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狼影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9 13:34查看: 29556

  沙漠里的野狼凶残狡猾,还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它们常常花几天时间跟踪猎物。然而,沙漠里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它们……
  
  1。初入沙漠
  
  塔克拉玛干沙漠被称作“死亡之海”,但每年仍有很多游客慕名而来,领略大漠风情。这天午后,沙漠边缘的一个小镇上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客人,他叫高原,三十岁出头,他走进了一家叫“戈壁人家”的客栈。
  
  十五年前,高原的父亲带着一个科研队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搜索野骆驼的踪迹,但他和科研队却没能走出沙漠,失踪罹难了。高原在整理父亲的日记时,发现他提到过一个叫“大漠之眼”的地方:那是在沙漠深处的一片胡杨树林,林中有一个泉眼,一年四季流淌着清澈的泉水,那里飞鸟穿梭,羚羊、野兔随处可见……高原推断:父亲就是在那里遇难的。不久前,他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叫张成的资深“驴友”。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在“戈壁人家”集合,寻找“沙漠之眼”。
  
  客栈的伙计听了他们的计划,提醒说,沙漠里气候多变,还有野狼,前不久就有两个游客失踪了,至今生死未卜……
  
  张成提出还要找一个有经验的向导,他怕高原反对,详细地解释说:“这儿有一个特殊行当叫骆驼客。以前,他们主要做运输,现在则更多是做向导。我打听到一个老骆驼客,人称‘老爷子’,还被尊称为戈壁滩上的‘活地图’呢!”
  
  高原没有反对,两人相约一起去拜访“老爷子”。
  
  老爷子其人须发皆白,但身板硬朗,目光犀利。他扫了张成一眼,目光锁定在高原身上,讷讷地说:“你很像我多年前见过的一个人!”
  
  高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从包里翻出一张旧照片,问他:“老爷子,你见过照片上的人吗?”
  
  老爷子接过照片一看,手竟然颤抖起来,许久才喃喃自语道:“天意,天意……”照片是高原父亲和科研队的合影,上面共有五人。当年,老爷子进戈壁运送物资,回程时遇到了高原父亲的科研队。当时,科研队早已缺水断粮,只剩一头骆驼,还有人受了伤。老爷子带上他们往回走,又遇上了一场沙尘暴,一个人还掉了队。老爷子将四人安顿好后回头去找人,可风沙实在太大,人没找着,自己也迷路了……就在他孤立无助时,一头骆驼奇迹似的出现了,它驮着老爷子来到一片很大的胡杨树林,林中有一汪清泉,他在那里补充了给养,才得以走出沙漠……不用说,那地方正是“大漠之眼”!
  
  老爷子说完故事,也听高原说明了此行的目的,考虑再三,同意当他们的向导。
  
  两天后,三人出发。老爷子将驼队收拾妥当,但领头的竟然是一头瘸腿骆驼!高原一问才知,这就是驼着老爷子找到“大漠之眼”的骆驼。张成和高原好奇地走近它,它竟惊慌地骚动起来。老爷子一边安抚,一边解释说:“骆驼有灵性,嗅到危险的气息,就会骚动不安。今天是怎么搞的……”
  
  高原又问,它的腿是怎么瘸的。
  
  老爷子想了一会儿,回答:“我遇上它时,它的腿已经瘸了。后来,它驮我到沙漠之眼,那里还有几头受伤的骆驼和一些物资、装备……你父亲他们应该是在那儿遭到狼群的袭击,它也一定是狼给咬伤的!”
  
  高原听完,疑窦丛生。因为骆驼脚踺处的伤疤细长平整,显然不是咬伤,而是刀伤!老爷子为何要说谎呢?高原暗暗留了个心眼。
  
  接下来几天,三人沿着古和田河的河道行进,起初路上有水有草,还能遇到别的游客。可三天后,河道渐渐被沙漠吞噬,游客也越来越少。后来就只剩他们三人置身于无尽的沙海之中。高原有点不耐烦地问老爷子:“这啥时候能走到头啊?”
  
  老爷子听了,气得不再搭理高原。半晌,他才停住脚步,回过头说道:“既然我答应给你们带路,就一定会把你们带到地方!”
  
