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桥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1 07:34查看: 22674

  一
  
  河边大学副校长文必正是个博士生导师,曾经当过8年的中文系主任,平时喜欢舞文弄墨。最近他写的长篇小说《京腔》在全国得了一等奖,奖金10万元,震动当地朝野,《河边晚报》上连续报道他的事迹,推介他的作品,名噪一时。时来运转,老校长上调北京,接班的人选内定就是文必正,只待发文公布。
  
  春夜和风送爽,柳絮轻拂,一辆黑色本田轿车从河边大道的东头急驶而来,轻轻地停在凯越大酒店门口。车中走下一男一女,男的就是文必正,女的是他的学生姚清晨。两人在一个小包厢中坐下,要了几份海鲜,一瓶红酒。姚清晨先举杯祝贺,说:“感谢恩师栽培,让我留校教书,业余也可以和校长一样写写小说。”文校长说:“你是我的得意门生,很有才华,今后我们从师生关系变成同事关系,一定会合作愉快。我计划在《京腔》一炮打响后,再写第二部《花旦》,大约半年后可以完稿,我想与你合作,把你推向社会。”姚清晨惊喜万分,起身给文校长的酒杯加酒,接着把自己的酒杯也加满。她对文校长说:“能沾校长的光我三生有幸,永生难忘。我先喝为敬,请校长也来个杯底朝天。”
  
  在华丽的吊灯下,姚清晨双颊渐红,如花初放,含情脉脉,分外动人。文校长一杯酒流入肚中,回味无穷。姚清晨又给文校长加满了酒,轻轻地说:“我还要再敬校长一杯,校长不久就要转正,这是我们河边大学的光荣,也是学生的光荣,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喜出望外,高兴得在房间里要跳起来了。”文必正听了心里十分满意,觉得姚清晨对自己知恩感恩,值得培养、合作。他举起酒杯,对姚清晨说:“我感谢组织上对我的培养,正与副虽然只有一字之差,担当职责却是大不一样。这不光是房子大一点,车子好一点,工资多一点这些小事,关键是从今以后我要统管河边大学的全局,将学校朝着现代化目标推进。”书生气十足的文必正学富五车,口若悬河,但对杯中之物却缺乏海量,两杯下肚,就有些昏昏然了。姚清晨今晚情绪特好,当她听文必正说能者多劳,要学生为老师代喝几杯时,她欣然从命,自倒自饮,一杯又一杯,连干三大杯,少顷两颊飞红,鼻尖冒汗,全身都感到轻飘飘的。本是相对而坐的师生,不知不觉地并肩坐到了一起,最后姚清晨竟醉倒在文必正的怀中。文校长有些意外,因为他从来没有和姚清晨单独喝过酒,更没有拥抱过她,现在如花似玉的美人躺在他怀里,闻着淡淡的脂粉香和浓浓的酒香,他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文校长的心怦怦跳,他轻轻地呼唤着:“清晨,清晨,你别睡着,我送你回家,快,快站起来……”
  
  姚清晨住在学校附近的单身公寓里,当文校长把她送到宿舍时,她还是迷迷糊糊的,口中还在念叨着“花旦、合作……”。当文必正将她扶上床,盖上毛毯准备离开时,她突然一把抱住文必正,不让他离去。文必正有点慌乱地说:“你喝多了,我还有事,我得先走。”姚清晨没有放手,说:“晚上还会有什么事情,你,你也躺下歇歇吧!”室内没有开灯,窗帘紧闭,一点光亮也没有。文必正终于抵挡不住这巨大的诱惑,就势倒在了姚清晨的床上。他的手触摸到一个光洁的胴体,又惊又喜地对她说:“我没有带保险呢!不安全。”姚清晨说:“要它做什么,顺其自然,只要你高兴……”至此,文必正把师生之情、同事之谊全都抛到九霄云外,恣意地亲热起来。大约过了半小时,他吻了吻姚清晨,在她耳边轻声说:“谢谢你给了我初夜。”
  
  二
  
  不久,文必正被正式宣布为河边大学校长。他日理万机,对学校的大事小事都尽力而为,每天早晨5时准时坐在电脑桌前,敲打他和姚清晨合作的新作《花旦》。公事和创作都在按计划进行,每周他会和姚清晨重温旧情一次,为避人耳目,他们常借创作为名在姚清晨宿舍里幽会。
  
  姚清晨出生在偏远的浙西大山中,家乡叫姚村,姚村地处高寒山区,田地瘠薄,乡亲们的日子仅能图个温饱。姚村有一所小学,办在一座破庙里,几十个学生,只有一个老教师,多年来面貌没有大的改变。姚清晨是全村人的骄傲,因为她走出村考上了大学,现在又获得博士学位。她把第一个月工资的一半寄给姚村小学,让老师为学生添些急需的文具;另一半还给姚村竹器厂的老板,因为在她上大学时老板曾先后资助过她5000元钱,她知恩图报,打算尽快加倍偿还。其实,姚老板当年资助姚清晨时,与姚清晨父母有约,给儿子姚青木和姚清晨订过亲事,现在时过境迁,姚清晨上了大学成了博士,身为竹器厂副厂长的姚青木也不敢高攀续什么前缘,算个表兄妹亲戚往来也就是了。收到姚清晨寄来的1000元钱后,姚老板对儿子说:“资助不是借款,不必还的。你不是要进城办事吗,顺便去看看清晨,把这1000元钱交还她。”
  
