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妻不可欺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19 20:44查看: 341827

  PART。1欲行不轨
  
  有一对年轻的夫妇,老公叫张强,媳妇叫赵燕,在深圳驻汕头一家分公司打工,工资不低,理应是幸福的一对,可这一年来,本来开朗的赵燕,却总是闷在家里,愁眉苦脸,很少和人交往。
  
  隔壁的邻居是刚搬来的,也是一家两口子,媳妇王妹子是个热心人,她经常和赵燕打招呼,赵燕心情不好,时常爱理不理的。王妹子知道赵燕是老乡,并不计较,几次不理,仍然笑嘻嘻地向赵燕问好,特别是晚餐的时候,时常会弄一点好吃的家乡菜,送过来给赵燕吃。
  
  王妹子的家乡菜做得不错,赵燕吃了一回后,就喜欢上了。王妹子不但会弄菜,而且能说会道,尽说些让赵燕高兴的事,慢慢的,赵燕接纳了王妹子这个新邻居,脸上有了笑容,渐渐也开朗起来,不但和王妹子交上了朋友,也开始和外面的老乡来往了。
  
  这可让老公张强高兴坏了:一年前,赵燕在深圳总公司上班时发生了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后来就没高兴过,他一直想让赵燕高兴起来,但没做到,看来赵燕遇上王妹子真是幸事,而且王妹子的老公李冬生和张强一样也爱喝两杯,两人马上称兄道弟,很快就成了好兄弟。此后,两家来往密切,亲如一家,你有好吃的叫我,我想喝两杯就请你。
  
  可是,好景不长,还没高兴两个月,赵燕又沉默寡言起来了,张强以为赵燕又想起了在深圳那件伤心的事,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这天晚上,张强本来想在家里陪陪赵燕的,却临时接到朋友电话,说要请他过去喝两杯,张强是个重情义的人,就答应了。
  
  喝酒这样的事自然忘不了李冬生,于是张强就喊上了他,三个男人来到了附近的湘菜馆,见面一聊,酒杯一端,张强的朋友也成了李冬生的朋友,不一会三个男人就热闹起来。男人在酒桌上热闹,不就是拿酒出气?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李冬生不胜酒力,先喝高了。
  
  张强有一点不喜欢李冬生,这家伙酒一喝多,就喜欢谈女人。有朋友在,为了活跃气氛,你说说女人也就算了,可李冬生说出来的话让张强听了不受用,他是这么说的:“张强,你家赵燕就是漂亮,那皮肤比我家王妹子的细嫩多了。”而且,他说话时的那神态,就好像是亲手触摸过赵燕的皮肤似的,张强一听就来了气:你摸过我家赵燕的身子?莫非你李冬生和赵燕有不正当的关系?
  
  想到这里,张强一时脸色煞白,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旁的朋友看到了张强脸色的变化,就安慰了一句:“哎,李冬生喝醉了,别把他说的当真。”
  
  张强没醉,能控制自己,他对朋友说:“他胡说八道,我才不当真呢。今天晚了,就这样吧,你自己回去,我送李冬生回去,我们改天再聚。”
  
  张强把李冬生送回家后,没走几步就到了自家门口,正要敲门时,突然心生一计,他要试探试探媳妇和李冬生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强对着自家的门,“咚咚咚”连敲了三下。屋里的赵燕听到了敲门声,她知道丈夫张强身上有钥匙的,不可能敲门,一定是别人,就问:“谁?”
  
  张强装作李冬生的声音,拿腔捏调地说:“我、李冬生,张强和朋友打牌去了,我想你了。”
  
  听到李冬生的声音,赵燕在屋里就来了气:“李冬生,你欺负我,我还没声张呢,你还要得寸进尺,我就到法院告你!”
  