  虽然老爷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高原还是没底,心里一直在嘀咕:塔克拉玛干是流动性沙漠,沙丘不断变化,根本没有参照物,你凭啥这么有把握?
  
  老爷子看出了高原的心思,他走到一根枯死的胡杨树干旁,说:“我告诉你们,当年我是如何走出沙漠的吧!”
  
  原来戈壁中的胡杨树即便枯死了,树干也会扎在沙里,多久都不会倒。再加上胡杨树一般生长在离地下水源较近的地方,当年老爷子来到胡杨林,见当地植被如此茂盛,就断定地下有水源,于是,他决定跟着胡杨树干走,这样,即便一时找不到出去的路,也能保证有水源。依照此法,他果然找到了古和田河的河道。
  
  高原听完,心说:“死亡之海”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涉足的!他想起了父亲,不觉有点伤感。但想着想着,他又问老爷子:“你不是说当年有个人走散了吗?他是谁?”
  
  老爷子让高原拿出合影,指着一个人说:“就是他!他伤得最重,伤口还是我给包扎的呢!”
  
  高原又问:“你说,他会不会也走出了沙漠?”
  
  老爷子愣了半晌,说:“如果一个人对天文和地理有研究的话,靠罗盘、阳光和北极星,也可能走出沙漠!我在给他处理伤口的时候,他怀里就紧紧抱着一个罗盘,原来他是早有打算啊!”
  
  “早有打算?”高原不明白老爷子说的“早有打算”指的是什么,正想问个明白,张成插嘴说:“这还不明白吗?那个人的走失不是意外!”说着,转问老爷子,问道,“我没猜错的话,和他一起走丢的,还有你们的最后一头骆驼,身上背着你们所有的给养?”
  
  “你咋知道的?”老爷子吃惊地问道,显然是被张成说中了。



张成只说是瞎猜的。

接下来几天,老爷子为了保存大家的体力,决定昼伏夜行。一路上,老爷子按着胡杨树干的“指引”,带着两人前行。可是,这个法子毕竟有点冒险,因为胡杨树干的分布是时有时无的,有时候走上一两天也未必能见到一棵,这时,就得靠罗盘和阳光来辨别方向。

十天以后,黄沙变得越来越稀薄,时而还能看到没被黄沙掩盖的骆驼刺和芨芨草。按照老爷子的理论,这个地段应该离地下水源不远。然而,高原却发现老爷子的神情显得越来越焦躁,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这让他不免有点担心。

2。遭遇风暴

隔天傍晚,老爷子看到一棵奇形怪状的胡杨树,如释重负地说:“总算是看到它了……”原来老爷子当年在进入“沙漠之眼”前,记得要经过这棵造型奇特的胡杨树。但这两天,他一直没看到,所以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方向,如果再看不到这棵胡杨树,真不知道后面该咋办了。

听了这话,张成揶揄道:“想不到你这个‘活地图’也有吃不准的时候!”

老爷子笑了笑,又看看天色,就吩咐两人在原地安营扎寨,说:“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走半天的路程,就能到胡杨林了。”

高原和张成听后惊喜不已,他们爬上一个高高的沙堆,举起望远镜一看,果然,远处有一大片金黄的树叶,在夕阳映照下就像燃烧的火焰一样……下来之后,高原又问老爷子:“平时,我们都是晓宿夜行,今天为啥不趁着天凉连夜赶路呢?”

老爷子回答:“我看天色不太对劲,咱们还是小心一点……”

果然,半夜里高原被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惊醒了。他“腾”地坐起来,只听外面风声大作,沙石像雨点一样击打着帐篷,起沙尘暴了!高原想出去看个究竟,不料,他刚将帐篷掀起一个角,一股强劲的风就夹杂着沙石灌了进来,“呼”的一下将帐篷卷了起来。高原只觉得被什么东西缠上了,脚下一轻,身体竟不听使唤地被拖动了好几米。

这时,老爷子跑了过来,一下将他拽住,抽出匕首,“唰唰唰”将缠在他身上的绳子割断,高原才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两人回过神,再看张成的帐篷,那里竟空空如也,哪还有帐篷的踪影?老爷子大声叫道:“他八成是被风吹跑了,你先到骆驼那里去躲一躲,我去把他追回来!”