  姚青木寻到姚清晨的住处,正巧她要出门。姚清晨看见青木,忙说:“青木哥,你有事找我?”青木说:“我进城办事,父亲叫我把钱送还给你,所以来了。”清晨听了,原来如此,就说:“我急着要去学校办点事,你先在我这里休息一下,我等会就回来。”青木说:“好,你快去吧。”青木在客厅坐下看电视,发现卧室的门开着,床头柜上放着一本小说《京腔》,他就进去拿来看看。刚拿起书,一支笔落到地上,滚入床头柜下,他伸手去柜下摸笔,笔摸出来了,还摸出一个烟蒂。这个烟蒂特长,是名烟黄鹤楼,每包要180块钱,他过去看到过却没有吸过,他拿起烟蒂突然想,难道清晨也会抽烟?不,不可能的。另外,这么贵的好烟一般人是抽不起的,那又是谁吸过丢在这里的呢?他一时想不出,把书和笔放回原处,鬼使神差地把烟蒂用餐巾纸包了,藏入袋里,他想有机会问问清晨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姚清晨回来后,热情地招待老乡姚青木。酒过三巡,话匣子打开,青木忍不住问道:“清晨,你会抽烟吗?”“不会。”“你有男朋友了吗?”“没有,有了我会告诉乡亲,请大家吃糖。”“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不抽烟,又没有男朋友,那你的房间里怎么会有烟蒂,还是中国第一流好烟呢?”
  
  清晨敏感地觉得这话外有音,内心有些慌乱。但她马上又镇定下来,回答说:“你不要瞎说,我的房间里怎么会有烟蒂。”
  
  姚青木本想把烟蒂给她看,但一想,他与她刚见面就问这问那不妥当,这事以后再说吧。
  
  两天后,姚青木在市里办完事要回老家,来向姚清晨告别。姚清晨说:“我借辆车送送你。”她给文校长打了个电话,不久一辆黑色本田车就开到公寓楼前。一上车,姚青木就看见一包黄鹤楼香烟搁在轿车前窗下,再看车主人是位戴黑眼镜的中年男子,细细打量后觉得有些面熟,再一想,他不就是经常在电视上露面的河边大学校长文必正吗?姚清晨可以请文校长亲自开车送他,说明他们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呀!
  
  不久后的一天,姚青木又到河边市联系竹制工艺品业务,吃过晚饭才有空去看姚清晨。没想到他远远看见文校长用钥匙开门进了姚清晨家。他突然多了个心眼,想看看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于是找了个偏僻处坐下来,一直守到半夜。大约1点多钟,他看见文校长悄悄开门出来,上了他那辆黑色本田车,顺手丢下一个烟头……
  
  看到这一幕,姚青木一切都明白了。他心里有些酸楚,如果不是因为姚清晨上大学、读硕士、读博士,她可能就是他的妻子,这样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漂亮女人,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去当别人的情妇,无非是因为那个男人的社会地位和权力。他本想报复一下文必正,给这位声名赫赫、道貌岸然的大人物一些难堪,出一口恶气,又一想,这样做有些低级,还会毁了姚清晨的名声,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到底如何是好,他反复思忖。老家姚村至今很贫穷,小学也很破旧,既然那位大校长为师不尊,我要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顺便为姚村人做些好事,更何况姚清晨也是姚村人,理应对父老乡亲有所回报。
  
  主意已定,第二天中午他又登门拜访姚清晨。清晨同样很热情地招待自己的乡亲,酒过三巡,姚青木对她说:“感谢清晨妹妹的盛情,我无以答谢,送你一点小小的东西。”说着从内衣口袋中摸出了一个小纸包,里面是两个烟蒂。姚清晨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番举动,惊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但她毕竟是个见多识广的成熟女性,努力镇定自己,对他说:“青木哥,你要换什么?”姚青木说:“我不想用它来换钱换物,姚村是我们共同的家乡,我想请文校长为姚村小学全面整修出点力,真能如此,乡亲们是会千恩万谢的。”
  