  张强听到这些,喘着粗气,气得差点把门一脚踹开,他怕别家邻居听到,这才掏出身上的钥匙,把门打开。门一开,赵燕见是张强,傻眼了,知道说漏了嘴,再也说不出话来。赵燕以为张强会打她两耳光,或者会破口大骂,可是张强很冷静,不但没打,也没骂她,而是叫赵燕坐下来,说:“你和李冬生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赵燕原本不想说这事,现在没办法,只好如实说来:那天,李冬生在家里喝醉了,王妹子那会儿正在外面,没法赶回来照顾,就给赵燕打电话,叫她过去照看一下。赵燕进屋照顾李冬生时,哪想到他醉糊涂了,竟然把门关起来,要****她。李冬生动手的时候,赵燕想过要大叫,让其他邻居来解围,但这时她想起了一件往事:一年前,那时她还在深圳总公司上班。有一天,赵燕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被同事唐爱伟盯上了,并在办公室里欲行不轨,只因赵燕强烈反抗,唐爱伟才没得逞,但当时的一切被办公室内的监控录像录下了,绯闻很快在公司流传。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赵燕告了唐爱伟。后来尽管唐爱伟的媳妇挺着大肚子,跪在赵燕面前求情,请求赵燕为她快要出生的孩子着想,别告唐爱伟了,但赵燕当时愤怒的心情怎么也控制不了,最终还是上法院告了,结果因有录像为证,事实清楚,加上在办公室内****同事,影响极坏,唐爱伟以“****未遂”罪被判了三年……
  
  赵燕想到这些,所以才会在李冬生动手的时候没有声张,正因为没叫,李冬生以为她只是羞涩,于是更加疯狂,但赵燕还是竭力反抗,李冬生最终也没得逞。
  
  张强听到这里,这才明白了,原来这几天赵燕又不高兴起来,就是因为李冬生这个王八蛋干了这么件缺德事!此时的张强,哪里相信仅是****未遂?他气得咬牙切齿,怒气冲冲地跑到厨房,拿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
  
  PART。2寻找点子
  
  张强拿着刀就往门口冲,看样子是要去砍李冬生,砍人是犯法的,这种傻事可不能干,情急之下,赵燕跪下来,拖住张强,一边哭一边说:“你不能这样去,砍死了他你得偿命,砍伤了你得坐牢!我们想想别的办法吧。”张强一听,渐渐冷静下来:是啊,他李冬生违法了,为什么我还要跟着违法?我不能用别的办法来收拾他?想到这里,“哐当”一声,张强手上的刀掉在地上……



张强冷静后,赵燕说了两种办法:一是让李冬生当面向她赔礼道歉,二是像告唐爱伟一样,把李冬生也告到法院,让法律来制裁他,张强听了马上说:“赔礼道歉?干出这样的事,光是赔礼道歉,这也太便宜他了!”张强也要李冬生像唐爱伟一样,坐上三年的牢!就这样,这个晚上,两个人坐在床上没睡,讨论着怎么告李冬生。

告状的程序,赵燕很清楚,她有当年状告唐爱伟的经验,但到底能不能告赢,赵燕没有把握,因为李冬生****她的事已经发生几天了,当时没想要告他,人证、物证什么也没留,不像告唐爱伟那样有录像,就这样告他恐怕不成,你说他****你,他说没有,弄得不好,反而被别人倒打一耙,说你诬告。

夫妻俩讨论了一个晚上,也没想出个办法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张强认为,朋友妻不可欺,现在他李冬生做出了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没找到告倒李冬生的好办法,张强不死心,他想到了律师,律师一定会有办法的。现在打工仔遇上什么官司,喜欢找私人律师事务所,他们服务周到,于是,张强就去找了一家私人律师事务所,一位姓纪的律师接待了他,张强把情况一说,纪律师就想推脱,不想接手这宗官司,他说这事没有证据,很难打赢,但张强缠着纪律师,苦苦恳求:“纪律师,你们可是为打工仔服务的,你们要是不帮我,我到哪里去找律师?”在张强再三的央求下,纪律师给张强出了个“点子”……

一听这个点子,张强眼前一亮,好像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觉暗自感叹:律师就是律师,就是点子多。回到家里,张强把律师的点子跟赵燕说了,赵燕一听,也觉得不错,两人就商量具体办法。

吃过晚饭,赵燕把王妹子拉出去玩,王妹子一出去,张强就跑到李冬生家里,啥也不吭,抓住李冬生就是几拳。李冬生被张强突如其来的几拳打懵了,一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傻傻地看着张强,张强打了之后就骂:“李冬生,你还是人吗?朋友之间,你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

这时,李冬生还是一头雾水,于是,张强就咬牙切齿地说了李冬生****赵燕的事,李冬生一听,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口气也软了下来:“张大哥,你不要急,听我慢慢说。”李冬生解释说,那天他喝多了,赵燕来的时候,他酒性发作,稀里糊涂做出了那种事,他不是有意的,而且也没有酿成实质性的后果,请张强看在朋友的份上,原谅他。

