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中计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3 11:39查看: 37140

  近来文仁的心情坏透了,这源于这次单位上的一次人事变动。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办公室主任老千退休后,主任一职需有人填补。全单位有资格当主任的就文仁与黄天明两人。文仁自认为自己各方面条件都比黄天明优越,主任一职非他莫属,一点也没去活动。谁知结果却事与愿违,直到那天,单位的头头们在全体人员会议上宣布对主任的任命时,文仁才知道自己大意失荆州,后悔得捶胸顿足,但木已成舟难以更改。后来,听风言风语说,黄天明为当上主任,不惜重金雇美人去给贪财好色的上司送钱、送身才得到了主任一职。
  
  几天后,文仁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不久,单位派他去外地出了几天差。这天,他妻子易莉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在电话里,文仁兴冲冲地告诉易莉,说他已下了火车,几分钟后就能到达单位门口,让易莉在单位门口等他,他要和易莉一起回家。他还说这几天他昼夜都想念易莉,早已等不及了,要尽快抱住她。易莉骂了句“馋猫”,就收了电话,转而向有关人员打了招呼,说有点事要去办一下,就匆匆地向单位门口走去。易莉在门口等了不到五分钟,一辆的士就在她身边戛然而止。门开了,文仁坏笑着轻叫了一声,易莉极麻利地上了车。的士在他们家楼下停了,他俩抱肩搂背地向家中走去。
  
  一进门,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拥在了一起,文仁双手抱住易莉的头不顾一切地狂吻着。接着他的手又往下游移,直摸得易莉咯咯地笑个不停。文仁趁势抱起易莉将其扔到床上,上去就要脱掉她的衣服。忽然,文仁停止了一切动作,像被点中穴似的愣住了。易莉不知发生了什么,一时愕然不知所措。
  
  刹那间,文仁像头发疯的狮子。他先是从地上捡起三个烟头摔到易莉脸上,接着从枕边拿起一只精致的打火机摔到地上。这时轮到易莉木然不动了。她知道文仁从来都不抽烟,他们家也从来没有见过烟头。即便有抽烟的客人来,他们也是在人家面前放一个烟灰缸,只要客人一离去,她都会很快地将烟灰、烟头倒掉,因为她知道文仁最不愿看到的就是烟灰、烟头。为什么今天竟出现这东西呢?很快,她也看到了枕头旁躺着一个已经压瘪了的烟盒,里面的几根烟隐约可见。
  
  文仁摔过打火机后,怒气并未消去,紧接着又乒乒乓乓地摔了一阵。也许太累,文仁回到客厅,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气得全身发颤。易莉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文仁你听我说——”“滚,不要脸的臭婊子,我不听你说!”易莉委屈得泪流不止。
  
  当天夜里他俩就分居了,易莉睡在卧室的床上,文仁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整整一夜,他们谁也没有睡着。第二天,他们就开始了冷战。
  
  一连几天,易莉一直心神不定,上班也心不在焉。她和文仁是同年分到这个单位的。当年,文仁与黄天明一起对她穷追不舍。她与文仁结婚后,黄天明还多次对她示爱,暗示要与她搞婚外情,被她坚决拒绝了。越是得不到她,黄天明就越是认为她完美无缺,并且时刻都想与她联系点什么。黄天明曾说,他一直暗恋着她。这天,黄天明见她郁郁寡欢,心事重重,工作中多次出错,就以订正文件中的错误为由找到她。他问她为何总是木然痴呆,是否遇到什么难言之事,说出来他会尽力帮助。一席话,使易莉泪如泉涌。易莉知道黄天明刚离过婚,离婚的原因是女方又有新欢。这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座大山,一座可以依靠的大山。易莉实在坚持不住了,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见到天明,像在大海中抓住一根稻草。易莉倒在了黄天明的怀中,什么也不说,只是哭。
  
  黄天明替易莉轻轻地擦去眼泪,又慢慢地在易莉脸上摩挲着。接着,黄天明开车将易莉拉到一家酒店。在优雅的包厢里,易莉流着泪说她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黄天明说,结束没有生命的婚姻其实是件好事,没有必要去为它流泪,他说他时刻在等待着她。易莉说其实她知道他一直在暗恋她,到现在她还不愿让她与文仁的婚姻出现破裂,如果有修复的可能,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她也在所不惜。黄天明说:“好吧,我衷心祝愿你们重修旧好。如果你们分手了,请你记住我时刻在等待着你。”
  
