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速装修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4 22:11查看: 1413

  老王是个小包工头,领着几个工人拉了个小队伍,接些私房装修的活儿。可最近同行竞争太激烈,老王的日子开始过得有点儿紧巴了。
  
  手头一紧,老婆就爱唠叨,家里开销大,女儿学费高,老王听得心里烦,干脆一大早,就来到建材市场大门口招揽生意。正当他给日头晒得直冒汗时,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瘦高男人走过来,说是自己有套房子急着装修,要求就一个:快!问他敢不敢接。
  
  老王打量了下这男人,四十左右,穿着也挺体面,看样子简直巴不得明天就把房子给装修好。
  
  打量到这儿,老王心想:只要你肯出价钱,我有什么不敢接的?不过你急我就不能急,要把价抬高,得靠慢慢磨。于是,老王提出先去看看房再谈。那男人二话没说,挥手招了辆出租,来到山野居小区,带着老王来到12栋进了305室。
  
  老王进屋一看,这房型挺怪,两室两厅,卧室只有巴掌大,客厅和饭厅却大得出奇。不过还好,只要客厅饭厅之间这堵墙的设计和灯光得当,整个房间在视觉上还是可以显得协调一点的。谁知这瘦高男人没等老王建议,就说起装修要求来:批灰、刮腻子,越简单越好,哪儿要吊顶,哪儿要埋线,最关键的一点,男人反复强调—客厅和饭厅之间的这堵墙要敲掉,改作一个大厅,然后再装一个大的吊顶灯。
  
  老王纳闷了,如果这墙一打通,从门外看屋里简直就是一览无遗。但他转念一琢磨,打通这面墙,得多费不少力气,自己干脆就趁机要个高价吧。所以他没提出异议,只问:“你要多久装完?”那瘦高男人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说:“一星期,下周六下午6点一定要交付使用!”
  
  一星期把整个房子装一遍?这简直就是超速装修啊。时间这么紧,保质保量就难了。可老王想到早上出门老婆还在抱怨,女儿在学校里因为没花钱报课外兴趣班,期末考试成绩都落下不少。于是,他一咬牙,准备应下这门生意。
  
  再说那瘦高男人见老王犹豫,忙说:“时间是紧了点,可我出高价钱。每平米一百一,怎么样?”
  
  这价钱确实诱人,一下比平时高出二三十块呢。最后,老王一狠心,每平米又往上加了五块钱,算是把活接下了。瘦高男人这才松了口气,叹道:“我这要不是急着用房子,哪里能让你摊上这种便宜啊!”
  
  当天下午,老王就领了工人,抡锤挥铲地干了起来。忙得正起劲,忽然有个人钻进来,说是楼上的业主,是这套房的房主介绍来参观的。一参观,这位业主乐了,赶紧握住老王的手,说自己楼上的房子也交给老王了。要求也一样:第一,两个厅打通;第二,要快!
  
  老王听完,傻了。这两个人怎么都这种要求啊?太奇怪了。于是他终于没忍住,问这究竟是为啥?只见那业主神秘地笑笑说:“我跟你的业主是同行。”老王问:“那你们到底是干啥的啊?”
  
  那业主笑笑说:“我啊,呵呵,当老师的啊!他教数学我教英语,我们当初就看中这房型两个厅能打通,才一块儿买的房!”老王仔细打量了一会儿那业主,又看看给打通了的大厅,还是没想明白。
  
  只听那业主解释道:“嗨,转眼就要开学了。现在政策不允许学校收钱补课,我们也就只好转移阵地,在家里开个第二课堂什么的。报名的学生多了,我们自然得拓展空间不是?你看,这个厅打通了怎么说也有三十多平方,晚上开个大班没问题!”说完,这个业主掏出五百块钱当作订金硬塞给老王,让他给自己也找一队人马,立刻开工。老王听了这番话,心里更明白了:敢情是学校老师忙着赚外快,要在开学前把开班的教室给搞定啊!
  