这样的事哪能原谅?张强的拳头还要往李冬生头上砸,李冬生知道自己理亏,就苦苦哀求:“张大哥,我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能用这样的办法来对我,我们可是好朋友啊!”张强身材魁梧,李冬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怕他。

见火候到了,张强收起了拳头,对李冬生说,既然是好朋友,他也不追究了,但要李冬生写个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和赵燕发生那种事。

看张强情绪缓和了,李冬生一时没过多琢磨,马上答应写保证书,并让张强先回家,自己写好后就给他。看李冬生答应了,张强自然很高兴。

这就是纪律师出的点子,纪律师说了,只要有了李冬生的保证书,保证官司会赢。

张强一走,李冬生却犯难了:他虽然平时能说会道,脸蛋白皙得像个书生,其实他初中也没毕业,要他写个像模像样的保证书,还真是件难事。灯光下,他咬着笔头,挠着头皮,艰难地写了三个字“保证书”,下面的就不知从何下笔了。

李冬生虽然没文化,但他在厂里做过几年小主管,有点见识,他知道一个人的能力有限,遇事要靠朋友帮忙,于是他马上找到一个朋友的电话,拨过去请他帮忙。朋友接通电话就问李冬生什么事,可是,等到要说事的时候李冬生傻眼了:****张强媳妇的事,怎么能告诉朋友?朋友一旦知道他李冬生做下的这种龌龊事,谁还和他做朋友?想到这里,李冬生只好装模作样地聊了几句,敷衍了朋友。

不能找生活中的朋友,那就找虚拟的朋友—不见面的网友。李冬生做小主管时间很长了,家里早就有了电脑,于是他打开电脑,联系了一位网友。网上的朋友,虽然虚拟,但你需要帮忙的话,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们都很热心。李冬生把他的情况一说,那位网友很快就为李冬生起草了一份保证书,李冬生一看,觉得不错,就把它复制并打印了下来。

李冬生刚把保证书打印好,准备签名时,那位网友却突然在QQ上说,那保证书不能给朋友,如果朋友是别有用心的,他就会把这保证书当证据,说不定会告李冬生****什么的。听网友这么一说,李冬生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这个张强,怎么会干这样的事?这还是朋友吗?唉,看来这保证书还真不能写!

可是,不写保证书,张强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得想个办法,让张强不要追究这件事才行。

李冬生苦思冥想,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就在这时,王妹子回来了,李冬生想,王妹子能说会道,而且对张强也特别好,叫起“张大哥”来比叫亲哥哥还亲,有好吃的、好喝的,总是忘不了她那个“张大哥”。如果让王妹子出面,请张强看在邻居和朋友的份上,别计较了,也许能成;而且那天的事,都怪王妹子,明知道他李冬生喝多了,还叫赵燕来照顾他,结果出了那种事,现在让王妹子去说服张强,也是应该的。

主意一定,李冬生便把那天酒醉后想****赵燕的事说了,并让王妹子做张强的工作。王妹子听了,倒是并没责怪李冬生,反而一个劲地自责,说那天不应该叫赵燕来照顾他。这时,李冬生瞪了王妹子一眼,说:“你别磨蹭了,快去找张强吧。”

王妹子想了想,说:“这种事,你让我去做工作,我有十张嘴也没用啊,哪个男人能容忍这样的事?”

李冬生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说:“他张强要我写保证书,说不定拿了保证书就要告我,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我吃官司?”

王妹子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设个圈套让张强钻,然后让张强没办法追究。”李冬生一听,觉得王妹子的话有理,急切地问是什么圈套,王妹子没有明说,只是说:“这事因我而起,办法我来想,你只管听我的安排。”

PART。3给你洗脑

在王妹子的安排下,第二天晚上,李冬生给张强打电话:“张大哥,你出来吧,我在外面的马路上等你。”

接了李冬生的电话,张强估计李冬生要给保证书了,就很快出来了,可是,到了出租屋外面的马路上,看了半天,连个人影也不见,张强心想:是不是这小子在耍什么花招?他拨通了李冬生的电话:“我到马路了,怎么没看到你?”

