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吹牛的“冯舌头”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22 20:06查看: 28741

  明朝洪武年间,南京城有位养马的冯老头,老人育有一子,爱传闲话爱吹牛,外号“冯舌头”。
  
  一天,冯老头感染了风寒,卧床不起,马厩里的几十匹好马都由冯舌头照料。他拍着胸脯说:“爹,你放心,有我在,马饿不着!”冯老头没料到,儿子只说不做的毛病根本没改。开始,冯舌头还给马匹按时喂草料,后来,他便溜到书馆听书去了。半个月下来,几十匹马都瘦得像小毛驴。
  
  这天,马厩里来了一位黑脸大汉,要买马。他瞅着一匹黑马,上下打量一番,摇了摇头,说:“马是好马,但太瘦了,你是不是没照顾好?”
  
  冯舌头扯淡的毛病又犯了:“我每天给它加五次料,跟照顾我老子一样,不是我不尽心,是马匹品种的问题,有的马怎么吃也是瘦。”
  
  大汉又问:“那你这马跑得快不快?”
  
  冯舌头吹牛道:“我养的马都是千里马,这马一眨眼能跑六丈。”这牛吹得可不轻,“一眨眼”相当于一秒钟,六丈约是二十米,速度够快了。
  
  黑脸大汉说:“要是这马不能跑那么快呢?”
  
  冯舌头道:“绝对没问题,我的马就是死了,也一眨眼跑六丈。”
  
  黑脸大汉被逗乐了,他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爽朗地说:“这马我订了,这十两银子是它的草料钱,要勤加玉米和麦子。等到马养肥了,我再来取,那时另付五十两银子。”冯舌头倒吸一口冷气:这年景,人都吃不上玉米和麦子呢。
  
  这匹被黑脸汉看中的黑马,俗名“尖嘴驹”,脚力极好,跑起来不知疲倦,是不世出的千里马。好马嘴也挑,只吃好粮食和最新鲜的草,一般草料看不上。这年头南京遭受蝗灾,很多人家都吃不起粮食。冯舌头开始还给尖嘴驹喂玉米麦子,后来他买来粮食,二一添作五,拿出一半自己吃了,用一些枯草料拌着给马吃。尖嘴驹吃不下,一连几个月,眼瞅着瘦下去了,后来又生了病,没几天就死了。
  
  说来也巧,死马还没来得及收尸,黑脸大汉来了,瞅了眼瘦成骷髅的尖嘴驹,长叹一声:“你把马喂死了!”
  
  冯舌头急了:“马是我们家的,喂死了也不关你的事。”黑脸大汉道:“我已经买下来了,钱我都拿来了,这是五十两。我说话算话,你也得说话算话,当时,你怎么说的?你说马死了也能一眨眼跑六丈远,现在还能吗?”
  
  冯舌头这个后悔啊,脑门上的汗出来了:“我是说过,不过……”
  
  黑脸大汉说:“大丈夫一言九鼎,说话要算数!”
  
  冯舌头急了,走到尖嘴驹面前,弯下腰来,两膀子一晃,一使劲,竟然把尖嘴驹抬到了肩膀上!虽然尖嘴驹饿得皮包骨头,但再瘦也有三四百斤。冯舌头竟然能扛到身上,可见其有神力!
  
  冯舌头额上青筋凸出,一咬牙,竟然在院中跑起来,虽然远达不到一眨眼六丈的速度,但已然把黑脸大汉惊呆了。冯舌头喘着粗气说:“我没说错吧,我的马死了也能一眨眼跑六丈。”
  
  黑脸大汉仰天大笑:“原来我以为尖嘴驹是千里马,其实最厉害的‘千里马’让我找到了。”
  
  其实,这黑脸大汉是位叱咤疆场的将军,他看冯舌头虽然喜欢吹牛,但勇猛过人,实在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便把他招入军中。
  
  冯舌头在黑脸将军手下作战勇猛,立功无数,但就一点,这嘴巴太碎叨,惹了不少祸。
  
  有一回,冯舌头来了兴头,在军营里说了段评书。本来明天要打仗,士兵是要早休息的,但他讲得眉飞色舞,士兵们个个听得入神,结果第二天战斗,大伙儿困得不行,上战场没半点杀气,死的死,伤的伤。黑脸将军气得不轻,把冯舌头屁股打开了花,半月没敢动地方。
  
