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蛙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6 02:16查看: 21272

  灵山村位于南岭大山深处,全村总人口不过三百来号人。这几年,受了打工潮的影响,村里的青壮劳力基本上都到大城市打工了,留在村里的都是些老弱妇孺。因为有外出打工者寄回家的收入,所以村里人的生活也温饱有余。蒋小利家是村里唯一一个没有人出去打工的人家,然而他家的生活水平却并不比其他人家差。
  
  说起来,蒋小利也是一个苦命的人。还不到十岁,父母就先后过世了,因为是独子,全靠村里人东家一碗饭、西家一件衣才活下来。但是他天生懒惰,既不愿务农,也不愿正正经经地学门手艺,整日里游手好闲,眼看就快三十出头的人了,连老婆也没讨到。
  
  蒋小利32岁那年,父母给他留下来的两间破房也在一场暴雨中倒了,连个栖身之所也没有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随别人到城市去找事做,希望能混口饭吃。可是到了城里,他要文化没文化,要技术没技术,又不愿意出力气,所以在哪里都干不长,最后竟然流落到街头讨饭。
  
  这天,蒋小利厚着脸皮到一家小餐馆讨剩饭吃。餐馆老板见他全身脏兮兮的,怕食客看到倒了胃口,影响自己的生意,便不耐烦地撵他走。这时餐馆老板娘打量了蒋小利一下,问:“你这个后生,年轻轻的,又不缺胳膊少腿,怎么混成这个样子呢?这样吧,我这里刚好有点活忙不过来,你愿不愿意干?要是你愿意干,我管你吃饱饭。”
  
  蒋小利此时已饿得饥肠辘辘,听说有饭吃,连忙点头说:“我愿意,什么活,你说吧。”
  
  老板娘将他领到餐馆后面的操作间,指着一个蛇皮袋子对他说:“你把那些东西帮我拾掇好了,我不仅管你吃饱饭,还给你开5块钱,怎么样,你干不干?”
  
  蒋小利走过去,打开袋子一看,只见里面装的竟然是一袋子活蹦乱跳的青蛙。他疑惑地问:“这怎么弄?”
  
  老板娘说:“还能怎么弄?你只要把这些青蛙都给我杀了,再把皮剥了就行了。”
  
  蒋小利头皮一麻。他这人虽然游手好闲,但是从小到大连一只鸡也没有杀过。看着那些青蛙,他感到一阵阵恶心。
  
  老板娘说:“怎么样,你干还是不干?”
  
  蒋小利肚子实在太饿了,只好点头说:“好,我干。但是你得先让我吃饭,我饿了,这么多青蛙,我得弄到什么时候?”
  
  老板娘说:“没问题,但是你要快点,客人还等着这蛙肉上桌呢。”
  
  吃过饭,厨师给蒋小利拿来一块钉满了钉子的木板和一把小刀,告诉他这就是宰杀青蛙的工具,让他快点开始。蒋小利从来没有看过宰杀青蛙,不知该如何下手,便要求厨师给他示范一遍。
  
  厨师手脚麻利地从袋子中捉起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哧”的一声,将青蛙的头用手钉在那钉板上,那青蛙惨叫一声,四肢颤动不止,厨师在青蛙的肚皮上划了一刀,用手轻轻一扯,青蛙的皮便离开了身子,雪白的蛙肉露了出来。厨师利索地掏出青蛙的内脏,一刀砍断青蛙的头部,将血淋淋的蛙肉扔到水盆子里,再捞起来时,便是一块鲜嫩白净的蛙肉了。
  
  厨师将小刀递到蒋小利面前,说:“你看,就是这么简单。快点弄吧,我等着用呢。”
  
  蒋小利看得头皮直炸,他没想到宰杀青蛙的过程是这样的血腥而残忍。在厨师的催促下,他咬了咬牙,伸手捉起一只青蛙,学着厨师的样子将青蛙的头朝钉板上钉,可是他的手直发抖,钉了几次也没有钉成功。那青蛙好像也意识到死亡来临,在他的手中拼命挣扎。他的手不禁一松,那青蛙趁机挣脱出来,在厨房里东蹦西跳。厨师见状,大骂道:“你他妈真是个笨蛋!这么简单的活也不会,活该你要讨饭!干不干?不干就滚蛋!”
  