手机中传来了李冬生的声音:“我看到你了,你再往前走一百米,我就在那辆红色的出租车里面。”

张强犯了疑:到出租车里面拿保证书给我?还是接我到哪里去?张强一边走,一边想。到了出租车旁边,李冬生要张强上车,张强不想上,他只想拿到保证书,于是就站在外面问道:“保证书写好了?”李冬生回答得很干脆:“写好了。”说着,他拿出那张网友写的保证书在张强眼前晃了晃。这时,张强心里一阵高兴,看来状告李冬生的第一步马上就要成功了,可是,就在伸手要拿保证书的时候,李冬生却叫张强不要急,说是在给这张保证书之前,他李冬生要赔罪,要请张强到娱乐城里娱乐娱乐,以此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说着,他就把张强拉进了车里。

出租车很快到了“天上娱乐城”,下了车后,张强站在娱乐城的门口没有挪步,他在动着心思:李冬生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吗?不会是给我弄个小妹、设个圈套让我钻?然后录上像,再和我谈条件,把他****赵燕的事扯平了?想到这里,张强便对李冬生说自己有事,不想进娱乐城了。

“不进去?”李冬生不同意,说他做小弟的是真心赔罪,张强要是不进去,就说明不领情,这点面子都不给,他李冬生怎么能给保证书呢?张强没办法,保证书还在李冬生手上,不进去还真的不行,但张强想好了,去就去,只要我做好防范,不和里面的小姐做什么事,看他拿我怎么办?想到这里,张强的心也宽了,于是就由着李冬生安排。

李冬生带着张强在淋浴房冲凉换衣后,便来到了四楼的408房间,进了房后,李冬生就向服务生点了23号和28号两位小妹。很快,两个漂亮的小妹走了进来,两人的小嘴很甜,看到张强就甜甜地叫:“大哥,您好。”李冬生瞟了张强一眼,对23号说:“这位张大哥是我的大哥,你可要给他提供最好的服务哟!”

“你放心,面对这么帅气的大哥,我能不拿出最好的手法?那是不可能的!”23号一边说,一边用目光和张强对视了一下,并对张强投去一个甜甜的笑,笑过之后,又问李冬生:“大哥,你们喝点什么?”

李冬生马上答道:“大家都喝咖啡吧?”张强却反对,说不用喝什么,按按摩就好了。李冬生犯了疑:“你小子不是挺喜欢喝咖啡吗?怎么到这里来就不喝了?是不是怕我下****?”其实,张强正是这样想、这样提防的,他借口胃不舒服,不喝,这时,23号接过了话:“不喝也好,那就开始吧,别让大哥久等了。”说着,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正规按摩,况且李冬生也在场,所以张强不怕他在这里搞什么鬼,于是就放心地上了床。那个23号按摩的手法不错,不一会张强就浑身舒坦。张强在享受着,没说话,但李冬生好像没心思享受,他在和28号吹牛,他讲了一个荤段子,逗得两个小妹“哈哈”大笑,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两个小妹也放开了,和李冬生开始聊天。

聊着聊着,23号说了一件事,说是她有个老乡,有一次喝醉了酒,对他朋友的媳妇“那个”了。过了一段时间,丈夫发现了这事,要她的老乡写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23号问在场的几个人:她的老乡该不该写这种保证书?

张强听23号这么一说,心里一阵嘀咕:她说的事,怎么和自己经历的一样?这是巧合,还是李冬生有意安排的?

张强一边让23号按摩着,一边心里琢磨着,正在这时,28号开口了:“这保证书不能写,写了不等于让朋友抓住把柄了?那朋友拿着保证书告你老乡性骚扰或者****,那不成了证据?”

听到这里,张强大吃一惊:这个28号怎么识破了律师的点子?可是,此刻他张强无法把28号的嘴堵上,话已经说出来了,李冬生也听到了,只好由着她们说下去了。

23号接着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保证书是不能写的,还是赔点钱算了。”28号又反对:“赔钱?亏你说得出口,这样的钱,谁花得心安?”

23号疑惑了:“那怎么办?”

“办法倒是有一个,可是不好说。”28号说到这里,就把话题岔开了,“不说这个了,没意思,李大哥你再来个笑话吧。”

李冬生马上又讲了一个笑话,这时,张强渐渐明白了:李冬生到了娱乐城就直冲408房间,顺口又点上23号和28号,其实一切都是他安排的,是来为他张强“洗脑”的!

