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张之祸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4 20:17查看: 44430

  1
  
  柳桥镇上,几乎没有不认识“鹦鹉张”的。鹦鹉张有一手驯养鹦鹉的绝活儿,他在小镇中心的商业街上开了一家宠物店。专卖鹦鹉。经他一手驯养出来的鹦鹉,不管大小都是精儿,因而价格不菲。
  
  鹦鹉张长得最出众的。就是那个鹰钩鼻子。这个特殊的鼻子,可是鹦鹉张的挡箭牌。以前,经常有一些亲朋好友向他讨教驯鸟的诀窍。鹦鹉张就会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们仔细瞧,驯鸟这活儿,全由此出。”
  
  听了,众人哈哈一乐,都知道他不愿赐教,也不便多问了。鹦鹉张最担心手艺被外人偷学去。所以店里的大事小事一直都是由他自己打理。
  
  有一次,鹦鹉张从“青云斋”的蔡老板那儿得知,“凯悦酒楼”新来一个名叫香芋的服务员,长得赛过“超女”。听了,鹦鹉张心痒难熬,便约好找时间去见识一下。
  
  这一天晚上,由鹦鹉张做东,邀蔡老板他们一起到“凯悦酒楼”吃饭,并点名让香芋坐陪。香芋刚一走进房间,鹦鹉张的眼睛就直了,自言自语道:“果真一个美人胚子呀!”
  
  香芋在一旁侍候着,他们一个个开怀畅饮起来。趁香芋添酒时,蔡老板对她说:“我这位老兄……店里正缺一个帮手。我看你也别在这是非……之地做了。我这位老兄……不会亏待你的……”
  
  已经有点迷糊的鹦鹉张,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香芋。鹦鹉张回到家里之后,一觉醒来,脑海里只有香芋的漂亮脸庞,其他事情早不记得了。
  
  半个月后,鹦鹉张忽然接到一个女子的电话。听声音有点熟,但他一时又想不起是谁。当她说叫“香芋”时,鹦鹉张才恍然回过神来。
  
  原来,“凯悦酒楼”老板的一个哥们盯上了香芋,三天两头地纠缠她。她希望尽快找一份工作,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于是,香芋便恳求鹦鹉张能够收留她。
  
  这时候,一股莫名的兴奋,从鹦鹉张的心头划过,他便鬼使神差似的答应下来。
  
  2
  
  香芋在鹦鹉张的宠物店里干得很开心。那一只只漂亮的鹦鹉经过鹦鹉张的精心调教之后,灵性十足。香芋最喜欢那几只已被人订下的“求婚鹦鹉”,那只绿玉鹦鹉刚说完:“我爱你芳芳,嫁给我吧!”另一只翡翠鹦鹉便接过话茬:“嫁给我、嫁给我,ILOVEYOU!”那些专门用来送礼的鹦鹉更有意思,它们一见穿西装的客人走进店里来,就会说:“步步高升。步步高升……”
  
  那些可爱的鹦鹉,经常把香芋逗得哈哈大笑。鹦鹉张便坐在藤椅上,呷着茶。得意地看着香芋像个孩子似的逗弄那些鹦鹉。他感觉香芋的笑声,比任何一只鹦鹉都有魅力。
  
  鹦鹉张对香芋非常信任,每次去南方进货,他总是不经过妻子同意,便将店里所有的事情都托付给香芋。待他回来之后,店面被香芋打理得井井有条,账目也一清二楚。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鹦鹉张的心里一直在酝酿着一个计划。一天晚上,鹦鹉张悄悄来到香芋的租房处,香芋惊喜地将他迎进屋里。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鹦鹉张一脸神秘地说:“你猜。我给你带来什么礼物?”
  
