能量石,才一直呆在公司里,利用公司的电脑上网的啊!如果妈妈不是为了帮助自己,她正常下班怎么会错过公交车?她如果没错过公交车,怎么会上那辆黑的出那样的车祸?

一念及此,陈砚扑进了病房,哭出声来:“妈,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啊!”

爸爸一直僵立在门口,这时,他却低下了头:“不,砚儿,不怨你,怨爸爸,是爸爸害的。”他一把拉起陈砚就往外走,一直走出医院大门,来到了医院旁边的一间网吧,爸爸找个位子坐下,将陈砚也按在旁边的位子上,喝道:“上网,进游戏!”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游戏?妈妈还躺在病床上呢。陈砚直发懵,不知道爸爸是真的让他玩游戏,还是在挖苦他,但爸爸径直登录上了游戏,操纵着一个角色。陈砚愣住了,爸爸操纵的,居然是“龙吟”,就是自己的仇敌“杀作文”的那个可恶的师傅!

“上啊,上游戏啊!”爸爸催促着一直发愣的陈砚,“上来打我,我绝不还手。”

陈砚僵在那里。

“上来呀,上来打死我!”爸爸还在催,一连催了好几次,见陈砚坐在那里像木头似的一动不动,爸爸终于哭了:“爸爸该死,爸爸要是知道你上网玩游戏就是为了这点愿望,早就满足你了,爸爸何苦要天天杀你,还害得你妈妈成现在这样了啊!”

爸爸一边哭一边说,陈砚终于听出了点头绪。原来,爸爸见陈砚一直沉迷于游戏,他去学校找老师商讨过,老师认为,一般学生沉迷于游戏,就是因为在游戏里可以为所欲为,很快意,所以才上瘾的。老师的话误导了爸爸,特别是看到陈砚在网吧里打人之后,他认为,陈砚之所以玩游戏有瘾,就是常在游戏里杀人,尝到了成功的快乐,如果倒过来,让他遭受挫折,尝到的只是失败的痛苦,就能使他渐渐消除玩游戏的快感,最终离开游戏。所以,他一咬牙,花了五千块钱,从别的玩家那里买来了“龙吟”这个号,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见“畦念娃”一次打一次,直到打得陈砚不想玩游戏为止。

爸爸懊恼地说:“原来是我错了,我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你根本不是在游戏里杀人上了瘾,而是被杀得上了火,要报仇。你刚才说了‘畦念娃’名字的由来,我才总算知道我的儿子是怎么回事,你就是犟性子呀!爸爸惭愧,根本不懂自己的儿子,没将你往外拉,反而往游戏里推。孩子,你不就是要报仇吗?来,爸爸以前杀了你几次,你杀回去,你让‘龙吟’死一千次我都乐意呀,‘龙吟’本来就该死,他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儿子……”故事会在线阅读

陈砚终于眼泪汪汪地扑到了爸爸怀里,第一次紧紧地搂住了爸爸:“不,我不杀任何人,从今天起,‘畦念娃’死了。爸,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帮着外人欺负我,像妈妈一样,你们都有共同的愿望,那是希望我好,只是你们的理解不一样,所以方式不一样罢了。”

说着,陈砚打开电脑,进入游戏,打了一行字—“公告:畦念娃死了,永不复活。”

爸爸摸着陈砚的头,说:“其实,游戏偶尔也可以玩玩的,调剂一下生活。”

陈砚说:“我知道,只是不能沉迷。”

父子俩相视一下,都笑了,只是笑得有点苦涩,因为,他们都同时想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妈妈……

(发稿编辑:叶小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