两人按摩后,李冬生又请两个小妹一起,到湘菜馆喝酒吃夜宵。两个小妹当然不客气,但张强没有心思,可是有两个小妹在,不好推辞,还是去了。

到湘菜馆后,李冬生点了几个好菜,要了两瓶白酒,大家开始喝起来。酒桌上,几两酒下肚,李冬生又谈起了女人,这回他没谈别人,谈的是王妹子。李冬生说,他家王妹子的鼻梁比赵燕的高,眼睛比赵燕的大,还是双眼皮,皮肤虽然黑一点,但健康,现在就流行这种皮肤;还说王妹子经常端补汤给张强喝,管张强叫“张大哥”,叫得比亲哥哥还亲,他怀疑王妹子对张强有点意思,等等。

张强听了这些话,心里又嘀咕开了:哪有对着朋友这样说自家媳妇的?他李冬生说这些,是想逗两个小妹开心,还是有意说给他听的?还有,刚才28号说“办法倒是有一个”,这办法是什么?难道28号说的,和现在李冬生说的是一个意思——让他张强对王妹子产生一点想法,继而做点什么,以此作为交换,扯平李冬生****赵燕这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王妹子平日确实待他张强挺好的。

喝完酒后,张强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里,回家后就告诉了赵燕,律师的点子被李冬生识破了,赵燕懊恼地说:“那怎么办?”此时,张强的脑子里也很乱,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只好暂时先安慰赵燕,叫她先睡,他再想想别的办法。

在张强的安慰下,赵燕睡觉了,不一会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看着睡得香甜的赵燕,张强的肚里翻江倒海,久久不能平静:眼前这个女人,到底和李冬生是怎么回事?上一次难道真的如她所说,没有让李冬生得逞?谁看见了?谁能作证?这事只有他们两人心里最清楚,万一事实并非这样,而是李冬生得逞了,他张强这个大男人不是窝囊透了吗?

恍惚之中,王妹子的身影在张强眼前晃动了起来,渐渐地,张强竟然把熟睡的赵燕看成是王妹子了……

PART。4心怀鬼胎

律师的点子被识破后,张强有了新的点子,周五的晚上,他就主动打电话给李冬生:“李冬生,你要是够朋友的话,赶快来湘菜馆。你和我媳妇的事,我们好好谈一谈。”李冬生识破张强的点子后,他倒也不怕了,反正他不会把保证书给张强,张强拿不到证据,也奈何他不得,再说,身边还有王妹子在帮他出主意呢。

李冬生很快来到了湘菜馆,桌上早已摆了好几个菜,酒也点了,张强见了他,第一句话就是:“男人不能因为女人而伤了和气,你说是不是?”

李冬生一听,暗自乐了:王妹子“策划”的对张强的“洗脑计划”起作用了,他高兴地往两人的杯里斟满了酒,然后举起酒杯对张强说:“张大哥,只要你这样想,我们兄弟什么都好说,来,我敬你一杯。”于是,两个男人你一杯,我一杯,相互敬了起来。

开始时,李冬生还是把持着自己,但很快就有了几分醉意,开第二瓶酒的时候,李冬生把王妹子教他的话全忘记了,只顾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他嬉皮笑脸地说,王妹子和赵燕两个人,还是赵燕漂亮,所以,两个月前,他和王妹子找房子租时,起初反对王妹子和张强做邻居,后来看到了赵燕,想到以后可以有这么一个美人儿做邻居,这才同意了。

张强用轻描淡写的语气问道:“这么说,你早就喜欢我的老婆了?”

李冬生多喝了几杯,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他说,他就这德行,喝两杯酒后喜欢说说女人,也喜欢漂亮女人,那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有点控制不住,所以对赵燕做出了那种事……

张强压抑着一腔怒火,故意用轻松的语气问道:“你小子到底是‘****未遂’,还是‘****已遂’?”

李冬生借着醉意厚着脸皮说:“‘未遂’怎么样?‘已遂’又怎么样?反正你也没拿到保证书,告不了我!”

这时,张强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在李冬生眼前一晃:“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李冬生揉了揉被酒精刺激得红红的眼睛说:“笔。”

张强知道李冬生没看清楚,又提醒道:“对了一半,再看。”这时李冬生又仔细看了看,顿时吓了一跳,说:“录音笔?”

张强诡异地笑了笑,他还按了录音笔上的几个键,播放了他们刚才的谈话录音,录音很清晰,完全可以在法庭上当证据用。这时的李冬生,醉意一下子全没了,结结巴巴地说:“张、张大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强反问:“什么意思,你不明白?”李冬生低头了,脸色煞白:“没想到我真心把你当朋友,你却算计我。”

“哼,朋友?你既然把我当朋友,难道就忘了‘朋友妻不可欺’这句古训吗?”看李冬生吓得够呛,张强继续恐吓他,“我家赵燕说你是‘****未遂’,我能相信吗?就算是‘****未遂’,你也要坐二三年的牢!”

