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走那条道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7 22:33查看: 35007

  马三是个无业游民,一心想发大财,想来想去,鬼迷心窍,想到了贩毒。
  
  他只身一人来到云南边境,偷偷摸到一段荒无人烟的国境线上,脚步一顿,畏缩不前:所谓国境线,原来是崇山峻岭、茫茫密林啊!
  
  从地图上看,越过崇山峻岭就是毒品源头“金三角”,这是一条发财之路,也是一条死亡之路!
  
  犹豫不决中,一眨眼,从密林中钻出一个人来,马三以为是幻觉,揉揉眼,没错,那是一个老头,五十来岁,脸膛紫黑,胡子拉碴,身背一个布包,一边倒退着走,一边用手中的松枝清除脚印。鬼鬼祟祟偷越国境,还怕留下脚印,这不就是毒犯吗?
  
  马三贼眼一转,起了歹心,拔出腰间的假枪,悄悄摸过去,一声大吼:“不许动!我是‘雷子’!”老头一下僵住,盯着枪口,一动不动。马三一把抓过老头的布包,刚要打开,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住了脑袋,侧眼一看,老头手握一支小枪,脸上挂着狡黠的冷笑:“就你这样,还想冒充‘雷子’,‘雷子’有用假枪的吗?看好了,老子手里可是真家伙!”老头好厉害,一眼就看穿了“李鬼”!
  
  面对枪口,马三魂飞胆丧,这才想到:敢走这条道的都是亡命徒,都带着真家伙,心狠手毒、杀人如麻!
  
  他膝下一软,“扑咚”跪下:“我不是‘雷子’,我瞎了狗眼,大爷饶命……”喊着喊着,灵光一闪:老头敢单枪匹马走这条道,一定是个贩毒老手,就算给他当个“马仔”,不也能挣个十万八万?马三“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一声高喊:“师——傅!”
  
  这戏剧性的变化把老头弄糊涂了,马三赶紧解释:“我想拜您为师,跟您跑跑腿,挣几个小钱。”
  
  老头哭笑不得,收起枪,叫起马三,审视他半晌,突如其来地问:“你有父母吗?”
  
  马三说:“早死了。”
  
  老头又问:“你有老婆吗?”
  
  马三说:“早离了。我一个人无牵无挂,上刀山下火海,只要您一句话!”
  
  老头眉头紧皱,良久,一声长叹:“没有一个亲人,谁来为你收脚迹?回去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可马三还是死乞白赖的,一定要老头收下他,老头沉吟片刻,说:“你还真想走这条道?好,收下你,跟我走!”
  
  老头专走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马三明白,这是为了绕开公路上的边防检查站。
  
  一路上,老头对身上背的那个布包特别小心,更不可思议的是,每走一段路,都要拿松枝抽打布包三下,说是驱邪请神。
  
  马三以为,老头既然收自己为徒,肯定会讲些“内幕”,谁知老头一声不吭,只是不停地走啊走,马三实在忍不住,只得主动出击:“师傅,听说‘白面’在那边一公斤只要8万,到昆明翻十倍,80万,到广州再翻十倍,800万!真的吗?”
  
  老头就像没听见,理也不理。www。xiaole8。com
  
  这天傍晚,来到一个山洞,马三直叫累,倒下就呼呼大睡,看马三睡着了,老头将布包放到一个石台上,烧了三炷香,口中喃喃叨念,好像是祈求神灵保佑。
  
  其实,马三是装睡,一直暗暗盯着老头,他看到:老头叨念完了,小心翼翼打开布包,里面又是一个红布包,打开红布包,现出白色的粉末……
  
  马三一下心跳加速,猜测被证实了,果然是“白面”!少说有几公斤,那要值多少钱啊!



马三蠢蠢欲动,可惜老头太精了,睡觉也抱着那个布包,一直等到半夜,他才蹑手蹑脚摸到老头身边,确认老头睡熟了,抓起布包,撒腿就跑,刚跑到洞口,脚下一绊,一个狗吃屎摔倒——不知什么时候,洞口拉了一道“绊马绳”!等到马三爬起来,一个黑影已站在跟前,迎面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一看,竟是老头:“早看出你小子贼心不死,老子防了一手!跑啊,老子一枪崩了你!”

马三吓得屁滚尿流:“别误会,别开枪!我……我是梦游,梦游!”

有了这个教训,第二天,马三老实了,一路上一个劲地讨好卖乖,马屁拍得老头眉开眼笑,马三胆子大了,趁机提出:“前辈,给我传授点经验,说说您是怎样走上这条道的?”