  蒋小利被他这一骂,恼了,不禁恶向胆边生,伸手又从袋子里捉起一只青蛙,一狠心,“哧”一声将那活生生的青蛙钉在了钉板上……
  
  那天,蒋小利整整干了一个下午,才将那些青蛙宰杀完。一开始,他的心中还有些不忍,但是宰着宰着,他竟然有了一种残酷的快意,心里感到十分刺激。
  
  餐馆老板娘对他干的活很满意,不仅给他吃了饭,还多给他开了两块钱,并且让他过两天再来干。之后,蒋小利又到那家餐馆宰杀了两次青蛙。
  
  从厨师的口中,蒋小利得知这些青蛙是从乡下捕蛙小贩手里买来的,十几元钱一斤。他心里一动,这不是一条绝好的生财之道吗?于是,蒋小利开始留意那些捕蛙小贩。终于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来卖青蛙的小贩,便上前去套近乎,并花了本钱请那小贩下馆子喝酒。他费尽心机,终于如愿以偿地从小贩口中套到了一些捕蛙的技巧。
  
  原来捕蛙其实很简单,几乎不需要什么本钱,工具也很简单。那小贩告诉蒋小利,时下正值初夏,正是捕蛙的大好时节。
  
  夜晚,乡间的水田里到处都是青蛙。只要掌握一定的技巧,一晚上就能捕几十斤,运气好的话甚至上百斤。这样算来,如果顺利的话,一晚上的收入就能达到几百上千元。
  
  听了小贩的话,蒋小利心动了。当天,他就对老板娘说,他不再来宰杀青蛙了,准备回家乡捕捉青蛙来卖。老板娘见他找到了致富门路,也替他感到高兴,当即答应优先买他的青蛙。
  
  说干就干,蒋小利拿出身上所有的钱,买了强光电灯等必要的工具,然后回到了灵山村。他没有地方可住,只好先暂时借住在堂兄蒋华家的空房子里。蒋华夫妻两个没有老人拖累,带着孩子去了广东打工,房子空在那里。
  
  当天晚上,天刚一擦黑,蒋小利便出动了。他把强光电灯的灯头戴在头顶上,这样更容易发现目标。然后,他又拿出一根细长的竹杆,竹杆的一头是一支尖利的钢针,这是一种最简单的捕蛙工具。一切准备停当,他背着一只蛇皮袋子出门了。



还没走到水田边,蒋小利的耳朵里就灌满了青蛙呱呱的叫声。过去,蒋小利有些讨厌青蛙的叫声,烦它们惊扰了自己的好梦。可是现在,这些叫声在他的耳边犹如音乐一样悦耳动听。

蒋小利循声走到水田边,那些青蛙顿时全都噤了声。蒋小利有些懊恼,正想走开,那些青蛙又叫了起来。村里人一向与青蛙和睦相处,所以那些青蛙并不对人们设防。

蒋小利顺着声音望过去,一只硕大的青蛙出现在他的灯光里。在刺目的灯光下,青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傻乎乎地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蒋小利望着那青蛙,有些不忍心下手。小时候,父母就教导他,不能伤害青蛙,因为青蛙会吃害虫,庄稼才能有好收成。但是想到自己讨饭时遭到的白眼,蒋小利狠下心来,咬了咬牙,手中的钢针准确地刺向那只青蛙……

直到凌晨,蒋小利才满载而归。他的那只蛇皮袋子沉甸甸的,至少有二三十斤重。按餐馆老板娘开出的一斤15元的价格,自己这一晚上的收入就是好几百元,想到这里,蒋小利心里十分高兴,来不及休息就背着那袋青蛙朝城里走去。

天亮的时候,蒋小利到了餐馆。老板娘见了那些青蛙,二话没说,悉数收下。一过秤,整整32斤,老板娘爽快地付给他480元钱。蒋小利却只收了400元,说:“我干这行刚刚起步,在城里又两眼一摸黑,以后还要大姐你多多关照。”

老板娘见他这般识趣,也很高兴,对他说:“这些青蛙够我这餐馆两三天用了,不过你不要怕有货卖不出,我可以介绍其他餐馆的老板买你的货。”

蒋小利高兴地道了谢,说:“这样吧,有钱大家一起赚,以后我有了货就送到你这里,你只给我12元钱一斤就行了,其他的就算你的介绍费,怎么样?”

老板娘见有利可图,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当即便点了点头。解决了销售难题,蒋小利十分高兴,他草草地吃了早餐,便匆匆返回了灵山村。

从此,捕蛙成了蒋小利的职业。仅仅半个月的时间,蒋小利便赚了七千多元钱。拿着那厚厚一大叠百元大钞,蒋小利感到做梦一般,这一辈子他还没有拿过这么多的钱。没想到赚钱竟然这么容易,要是早发现这条生财之道那该有多好!

