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语破天机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4 22:04查看: 1570

  乾隆年间的一天夜里,山东泰安的胡知府收到了一封密信。这信是他的顶头上司王巡抚差人星夜送来的。待他读完之后,不由吓出一身冷汗。原来,乾隆皇帝要东巡祭祀泰山,王巡抚密令他早做安排,不得有半点纰漏。按理说,皇帝巡幸本是一件体面事,却为何让堂堂巡抚要偷偷送信?又让堂堂知府如坐针毡呢?
  
  这都因去年朝廷给泰安拨下来的二十万两赈灾银。王巡抚和胡知府心知肚明,皇上这次借着东巡泰山的由头,也是要顺便瞧瞧这笔赈灾银用得咋样。那么,这二十万两雪花银哪儿去了?当然是早早进了他们一干官员的腰包里!老百姓连见都没见着。
  
  胡知府心一虚,又连夜喊来师爷商量对策。师爷听了,捋捋胡子笑道:“皇上此行,巡抚大人必定片刻不离其左右,谅谁也看不出破绽来,大人何至于此啊?”可胡知府却摇摇头道:“你有所不知,咱们这位皇上,每到一地,见了山野老农,就喜欢召见几个,询问疾苦及当地政情,谓之‘观政于野’。我看这赈灾银的事儿怕是捂不住了。”
  
  谁知师爷却神清气闲呷了口茶道:“这还不好办?皇上登泰山,定是住在山脚下的白鹤泉行宫。我们只要如此这般……”接着,他便在胡知府耳边说了一通,说得知府连连点头称妙。
  
  突然,胡知府问:“可这人上哪儿找去?”只听师爷回话说:“大人尽可放心,人选我心里有数!”
  
  第二天一早,胡知府来到了白鹤泉行宫,只见师爷早早带了一行人已在殿前候着了。他打量一番,只见这些人都穿着粗布衣裳,为首的中年汉子皮肤黝黑,腰大膀圆,浑身透着精神气。胡知府不禁点点头,又听师爷说:“大人,这就是咱泰安府最有名的戏班子。这位是班主‘宋铁头’,唱老生的。他们早年还给雍正爷演过戏,可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如今装个农户那是小菜一碟!”说完,师爷便吩咐这帮人扮着农户走了一圈,胡知府一瞧,嘿,还真像回事!
  
  待戏班子都退下后,胡知府不禁叹道:“的确有两下子。只是,这些人靠得住吗?万一见了皇上,他们不按咱给的套路演,怎么办?”师爷拍着胸脯说:“这好办!戏班子都是拖家带口的,到迎驾时把他们的家眷接到知府衙门里,好吃好喝好侍候,享几天清福,宋铁头他们还敢在皇上面前耍花招?”
  
  这下胡知府一脸愁云全散了!
  
  没多久,乾隆驾临泰山,果然住在白鹤泉行宫,王巡抚领着各级官员尽来叩拜。胡知府作为当地的父母官,也有幸陪驾。礼毕,乾隆端坐于行宫前的露台上,听着戏小憩。
  
  一折戏罢,忽从行宫外传来一阵农户春耕吆喝牛的歌声。那牛歌唱得高亢粗犷,又不失婉转悠长,比戏台上戏子唱得还要中听!乾隆听得入耳,不觉起身往外一看,只见不远处绿野田畔有七八个农家,男子耕田施肥,女子端茶送饭,好一派男耕女织的农家太平景象!乾隆来了兴致,龙案一拍,下令:“把耕田的那家农户带过来,朕有话要问!”
  
  不多时,这户农家便被带到了露台上。不用说,这些人全是上次那个戏班子拼凑起来的,打头的就是宋铁头。他们到底是戏子,行礼时,那些个笨拙、惶恐而又恭敬的神情,还有粗俗的村言土话,都被拿捏得恰到好处,一看就是淳朴率真的乡野之人。尤其是那个作为一家之主的“老农”,一口一个“老草民”,同乾隆有问有答,更是让乾隆好感顿生。自然,在“老农”的话语里,王巡抚和胡知府他们全是忠君爱民、实心办事的清官大老爷。
  
  等话都问得差不多了,大家正要松口气。不料这时乾隆突然脸一板,加重了语气问道:“你这老农,可曾干过有违国法的坏事?实话实说!”
  
  王巡抚他们一听,顿时吓白了脸。宋铁头起初也是一愣怔,但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皇上是在拿自己这个“老农”寻开心呢!他故作忸怩,抹抹额头的汗,说:“什么都瞒不过万岁爷的眼!老草民干……干过坏事。冬天没活做的时候,俺走村串巷为人相面算卦,多少蒙人家几个铜钱,买烙饼卷大葱吃……”
  
  这下,乾隆忍不住大笑,文武百官在自己面前无不一本正经、唯唯诺诺,远不如这个老农真实有趣,让自己开心!他当下指着百官道:“那今天你就为他们相相面,看看他们当中有没有奸臣。相得准了,朕免你的罪。”
  
  宋铁头一听,吓白了脸,竟“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地:“万岁爷,老草民……老草民不敢!”乾隆问道:“为何?”
  
