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4 22:19查看: 1279

  初见藏獒
  
  韩冰是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最近,他家隔壁的院子换了新邻居。这家人有点奇怪,搬家时没多少东西,却带着一条大得吓人的黑犬。这犬毛发浓密,四肢粗壮,立起来足有半个人高。莫非,这就是凶猛无比的藏獒?
  
  韩冰想走近瞧瞧,但离铁栅栏还有几米远,院里的黑犬就突然立起,双眼死死地盯着韩冰。犹豫了片刻后,韩冰又试探着上前了一步。黑犬似乎发怒了,头上毛发“刷”地立起,俯身一声低吼,声音如闷雷滚动,吓得韩冰半天不敢动弹。
  
  晚上妈妈回家,一听这事,立刻就坐不住了,匆匆去了隔壁家。这也难怪,韩冰的爸爸在外地工作,妈妈晚上下班很晚,韩冰毕竟是个小学生,本来一人在家就不放心,这下可好,隔壁又添了一只大恶狗。
  
  不一会儿妈妈回来,气呼呼地把门一摔,对韩冰说:“我警告你啊,以后千万离隔壁家远点,那只藏獒哪里是狗呀,简直就是野兽,见了生人又扑又咬,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藏獒!真的是藏獒啊?”韩冰兴奋地问。
  
  妈妈点点头,说隔壁这家是青海人,就一老一小,男孩跟韩冰一样大,刚从青藏高原转学到这里,老奶奶是来照顾小孩的,因为父母不在身边,所以特意带了只藏獒来守院子。
  
  隔壁就住着一只大藏獒,这太令人兴奋了!第二天一早,韩冰上学经过隔壁时,只见藏獒已被拴住了,粗粗的铁链锁住了它的脖子,长长的毛发也被压得东倒西歪。韩冰有点难过,正要走开时,后面却有人叫住了他。
  
  叫他的是个男孩子,个头跟韩冰差不多,黑红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笑。男孩走上前来,操着浓浓的西北音,说:“我叫多吉,是你的邻居,我想做你的朋友。”
  
  不用猜,这肯定就是隔壁家的孩子,也就是藏獒的小主人了。韩冰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敷衍地伸出手来。多吉连忙伸手握住,兴奋地说:“那咱们就是朋友了,我要送你一个礼物。”多吉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形状弯弯,乳白色的像玉一样的东西。
  
  “这是狼牙。”多吉指着自己的嘴说,“就是狼的牙齿。”
  
  韩冰是个大胆的孩子,听说是狼牙,不仅不怕反而非常喜爱,这让多吉很满意。韩冰玩了一会,忽然一拍脑袋说:“糟糕,我没有东西送你呀。”
  
  多吉摆摆手,说:“不用送我礼物,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放了黑森,别锁着它。”
  
  “这藏獒叫黑森?”韩冰问。
  
  “对,森格是狮子的意思,黑森就是黑狮子。黑森是条好狗,它经常跟小羊羔呆在一起,不会乱咬人的。”多吉的请求让韩冰很为难,他知道锁上黑森,一定是妈妈提出的要求,可如果不锁,万一跑出来了怎么办?
  
  多吉似乎明白韩冰的心思,连忙说:“你可以跟黑森做朋友,做了朋友,黑森就不会吓唬你了。”
  
  跟藏獒做朋友,韩冰虽然很期待,但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多吉管不了这些了,他连拉带拽地把韩冰拖进院子,一边走一边让韩冰不要怕。果然,黑森这次没有叫,但仍然警觉地盯着韩冰,眼睛一眨不眨。头一回离藏獒如此近,听着黑森粗重的呼吸声,韩冰感觉到头皮发麻。
  
  “把手伸出来。”多吉说。



“什、什么?”韩冰不明白多吉的意思。

多吉笑了笑,握住韩冰的手,慢慢地伸到黑森面前。黑森看了看主人,又看看韩冰,伸出鼻子嗅了嗅韩冰的手。多吉高兴地抱住黑森,说:“记住了,这是我朋友,也是你的朋友。”

黑森似乎听懂了多吉的话,懒洋洋地卧下来,眼里没有了戒备之意。在多吉的鼓励下,韩冰伸手摸了摸黑森,这才知道,原来藏獒的毛发如此粗硬,就像披着一层坚硬的盔甲。

探獒结怨

来到学校,韩冰把今天的奇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引来四周一片惊叹声。不过很快,就有人怀疑韩冰在吹牛。韩冰被逼急了,只好答应让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大熊和小胖去见识一下,并保证让他俩也摸一摸黑森。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三个人兴冲冲地跑回来,老远就看到了黑森巨大的身影。大熊和小胖也是头一次接近藏獒,两人推推搡搡,谁也不敢上前。韩冰虽然也心虚,但为了证明自己说过的话,还是壮着胆子,拉着两人往前走。

黑森这时仍被锁着,但见有人靠近自己的领地,马上拖着铁链上前,警觉地盯着他们。大熊和小胖被盯得发慌,转身就要逃。韩冰连忙扯住两人,威胁道:“不准跑,谁跑它会咬谁的。”

韩冰鼓起勇气,拉着两人又走近了几步。院里的黑森明显不安起来,头上的毛发渐渐竖起,身子放低,眼里充满了敌意。韩冰见状,连忙学着多吉的话说:“黑森,你还认识我吧?早上我还摸过你呢。他们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

可是,黑森却并不理会韩冰,它喘着粗气盯着大熊和小胖,忽然间咆哮起来,怒不可遏,巨大的身体腾空跃起,将铁链绷得笔直。韩冰三人被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就逃,连滚带爬地躲进韩冰家里。