餐馆老板娘告诉蒋小利,这年头青蛙属于受保护动物,捕捉青蛙是违法行为。老板娘让他送货的时候最好不要乘坐中巴车,最好买一辆摩托车送货,这样更安全一些。蒋小利听了老板娘的建议,拿赚来的钱买了一辆崭新的大洋125型摩托车。

有了摩托车,蒋小利送货更方便了,时间也更充裕了。早上将货送到后,收了钱他并不急着往回赶,而是在城里闲逛。一直逛到中午,找家馆子吃了午饭,才骑着摩托车回村,然后一觉睡到天黑,弄点简单的饭菜填饱肚子,便开始“工作”。

这天,蒋小利送完货,收了钱,照例将摩托车存在餐馆,到大街上闲逛。他大摇大摆地逛到一家美容美发厅门口,一个头发染成杂色的年轻女孩招呼他:“大哥,要不要洗洗头?”

蒋小利还没有说话,只听店里另一个女孩说:“娟子你拉客也不看个人,瞧瞧他那身打扮,农民工兄弟一个,是来咱们这种地方消费的客人吗?”

蒋小利闻言,心里顿时堵得慌。他抬头望了那个女孩一眼,二话没说,直奔一家大型超市,花了几百元将自己从头到脚打扮一新,然后回到那家美容美发厅。没等人家招呼,他便在椅子上坐下,指了指刚刚奚落他的那个女孩说:“你,来给我洗头。”

那女孩显然没认出他,高高兴兴地答应一声,给他洗了起来。洗完头,那女孩问:“先生,你要不要按摩一下?”“当然要。”蒋小利毫不犹豫地说。

在后面灯光暧昧的按摩间里,蒋小利没等那女孩进一步挑逗,便直截了当地用两张百元大钞让那女孩脱掉了衣服。

其实,蒋小利并不是真的想睡那女孩,尽管他知道这些美发厅都有色情服务。他的原意只是想让那女孩脱了衣服后奚落她一顿,报复她一下,但是当那女孩脱得只剩下一件胸罩和一条薄如蝉翼的内裤时,身体内一种最原始的冲动使他放弃了原先的想法,三下五除二地脱掉衣服,扑到那女孩的身上……

从女孩的身上下来时,蒋小利心里长叹了一声。30多岁了,他这还是第一次和女人有肌肤之亲。他没有再说什么,又塞给那女孩一张百元大钞,和她聊了一会儿。

从那之后,每次送完货,蒋小利都要到那家美发店找那个叫英子的女孩。但是,他很快发现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每找一次都要花上百元,这样存钱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他决定要娶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

但是,娶老婆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事,餐馆老板娘倒是给他介绍过两个,但是那些同样来自农村的女孩子口气也很大,一开口就是要在城里先买房子,没有房子一概免谈。蒋小利知道城里房子的价格,那不是靠捕蛙三年两年能挣来的。蒋小利只好先把这事撂下,决定先好好干自己的“事业”,等攒了一笔钱先把房子盖起来再说。他想,有了房子,不愁娶不到老婆。

确定了目标之后,蒋小利去美发店的次数少了,也不再乱花钱了。每次卖掉了青蛙,他都将收入全部存起来。看着存折上的数字不断增加,他心里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

村里的人知道蒋小利在捕蛙后,都劝他不要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蒋小利根本听不进去,继续我行我素。但是他也不敢轻易得罪村里的人,他知道自己捕蛙毕竟是违法的,要是得罪了人,别人随便给他使个绊子他都吃不消。所以,村里无论是谁有事找他,他都乐意帮忙。人们见劝他无效,也就省了那些唾沫,都是一个村里的,不沾亲也带故,也没有人跟他过不去,便都睁只眼闭只眼,假装没有看见。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稻子收割了,青蛙也没了踪影。蒋小利知道青蛙要冬眠了,心里显然很懊恼,但是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去地里把青蛙挖出来吧?他只好歇了自己的营生,只等明年开春青蛙冬眠结束再重操旧业。

蒋小利盘算了一下自己手头的钱,已经有将近3万元了。他决定趁着冬闲时间把房子盖起来。说干就干,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栋两层6间的小楼在他家的旧屋基上盖了起来。