  就这样,老王带了两队人马,楼上楼下一块儿开工,忙得不亦乐乎。就这么紧赶慢赶,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到了最后一天傍晚,万事俱备,就剩下楼下这家的吊灯还没装上。现在要按正常程序,就得到房顶上钻孔上钉,再上螺杆、拧螺帽,老王一看表,已经来不及了。正急着,一个师傅给出了个主意:先通了电,然后把吊灯略微在吊顶上固定一下,再找根粗绳子,一头捆住吊灯,另一头顺着屋顶拉到厨房间,侧绑在水管上,一切等凑合了今晚再说。老王一听,虽然有些不牢靠,但也只好这样。
  
  到了6点,这头刚收拾好,瘦高男人准点来了。他匆匆看了看房间,看着吊灯皱了下眉头,老王忙不好意思地解释:“你这超速装修,工期太紧,实在来不及了。明天一早我保证给你搞定。”瘦高男人听了,拍着老王的肩膀说:“成!”说着拿出一叠钞票递给老王,就开始准备起上课的资料来。
  
  老王赶紧给师傅们结了工钱,回到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老婆一见他就抱怨道:“怎么才回,女儿今晚补课9点下课,还等你去接呢。”老王问:“补课?怎么没听你说过要交钱啊?”老婆解释:“今天试听,如果满意,明天正式上课也可以收费,你吃个饭赶紧过去吧。”女儿的学习是头等大事,老王忙问该上哪儿接女儿去,老婆赶紧从兜里掏出张纸条读出来:“山野居小区12栋305室。”
  
  老王一听,愣住了,那不是自己刚装完的房子吗?坏事了!那大吊灯还悬在房顶上呢!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现在自己女儿呆在屋里,老王顿时一身冷汗。他饭也顾不上吃,起身就往山野居赶。
  
  到了305室,老王啥也没想,赶紧敲门。开门的果然是瘦高男人,他见是老王,皱起眉头道:“你来这儿干吗?”老王瞟了一眼房顶,见吊灯看上去还真有点儿坚持不住的样子。他又往屋里一张望,只见偌大的屋子里坐满了人,有学生也有家长,自己的女儿就坐在大吊灯附近。
  
  老王明白现在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他灵机一动,指着女儿说:“我是她家长,我也来试听。”瘦高男人见屋里老王的女儿举手点头,也就放他进了门,让他随便找个地方赶紧坐下。
  
  老王点头应声说是,却趁着瘦高个不留神的时候,钻进了厨房,顺着水管摸着了绳子,死死地拽住不敢松手。这样拽一会儿还行,拽久了可就吃不消了。厨房里黑灯瞎火,老王也看不清时间,不知硬撑了多久,手心给绳子勒得生疼,双手双脚累得直发颤。就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只听厅里头老师喊了一声:“今天就讲到这里,下课!”
  
  老王听了,心里一根紧绷的弦松了下来,心说:总算是下课了,快解脱了。
  
  可谁知那头老师又来了一句:“今天的课大家都满意的话,请排队到讲台这边登记,家长来了的,能付掉学费请先付了吧!”
  
  这话一出口,老王心里又是一紧:我的妈呀,这起码又得等二十分钟。没办法,再忍忍吧。他就这么继续拽着绳子,耳听着厅里学生家长喊出一声声“老师再见”。随着厅里头人越来越少,他也渐渐放松起来,有点儿犯起了迷糊。就在这时,忽的传来女儿的声音:“爸爸!你去哪儿了?我等着你来给我交学费呢!”
  
  女儿这一声唤,老王心里一激动,应声道:“爸在这儿呢!来了来了!”说完,他忘了手里拽着的绳子,一边往兜里掏钱,一边往厅里头跑。他这才跑到厨房进厅里的门边上,只听“哐当”一声,只见房顶那盏吊灯摔了下来,砸在地上,碎了一地。此刻,教室里就剩下讲台上的瘦高男人和老王的女儿,一会儿看看吊灯、一会儿看看老王,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