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上的来客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4 15:42查看: 25561

  旅游里最费钱的一项是住宿,但现在有人不花钱也能住宿,这便是最时髦的旅游方式—“沙发冲浪”。说白了,就是睡在当地人的沙发上。
  
  张艾伦是个时髦的年轻人,她对于又省钱又有趣的“沙发冲浪”很感兴趣,极想当一回“沙发客”。但人家那圈子也是要走严谨的流程的:先到专门网站注册,发布求收留帖,然后会有人跟帖响应。你便可以点开对方的个人信息,查看他做主人或者客人得到的评价,评价好的自然更可靠,成功率也高。其中还有一条潜规则,你想要免费住宿,便要先打开家门,与人方便。
  
  张艾伦打算几个月后通过“沙发冲浪”的方式,去欧洲自助游。但目前,她在“沙发客”网站上还是一个零评价的菜鸟,所以她正为了零的突破,做努力。
  
  这天,张艾伦照例打开“沙发客”网站,一条求收留帖吸引了她的注意。对方是个评价很好的老沙发客,性别女,求住的地方正是张艾伦所在的城市。
  
  真是天助我也!张艾伦立刻跟帖,表示愿意收留对方。
  
  很快,张艾伦得到了回应。本来她挺担心对方嫌自己是个新手,心存疑虑。没想到对方一听,乐呵呵地回了一句:“我也是从零开始的。”
  
  张艾伦听了,心头一暖。双方聊了几次,发现兴趣相仿,颇为投契。几天之后,她们便愉快地商定了住宿的时间和地点。
  
  张艾伦第一时间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闺蜜—潘盼。潘盼也是个爱旅游的人,但是她一听这事,便皱起了眉头说:“万一,她是个坏人该怎么办呀?”
  
  张艾伦却满不在乎,她说:“我还担心人家觉得我是坏人呢!”说完,她又狡黠地一笑,说,“你大概忘记了,我和你提过的,她来的那几天,我正好要出差。房子是租的,没什么值钱的。退一万步说,即便她拿走了财物,也伤不了我的人呀!”
  
  潘盼听了,还是劝她,小心为妙。
  
  眼看着一点点接近沙发客来的日子,张艾伦心里也越来越紧张。别看她在潘盼面前装得自信满满的,其实心里还是直打鼓,毕竟家里要来一个陌生人啊。张艾伦纠结了半天,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这天,张艾伦请潘盼吃饭,她把一串钥匙放在了潘盼面前,说:“姐们,你得帮帮我呀!”原来,她想求潘盼去帮她照应一下那位沙发客,表面上是尽地主之谊,实际上是监管督查。
  
  张艾伦见潘盼不吭声,又游说道:“你也知道的,我租的是精装修公寓,保安措施到位,不会有啥危险的。你只要第一天去帮我送钥匙,最后一天去收回来,就好啦!如果你不放心,还可以让保安陪你去!”
  
  潘盼见她如此恳切,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这样,张艾伦便安安心心出差去了。到了沙发客光临的那天晚上,潘盼向张艾伦打电话汇报,说自己正在张艾伦家,沙发客已经到了。
  
  张艾伦忙小心翼翼地问:“一切正常吗?”
  
  潘盼淡淡地说,挺好的。张艾伦是了解潘盼的,既然她这么说,那应该没大问题了。张艾伦又说:“你把手机给她,我跟她说两句吧!”
  
  潘盼顿了顿,压低声音说:“她正在洗手间里,我是特意选这时机跟你打电话的。毕竟—”
  
  潘盼没说下去,但张艾伦已经明白过来了,当着人家的面大发议论是很不礼貌的。张艾伦不由佩服潘盼的心思细密,考虑周到。她又感谢了潘盼一次,便挂上了电话。
  
  此后,张艾伦每天都会收到潘盼的短信,简直就是早请示,晚汇报。张艾伦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碰上潘盼这么个好朋友。同时,她的工作也比预计得顺利,老板临时通知她,可以提前一天回家。
  
  张艾伦算算日程,正好,那沙发客还要在家留宿最后一晚。
  
  张艾伦一下飞机,就往家赶,她也没通知潘盼,心说:到家给她发短信,让她明天不用来收钥匙了。
  
  张艾伦怀着兴奋又期待的心情,来到家门口。还没开门呢,一股饭菜香就扑鼻而来。她心说:看来这个资深沙发客还是个厨神呢。她出于礼貌,也怕惊扰了沙发客,没有直接开门,而是先敲门。
  
  一位老伯打开了房门。两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你是谁?”
  
  张艾伦脑中警铃大作,正当她想拔腿就跑的时候,听到了潘盼的声音:“爸,让你别乱开房门,你—”张艾伦惊讶地转身,看到潘盼出现在门口,同样是一脸震惊。
  
  潘盼有点语无伦次地说:“艾、艾伦,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要明天才回来吗?你听我说—”她手足无措地把张艾伦迎进了家门。
  
  张艾伦走进去一看,玄关处摆着一个大大的旅行袋,桌子上放着一桌好酒好菜,最让她瞠目结舌的是,房间里显眼的地方,都摆满了潘盼的照片。这回,她和那个老伯又异口同声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潘盼叹了一口气,说出了原委:
  
  潘爸爸突然说要从老家来看女儿。潘盼说帮他借宾馆,他死活不肯,还问潘盼,是不是嫌弃自己了?因为她打电话,一直说自己住在很好的地方,进门有警卫给她敬礼,上楼有电梯直达,不用走出小区,就能逛公园。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自己住在家里呢?潘盼一听,就头大了,其实她住的是“群租房”,怕爸爸担心,才说了谎。
  
  听到这里,张艾伦心中渐渐明朗起来,替她说了下去:“你了解我的性格,我的日程,因此你对我制造了一个沙发客的假象,好对你爸继续圆谎?”
  
  潘盼低垂双目,沉重地点了点头。她说,承认自己过得不好,比说谎难多了。
  
  此时,潘爸爸和张艾伦又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