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上钻石王老五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1 21:25查看: 2716

  一
  
  周末,冯萍参加了一位同学的生日派对,因吃的是自助餐,所以客人们都很轻松随便。她很喜欢喝红葡萄酒,今天这里有法国的“金利来”,尽管有人说酸酸涩涩有点像马尿,但她喜欢,已经喝了两杯,她觉得那琥珀色的液体给人一种自信的感觉。
  
  冯萍一直有点自卑,一是丈夫只是单位普通员工,年薪才两万;二是对自己的工作也不满意,她给一家老板当文员,如果老板是个男的,她境遇可能好点,偏偏老板是个老太婆,抠且不说,还妒嫉她年轻貌美,见她穿得好一点,两只眼睛便瞪得像牛眼,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冯萍一直想跳槽,只苦于没有机会。
  
  她杯子空了,走到餐桌前去添酒,却发现金利来的酒瓶全是空的。“小姐,这里有!”随着一声带磁性的厚重男中音,一位衣冠楚楚的先生举着酒瓶笑嘻嘻地朝她走来,为她斟满酒。“小姐也喜欢喝法国葡萄酒?”“嗯。”“来——尽管咱们不认识,但今日在这里见面也算有缘,碰一下杯吧!”人家这么热情好客,她能拒绝吗?于是便矜持地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谢谢!”他礼貌地朝她点点头,抿一口酒后转身离去。望着他高大挺拔、不胖不瘦的身影,冯萍不由心里一动,暗暗称赞:真是一位大帅哥!
  
  这时女主人薛丽娟走了过来,她便指着问:“丽娟,他是谁?”“他啊,你不认识?”她摇摇头。“大名鼎鼎的钻石王老五。他很早就做房产生意,资产有1个亿呢!”她听了吐了吐舌头:“这么厉害!”“要不要跟他认识?”冯萍一时没有答话。“你不是不满意自己的工作吗?你就请他帮你换一个吧。”薛丽娟说着便大声呼唤:“贾老板,贾老板!”
  
  贾老板回过身来朝薛丽娟走来。“贾老板,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是我的老同学冯萍。”贾老板望着冯萍笑道:“原来是冯小姐,幸会!刚才我跟冯小姐已经碰过杯了。”“噢——”薛丽娟快人快语:“那我就不多介绍了。贾老板,我这同学在大学是校花,可惜现在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嫁了个没出息的老公,自己也没份称心的工作,你能不能帮帮她的忙?”
  
  贾老板一拍胸脯:“一句话——这个忙我帮定了!就凭冯小姐的美貌,我能不帮吗?那不是太不讲情义了!”薛丽娟打了他一下:“别嘴巴说得好听,要拿出实际行动来!”“我哪次说话不算数了?你不是不知道,我怜香惜玉是出了名的。”薛丽娟听了止不住笑起来:“这倒是,不然你怎么会有‘贾宝玉’的绰号呢?身边天天美女如云。我警告你,可别打我老同学的主意。”“不敢,不敢!”
  
  贾老板掏出自己的名片,双手送到冯萍面前。冯萍忙双手接过,一看上面赫然印着“金成房产公司董事长贾金成”,不由肃然起敬,忙向他鞠了一躬:“谢谢贾董事长的关照。”
  
  贾金成果然没有失言,翌日便让薛丽娟转告她,让她三天内去报到。冯萍喜出望外,忙向原公司提交了辞职报告,办了移交手续,然后去金成房产公司报到。
  
  二
  
  冯萍把自己认真打扮一番,叫了辆出租车去了贾金成的公司。见她到来,贾金成眉开眼笑:“冯小姐怎么到现在才来,你的办公桌我早就准备好了。”他指着一张宽大的花梨木办公桌说。“谢谢贾总,本来我早就该来,只因为在原公司办移交耽误了。”“噢,冯小姐对工作的认真负责态度令人敬佩。冯小姐,你还是做你的老本行文秘吧。”“好,谢谢贾总。”“哎呀,谢什么谢?冯小姐,你能来我这儿是我的荣幸啊!”
  
  他左一声冯小姐右一声冯小姐,却激怒了一个人。谁?他的秘书陈艳!陈艳把文件夹使劲往桌上一拍,眼睛一弹:“肉麻死了!够了没有?”贾金成忙刹住话头,满脸堆笑:“噢,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陈小姐,我的秘书。”见陈小姐脸上脂粉有指甲厚,眉头画得像吊死鬼,冯萍淡淡地笑笑,算是跟她打招呼。
  
  “陈艳,这是新来的冯小姐,到公司做文秘工作,是朋友介绍的。冯小姐的文笔了不得,报刊上常有她的大作呢!”陈艳却爱理不理屁股一扭,背对着冯萍拿出镜子照着补妆。贾金成望着她说:“陈艳,等会儿我叫人把你的办公桌放到门口……”
  
  他话还没讲完,便被陈艳厉声打断:“你以为我是看门狗啊!”她横眉竖眼,双手叉腰,活脱脱一个母夜叉。“那我到门口吧。”冯萍忙说。“好,冯小姐,那就改成你到门口吧,顺便帮我接待客人。”
  
  陈艳听了马上说:“不,还是我去!”口气不容分辩,还阴阳怪气地说:“我旧了,是该让给新人了。”贾金成忙讨好地说:“什么新啊旧啊的,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新的。”“别说的比唱的好听!哼,谁不知道你是情场老手?不然人家怎么会叫你贾宝玉?”贾金成缄了口,只是摇头笑笑。
  
