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寻踪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9-25 16:25查看: 17894

  1。国宝失窃
  
  大宋年间,有位新帝刚刚登基,设御宴宴请前来朝贺的各国使臣,可是,就在这次御宴上,出了一件大事儿,国宝龟龙神珠失窃了!
  
  据说,龟活万年,就会成龙。万年龟在化龙之前,要完成最后的使命,那就是褪去身上的龟壳,并将这个龟壳一点点地吃进肚里,补充元气。所以自古以来,人们只听说过万年龟,却没见过万年龟壳存留于世。
  
  万年龟壳如此难寻,却仍有许多人穷尽精力去寻找,这都是因为,万年龟壳中藏着个无价之宝,它就嵌在龟壳的正中央,是颗聚集了万年日月精华的珠子。据说此珠熠熠彩辉堪比日月,这颗珠子便叫龟龙神珠。
  
  大宋的龟龙神珠,在当时世上是绝无仅有的一颗。按说对待国宝,应该低调一些,不能轻易拿出示人,可这位新帝刚登大统,心高气盛,一心想在各国使臣面前炫耀,便传下旨来,在宴会最后,要上一道九尊羹汤。
  
  其实,上九尊羹汤不是目的,目的是借上羹汤的机会来炫耀龟龙神珠。
  
  御宴设在宣和殿,使臣来自西夏、辽、金、高丽、蒙古、东瀛等国。其中,东瀛派来的使臣又矮又小,背上还顶着个驼包,竟是个驼子。宴会进入尾声,皇上朗声命人送上九尊羹汤,并命太监熄去殿内燃烛。使臣们都有些发愣,不知皇上想让他们摸黑干什么,可燃烛一熄,他们便明白了,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呼。
  
  就见熄了灯烛的大殿内仍是亮如白昼,此时,在羹盘中央,那用鹿肉雕成的宝塔顶上,有一颗硕大的明珠溢出五彩华光。
  
  看着使臣们满眼艳羡,听着四周一片赞美,皇上很是受用,他心满意足地命人重燃烛火。
  
  烛火重新燃起,皇上本该发话散席,却迟迟没有动静。一旁的参政郭奇很纳闷,他不禁用眼偷瞧,发现皇上脸色发白,顺着皇上的眼神一看羹盘,郭参政立刻心中一凛,原来,羹盘中央那个鹿肉宝塔竟已成了秃宝盖,塔顶上的龟龙神珠不见了!
  
  国宝失窃了!刚才靠近羹盘的只有十个使臣,毫无疑问,窃走龟龙神珠的人就在他们中间。郭奇的心里翻江倒海,他绞尽脑汁地想应该怎么办。这些使臣中,除了窃宝贼,其余人并不知情,若贸然搜查,就会有损邦交。而且,这事儿还不能声张,堂堂大宋,竟在自家眼皮子底下丢了国宝,传扬出去,岂不成了全天下的笑柄?
  
  这可怎么办?郭奇急得汗都下来了。这边郭奇火急冒烟,那边皇上也如坐针毡。使臣们都清楚,最后一道菜上过后就要散席,个个正襟危坐看着皇上,可皇上知道不能宣布散席,席一散,龟龙神珠也就被带走了。
  
  此时的大殿,静得喘口大气都能听见。
  
  就在这时,郭奇站了起来,只见他离座一步,面向皇上施礼禀道:“启禀万岁,万岁登基,普天同庆。众位使臣不远万里前来,臣请万岁御宴结束后,为每位使臣颁送礼物,以示谢意。”
  
  皇上一听,不知道郭参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时别无他法,也只好面带微笑,缓缓点头,朗声道:“就依卿所奏!”
  
