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走一程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9 12:44查看: 24115

  四十八岁的张明达原是个搬运工人,他有一个女儿叫张英,已经结婚了,在一家合资公司当经理。
  
  张明达没什么负担,提前退休后在一家单位看大门,日子过得倒也自在。
  
  这天张明达下班回家时,看到一个女人昏倒在大街上,就赶忙抱起女人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经打针挂水,女人很快醒了过来,可她不声不响,拔掉输液针,就木呆呆地往外走。
  
  张明达感到奇怪,放心不下,就一路跟着,追着问,好半天,女人才开了口。
  
  这女人叫李玲,今年四十岁,老公有了外遇,刚和她离了婚。而她自己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唯一的儿子被判给了丈夫。
  
  今天,她昏昏沉沉地从法庭出来,走着走着身子一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要不是张明达,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听李玲轻描淡写地说了遭遇,张明达一会儿气得满脸通红,拳头攥得“咯咯”响;一会儿望着这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又摇着头唉声叹气。过了半晌,他说自己还有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如果李玲愿意,就租给她。
  
  张明达收很低的房租,让她有了安身之处,又给她介绍了一些缝纫的活儿,让她有了生活来源。
  
  从此,李玲不用出门,张明达每天将活儿送来,再送走。渐渐地,李玲也知道了张明达的一些情况,他妻子去世十三年了,为了女儿,他一直未娶。现在女儿也结婚了,家里只剩了他孤零零一个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两人常来常往,竟产生了微妙的感情。张明达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他厚道,知道疼人,看到李玲累了,端茶倒水,揉肩捶背,无微不至。李玲很感动,结婚那么多年,老公从没像这样疼过她。
  
  这天,张明达买了一袋水果来看李玲。两人没说几句话,突然有人敲门,李玲笑道:“一定是儿子来了!”说着上前打开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他瞪大眼睛,诧异地看看张明达,又看看李玲。然后走进屋,掏出两百块钱放到桌上说:“这是爸给我的零花钱,我用不着。”李玲满脸的疼爱,却推过钱说:“你有这份心,妈就知足了,还是你留着吧。”哪知,男孩却突然生气起来,满脸通红地说:“我少吃两次必胜客就行了。”说完,男孩又盯着张明达,看了半晌说:“我想和你出去谈谈!”张明达点点头。
  
  李玲紧张地看着他俩走出去,担心两人会出什么事。过了约摸半个多小时,张明达回来了。李玲急忙问他儿子都对他说了些什么?张明达笑笑说:“孩子挺懂事,他让我好好照顾你,说你吃了不少苦,一定得用心疼。他还说自己学习很好,这次考试名列前三,让你不要担心。还说继母也不错,脾气温和,照顾他很周到。”听张明达这么说,李玲如释重负地长长舒了口气。
  
  很快就到了中秋节,这天,明月高挂。张明达和李玲一边赏月,一边品尝月饼。张明达突然握住李玲的手,结结巴巴地说:“不如,不如我们两人搬到一起,搭伴过日子……”说着深情地望着她。
  
  李玲脸一红,垂下眼,沉默半晌,最后终于抬眼望着张明达,微笑着点点头。张明达高兴极了,他一边给李玲削苹果,一边说他女儿张英早就想见见她,请她一起吃顿饭。
  
  星期天,张明达带着李玲来到了女儿张英家。张英见父亲带了李玲过来,立即让座递水果,显得很热情。可是,她接着就上上下下打量着李玲,看得李玲很不自在。看了一会儿,她对父亲说:“爸,楼下花园需要浇水了,您帮我浇浇水,我想和阿姨单独聊聊。”张明达听了,乐颠颠地下楼去了。
  
  张明达一走,张英往李玲对面一坐,脸上的笑容立即没了影,她冷冷地对李玲说不希望她跟父亲结婚。张英说:“我爸他每个月有一千多退休金,再加上现在的工资,足有两千块。可你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我爸身体健康,也不用你照顾。你在他身边,除了花他的钱,拖累他,还能干什么?听说你被老公抛弃了,想必你身上一定有什么不能令人容忍的缺点。否则,老公又怎么会到外面找女人?”
  
  张英的话像刀子一下下刺到李玲的心上。她一言不发,站起来转身就走。迎面正好碰到上来拿花洒的张明达。张明达咧着嘴,问李玲是不是也想下楼浇花?李玲强忍泪水,咬着嘴唇,摇摇头。张明达说:“那就坐一会儿,过会儿就该吃饭了。”
  
  李玲真不想吃那顿饭,可是为了张明达,她强忍着坐在饭桌前。她非常珍惜张明达这个忠厚的、知冷知热的男人……
  
  回去的路上,张明达追问李玲对女儿印象怎么样。李玲说很好,人很能干。张明达听了,开心地笑了。
  
  夕阳下,两人并肩坐在长椅上,手拉着手,默默无语。过了一会儿,张明达握着李玲的手,望着她的眼睛说:“女儿对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可是,我一定要娶你!我想好了,这些年我攒了一些钱,给你开个成衣店足够了。你手巧,一定会经营得很好。到那时,女儿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你看好吗?”李玲眼里满是泪水,是幸福也是感动,她望着张明达点点头。
  
  “只是……”张明达长长叹了口气,低下头说,“只是,我不知怎么过你儿子这一关?”
  
  “怎么了?”
  
  “其实,那天我说你儿子对我的叮嘱都是骗你的……”
  
  李聆听了一愣,忙问:“那他那天都说了什么?”
  
  张明达顿了顿才说:“唉,还是照实说吧,你儿子那天警告我,让我以后少打你的主意!说我太老,根本配不上你!”
  
  李玲摇着头,泪水已经夺眶而出:“谁说你配不上我?能碰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我要嫁给你,再穷再苦也要跟着你……”说着拥入了张明达的怀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