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好夫妻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1 21:32查看: 3984

  美红把她的红色轿车停在“云天外咖啡馆”门前。美红常来这里,她喜欢这里的氛围,更喜欢一边听如丝如缕的音乐,一边静静品着那带着苦味的咖啡。只有这样她才能在纷忙中找回自己。美红是一家大公司的财务总管,紧张繁忙的工作,常让她感到心力交瘁。
  
  “请留步,夫人!”背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喊声,声音很轻,却让美红止住了脚步。她慢慢转过身,见男子三十多岁,五短身材,很壮实,幽暗的灯光里,男子的胖脸隐着些阴险的东西。美红用目光盯着男子。“夫人,我有话要给你说,”男子瞅瞅周围,是在观察是否安全,“是很重要的事。不过你听了不要吃惊。”美红很疑惑,此人我不认识啊!男子看出了美红的疑惑说:“你不认识我,我想以后你就会认识了。”
  
  美红对这个男子的作派有些反胃,说:“你喊住我难道就为说这一句话吗?”
  
  男子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我开门见山吧。你男人花钱让我跟踪你,叫我偷拍你和情人私通的照片。”美红愕然了!
  
  “不瞒你,我是私家侦探。”男子又说,“你男人打算把我偷拍的照片拿到法庭上,做你们离婚的证据。”
  
  “你难道就想给我说这些吗?”美红看着这个男人说,“无耻!”
  
  男子说:“夫人,你知道,若把证据拿到法庭上,将对你是不利的,特别在家庭财产分割上……”
  
  美红心里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可面色平静。她责问男子:“你收了他的钱,不为他做事,为何反坏他的事?你的职业道德有问题!”
  
  男子说:“跟踪你这么多天,我发现,你不是你丈夫说的那样,我发现你丈夫骗了我。还有就是,这么多天以来,我对你产生了好感,我觉得你是一个高贵的人。”
  
  “就因为这些?”美红不屑地瞄了男子一眼,“你不要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要多少钱?”
  
  “夫人,我真的没看错你,你真是个聪明人!”男子向美红伸出了拇指说,“我不是贪心的人,我这人很容易满足。我要得不多,你只要比你丈夫的高出两倍就可以!”
  
  美红问:“两倍是多少?”男子伸出一个手指。美红点点头说:“好。”
  
  男子喜形于色说:“夫人,你比你丈夫慷慨多了,仗义多了,他呀,标准的一个小气鬼,给了我那么少的报酬,还猪八戒倒打一耙,说我贪婪。”
  
  看着男子那献媚的笑脸,美红感到一阵恶心,但她强忍着说:“我给你这么多的钱,要你为我办一件事。”
  
  男子自作聪明地说:“我明白,夫人,你是不是要我拍他和女人的私通照片?也要拿到法庭上作证据?”
  
  美红摇摇头:“不是,我不要偷拍,也不要他所谓的证据,这些太下作。”
  
  男子问:“那你要我做什么?”
  
  美红说:“我要你替我好好收拾他一顿。”
  
  男子拍了拍胸脯说:“这个,没问题。做这个事,夫人,你找对人了!”
  
  美红说:“我要的不是承诺,我要的是结果!”
  
  男子说:“夫人,只要你兑现你答应给我的报酬,我肯定让你满意。”
  
  美红说:“好,那我现在就给你。”说着,美红从手包里拿出了一张现金支票,填上了数字,交给了男子。男子高兴地接过,用嘴吹了吹上面的字说:“夫人放心,三天之内,我保证完成任务。”
  
  美红说:“不,我没有耐心等三天,明天晚上你就有机会动手。”
  
  男子爽快地应道:“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美红说:“明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开车去机场送我儿子回美国,我儿子乘九点的飞机,然后我和他从机场返回。记住,你等候在机场回来的路上,你知道那条路上有个环岛吗?”
  
  男子说:“那条路我很熟。”
  
  美红说:“你就藏在环岛的花丛里。等他开车接近环岛的时候,我找个理由让他把车停下,这时你趁机把他从车上拽下来,狠狠教训他一顿。”美红边说边想象着丈夫被打的狼狈相。美红又交待男子:“你务必记住,千万不要下手过重,免得后果不可收拾。”男子思忖一会说:“夫人,这样做,他肯定会怀疑,怀疑是你策划指使的,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美红哈哈一笑说:“这么做,我就是要他知道,是我策划指使的,叫他知道我没他想象的那么好欺负。不过,你打完之后一定要快速离开现场,不要让他抓住证据,没证据他就无可奈何,就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男子说:“你放心,这事对我只是小菜一碟。对了,以后若有什么大事用得着我,还请夫人……”
  
  美红知道男子下面想说的是什么话,她截住男子的话说:“如果事情办得圆满,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合作机会的!”
  
  男子听了满脸绽放着笑容,他给美红保证:“夫人,你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说完,和他出现时一样,又快速消失在喧嚣而又闪烁的灯火中。
  
  看着男子消失的地方,美红猛然感到一阵虚脱。她忽然觉得一阵恶心……
  
  第二天晚上,美红和丈夫送儿子顺利登机后,就从机场返回。丈夫驾驶着车,美红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睛始终盯着前方。汽车慢慢驶近环岛,美红的心跳得越加厉害,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但她并不后悔昨天的预谋。她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事情,期待着丈夫被报复的快感。此时的她装出若无其事,只是在期待着那一刻快点来临!
  