  除了窃贼,其余使臣都还不明就里,一听要赐给他们礼物,立刻面露喜色。所以御宴一结束,他们便很配合地去了举行赐礼仪式的文德殿,进殿后便一个个在指定的位置站好。
  
  郭奇立刻行动,使臣们刚一出宣和殿,便命人细细搜查全殿上下,可桌案椅凳角角落落都搜遍了,也没见龟龙神珠的影子。国宝一定还在窃贼的身上。



此时文德殿内,皇上忐忑不安地坐在龙椅上。一会儿,几个太监手捧锦盒鱼贯而入,皇上一见领头的那个太监,心里一乐,暗暗点头:“行啊,郭老参政,真不愧是三朝老臣,这下国宝有希望了。”

原来,为首的这人并不是太监,他是殿前侍卫于青假扮的。于青武功高强,尤其是他有一门绝世盗功,只要用眼一扫,便能知晓对面之人身上所藏;只要与人擦身一过,便可将对方身上所藏尽数取来。

郭奇就是要借给各位使臣颁礼之机,让于青找到窃宝贼,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国宝拿回来!

2。贼中高手

皇上此时已明白了郭奇的用意,立刻精神大振。他一个一个地褒扬着使臣,于青呢,也一份一份地将装有礼物的锦盒送到使臣手中。

郭奇站在殿角,大气都不敢喘,紧张地盯着于青,但越看郭奇的心就越紧,因为他发现于青面带疑惑,而且疑惑之色越来越重。直到十个锦盒全部送完,于青也没有向他发出找到国宝的暗示。

郭奇的冷汗湿透了全身,他知道,这是遇上了贼中高手。刚才已搜遍了宣和殿,现在这些使臣的衣衫内也没有夹藏,那龟龙神珠藏在哪了呢?

此时已二更了,没有理由再留使臣,皇上强打精神,站起来宣布礼送宾客。大家刚要离殿,忽然那个弯腰驼背的东瀛使臣抢步上前,面向大家说道:“本使受天皇所命,诚邀各国朋友参加四月七日的天皇寿典。届时,我朝将向大家展示国宝—龟龙神珠,以贺天皇之寿。”

“什么?龟龙神珠!”皇上和郭奇对视一眼后,都齐齐地盯向了这个东瀛使臣。

东瀛使臣抬起脸,两只小眼闪着笑意迎向这君臣二人。皇上和郭奇此时已是怒火难抑,但关系着国体礼仪,众目睽睽之下,既然已宣布送客,君臣二人只好面带微笑地礼送使臣们离殿。

东瀛使臣得意洋洋而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郭老参政气得胡须直抖,他不明白,这个东瀛驼子使的是什么招术,怎么就把龟龙神珠藏了个神鬼不知?郭奇定定地看着东瀛使臣的后背,突然脸色大变。

他发现,东瀛使臣后背上那隆起的驼包有了变化,竟然比刚来时大了一些。郭奇恍然大悟,他跺脚悔道:“原来他不是什么驼子,而是个会‘驼峰之术’的贼中高手!”

什么是“驼峰之术”呢?这是盗界的一种异术,练这种功夫,须从幼年开蒙,练成后,会在后背处多出个肉背囊,就像骆驼的驼峰。有了这个“驼峰”,盗宝时就不再需要将宝贝夹藏于衣衫包裹,而是直接吞入口中,再运气逼进“驼峰”。等到要拿出宝物的时候,他们会服下一种叫“反刍丹”的丸药,就像骆驼反刍那样,运一口真气把“驼峰”内所藏之物尽数吐出。

唉,怪不得于青找不到龟龙神珠呢,原来这龟龙神珠根本就没藏匿在衣衫之内,而是藏在了窃贼的肉身里!

郭奇以前也只是听说过“驼峰之术”,刚才惶急之下,没想到这一层,他懊悔得脸都青了,长跪在地,叩头请皇上责罚。

皇上没有责罚郭奇,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就算刚才郭奇想到了这点,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来访使臣的驼背给剜开,于是对郭奇说:“卿莫自责,朕现在身心俱疲,要去歇息歇息,卿也先回府歇息去吧。明日一早便是使臣们回国之期,还望卿能想出个办法,取回我大宋国宝。”说完,便移驾去了寝殿。

再说郭奇,回府后哪里睡得着啊,他在屋里不停地转圈。东方发白之际,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3。天涯来客