遭此惊吓,大熊和小胖都埋怨韩冰,韩冰也觉得颜面尽失,便把怒火都撒向黑森,大骂黑森是条疯狗!三人越说越气,商量着要报复黑森。来到楼上,大熊掀开窗帘一角,见楼下的黑森仍被链条锁着。韩冰有了主意,他从床下拖出一个纸盒,从里面找出玻璃珠和一把弹弓,偷偷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只见黑森还盯着这边,嘴里不时低吼,一副凶相。

凶吧,等会儿让你知道厉害!韩冰紧张地捏着弹珠,手心里全是汗。在大熊和小胖的催促下,他终于横下心,把弹弓对准黑森,慢慢地拉紧皮筋。可是,就在松手的一刹那,韩冰想起了昨天黑森温顺时候的样子,他的心又软了,便把弹弓扔在床上,沮丧地说:“算了,它就是条疯狗,不跟它一般见识。”

血性藏獒

恰好这时,多吉也回来了,见此情形,急忙跑到韩冰家楼下。听到多吉的叫声,韩冰的怒火“忽”的一下又蹿了上来,他气呼呼地冲下楼,见了多吉张口就说:“黑森是条疯狗,你让它闭上嘴!”

多吉被韩冰的样子吓坏了,愣了片刻,结结巴巴地解释道:“不不、不是,黑森不是疯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吧。”多吉话音刚落,黑森似乎就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忽然又大声狂叫起来。

韩冰更生气了,指着黑森说:“你自己听听,它不是疯了是什么?还让我跟它交朋友,有这样对朋友的吗?它是疯狗,它就是一条疯狗!”

多吉解释不清,急得一跺脚,拉着韩冰来到院前,大声喊着让黑森闭嘴。不料,这回黑森真的好像疯了一样,见了韩冰就像见了仇人,猛地跳起扑了过来,幸亏粗粗的铁链再一次拖住了它。多吉气得满脸通红,跑进屋子拿出一条皮鞭,“刷”地抽在地上。一声脆响后,黑森终于冷静下来,但发红的眼睛仍然死盯着韩冰,不住地低声咆哮。

多吉转头问韩冰:“你惹了它没有?”

“没有。”韩冰干脆地回答。

多吉皱了皱眉头,认真地问:“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韩冰激动起来,指着黑森正要开口,不料,黑森却将这个动作当作是挑衅了,它大吼一声又猛扑过来。不过这次,黑森还没落地,就听“啪”一声,身上挨了重重的一皮鞭。

多吉提着皮鞭,对韩冰说:“我相信朋友的话,你既然没惹它,那一定是它的不对。你说,它扑了你几次?扑了几次我就抽它几鞭。”

韩冰没料到多吉真会打黑森,更奇怪的是,黑森挨了鞭子却不躲闪,反而一声不吭地趴在主人身边。多吉见韩冰不说话,又问了他一次,韩冰只好说记不清了。

“那就三鞭。”多吉话音刚落,举起皮鞭又狠狠地抽了两下。黑森还是不躲不闪,把头伏在前腿上。

多吉虽然替韩冰出了气,但看着黑森挨打的样子,韩冰却并不开心。晚上睡觉时,隔壁院子里传来说话声,韩冰爬起来看,原来是多吉和黑森。月光下,黑森仍然是挨打时的样子,面前摆着一碗肉食,但它一口都不肯吃。多吉似乎在劝黑森,劝着劝着,竟然抱着黑森哭了起来。

第二天,韩冰闷闷不乐地来到学校,大熊一见他,就凑了过来,说:“够意思吧,昨天我和小胖,冒着生命危险替你报了仇。”

韩冰听得莫名其妙,问是怎么回事。大熊得意地说:“昨天你下楼之后,我跟小胖用弹弓打了那只藏獒,痛得它哇哇直叫呢。”

啊!韩冰愣住了,糟了,原来自己冤枉黑森了。一放学,韩冰就发狂似的跑回家,一看,院子里没有黑森的影子。韩冰慌了,高声叫多吉,但出来的却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

“多吉呢?我找多吉,对了,黑森去哪里了?”韩冰一连声地问。

“你是韩冰吧?”中年男人说,“我是多吉的阿爸,多吉和黑森今天一早回青海了。”阿爸把韩冰请进屋,告诉他说,真正的藏獒都是有尊严的,每次挨打都会不吃不喝大病一场,因此昨天接到电话后,他就匆匆赶了过来。

阿爸看着韩冰脖子上的狼牙,点点头说:“多吉连狼牙都送你了,看来,他是真的把你当朋友了。你知道吧,这头狼就是黑森咬死的,要没有它,几年前多吉就没命了,多亏了黑森啊!”

“叔叔,昨天我冤枉黑森了,全是我的错。”韩冰心里一阵难过,连忙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这就对了。”阿爸从口袋里掏出玻璃珠,问,“这是你的吧?”

韩冰点点头,请求阿爸说:“叔叔,你让黑森回来吧,我给它道歉,我还可以天天喂它好吃的,你让它和多吉都回来吧。”

阿爸伸手摸了摸韩冰的头,苦笑着说:“好孩子,多吉会回来的,你们会是最好的朋友,但黑森不行,黑森这一辈子都不能再来这里了。”

“为什么?”韩冰急了,难道自己犯下的错,真的不能被原谅吗?

阿爸叹了口气,将玻璃珠还给韩冰,说:“藏獒是很神奇的动物,对主人一生忠诚,对敌人也一辈子不会忘记。昨天,黑森已经从这颗打它的珠子上,嗅出了你的气味,从此跟你结下深仇了。好孩子,别想黑森了,让它回青藏高原去吧,那里有它的兄弟和朋友,黑森会过得很快乐的。”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