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二嫂和“溜街狗”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1 20:07查看: 38825

  杜二嫂是个年青寡妇,当她把“溜街狗”弄到油坊里打工时,集镇上的人不理解地说杜二嫂咋相中“溜街狗”了呢?

  “溜街狗”名叫刘小狗,自幼丧父,是娘守寡养大的。俗话说“嘴噙的籽长不成好苗”,他小时候逃学贪玩,好吃懒做,养了一身肥肉。长大后一天到晚顺街溜,死皮赖脸,东家借两块,西家借三块。30岁的人了,至今还是根穷棒棒。

  杜二嫂是个俊俏女人,弯眉细眼,凸胸丰臀,让人见了动心。三年前死了男人后,说媒的络绎不绝,杜二嫂总是默默一笑。

  杜二嫂的油坊不大,仅一间门面,门外边是个炒芝麻用的锅炉,门里是磨麻油的石磨,再里间是卧室。本来,她是打鼓带敲锣,一个人操作。让刘小狗给她打工,是没法子的事。原来,刘小狗隔三岔五寻到杜二嫂,不是说他娘头疼便是说发烧,找借口向杜二嫂借钱买药。杜二嫂深知寡妇的艰辛,随手掏个三块五块给他。后来,杜二嫂听说刘小狗拿钱赌博了,直骂刘小狗是狗不是人,埋怨自己行善不成作了恶。一合计,前前后后,刘小狗欠下她百十元钱――100元能打八九斤油呢,这不白白把油倒进了粪坑里吗?咋办呢?只好拿刘小狗出工顶账。一天,见刘小狗在街上溜,杜二嫂把他叫到跟前,说,二嫂平素没少帮你,这阵子我店里活忙,来帮帮我,中不?刘小狗把鼻子一抽,说,中哇,给钱不给?杜二嫂狠狠剜他一眼,说,能白使你吗?一天发你10元钱,10天的试用期,表现好了留下。迟到、偷懒、磨洋工走人!刘小狗连声应答中中中,挽起袖子,就帮杜二嫂洗芝麻了。

  正是天热时候,杜二嫂的屁股被牛仔裤绷得圆溜溜的,胸前一对小碗大的奶子,随着杜二嫂不安分地颤动。刘小狗心里得得欢跳,肌体内产生一种微妙的电波。

  10天的试用期到了,刘小狗生怕杜二嫂不留用他,吭吭哧哧地说,二嫂,您就让俺在这儿干吧,俺不要工钱,只要管俺顿饭,中不?

  本来杜二嫂只打算用刘小狗10天,顶够借款走人,现在她见刘小狗蛮卖劲,心想刘小狗并非狗不改吃屎的货,只要把他调教好,也算替他老娘造了福,于是便答应了刘小狗。杜二嫂还承诺刘小狗,只要老实干活,二嫂不会亏待你,末了,给你弄个媳妇。

  刘小狗笑得咧开了嘴巴。

  刘小狗很满足,他想一家人不就是这个样子吗?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块儿干活,一块儿吃饭,就是没睡一个被窝里――嘿嘿,末了,总会有女人抱呢。

  杜二嫂知道刘小狗高兴的啥事儿,也早发现刘小狗眨巴着眼睛窥视她。杜二嫂心里暗暗发笑,男人就是这德性,得有块吸铁石吸住,要不就会成一条野狗。她把住了刘小狗的脉搏,哪儿痒往哪儿挠,还是那句话――踏实干吧,二嫂不会亏待你,末了,给你弄个媳妇。

  刘小狗又是咧着大嘴笑,期盼着有个像杜二嫂这样的女人。

  转眼进了腊月,杜二嫂的生意更红火了。机关、工厂、学校,那个不发个福利、谁不送个礼呀?大年节,哪家不打一斤二斤小磨麻油,拌个凉菜、调个饺子馅呢?活忙人手少,杜二嫂又回到娘家,把她表妹也弄到油坊里,通宵达旦忙起来。

  祭灶那天,“咔”一声,油坊门前停下一辆红轿车,下来个穿西服的中年人,手里拎着大包,笑嘻嘻地走进门。杜二嫂把那人接到房里,亲亲热热地面对面坐着。

  刘小狗眼馋了,嫉妒了,感到心里分外冰凉。

  吃中午饭的时候,杜二嫂对表妹和刘小狗说,走,咱们到“喜日子酒家”去,让我的老同学――省城来的大经理请客!刘小狗摇摇头,坐着不动。杜二嫂只好让他在作坊里守门,关照他说,回来给你带只“叫花鸡”。

  刘小狗见杜二嫂她们乘轿车远去,“嗵”地一声把油葫芦扔在油锅里,涨红着脸嘟嚷道,不干了,再干是龟孙子!钱没挣到,媳妇也没影儿,纯哄瞎驴拉磨!回头瞧见墙根处的两桶油,心里想,不给工钱拿油顶。他立刻寻了一根绳子,把两个桶鼻穿在一起,蹲下身子,把一桶油搭在肩后,另一桶油放在胸前,一纵身,扛起两桶油出了店门,回家去了。

  娘正在院里喂鸡,刘小狗把油桶撂在院子里,娘见了惊愕地问,你,你,这是咋了?

  刘小狗嘟囔说,都干七八个月了,一个子没给,说给我弄个媳妇,她……

  娘没等刘小狗把话说完,脸一沉,两手拍着大腿嚷起来,你胡闹啥呀?前天,你杜二嫂说快过年了,送来了2000元呀!还说正给她表妹嘀咕呢,要成了,让你们年前换东西哩!

  刘小狗“啊”了一声,打了个寒颤,匆忙又把两桶油扛在肩上,拍打着脑袋,一迭声地说真窝囊,一溜小跑出了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