在国宝失窃的十天后,大宋边陲一个叫无名镇的小镇上,忽然人喧马嘶,一队车马“呼啦啦”地进了镇子,跟着车马的,还有不少威风凛凛的护卫。

这无名镇地处偏远,与东瀛仅一海之隔。这里的百姓以前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纷纷出门看热闹。只见车队到官驿跟前停下,从前边的车里下来几个官员,为首的老者神情肃然,一把银须随风飘荡。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郭奇郭老参政。

郭奇怎么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原来,这正是郭奇想出的办法。他想,只有车马相送东瀛使臣回国,才能在一路上寻找机会,取回国宝。皇上准奏后,他又主动请缨,要亲自送使臣回国,拿回国宝,以谢失察之责。

那么一路送到这儿,国宝龟龙神珠拿到了吗?没有。因为这个东瀛驼子太狡猾了。

郭奇听说,会“驼峰之术”的人,窃物藏于“驼峰”内不能超过三天,超过了三天,异物会在“驼峰”内起痈,也就是现在人们说的发炎。“驼峰”一起痈,人就会感觉如火灼般的难受。所以,窃物放入“驼峰”的三天内,窃贼一定会服用“反刍丹”,把窃物先吐出,等一个时辰后再吞回去。

郭奇的计划是,让于青一路盯住东瀛使臣,等他吐出龟龙神珠,立刻下手取回。可没料到,这个驼子忍功了得,任由驼囊内烧灼如火,痛得他小脸酱紫,也不肯吐出龟龙神珠。

一计不成,郭奇又生一计。这东瀛使臣是个嗜酒如命的人,他不吃“反刍丹”,那就诱他喝酒,让他酒醉后呕吐。不料这驼子是个海量,郭奇一路上找来善饮之士,算来不下几十人,竟没一个是驼子的对手。

再说无名镇的老百姓,当他们听说这些大官儿是在送一个东瀛使臣,而且是由京城一直送到了这里,都觉得奇怪:这大宋的新皇上为人太热情了,送人都快送到别人家门口了。就在这时,官府颁下了两道命令,这两道命令,让大伙儿更奇怪了。

第一道命令是,高价征买百姓家中的陈年高度老酒,要在今晚宴请东瀛使臣。第二道命令则是,在百姓中寻找千杯不倒万杯不醉的异人,今晚陪东瀛使臣对饮。

这是郭奇的最后一招了。一路上也没让那驼子醉过,现在到了无名镇,这是大宋的国边儿,是最后的希望了。

无巧不成书,无名镇是个酒乡,此地特产一种紫色大米,这种米自身便带有酒气,用它来酿酒,酒香浓郁,滋味甘醇,所以此地家家酿酒,个个善饮,其中又以卞家酒铺最为著名。卞家几代酿酒,他家酿的“紫珠液”堪称酒中烈宝,酒色稠浓色如琥珀,只要打开坛盖,别说喝,闻上一闻,就能把人醉倒。

更巧的是,卞家有哥仨,个个是无名镇的酒中霸主。他们从小就跟着父亲酿酒,渴了就端酒瓢,从没喝过水,三个人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醉。

郭奇听说后很是高兴:“这真是老天佑我大宋啊!”他决定,晚宴就用卞家窖藏的“紫珠液”,而卞家哥仨一齐上阵,这回以三对一,看他东瀛驼子还能不醉。

当晚的宴饮,直从日影西斜喝到红日初升,整整一百坛窖藏“紫珠液”被喝了个精光。再看那酒桌之上,东瀛驼子仍端坐桌前,脸不变色,清醒如初,而卞家哥仨呢,却烂醉如泥,趴在了桌上。

郭奇懊恼地连连跺脚,却也无可奈何。

天亮了,东瀛使臣该登舟启程了。郭奇率众人到岸边相送,使臣走到郭奇面前,笑道:“老参政一路费心了,平添了我途中许多乐趣,现在我国过海即到,老参政就请回吧。”说完刚要转身,想了想又转回来,凑前一步低声道:“替我致话给皇上,感谢大宋所赐厚礼,也务请能来参加我朝天皇的寿诞庆典,好一观我朝龟龙神珠的风采。”说完哈哈干笑两声,登舟而去。