  宋铁头一脸惶恐地回话:“老草民相面时,总要问人家的生辰八字。可如今怎敢动问各位官老爷的名讳和生辰?这……这可是犯上作乱啊!”哦,这老农还挺知礼守规的呢,乾隆有心要看他的好戏,手一挥对小太监道:“拿道空白圣旨来,让他奉旨相面!”
  
  有了圣旨在手,宋铁头可就大了胆子,他眨眨眼,对乾隆磕了个头,变了个人似的,清了清嗓子,喊了声
  
  “谢主隆恩!”便站起身来,交叉着把袖子狠狠一甩,转身踏步来到百官面前。这一招一式倒把乾隆唬得一愣!
  
  王巡抚、胡知府他们明白,这是在讨皇上开心,于是无不如实报上自己的姓名、官职和生辰八字。宋铁头这戏演得格外认真,同百官们插科打诨起来,他揪起文官的官袍,说是“花箭衣”,又扯扯武将的盔甲,问这“长靠”一副有多重,是否能翻得动跟头。百官们唯恐这个“老草民”把自己相成奸臣,所以不仅不敢动怒,还赔着笑脸。宋铁头见这些官老爷们平日里八面威风,如今一个个却战战兢兢,简直乐坏了。
  
  不多会儿,他回奏皇上:“万岁爷,满朝都是大忠臣!”“哟,你何以知之?”宋铁头一指戏台,朗声道:“演戏的时候,曹操、秦桧这些大奸臣都是一脸白粉如雪,今天老草民见皇上的大臣没有一个是白脸的,所以知道他们都是大忠臣!”乾隆不由又大笑起来,而虚惊一场的百官也跟着大笑。
  
  这时,戏台上的锣鼓一阵紧敲,又一折戏要结束了。一个老太监走到乾隆身旁,悄声告知皇上午膳的时间到了,乾隆便命小太监端来百两银锭,赏赐给“老农”全家,以示皇恩浩荡。
  
  宋铁头谢了恩,倒退身子走了两步,忽又上前跪奏:“万岁爷,老草民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大奸臣,不敢不说!”乾隆惊奇至极:“奸臣何在?”随行的官员一听,一个个吓得脸色煞白,不知所以。众目睽睽之下,宋铁头指着戏台上一侧的打鼓师道:“奸臣就是他,他偷了万岁爷一个核桃,真贪!”
  
  一语未毕,戏台上那个打鼓师吓得一屁股瘫倒在地,磕头求饶:“皇上饶命,奴才怕耽搁了皇上用膳,所以少打了一个核桃。”原来,这折戏在结尾处,按套路该打的鼓套子人称“双核桃”。今儿这个打鼓的偷懒,只打了个单的,被宋铁头一下子揪出来了。百官们再次大笑,可乾隆这回却怔愣片刻,并没有笑,而是手里抓起龙案上的两只核桃,不停地转动起来……
  
  乾隆祭过泰山返京之后,不久便派钦差大臣到山东来。王巡抚起初喜不自禁,以为自己要升官了,不料钦差大臣一念圣旨,满篇都是痛斥他贪污腐败、祸国殃民的话,并将他撤职查办!王巡抚蒙了:哪儿出了纰漏呢?只听钦差一声冷笑,讥讽道:“还记得上回皇上在白鹤泉召见的那个老农吗?是他当场奏了你老哥一本,可笑你还被蒙在鼓里呢!”
  
  原来,那天宋铁头迫于无奈演农户糊弄皇上,心里别提多窝火了。没想到皇上却节外生枝让他为百官相面,他不由壮起胆子,临时起意巧妙地告知皇上真相:接圣旨时一声韵味十足的念白,甩袖时用的是水袖功夫!奉旨相面时说的什么“花箭衣”、“长靠”之类,又全是戏服的专用词,而最后谢恩时指证打鼓师偷核桃,更堪称画龙点睛—乾隆通晓戏曲,宋铁头如此一连串的表演和绝活,终于使他明白了王巡抚这帮狗奴才,全在演戏糊弄自己!所以没等下泰山,乾隆便派大员到泰安各地暗访……
  
  山东赈灾贪污案终于水落石出,王巡抚、胡知府等贪官悉被处斩,就连那个自作聪明的师爷也以“欺君之罪”被流放关外。宋铁头的戏班子更红了,每至一地演戏,都要把那道空白圣旨张挂起来,从此无人再敢刁难找茬。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