新房盖起来之后,蒋小利便开始着手办自己的第二件大事——娶老婆。于是,他找了媒人。因为有了那幢崭新的房子,事情进行得很顺利,没过多久,媒人便将一个大姑娘领到了他家里。姑娘叫周丽娟,是邻村的,双方一见面,彼此都感到很满意。虽然周丽娟家里没有提什么条件,但是蒋小利感到人家养女儿一场不容易,便用新房抵押,找信用社贷了1万元给周家作聘礼。周家很高兴,很快就确定了婚期。

当年腊月初八,蒋小利和周丽娟便在喜庆热闹的气氛中结了婚。新婚蜜月,小两口的生活真是比蜜还要甜上几分。

转年,周丽娟的肚子便大了起来,蒋小利喜不自禁,憧憬着当爹的那一天快快到来。

没多久,天暖和了,青蛙的叫声又响起来了。蒋小利的手早就闲得发痒了,急不可耐地开始了他的“工作”。很快,蒋小利便赚了几千元。

这天晚上,蒋小利刚来到水田边,还没捕到几只青蛙,突然邻居许大娘打着手电慌慌张张地找到他,说周丽娟突然肚子疼得厉害,可能有些不对劲,让他赶快回家去看看。蒋小利听后连忙跑回家,只见周丽娟正疼得满床打滚,下体已经湿了一大片。他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她送往卫生院,可还是晚了,周丽娟不幸流产了。

祸不单行。没过多久,蒋小利在去城里送货的途中,遭遇工商局的突击检查,他那些青蛙被逮了个正着。结果,不仅被拘留了一周,还罚了5000元款。

这下可苦了周丽娟,小月子还没满,就到处东拼西凑,好不容易才凑足了5000元罚款,蒋小利被教育了一番才被放了出来。

回到家,蒋小利发誓要尽快将损失补回来。但是周丽娟却害怕了,坚决不让他再干下去。

蒋小利着急了,说:“我不干能行吗?现在家里分文没有,还欠着1万多元拿什么还?”

周丽娟说:“咱们是农民,农民就该老老实实地把地种好。”

蒋小利不屑地说:“狗屁!靠种地,猴年马月才能摘掉穷帽子?!”

周丽娟说:“虽然种地来钱慢,可是钱是正道上挣来的,花着心里踏实,那些欠款我们可以慢慢还。再说,你要是实在不想种地,也可以出去打工。你看村里的人,人家还不是靠打工种地过上了好日子。”

蒋小利冷笑:“打工?你以为打工容易吗?要是容易我当初也不会流落到街头讨饭!要不是靠那些青蛙,我能盖得起这么好的房子?我能讨到你当老婆?我能过上人过的日子?”

周丽娟见劝不过来,伤心地哭了:“要是当初我知道你是干这行的,说什么我也不会嫁过来。我不贪钱,我只想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要不是你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我们的孩子也许就不会……你收手吧。”

蒋小利说:“你怎么也这么迷信?什么叫伤天害理?不就是几只青蛙吗?要是我捉青蛙是伤天害理,那些吃青蛙的人不是更伤天害理吗?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咱们能过上好日子,没有钱,将来我们怎么养活我们的孩子?”

周丽娟赌气地说:“反正我不让你再去捉了,你要是不听,我们就离婚。”

蒋小利一听,有些怕了,连忙说:“丽娟,我不是不听你的话,你想呀,我们那些欠款是有利息的,要是不尽快还了就会越积越多。这样吧,我答应你,等还清了那些欠款,我就收手不干了,出去打工也行,在家种地也行,你看怎么样?”

周丽娟想想也是,便没有再说什么。

蒋小利安抚好妻子,继续干自己的“工作”,很快就将欠下的那些散账还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信用社的那1万元欠款了,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还上。

这天晚上,蒋小利吃过饭,上楼去换鞋子。突然,从鞋子里跳出一只青蛙来。蒋小利吃了一惊,一般来说,青蛙是不轻易进入人家门的,何况是跳上二楼,这青蛙是从哪里来的呢?虽然满怀疑惑,但是他怕妻子知道了又要瞎猜疑,就没有声张,悄悄地将那只青蛙捉住放在袋子里,若无其事地出了门。

然而,奇怪的事开始接二连三地发生了……

那天,妻子翻开床上的被子准备休息,突然惊恐地大叫一声。蒋小利过来一看,一只青蛙在床上乱蹦乱跳!