高原却一把拉住老爷子,指了指前方,说:“你看!”老爷子看去,只见一个黑影步履蹒跚地向他们走来,那人正是张成。张成一走近,老爷子一把将他拉过来,三人立即躲进了驼队里……

沙尘暴说来就来,说停就停,很快,沙漠里又是月朗星稀,一片宁静。三人从骆驼堆里钻出来,抖了抖头上和身上的细沙,都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时,众人才发现,张成受伤了,胸口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条长口子,衣服都渗出血来。

老爷子给张成处理完伤口,见天快亮了,就对两人说:“你们再眯一会,我去放放骆驼,顺便捡点柴火烧水煮茶,吃饱喝好了我们就出发!”说罢,他将骆驼全部赶起来,牵着它们向有草的地方走去。

高原和张成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早已疲惫不堪,一倒头便“呼呼”地睡过去了。等两人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老爷子早已放完骆驼烧开了水,将腌制的羊肉干在火上烤得“滋滋”冒油。吃过早饭,老爷子将驼队收拾好,三人便出发了。

不知为啥,一路走来,老爷子神情一直很紧张,似乎是如临大敌。见此状况,高原突然下意识地想到了狼,难道真的有狼?于是,之前的那些疑问和瘸腿骆驼可疑的伤,顿时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中午的时候,三人到达胡杨林前,老爷子执意让驼队停下来,说不能再往前走了。

高原想了想,上前问道:“老爷子,你到底在怕啥呢?”

老爷子没有正面回答高原的问题,而是反问:“你不觉得林子里少了点什么吗?”

高原仔细一看,确实如此,眼前这片林子规模虽然大,但跟父亲和老爷子描述的完全不一样,没有羚羊,没有野兔,更听不到一点鸟叫声。

张成想进林子探个究竟,却被老爷子制止了。老爷子说:“这林子里静得可怕,先不要着急进去。我把驼队隐蔽起来,万一遇上啥事还有个退路!”说着,他走到瘸腿骆驼跟前,在它身上轻轻一拍,骆驼就很听话地跪在了地上。老爷子俯下身,抱着它的脖子耳语了起来,说完,骆驼“呼”的一下站起身,带着驼队缓缓地走了。

高原和张成见驼队越走越远,禁不住问老爷子:“它们就这样走了,到时咋找回来呢?”

老爷子笑道:“放心吧,我能将它们放走,就有办法找回来……”

老爷子的担心不无道理,林子里果然有古怪,三人刚走进胡杨林,就见一头成年的双峰野骆驼,安静地躺在干旱的沙地上,已死去多时!更触目惊心的是,再往前走,树木被大肆砍伐,到处都是动物的残骸……

老爷子带着两人一步步深入林子,终于看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大漠之眼”。然而,这里也是一片狼藉,泉眼的地方已被人挖成一个大坑,到处堆积着从坑里挖出来的泥沙。

张成蹲下身,抓了一把泥土,在手中搓了搓,神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高原见状,还没有开口,张成突然“嘘”了一声,叫他别出声,然后低声道:“林子里有人!”

果不其然,他话音未落,林子里就钻出四个人来。他们每人提着一把猎枪,将三人团团围住,看样子是埋伏已久。

这四个人个个双眼血红,像是饿狼遇到了猎物一样,想将三人生吞活剥。其中一个胖子像是他们的老大,他将三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二话不说,便叫人动手绑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叫高原措手不及,但面对着猎枪,也只能任由对方摆布了。高原看了一眼张成,只见张成似乎是早料到这些人的存在,不但镇定,而且面带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高原正暗自纳闷,张成突然飞起一脚,踢掉一人手中的枪,然后一个扫堂腿,将另一人扫翻,自己顺势一个就地翻滚,“嗖”一下钻进了林子。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身手可谓是干净利索,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快追!”胖子留下一个镶着大金牙的手下,带着其他两个人追进了林子。

大金牙担心再生事端,索性将高原和老爷子背靠背绑在了一棵树上,然后自己躲到一边的树下乘凉去了。

高原看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绝非善类,心中暗自叫苦。他想到之前的种种疑问,觉得若再不问个水落石出,怕是很难有机会了,于是开门见山地问老爷子:“之前,你为啥要骗我?”

“我骗你?”老爷子一怔,笑道,“这话怎讲?”