载着东瀛使臣的大船渐行渐远,站在岸边的郭老参政忽然两眼一翻,一个趔趄,紧跟着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4。寻找异人

东瀛使臣临行时说的那番戏弄之言,让郭参政气结于心,很快就一病不起。人之将死,总要留下遗愿遗言,郭参政的亲人远在京城,所以,他命人唤来了于青,说有话要对于青交代。

气若游丝的郭参政拉住于青的手,老泪横流,费力地说:“老夫此行负了皇恩、辱了使命、错寻了异人,无颜回归故里。我去之后,你就在此寻那一人……一人……”郭参政是要说,寻那一人之地,草草埋葬了事,可话刚说到这里,他老人家心中难过,一口气上不来,竟就此西去了。

于青一见,难过至极,他泪湿衣衫,俯下身子,郑重地向郭老参政承诺:“老参政您放心,我一定不负嘱托,在此寻那异人,总有一日,要夺回国宝!”

什么?寻那异人?原来,于青把郭参政的遗言理解错了,以为郭老参政要自己留在民间,寻找那有超凡手段的能人异士,想法夺回国宝呢。

办完郭老参政的后事,于青没有回朝,他打扮成一个算卦先生,四处寻找能人异士。转眼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有打听到半点异人的消息,于青急得两眼都红了。

这天,于青正坐在街头摆摊,忽然想起,今日是郭老参政的月祭之日。于是他朝空中拜了三拜,在心中默默祷念:“老参政啊老参政,人去一月魂灵回看,今天您老人家要是回看了,那就显显灵,让异人快点出现吧。”

于青正在虔诚祷告,突然“通”的一声,只见面前影子一闪,一个人从天而降,一屁股就坐在了卦桌上。于青激灵一下,登时兴奋了,心说,莫非老参政显灵了,异人来了!可紧接着他又有些疑惑,怎么这异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呢?

就见这个人身穿青色长衫,躺在卦桌上一动不动。于青刚要上前看个仔细,从街边的酒楼里跑出来几个伙计,到了跟前,七手八脚地扶起了那人,嘴里还说着:“义爷,您醒醒酒,没摔着吧?”

于青一打听,原来这人喝醉了,失脚从酒楼二楼上掉了下来,刚好砸在自己的卦桌上。唉,本以为是郭老参政显灵,哪承想掉下的只是个醉鬼。于青有些失望。

这时,那个醉鬼含混不清地说:“醒、醒什么酒,我义仁什么时候醉过?”一边说,一边摇摇晃晃地就要走。

“嗯?异人?”于青一愣,暗想,世上竟有如此凑巧的事,这人的名字叫义仁,又恰是在自己祷告时出现,难道冥冥之中,真是苍天给自己的暗示吗?眼见醉汉摇晃着走远了,于青忙一路跟了过去。

于青有功夫,跟踪个醉酒之人很容易。他一路跟到人家门口,那人也没觉察。就见义仁到了院门前,开门进院,一进院门立刻返身把门关上,仿佛生怕里边有什么被人瞧见一样。于青很奇怪,他潜在院外侧耳细听,只听义仁一进屋,屋里立刻响起“呱咕呱咕”的怪叫声,这声儿喑哑古怪,不像人声,也不像鸟叫,穿透力还极强,让于青浑身一紧,登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是什么动物?于青还真拿不准。他想了想,就候在了义仁家门外。等了好大一会儿,义仁出了门,于青也一路跟着,到了一个僻静之处,他上前一拍义仁的后背。

“妈呀!”义仁吓得一哆嗦。于青一见,赶紧低声说:“先生莫怕,在下姓于名青,是皇上的殿前侍卫,已寻访先生多日了。”说着拿出了一块皇家的金腰牌。

义仁一见腰牌,吓得酒醒了大半,他结结巴巴地说:“大、大人寻小人何事?小人真的没、没养什么怪物,大人不要误信人言啊……”

怪物?于青不知道义仁在说什么,正要询问,突然听到“呱咕”一声怪叫从身后传来。于青登时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赶紧回头一看,这一看,不由得两眼瞪了个溜圆,头发根根乍起。

5。国宝回归

此时,在于青的身后站着一个怪物,这怪物三尺来高的身量,短胳膊短腿,(www.fun48.com)一颗三角棱子大脑袋上,一张阔嘴占了脑袋直径的一多半。此时,它正骨碌碌地转着两只大鼓眼,咧开大嘴起劲儿地“呱咕呱咕”地叫呢。竟是一只半人高的巨蛙!