蒋小利气坏了,走过去想捉住那只青蛙。然而那青蛙却灵活无比,既不逃走,也不让他抓住,好似在和他玩捉迷藏。好一番折腾,蒋小利才把那青蛙捉住,用力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经历了此般惊吓,周丽娟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去捕青蛙了。蒋小利无奈,只好歇下手来,准备等周丽娟的情绪稳定一些再说。

晚上吃过饭,蒋小利在家里闲着无所事事,便想去看会儿电视,不料却发现电视机顶上一只青蛙高踞在那里……

从此,青蛙开始频频出现在蒋小利的家里,有时是在屋子里,有时是在院子里,有一次竟然冷不丁地跳到他们的饭桌上……

如此这般地闹腾了几次之后,蒋小利心里也有些害怕了。难道这些青蛙真的是自己杀戮过多而招来的?他心里开始不安了。

而周丽娟经过了几次惊吓后,更是杯弓蛇影,对青蛙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生怕青蛙会冷不丁地从家里一个他们想象不到的地方跳出来,她不敢再在家里呆下去了。为了安定她的情绪,蒋小利只好同意让她回娘家住一段时间。

蒋小利也不敢再去捕捉青蛙了,他现在也对青蛙产生了一种恐惧。睡觉时,他总是下意识地先拉开被子细细搜一遍,确信没有青蛙才敢睡下来。做饭的时候,他更是小心谨慎,生怕灶台上会突然出现一只青蛙。就连吃饭的时候,他也害怕碗里会突然跳进一只青蛙……

蒋小利决定听从妻子的话,老老实实地种地。他家的地由于很久没有经营,早就荒得不成样子了,要想种,必须要经过一番整理才行。他决定要把地整出来,把秋庄稼种上,从此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民。

周丽娟听了蒋小利的想法很高兴,便随他回了家。夫妻俩商量,先把庄稼种上,然后由周丽娟回娘家借点本钱来做点小生意。

主意一定,蒋小利感到又有了奔头,彻底想通了,觉得钱挣多挣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了妻子知冷知热,一家人平平淡淡过日子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这以后,蒋小利每日都在地里卖力地干活。周丽娟也要随他下地,但是他心疼妻子,坚决不让,只让她在家里做些家务活。

青蛙没有再在蒋小利的家里出现,眼看夏天就快要过去了,蒋小利感到噩梦终于过去了,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时,他的地也整得差不多了,就等着节气一到就下种。

这天上午,蒋小利在一块刚种上芝麻的地里整理地边。这块地离家较远,为了节省回来的时间,他准备把活干完了再回家吃饭,省得下午要再跑一趟。

蒋小利扬起手中的锄头,使劲挖下去,想把地边的一棵小树挖掉,不料锄头下却突然滚出一物来。他心里一惊,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青蛙!

看到青蛙,蒋小利心中不由得一颤。那只青蛙被蒋小利一锄头挖成了两截,但是两只圆鼓鼓的眼睛却好像还在瞪着他。这使他心里感到害怕,不敢再看那只青蛙一眼。他望了望四周,附近的地方早就没有人了,在地里干活的人们已经回家了。

蒋小利不敢再呆下去了,他将锄头扛在肩膀上,转过身准备回家去。然而没走出几步,他感到脚下一软,发现自己踩到的又是一只青蛙!

蒋小利感到背后生起了一股凉意,不由得向四周望了望。突然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地里竟然出现了无数的青蛙,而且那些青蛙正从四面八方向他围过来。他举足想逃,可是却感到手脚发软,使不上一点劲,不禁一屁股瘫倒在地上。

渐渐地,蛙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看着那些青蛙,他想起了在餐馆里宰杀的那些青蛙,想起了在水田里捕到的那些青蛙……

“救命啊!丽娟,救命啊!”蒋小利恐怖地大叫起来。然而他的叫声消失在空荡荡的大地上,没有半点回应。这时,蛙群已经逼近了他。

“丽娟,快来救我……”这时,有一只青蛙率先跳到了蒋小利的面前。那只青蛙望着蒋小利咧了咧嘴巴,那样子好像是在笑,简直诡异极了。

“啊!救命……”蒋小利的喊声消失在喉咙里,那只青蛙嗖地一下跳到了他的怀里。这时,蒋小利感到自己的心猛地往上一提,接着便像一根绷得太紧到了极点的钢丝一样,“嘣”的一声断了。

蒋小利被蛙群活活吓死了!

当周丽娟在家里久候不见蒋小利回家而找到地里时,发现蒋小利已经死去多时了。死去的蒋小利面容因惊恐而扭曲,嘴巴大张着。更骇人听闻的是,在他的身上,还有一群青蛙蹦跳着,仿佛在欢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