高原问道:“你曾说过,骆驼最怕的是沙漠里的野狼,它们就算是闻到了狼的气味都会受惊对吧?”

老爷子说:“是这样的,骆驼对危险的敏感度超乎人的想象,所以,有狼的地方骆驼打死也不会去的!”

“是吗?”一听这话,高原心中不由得冷笑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看你还有什么话说!于是,他直截了当地说:“如果瘸腿骆驼当年就是在这里被狼攻击受伤的话,它后来怎么又敢把你驮回这里呢?这不是和你之前说的话自相矛盾吗?”

老爷子无言以对,默默地看着高原。

高原愤愤地说:“所以,十五年前我父亲他们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狼群,瘸腿骆驼的伤也不是被狼咬的,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

老爷子犹豫片刻,叹了口气,说:“年轻人,我不得不承认你很细心……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说谎的人不是我,而是你父亲啊……”

3。疑云重重

原来,老爷子当年给科研队的人处理伤口时就发现,他们身上的伤根本不是让狼给抓的,就断定他们一定隐瞒了什么。后来,老爷子在胡杨林中发现其他受伤的骆驼,但看到它们的伤,老爷子惊呆了:它们都伤在脚踺处,脚上的大筋被人齐刷刷地挑断,站都站不起来,也显然不是被狼所伤。

老爷子想起当年,不由痛心地说:“简直是造孽啊!我相信,这事跟你父亲没有关系,但我肯定他是知情的,就是不愿说出实情。我之所以顺着他的意思隐瞒真相,一是为了尊重死去的人,二也是顾及你的感受啊!”

高原听完这些,觉得老爷子不像在说谎,但他也坚信,父亲不说一定有不说的理由,父亲到底遇上了什么事?又隐瞒了什么呢……

老爷子似乎知道高原在想啥,叹道:“年轻人,别想了,有些事情就像是注定的一样,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说罢,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话锋一转,问道,“那位叫张成的朋友不简单啊,深藏不露,你知道他到底是干啥的?”

这倒是问住了高原,说实话,两人从网上相识到现在,相互之间似乎有默契一样,都没有问过对方是干啥的。他把这情况告诉了老爷子。

老爷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正想再问点别的,不料树下乘凉的大金牙见他们说个没完,恼怒了起来,瞪着眼叫骂:“老实点啊,死到临头了还说个没完,有话到黄泉路上说去!”

高原没有理会,叹了口气,说道:“老爷子,真不应该把您给牵扯进来啊……”

“何必说这样的丧气话呢?”老爷子说着话,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大金牙。只见大金牙此时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眼睛不住地往林子里瞧,留又不是,走又不敢,显得格外焦躁不安……

老爷子眯眼看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转头对高原低声说道:“放心吧,咱们俩死不了,你的朋友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老爷子说得果然没错,半夜,一个人影突然从林子里闪出,悄悄摸到捆绑高原和老爷子的大树跟前。

高原和老爷子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有人闷哼一声,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张成,他一棍子将大金牙打晕了。张成边解绳子边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有话出去再说!”

三人跑到林子外面,见没有人追上来,张成才喘了口气,说:“白天我一直在暗处观察,这几个人来历不明,如果让他们追上来,后果不堪设想,老爷子,赶紧把骆驼找回来,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老爷子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一个大铃铛,轻轻一摇,静夜里顿时响起一阵“叮当叮当”清脆的铃声。

不一会儿,远处的沙堆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骆驼剪影,随后,瘸腿骆驼带着驼队缓缓向他们走来。

原来老爷子摇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个驼铃。这个驼铃老爷子从不离身,当年,他就是用这个驼铃,召唤到了瘸腿骆驼。

然而,等驼队走近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张成突然掏出一把手枪,将枪口对准高原和老爷子,冷冷说道:“两位,对不起啦,咱们的旅程结束了!”

“你想干什么?”高原盯着张成,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成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拿到高原面前,说:“看看吧,看一眼你就知道了!”

高原诧异地捡起照片,借着月光一看,惊讶道:“你怎么也有这张照片?”原来,那张照片和高原身上的是同一张照片——科研小组的合照!

老爷子看都没看照片,就说:“因为他就是当年走失的那个人!”