  贾金成给冯萍3000元工资,另外还有奖金。冯萍很满意,算算也不少了,一年有5万年薪,是丈夫的一倍半!她思量着要报答贾金成,也知道他看上的是她的美貌。她没生育过,身材苗条,容貌秀丽,男人想要什么她很清楚,不就是那回事吗?她不怕陈艳,因为她没文化,只是夜总会的坐台小姐,且是外地人,贾金成把她从夜总会挖来,纯粹看上她年轻美貌,不过她脾气太坏,使她的价值大打折扣。
  
  贾金成很有手段,给她们两个人的红包是保密的。凭感觉冯萍知道自己拿的比陈艳多,因为每次陈艳拿了红包后都板着脸,贾金成总是哄她,说冯萍刚来公司上班,所以没她多。
  
  这天下班前,贾金成悄悄对冯萍说:“晚上我请你吃饭,7点正你在第一百货公司后门等我。”冯萍点头领会,下班时第一个走了出去。陈艳跟往常一样磨磨蹭蹭,等贾金成一起下班,然后坐上他的宝马回出租屋。
  
  “怎么,不进去了?”陈艳板着脸问。“今天不了,家里有事。”“什么事?”“我儿子过生日。”她不吭声了,转身进屋,“砰”地用力将门关上。
  
  三
  
  7点正,贾金成的宝马车稳稳地停在第一百货公司的后门,把冯萍接到了附近的“状元楼”大酒店。坐上二楼的雅座,一桌丰盛的酒菜便端了上来。“这么多的菜怎么吃得了?”冯萍问。“今晚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品尝吧。”他指着说:“这些都是浙江象山运来的海鲜,你大概很少吃到吧?”“没吃过。”她老实说,“很贵吧?”“还好,才2000块”。她一听唬得吐吐舌头,2000块吃一顿饭,太奢侈了!
  
  贾金成还要了一瓶“XO”洋酒,冯萍说喝不来。“没关系,开开洋荤嘛,吃不了存在这里,下次再喝。”冯萍第一次听说酒没喝完可以寄存在店里,感到很新鲜。这顿饭吃了足有一个半小时,其间冯萍丈夫打电话来,冯萍回话“有饭局”,她丈夫便没了声音。陈艳也打来电话,贾金成不但没回,还把手机关了。这使冯萍很感动,担心地说:“她明天会不会跟你闹?”“她敢闹,我马上就辞了她!”
  
  酒足饭饱后,贾金成对她说:“我有点醉了,你扶我到房间去休息一会儿好吗?”冯萍明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却佯装糊涂,扶他进了预订的房间。贾金成一躺到床上便顺势抱住了她!“别,别!”冯萍嘴上拒绝他,但力气不大,就这样半推半就成了贾金成的情人。
  
  事后贾金成塞给她5000块钱,说:“只要你听我的,我不会亏待你的。”“我担心被陈艳知道,对你不利,她可不是盏省油的灯。”“怕她什么?一个没文化的外来妹,我随时可以把她一脚踢了!”“我看没那么简单,照她的脾气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我看你还是防备点好。”贾金成仍不以为然:“你放一百个心,她不敢把我怎么样,有谁肯像我这样哄着她?哼,她也不想想在夜总会过的是什么日子?还不是靠出卖自己的肉体!”
  
  一年后冯萍买了辆红色小轿车,开着它上下班,可神气呢!陈艳心里不平衡了,以为是贾金成买给她的,便跟他闹,任凭贾金成怎么解释就是不相信!这天贾金成起来晚了没吃早饭,进了办公室便翻冯萍的抽屉,见里面有包巧克力夹心饼干,便拿了几块吃。没想到吃下去没过多久,便脸色苍白捂着肚子直叫唤。冯萍怕了,想这包饼干可能日子长了变了质,便赶紧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电话,把他送往医院。
  
  幸亏送医院及时,贾金成保住了性命,但也成了半残废。经医院鉴定,贾金成是因为吃饼干而中毒,于是冯萍成了警方调查的重点对象。刑警队于队长亲自审讯她:“你那包饼干是什么时候买的?”她吓得战战兢兢:“大、大约是一、一个月前。”“是哪家商店买的?有发票吗?”“是、是第一食品商店买、买的,没、没开发票。”“饼干在哪里?”“我、我把它丢垃、垃圾筒了。”“为什么扔了?”于队长两道犀利的目光逼视着她。“我、我怕被怀、怀疑……”就这样,冯萍被拘留了。
  
  这下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都说贾金成玩女人玩得太多,这是老天给他的报应!没想到一星期后冯萍竟被释放了,继续在公司上班。人家问她,她面不改色地说:“我又没害贾总,是他自己拿我饼干吃,我何罪之有?”
  
  这天尚未下班,冯萍便去地下车库。走到自己车前,猛见陈艳在自己车内,正用工具在捣鼓刹车!“你在干吗?”她大喝一声。陈艳见事情败露,从车内出来,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恶狠狠地举起一把刀朝她扑来:“你这臭女人!算你命大没被毒死,可今天我还是要你的命,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严厉的断喝:“把刀放下!”陈艳一哆嗦,回头一看,见不远处站着端着手枪的于队长!她见事情败露,发疯似的朝冯萍刺去。“砰!”枪响了,陈艳手臂中弹,刀子掉在了地上。
  
  原来妒嫉使陈艳萌生了害死冯萍的歹心,趁星期天偷偷往冯萍的夹心饼干里注射了毒液,却阴差阳错差点毒死了贾金成!她更是对冯萍恨之入骨,便一不做二不休,想破坏汽车刹车制造车祸,再次害死冯萍。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件事也带给了冯萍极大的震惊,她思前想后,终于痛下决心,不久便从贾金成的公司辞了职。她打算今后不再羡慕虚荣,另找一份工作踏踏实实地生活。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