  香芋瞅了瞅他脚下那个用青绸布罩着的鸟笼,便猜到了是鹦鹉。鹦鹉张不慌不忙地将绸面罩打开,里面竟是一只大大的青背虎斑鹦鹉,正侧着头看着香芋。她知道,像这样上等的货色,一经过鹦鹉张的调教,就可以卖到上万元。
  
  这时候,鹦鹉张朝那只鹦鹉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那只大鹦鹉立刻抖动着翅膀欢叫起来:“香芋香芋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香芋听了,脸蛋腾一下红了,羞怯地低下了头。鹦鹉张起身一下子将香芋抱住,她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鹦鹉张掏出一条精美的铂金项链,戴在香芋白嫩的脖颈上。香芋对那枚荧光闪烁的宝石坠子爱不释手,鹦鹉张趁势将香芋抱到了床上……
  
  鹦鹉张为了能够跟香芋厮守在一起,他竟然净身出门。将百万家产都留给了妻子和女儿,然后跟年龄可以做他女儿的香芋结婚了。
  
  鹦鹉张心里清楚,凭自的手艺和香芋的精心打理,用不了半年时间,失去的那些东西都会赚回来。果然,半年之后,鹦鹉张便掏出四十多万元,在“馨兴苑”购买了一套三居室作为新房。
  
  3
  
  香芋很喜欢那只青背虎斑鹦鹉,她把鸟笼挂在卧室里面,只要有时间,香芋就会缠着鹦鹉张教她调教鹦鹉。
  
  鹦鹉张对娇妻百般疼爱,经不住她纠缠,便经常传给她一些独门绝技。经过香芋的精心调教,那只鹦鹉变得巧舌如簧,甚至连鹦鹉张手机铃声都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出来。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眼看就要到了鹦鹉张和香芋结婚的第一个周年纪念日。原先,鹦鹉张准备邀请一些商场的朋友,到五星酒楼“盛海天”去好好闹腾一番。
  
  然而,这一次鹦鹉张去南方,却只呆了两天,就匆匆赶回来了。其实临行前,他的心里就压了一块大石头。因为,他隐约听到一些关于香芋的风言风语,说最近经常有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趁他去南方进货的间隙出入宠物店,而且与香芋的关系很密切。甚至有几次那男人进去之后,香芋竟然关起店门暂停营业。
  
  听到这些传言之后,鹦鹉张仍有些半信半疑。因为,他跟香芋在一起生活了近一年,平时,香芋对鹦鹉张说的话,大都言听计从,而且每天把他侍候得舒舒服服的。他认为这极有可能是前妻嫉妒他俩,暗中找人散播出的谣言。



但是,鹦鹉张忽然又想起这么一件事来,有一次他跟香芋亲热时,她情不自禁地呢喃出一个陌生人的名字“帝诚”!当时,鹦鹉张感到很纳闷,便问香芋“帝诚”是谁,她赶紧慌张地掩饰说,那是她在一部小说里知道的名字。鹦鹉张当时并没有多想。

莫非,那个偷偷去宠物店的陌生男子就是“帝诚”?如果他只是一名客户,香芋为什么还要闭门停业呢?他这次提前赶回来,就是想给香芋一个措手不及,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鹦鹉张佯装无事,像以前回来时一样,在店里,还跟香芋亲热了一会儿。他从香芋的神情里,丝毫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然后,他回到家里。一打开门,他就像一名侦探似的,仔细嗅了嗅家中的气味。只要有另外一个男人来过,他想一定能够从空气中嗅到对方的气味。而后,他俯下身,将客厅和厨房的地板仔细观察了一番,继而是浴室,他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烟蒂或者男人的脚印,结果令他很失望。

最后,他走进卧室,将床单、被褥,还有床下彻底搜索了一遍,他希望能够发现有男人住过的痕迹或体毛什么的,又是一阵白忙活。

这时候,鹦鹉张已经满头大汗了。他躺倒在席梦思床上,长吁一口粗气。此时,他的内心已经不再有失望了。而是一种欣慰和快活。他相信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一定是有人为破坏他俩的感情而恶意散布的谣言。

忽然。那只挂在卧室里的鹦鹉。抖擞着翅膀朝鹦鹉张欢叫起来:“帝诚抱我、帝诚抱我……”听了,他霍地从床上弹起来,嘴唇颤抖着,好像中了千年魔咒一样惊恐……

4

晚上,鹦鹉张守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没有一点胃口。他阴沉着脸质问香芋:“告诉我,你跟帝诚到底是什么关系?请不要再说那是小说里的人物!”