一听这话,张成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难以置信地说:“就是因为有这张照片,我只好隐姓埋名、改头换面。老爷子,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老爷子冷哼一声,说道:“是瘸腿骆驼认出了你。还记得出发那天吗?你一靠近,它就像见到狼一样受到惊吓,是因为你曾经伤害过它,你虽然整了容,但你永远无法改变身上的气味!”

“那又如何?”张成仰天大笑,得意地说,“是,没错,那些骆驼是我伤的,知道我为啥那样做吗?现在告诉你们也无妨,这都是因为我发现了‘大漠之眼’的秘密!”

高原和老爷子对望一眼,想不到“大漠之眼”还有其他的秘密?

张成说:“老爷子,对于‘大漠之眼’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它的泉眼里冒出的不光是泉水,还有金沙……”

听到这里,高原终于明白了一切,他将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他极力克制住怒火,咬牙切齿地问:“所以你挑断骆驼的脚筋,想把大家困死在沙漠里,一个人独享秘密?”

张成冷笑一声,道出了那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当年,科研队发现了“沙漠之眼”冒金沙的秘密。高原父亲便一再嘱咐大家,出去后一定要守口如瓶,因为一旦泄露出去,淘金的人定会蜂拥而至,破坏这里的生态。张成虽然嘴上答应,但心里却有别的打算。当晚,他趁大家熟睡时,将魔掌伸向了性情温和的骆驼……在他砍向最后一匹骆驼也就是瘸腿骆驼的时候,动静太大,被其他人发现了。大家出来,一看那情形,就知道张成想干啥,他们个个急红了眼,揪起张成便拳脚相加,甚至还动起了刀子……最后,还是高原父亲出面制止了这场恶斗,张成才没被活活打死。

听到这里,老爷子点了点头,说:“原来当时你们身上的伤是这么得来的。”说着转向高原,伤感地说道,“我知道你父亲为啥不愿意说出实情了,他是想保住这一方净土啊!”

高原强压住心中的悲愤,对张成说:“原来你才是真正的沙漠狼,既然要死,我想你应该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吧?”

张成叹了口气,故作惋惜地说道:“兄弟,其实你不应该来这里啊!好吧,让你们听听也无妨……”

正如张成之前所说,当年的那场风沙给他创造了一个机会,趁大家慌乱之际,他牵起那头驮着给养的骆驼“走失”了。因为当时他很清楚,老爷子只带了他一个人的给养,要匀给六个人用,大家一起活着走出“死亡之海”的机会相当渺茫!

从沙漠出来后,张成隐姓埋名蛰伏了好几年,一直没敢轻举妄动。后来,他见科研队失踪一事已被人们慢慢淡忘,也没听说有生还者走出沙漠,才在小镇上开了间客栈——“戈壁人家”,策划起了他的掘金计划。事情本来进行得很顺利,但没想到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竟然被探险者们误打误撞发现了。可想而知,那些探险者们自然是有去无回,所以才不时出现探险者们失踪的传闻……为了不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张成让客栈的伙计不断向外宣传,说大漠里有野狼,目的就是让探险者们心生恐惧,远离“沙漠之眼”。

然而,事情总有例外,有个人不打算进戈壁却也叫张成寝食难安,这个人就是当年事件的唯一知情者——老爷子。张成也是近期才得知老爷子还活着,恰巧这个时候,他又在网上看到了高原关于寻找“大漠之眼”的探险计划。于是,他便策划了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将两人一同引入大漠,然后再制造一起“失踪事件”……

4。天理循环

说到这里,张成补充道:“昨晚沙尘暴来之前,趁着两位熟睡,我还干了两件事情,一是用手电筒向林子发了信号,说带来了两个‘贵客’;二嘛——”他颇为得意地说,“我已将那棵奇形怪状的胡杨树连根除去,你们即便找到水,也找不到出去的路。老爷子,你说我说的对吗?”

老爷子一声不吭,高原知道被张成说中了,他想:现在即便张成不开枪,我和老爷子也是必死无疑啊!不过,有一点高原很疑惑,他问道:“白天的时候我和老爷子已经被你们控制住了,你又何必唱晚上这出戏呢?”

“让我来告诉你吧!”老爷子说着转向张成,哼了一声,说道,“狗改不了吃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又想唱十五年前的那一出对不对?”
12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