  文仁最后终于没有听易莉的任何解释,他俩离婚了。易莉考虑嫁给黄天明。黄天明甚至连举办婚礼的日期都定下了。正在这时,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天,两位警察来到黄天明的办公室,说有一个归案的惯偷供出黄天明雇他往文仁家放了几样东西。黄天明闻听浑身打颤,知道那件事败露了。
  
  原来,文仁出差回来在家里发现的烟头、打火机及香烟,其实不是易莉勾引野男人留下的,而是黄天明为了破坏文仁的婚姻派小偷送去的。事情是这样的:黄天明得到主任职位后,有不少女人愿意嫁给他,但相比之下,她们都不如易莉,他对易莉的思念仍有增无减。他认为自己能想办法把主任一职弄到手,就也能把易莉弄到手。他的这种想法尽管深埋内心,但细心人还是能有所觉察的。他正在绞尽脑汁思考对策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请他去听雨轩茶楼喝茶,届时将有要事相谈,请他务必光顾。
  
  黄天明按电话里说的时间到了听雨轩,见有人向他招手,他想此人定是打电话者。他与那人一起坐定后,那人自我介绍叫冷玉林,他说他通过信息调查公司得知黄天明目前仍独身,对众多的示爱者都不屑一顾,而对本单位的易莉觊觎多时,他说他能帮黄主任得到易莉。不过,需要黄主任付一笔劳务费。
  
  黄天明问:“你怎么能让我相信你能完成此任呢?”
  
  冷玉林就把他的方案讲了一遍,接着又说:“黄主任别担心,我完成了任务才让你出钱。但是如果我给你办了事,你不给钱,你可要当心我随时都会让你身败名裂。那样,你将会成为一堆垃圾。”
  
  两人一拍即合。后来冷玉林的雕虫小技真让文仁与易莉离了婚,而黄天明也没有违约,按事先的约定付给了冷玉林一笔不菲的劳务费。然而,令黄天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冷玉林这小子竟然在后来的偷窃中被抓获,继而又将他俩那不光彩的合作供出。
  
  黄天明这一丑闻不但影响了他的政治前途——主任一职已被撤去,更激起了易莉对他的愤恨。易莉在愤而离开黄天明之后,很快与文仁消除了误会,重归于好,复婚了。这时的文仁真是走了红运,既与易莉重温旧梦,又得到了垂涎已久的主任一职。
  
  一天,已经坐稳了主任交椅的文仁喝醉酒后,抱着易莉说:“娇妻啊,我们前段的那场误会其实不是误会。”
  
  易莉问:“不是误会是什么?难道你早就知道那烟头、打火机和香烟是小偷放进家里的?”
  
  “还真叫你说对了,我早就知道是小偷放的。我不但早就知道,而且还是我一手策划的。”文仁得意地说。
  
  易莉说:“你等一会儿,我到卫生间去一趟,等我解决了内急你再详细地把你的杰作给我说说,让我也学点。”
  
  易莉从卫生间回来,端坐在沙发上,细听文仁的叙说。
  
  “很早我就听说冷玉林是盗窃高手,那时就想有朝一日或许能用上一用,只可惜一直没有派上用场。黄天明那小子当了主任后,那副小人得志的劲头,还有对你不怀好意的流氓相,真叫人怒火中烧。我这才想起了冷玉林,于是我就给冷玉林写了一封信。信中我说给他一个发财的机会,让他给黄天明打电话说可以让黄天明得到你,又叫他约出黄天明细谈方案。所谓的方案也是我为冷玉林定好的,叫他在我出差的最后一天,潜入我们家放进男人用过的烟头、打火机等物。信写好后,为了防止露出笔迹,我用电脑打印好装入信封寄给了冷玉林。事情还真按我事先设计的进行了。等到一切都进行完了,我知道该让冷玉林被擒归案了。于是,我就在冷玉林的一次行窃中找准时机,让警方轻而易举地抓获了他。在被审讯中,他供出黄天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第二天,文仁接到通知,要他到纪委去一趟。在纪委,他听了一个录音,那是他昨天喝醉后给易莉讲的故事。突然他想起了在他讲故事前,易莉说要上卫生间,原来她借口上卫生间是去准备微型录音机。听完录音,文仁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不久,在一间隔离室里,他接到了法院的传票,那是易莉向法院提出的离婚诉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