  车离环岛越来越近了,马上就要到达了,500米,400米,300米,200米……此时丈夫突然把车停下了。美红的脑袋轰地一下,魂魄都吓飞了,她以为丈夫知道了她的阴谋。
  
  还没等美红反应过来,丈夫脱口说:“不好,有人出事了。”美红这时也看到了,通明的灯光里,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路中间,离那人十多米的路边,还横卧着一辆摩托车,摩托车轮子发出金属的寒光。丈夫立刻把车泊到路边,飞快下车,美红也紧跟着从车里跑出来。
  
  美红和丈夫到了那人身边,一股血腥味和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男子仰面躺着,一看此人,美红的脑袋轰地一下,因为此人不是外人,正是昨晚收了美红支票要狠打丈夫一顿的那个神秘男子。看到丈夫那张成O型的嘴巴,美红也清楚,丈夫也认出了这个男子。
  
  眼前的情景是美红万万想不到的。当然丈夫也不明白这男子为什么会倒在这里。美红偷看了一眼丈夫,丈夫神情很镇定,仿佛和这个男子从不认识一样。看着血泊中的男子,丈夫趴下身用手摸摸男子的鼻子,又摸摸头,说:“还有呼吸,还有救,赶快送医院!”
  
  美红说:“好,那我们就赶快。”丈夫把男子抱上车。让美红坐在后座上,用手托着男子的头,自己驾驶着车飞快地驶向最近的医院。
  
  美红和丈夫把男子送到医院急救室,大夫一看,需立刻手术。很快手术室来了两个护士,把男子放在手术车上推走了。美红和丈夫紧跟在推车后面。
  
  男子因失血过多,要想手术,必先输血。
  
  美红和丈夫站在手术室门前,只听护士长对大夫说:血库来电话,说今天AB型的血全用完了,要和其他医院联系后,看看是否能从其他医院借来。大夫一听火了,吼道:“开什么玩笑,都什么时候了?时间能等人吗?”大夫知道自己说话有点过,忙对护士长说:“救命要紧,赶快叫血库想办法弄来,如果因血液出现医疗事故,将要追究血库负责人的责任!”
  
  是啊,大夫的话像一粒子弹一样打在美红的心上。她猛然想起急需的血型是AB型,忙推开手术室的门,大声对大夫说:“大夫,我的血是AB型的,抽我的吧!”此刻正在烦躁的大夫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了喜悦,他说:“太好了,有血这病人的命就有救了。我代表病人谢谢你了!”接着大夫对护士说:“快去给她血液检查,如符合标准就快做抽血准备!”
  
  护士领着美红要走,丈夫突然伸手把美红拽住,说:“你不能抽,你太瘦了,抽那么多血你身体受不了。我输给他,你知道,我的血也是AB型的!”看丈夫这么说,美红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她对丈夫说:“你刚做完阑尾切除手术,身体虚,不能抽。还是抽我的吧!”说完这些,美红自己也不知道今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脱口说出这些温情似水的话!
  
  看样子丈夫也有些懵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说出了如此体贴的话。他们相视了一下,又忙将目光移开。从那移开的目光里,彼此感到了久违的温情和温暖,犹如柔软的指尖,触在了他们神经的根茎上,触在生命最最敏感的须梢上。温情的目光里有微笑也有痛苦。是的,他们结婚快二十年了。共同生活的二十年里,彼此都有“够了”的感觉。伴随岁月的进程,大事小事,大吵小吵,海绵一样一点点吸干了他们的激情。家变成火炉,焚烧着、消耗着他们夫妻间的感情和亲情。他们变得都不是原来的那个他和她了。他们相互憎恨、仇视,怀疑。丈夫怀疑美红有情夫,美红怀疑丈夫有情妇。他们的婚姻之所以能保持到现在,只是他们心中最爱的那个男孩——那个长着又大又黑眼睛的儿子,支撑着他们将要倾塌的婚姻……
  
  此刻救命要紧啊。美红看着丈夫,脸上荡起了久违的红晕。她对丈夫说:“咱们两人都别争了,为了救人,咱们两人一起去输血,好吗?”
  
  丈夫点了点头说:“好……”
  
  男子得救了。手术后的第二天,男子就清醒过来了。男子觉得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当男子发现自己躺在四壁雪白的病床上时,他忽然想起当他骑着摩托车快到环岛时,迎面飞出一辆满载重物的大货车,他被大货车刺眼的灯光照得什么也看不见,又加上他和朋友刚喝完酒,神智恍惚,飞奔的摩托车径直撞在路边的花坛上,之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男子出色的身体素质叫医护人员赞叹不已。
  
  护士对男子说:“你真是幸运啊,要不是那对好心的夫妇,你早就见马克思去了。他们给你交的住院费,最感人的是他们两人都给你输了血。”
  
  男子说:“我一定要报答他们。你能帮我找到那对好心的夫妇吗?”
  
  护士说:“刚才他们还来过呢,大夫说你情况非常好,不用担心,他们就走了。”男子问:“他们是我的恩人,你能告诉我他们长得什么样子吗?”
  
  护士说:“他们两人是开着车来的,一看就是一对好夫妻,女人瘦瘦高高的,长得很洋气很高雅,眉心长着一颗黑痣。”男子心里豁然一动,忙问:“是不是男的长得很斯文,中等个,戴一副金丝边眼镜,开着白色奥迪车?”
  
  护士说:“是的是的,原来你认识他们啊!”男子没吭声,只是在苦笑,心里在说:怎么会是这样呢?怎么会是他们呢……
  
  不久美红和丈夫各收到一张汇款单,一分不少,那正是美红和丈夫分别给男子的“报酬”。汇款单的备注上写到:“谢谢你们。你们是天下最好的人!是天下最好的夫妻!”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