老头正在兴头上,脱口而出:“我有个儿子,跟你一般大,在那边……”说了半截话,猛然打住,怎么也不肯往下说,马三琢磨着:在那边当大毒枭呗,不然,你一个死老头,哪有本事弄来这么多“白面”?

中午,路过一个山区小镇,老头来到一个凉粉摊前,买了几碗凉粉,两人坐下,狼吞虎咽。老头给的是毛票,吃相特别“粗”,马三暗暗冷笑:装,我看你装!吃着凉粉,马三隐约感觉不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似乎有两双眼睛朝这边打量,仔细搜索,那两双眼睛又不见了,他越想越害怕:“师傅……好像有‘雷子’盯着咱俩?”

老头若无其事:“盯就盯呗,你我又不是大姑娘,能盯出一朵花?”

马三佩服得五体投地,看看人家,到底是老江湖,镇静自若啊!

让马三意外的是,过了小镇,老头不再走山路,而是上了通往县城的大路。

老家伙活得不耐烦了,带着“白面”进城,这不是去找死吗?

马三果然有先见之明:刚进县城,冷不防冒出两个便衣警察,一下将老头按翻在地……

事情来得太突然,马三一下僵住了,可马三是什么人啊,危急关头,脑筋一转:这也是一次立功受奖的好机会呀,听说有“重奖”,老子照样可以发一笔横财!

一瞬间,马三大义凛然,喊道:“小心,他有枪!”

奇怪的是老头没有反抗,更没有开枪,乖乖束手就擒。

接下来,两人被带到边防检查站,分开审讯。

有了那一声呐喊,马三底气十足,把自己吹嘘成了缉毒英雄:“老东西一偷越国境,我就看出他是毒犯,咬死他不放……对了,我有个重要情报,老东西的儿子在那边当大毒枭!为了抓住毒犯,为民除害,我可是费尽心机,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才把老东西引进县城……”

便衣警察打断了马三的话:“别吹了!你俩在边境上的一举一动,全在我们的监控之中。本来,我们也以为老头是毒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便衣警察咽了下去,马三是何等的精明,他很快就琢磨明白了,明白了也就大失所望了:看来,老头不是毒犯,到手的“重奖”泡汤了!不是毒犯,那会是什么人呢?搞得这么神秘,莫不是“卧底”?要不,他咋敢带着“白面”进城?便衣警察抓他,那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马三料事如神,再次证实了他有先见之明:果然,老头安然无恙放出来了,便衣警察对他毕恭毕敬,左一个“对不起”,右一个“对不起”,不是“卧底”是啥?相反,便衣警察对马三横眉冷眼,几乎是给他下了死命令:必须老老实实跟老头一起走。

从县城出发,两人坐的是长途客车,身边有个“卧底”,马三不但没有安全感,反而更加害怕,“卧底”不就是为了“钓鱼”吗?万一来个鱼死网破,打起来,子弹是不认人的!

马三越想越害怕,瑟瑟发抖,老头察觉了:“你哆嗦个啥?”

马三声音打颤:“我怕……车上有毒犯。”www。xiaole8。com

老头神秘地一笑:“别怕,我带着真家伙呢,给你!”说话间,一支小枪已塞到马三手里,马三感觉不对,仔细一看,这“真家伙”其实也是假的!

弄了半天,老头是赤手空拳呀!马三更加惊恐,万一碰上毒犯,真的打起来,老头死了算英雄、有抚恤金,我算个屁?白白陪老头送死!

马三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我知道,您是卧底……我想撒尿,求求您,让我下车。”

看马三吓得快尿裤子,老头这才说出真相:老头的儿子原在城里打工,嫌钱少,跟一伙狐朋狗友跑到“金三角”,想当“马仔”挣大钱,去了没几天,就在一次贩毒团伙“黑吃黑”的械斗中被打死了。布包里的“白面”,其实是儿子的骨灰!

老头神色肃穆,说:“我只有这一个儿子,不忍心看着他在异乡当孤魂野鬼,就冒着风险跑到境外去把他接来,顺便,按照我家乡的习俗,去为儿子收脚迹:当初他走哪条路去的,我就走哪条路回来,把他留在人间的罪恶脚印一个个收干净,到了阴间,他才能干干净净做鬼。”

马三如梦初醒:老头不是毒犯,更不是“卧底”,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父亲!要不是老头把自己从边境上“骗”回来,迟早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眼前这包骨灰!

马三又惊又悔,又听见老头一字一顿地说:“你可记住了—千万别走那条道,你死了,没人为你收脚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