于青看着巨蛙,眉头紧皱,义仁见此,只得叹了一声,说:“大人有所不知,这、这是小人的儿子。”

“什么,儿子?”于青太诧异了,这爹长得不赖,怎么儿子长成这样了?

说起来,这义仁也是个不幸的人。他家世代经营药材生意,义仁成年后,开了一个“蟾光堂”药店。为什么叫“蟾光堂”呢?因为他善用蟾蜍治病,什么蟾蜍肉、蟾蜍血、蟾蜍涎、蟾蜍皮,反正蟾蜍全身上下,在他手里没有不能治病的。

义仁娶亲后多年无子,这天夜里,他梦见神灵对他说,他杀生太多,命中只能以蛙为子。义仁醒来后,就听见前边药铺里传来一阵“呱咕呱咕”的叫声。他过去一看,原来是有人给他新送来一批蟾蜍,其中有一只浑身金黄的巨蛙,比别的蟾蜍大上好几倍。义仁见梦中之言应验,长叹一声,从此关了药铺,把这只巨蛙当成儿子养了起来。

几年过去,那巨蛙越长越大,竟成了半人高的怪物。它能通人性,义仁对它说什么,它都能听懂。它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一日三餐不能错了时辰,稍延片刻,便会满处地寻找义仁。

于青听罢,暗暗点头,心想这只巨蛙如此奇异,莫非找回国宝,就要着落在它的身上?

于青想到此,忙赶回京城,向皇上禀报了此事。皇上下诏,命于青带上巨蛙,赶去东瀛参加天皇寿诞。诏书最后,还有一条密嘱:务必寻找机会拿回国宝!

于青带着巨蛙漂洋过海,来到了东瀛。东瀛处处仿效大宋,晚宴仪程也是如此,也是在最后上九尊羹汤,同时让使臣们欣赏龟龙神珠。于青想好了,就借这个时机取回国宝。

到了寿诞这日,于青带巨蛙来到了东瀛皇宫。此时宫内张灯结彩,各国使臣俱已到齐。宾主入座后,于青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原来,东瀛将所有宾客按国家分成了几小桌,每个小桌都绕着一个U形的隔板摆放。当九尊羹汤上来后,于青傻眼了,只见这九尊羹汤被推到了U形隔板的中间,离周围的小桌足有5米远,于青武功再高,不能近身也没有办法。

此时灯烛已熄灭,龟龙神珠大放异彩,各国使臣纷纷赞叹。于青急得一脑袋汗,他知道再过一会儿,灯烛就会重新点燃,到那时,再想拿回神珠就更无望了。

这时,于青身边传来“呱咕呱咕”的叫声,原来到了巨蛙吃饭的时间了。巨蛙吃不惯东瀛的那些生冷吃食,正在闹脾气呢。于青突然灵光一闪,指着前方亮闪闪的龟龙神珠,对巨蛙说:“看,那是个热馒头,可香了,你想吃吗?”

巨蛙连连点头,正逢此时,东瀛天皇宣布重新燃起蜡烛。话音未落,巨蛙大嘴一张,一条长长的舌头从它嘴里伸了出来,带着一股吸力,一伸一卷,瞬息之间,还没等任何人看清,龟龙神珠就到了它的嘴里。

青蛙蟾蜍等动物本就擅长靠伸出的舌头捕食,巨蛙体形硕大,舌头自然也特别长。于青就是利用这一点,隔空取回了几米开外的国宝。

此时,巨蛙刚把龟龙神珠卷进大嘴,还没咂摸出滋味呢,于青顺手一抹,从它嘴里接走了龟龙神珠。

国宝收回,大快人心!

于青返回大宋,大宋皇上亲率众官迎接。后来,皇上还亲自书写“天降异人”的四字匾额赐给了义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