  好了伤疤忘了疼,冯舌头好了之后,还是我行我素,吹牛扯淡说评书。黑脸将军爱将惜才,“言多必失”的道理说了千百遍,可冯舌头就是改不了。
  
  半年后,冯舌头因屡立战功,成为黑脸将军的副将。能武能文的冯舌头名声在外,不少大将都想招揽他这员猛将,但冯舌头觉得黑脸将军对他有恩,并不愿挪窝。
  
  后来,一个王爷向皇帝说特别喜欢冯舌头,要收为己用。黑脸将军实在没办法,只能忍痛割爱。
  
  到了王府的冯舌头,脾气秉性一点没变,有时听到王爷谈论朝廷机密,也会添油加醋地说给外人听。黑脸将军听闻,好不担心。
  
  有一天,王爷接到情报,说有蒙古刺客要入宫行刺,王爷觉得这是个在皇帝面前邀功的好机会,便叫冯舌头带人前去捉拿。
  
  冯舌头带了人马,想在半路截杀刺客。在一个山口,突然出现十几个黑衣人,他正要下令截杀,没想到,手下的人全都吓跑了,只剩冯舌头一人单打独斗,英雄难敌四手,他最后还是被生擒了。
  
  黑衣人把他的眼睛蒙住,塞进一辆马车,东拐西拐,来到一个宅子。揭下眼罩,冯舌头大吃一惊,自己面前有一口盛着水的巨大铁锅,直径有两丈,锅下烧着柴火。这时,几个黑衣人过来,把他的四肢紧紧绑在了一张大木床上,紧接着,木床被他们架进了铁锅中!
  
  冯舌头吓傻了,这是要蒸了自己啊!一个领头的黑衣人冷笑一声:“你要是能从锅这头移到那头,我就把你放出来。”
  
  冯舌头身高不足八尺,两脚离锅那头足有一丈远。这时,锅里的水越来越热,他急了,大骂道:“我手脚被绑住,动弹不得,怎么能漂到那头?屋里又没风。”
  
  黑衣人说:“没风?你嘴里刮的不是风吗?你不是很能吹吗?你的嘴没堵住啊,你使劲吹锅里的水,你往北边吹,你就会往南面漂。”
  
  冯舌头有近二百斤重,虽然水有浮力,但想用嘴吹动自己的身体谈何容易,鼓起腮帮子吹了半天,木床却稳稳地纹丝不动,累得他脸都憋紫了。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呢?为了活命,冯舌头没命地吹,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木床也只移动了三四寸。突然,他的眼前一黑,累得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冯舌头发现自己躺在一户人家。主人说有十几个黑衣人想杀他,报官后黑衣人逃走了。几天后,冯舌头体力渐渐恢复,只是觉得舌头麻而无力,说话极为费劲。
  
  自那以后,冯舌头不再爱说话,有时他想说,舌头也使不出力气。后来,他屡立战功,成为威震一方的大将军,别人都觉得他是个只做不说的“闷葫芦”。
  
  再后来,疑心极重的洪武皇帝为了给儿孙开路,大开杀戒,因言获罪的人都被杀头革职,而少言寡语的冯舌头却因祸得福,躲过劫难。
  
  几年后,冯舌头成亲了,新娘正是黑脸将军的女儿。结婚那天,红蜡烛照得洞房格外明亮,新娘娇羞道:“官人,你把蜡烛吹了吧。”
  
  冯舌头凑到蜡烛前,使了半天力,还是觉得舌头发麻,连吹蜡烛的力气都没了,只能用手指掐灭灯芯。新娘笑道:“你不是很能吹牛吗?”冯舌头叹了口气说道:“不行了,吹不动了。男人做事,少说多做。”
  
  后来,新娘跟冯舌头说了一个秘密,那次“陷害”他的黑衣人,不是别人,就是爹爹派去的。原来,王爷在朝廷树敌极多,朝廷又风声鹤唳,黑脸将军怕他因言获罪,就制造了刺客的假情报,废了他的“舌头神功”。
  
  冯舌头大吃一惊:“假造情报,这可是欺君之罪啊,为什么岳丈这样做?”新娘脸红了:“其实,爹爹早就看中你勇猛过人,想收你做姑爷了。他说,给大明江山换来一位良将,他也招了一个贤婿,冒险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