香芋一愣,而后,一声不吭地低下了头。鹦鹉张抄起一个茶杯狠狠摔在地上,吼道:“你到底跟他干了哪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刚想辩解,鹦鹉张将那个鸟笼摘下来,恶狠狠地说:“这就是证据!”说完,他在鸟笼上拍了几下,那只青背虎斑鹦鹉受了惊吓,四处乱窜。过了许久,它才平静下来。然后抖动着翅膀叫起来:“帝诚抱我、帝诚抱我……”

香芋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与情人幽会时的甜言蜜语,竟被这只该死的鹦鹉偷偷模仿去了。她知道纸里已经包不住火了,只好对鹦鹉张坦白说:“帝诚。是我过去的恋——”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妒火烧身的鹦鹉张,朝她脸上狠狠掴了一巴掌。怒骂道:“滚!你这个婊子!”

香芋犹豫了一会儿,哭着跑下楼去了。鹦鹉张颓然地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从桌子上抄起一瓶“薏丝林”打开,“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这时候,那只大鹦鹉好像故意嘲讽他似的,一边抖动着翅膀,一边欢快地叫起来:“帝诚抱我、帝诚抱我……”

鹦鹉张愤怒地盯着那只鹦鹉,然后踉踉跄跄地提来两暖瓶开水,放在饭桌上。顺手拿来一个电饭煲。他把那只惊恐的鹦鹉从笼子里揪出来,塞进电饭煲里,一只手将滚热的开水浇在里面。那只大鹦鹉“扑楞——”一下从电饭煲里弹了出来。鹦鹉张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个暖瓶就被鹦鹉撞倒并爆碎了,滚热的开水从鹦鹉张的腹部一直浇到脚底。

被热水一烫,鹦鹉张酒醒了大半。他赶紧褪下长裤,下楼打的去医院。

头一天的中午,香芋提着饭菜推开了病房的门。她脸上的掌印仍没有消去,鹦鹉张不免有些心疼。香芋赌气似的,一句话也不跟他说。侍候他吃完饭之后,便一声不吭地离开。

第二天,鹦鹉张有些服软了。在香芋准备离开时,鹦鹉张把她喊住了,说:“我还要过两天才能出院。可是店里的那些鹦鹉已经两天没添食了。”说着,他把一串钥匙递给了香芋。

第三天。香芋没有来给他送饭。下午,鹦鹉张强忍着胯间的剧痛,下楼买了两块面包,狼吞虎咽地吃了。到了晚上,还是没有见到香芋的影子。因为没有带手机,他只好借病友的手机一用。家里和店里的电话都没有人接,香芋的手机则关机。忽然,鹦鹉张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勉强在医院又呆了一天。

出院之后,鹦鹉张首先来到自己的宠物店。只见店门紧闭,他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门。于是,他忍着疼痛找来锁匠,费了半天时间才将店门打开,一股刺鼻的腐臭虫味从里面散发出来,笼子里满是鹦鹉的尸体。

在桌子上,鹦鹉张发现了一张香芋留给他的纸条:“对不起,张老板!起初想办法接近你,我只是想从你那儿学得一点手艺。后来,我发现自己竟是一个很贪财的女人。在金钱面前,我放弃了对男友的承诺,我很对不起他。家里保险柜的钱,我只带走了属于我的那一半30万元,这样对你也算公平吧!我已经计划好了。虽然以我驯养鹦鹉的经验还不敢跟你张老板相提并论,但到外面去经营一家小小的宠物店还是有能力的。后会有期!”

鹦鹉张扑通一下瘫坐在地上,他恍然醒悟过来:原来从认识香芋的那一刻起,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灰色的圈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