  三
  
  姚清晨羞愧地送走姚青木,马上去找文必正,把姚青木发现他们两人关系的事细细地讲了一遍。文必正当即失去君子的斯文风度,面孔发白,头上冒汗,失魂落魄。他知道身为上万名大学生的师表,竟与自己的学生私通,于国家、于学校、于妻子都是难以容忍和原谅的,一旦暴露他将如何做人?特别是当前中央十分强调党员领导干部道德作风问题,他必须认真对待。他向清晨仔细地了解姚青木个人情况和与她的关系,得知姚青木不是一个劫财劫色的恶人,只想要他为姚村小学办点好事,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为了求平安、保官位,他爽快地同意由他个人捐献《京腔》奖金和版税合计20万元,资助姚村小学全面整修。并特别关照姚清晨,此事要办得稳妥细致,姚青木也必须言而有信,严守机密。另外,他和她立即停止幽会,各自闭门思过。
  
  一周后,姚清晨陪文校长专程造访了藏在大山深处的美丽的姚村,受到村主任和师生们的热烈欢迎。姚青木算是牵线的熟人,忙上忙下引导文校长“视察”。文校长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对村民和师生说:“姚村是我学生姚清晨的故乡,山清水秀,风光一流,可惜深居大山之中,尚不富裕,听小姚说,这所小学和她十多年前在此读书时几乎没有两样。为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改善姚村小学的教学条件,我愿意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今后,我们河边大学还要派学生来姚村实习支教,把山村孩子培养成材……”文校长的一番话引来乡亲们雷鸣般的掌声,都说能牵上文校长这条线,全靠好闺女姚清晨,当然也有姚青木的一份功劳。
  
  半年后,整修好的姚村小学面貌焕然一新。乡亲们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从山上抬来一块上千斤重的大石,请老教师写了一个新的校名“姚村必正小学”,背后还有功德碑文,颂扬文校长的义举。
  
  文校长出资助学的事情一直在悄悄地进行着,等到大功告成,才被《河边日报》记者发现,长篇报道上了头版,还配上文校长和校舍的照片。上级领导给予充分肯定,河边大学师生的响应更为热烈,捐资8万元,购置了全套电教设备,在山村小学实现了教育现代化。
  
  四
  
  至此,故事本可告一段落。哪知一波已平,一波又起。这天姚清晨给姚青木打电话,说文校长请他进城商量一件要事。
  
  当三人在姚清晨客厅中坐定,文校长首先开口说:“今天我把你们请来,是要解决你们二人的成家问题,直说吧,就是我给你们二人做媒。”青木和清晨都没有思想准备,一听这话都显得十分惊讶,一时无语。文校长又说:“青木,我想清晨作为一个博士生、大学教师嫁给你,你该不会不同意吧?如果你同意,我愿意赞助你们10万元,并帮助青木到市里办公司,如果愿意也可以进单位工作,不必两地分居……”青木一听自然无法拒绝这天大的好事,连连点头。文校长继续说:“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与清晨有多年的师生情谊,有了真挚的感情,这些你也知道了。姚村小学的事情办得很好,也有你姚青木的一份功劳,你最大的特点是言而有信,我是不会忘记的,这也是我为你做媒的原因之一。我现在对你开门见山实话实说,清晨肚里已怀有我的孩子,本来去医院打掉就好,可惜我中年无后,经过我和妻子再三商量,我们想,你与清晨以前订过亲的,也有一定感情基础,结婚也名正言顺,只是希望把孩子生下来由我们抚养。”文校长讲话时,姚清晨一直默默听着没有说话,但姚青木听到他这个特殊的要求时惊得目瞪口呆。他想,还没有结婚,我就要戴绿帽子?我不干!可是,他实在太喜欢姚清晨了,为了清晨,无论要他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他看了一眼姚清晨,见她没有反对,于是点点头痛快地答应了。不过他提出一个要求,希望文校长帮助他到省城开办公司,让姚清晨以婚假和进修名义到省城,度过孕期,以利母子平安,以后再调到省城大学工作。文校长也爽快地应承下来。姚清晨见文校长和姚青木处处为她着想,一切都安排得十分妥当,也点头答应了。
  
  文校长离开姚清晨家时,拉着姚青木和姚清晨的手说:“我们从此是一家人了,祝你们幸福!”
  
  五
  
  一年以后,文必正三喜临门:一是他办学有方,学校顺利通过教育部评估,进入重点大学行列;二是他和姚清晨合著的长篇小说《花旦》正式出版,首印10万册,好评如潮;三是夫人原谅了他与姚清晨那段私情,姚清晨所生的男孩在他们夫妻共同关心呵护下健康成长,特别是妻子还促使丈夫主动向上级交代了这段私情,领导上也从宽发落,戒勉一番后就既往不咎。文校长不久收到新作《花旦》稿费10万元,他打电话问姚清晨如何处置,清晨说:“家乡姚村正在修建‘康庄工程’,10公里的机耕路要改造成宽敞的水泥路,这笔钱刚好能造一座村边溪上的大桥,就再为父老乡亲办件好事吧。”文校长十分赞同,当即把10万元汇往姚村。半年后,举行公路通车典礼,大桥头竖有一块一米高、半米宽的青石,上书“博士桥”三个大字。村民们表示这是牢记姚村出了一位“博士”,这个博士和她的老师为故乡倾心奉献出资造桥,功在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