李冬生央求道:“张大哥,我求求你,你千万别告我,你一告我,我进了牢房,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啊?”说着,他“扑”地跪在张强的面前。

其实,张强今天的所作所为是深思熟虑的,他是这么想的:李冬生请他按摩,为他“洗脑”,还大谈王妹子对他张强如何如何好,是不是想以王妹子作为交换条件,把他们的事扯平?不过他这样猜想还是没有十分的把握,所以就录了这个音,以此作为要挟,一旦目的达到,就可以把录音笔交给李冬生,现在见李冬生真的害怕了,张强知道时机已到,就拉起李冬生,笑着说:“你也不想一想,如果我想到法院告你,怎么现在就把录音的事告诉了你?”

李冬生一听,站了起来,脸色也渐渐平和了,于是,两个男人就低声商议了起来……

周六的晚上,张强听从李冬生的安排,让赵燕到一个很远的老乡家打麻将去了,赵燕一走,张强就到了李冬生的家。看到张强来了,李冬生就让王妹子切个西瓜给他们解解暑,然后再弄两个菜让他哥俩喝两杯。李冬生一边说,一边从冰箱里拿出花生米,又摸出一瓶白酒,先和张强喝了起来。

王妹子很热情,把西瓜切好,就弄菜;弄好两个菜,也来陪着张强喝酒。酒喝了几杯后,李冬生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嗯嗯嗯”了几声,就对王妹子说:“有个老乡出了点事,我要出去,你陪张大哥喝两杯。”李冬生走后,王妹子就坐在李冬生的位子上陪张强喝。王妹子喝的是啤酒,两杯啤酒下肚,脸上就红润润的了,显得更加妩媚。看到一脸俏色的王妹子,张强就夸道:“我说李冬生这小子就是有福气,媳妇不但贤惠,而且还这么漂亮。”王妹子也借着酒性,笑眯眯地回敬张强:“你们男人啊,都不是好东西,媳妇都是别人的好。”她说着,还用手指戳了一下张强的太阳穴。

张强“嘿嘿”地笑,一边笑一边和王妹子碰杯。此时,张强的邪念完全表露出来了,今天这事是李冬生为他“安排”的,他还掌握着能够证明李冬生劣迹的录音,李冬生还敢暗中使坏?再说,王妹子平日对他也是眉来眼去的……

接下来的情况,正如张强料想的那样,王妹子喝了几杯啤酒后就开始“放”开了,先是嗲溜溜地“张哥”“张哥”地唤,接着身子就往张强身上靠,张强觉得时机成熟,便一把抱住了王妹子,扯起了她的衣服……

张强哪里知道,今天这事,其实是王妹子和李冬生为他设的圈套,他们要制造张强对王妹子“****未遂”的现场,然后用带录像功能的手机把这一切悄悄录下来,有了这个录像,张强还敢对李冬生和赵燕的事提什么要求?

按李冬生和王妹子的最初计划应该是——只要录下张强“****未遂”的证据就可以了,但事情的发展竟然连身处现场之外的李冬生都始料不及:只见王妹子突然大叫起来:“快来人哟,歹徒上门了……”她一边叫着,一边就像发了疯一样,操起桌上的西瓜刀,竟然向着张强的腿一刀捅去……

张强被这一突发情况弄懵了,吓傻了,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被王妹子一刀捅倒在血泊中。邻居们听到叫声,马上有人冲到王妹子家里,见此情景,立刻拨打了120和110,还有人给李冬生打电话……

李冬生接到邻居的电话后火速从外面赶到家里,这时,现场已经被警察控制起来了;赵燕因为在外面打牌,被牌友责令把手机关了,一时找不到她。救护车赶到后,很快把张强拉到附近医院救治,警察则把王妹子、连同那把西瓜刀一起带到了派出所……

PART。5石破天惊

李冬生糊涂了:王妹子为什么要这么做?本来他和王妹子两人计划得好好的,只要录个“****未遂”的现场就行了,但王妹子怎么突然把张强捅了一刀、把事情搞大了?警察们比李冬生先到现场,李冬生没有机会问王妹子为什么,只有等警察的审讯结果了。

所长和一男一女两位警察一起审讯王妹子,男警察已经向邻居了解到一些情况,发现案情蹊跷,便试探性地问:“王妹子,你为什么要捅张强一刀?”王妹子马上回答道:“他****我。”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