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捉青蛙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2 11:45查看: 47229

  放暑假了,在乡镇中学读初二的古明德回到了大山深处的家。刚回到家里,父亲就给儿子布置任务:晚上一起去捉青蛙。
  
  听说捉青蛙,古明德眉头一皱,心里犯了难。上生物课时老师说过,青蛙是有益的小动物,能捕食害虫,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应该爱护它。可他不敢拿这些话来教育父亲,只是小声嘀咕:“我不吃青蛙!我不吃青蛙!”
  
  “傻伢子,老子是捉青蛙给你吃?”父亲不禁笑起来,告诉儿子,“前天我去集镇上赶圩,看见好几家餐馆在大量收购青蛙,每斤20块钱。明德伢子,只要捉4斤青蛙就是一担谷钱,多好挣的钱啊!咳,如今街上的人吃腻了鸡鸭鱼肉,都讲究吃一些山珍野味。”
  
  古明德见父亲是捉青蛙卖钱,更想阻止父亲的不道德行为。于是,硬着头皮搬出老师的话来:“上课时我们老师说,青蛙可以捕食害虫,为了保持生态平衡,人类应该……”
  
  “好了!好了!”父亲不耐烦地打断儿子的话,“别跟老子讲些没用的大道理,有谁信这一套。现在挣到钱才是本事!”
  
  古明德还想解释什么,父亲把眼一瞪,来气了:“不要再啰唆什么,晚上同我捉青蛙去!”说完,就忙他的活儿去了。
  
  古明德不敢拗着父亲。母亲去世得早,是父亲一手把他拉扯大。父亲读的书不多,算个半文盲,脾气又暴躁,谁要惹恼了他,就是铁匠做官——打上前。古明德从小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惧怕父亲。
  
  吃过晚饭,天黑了下来,父子俩一同去捉青蛙。夏夜,空旷的田野里蛙声如潮,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宛如一曲美妙的田园乐章。两人赤脚走在长满青草的田埂上。父亲腰间系条士林蓝围布,左手提一只长颈鱼篓,右手拿一张小渔网。古明德手握一只装三节电池的手电筒,往稻田、田埂、草丛等处四下照射。
  
  黑暗中,青蛙往往会自由自在地欢蹦乱跳,一旦有亮光照射在身上,则傻呆呆地一动不动,任由你去抓它。
  
  发现了青蛙后,古明德站住不动,用手电光定定地照射在青蛙身上。父亲则屏声静气举着小渔网蹑手蹑脚靠过去,猛然用渔网一罩,一只青蛙便到手了。父亲如捕到大一点的青蛙,总会习惯性地在手里掂掂重量,然后扔到长颈鱼篓里去。
  
  一只、两只……十只……二十只……捕到的青蛙在慢慢增多。父亲拎了拎沉甸甸的鱼篓,挺得意地自言自语:“唔,差不多有20斤了,400块钱到手了。”
  
  古明德伸过脑袋,用手电光照射着鱼篓里那些挤挤挨挨的青蛙,不知怎的,眼前竟浮现起上生物课的老师眼镜片后那双眼睛,也是鼓胀胀的,多像青蛙的眼睛。他望着那只长颈鱼篓,仿佛生物老师就在鱼篓里囚禁着。他在心里暗暗埋怨父亲,不该来捉青蛙。他真恨不得把鱼篓扔到水里去,让可怜的小青蛙重新回到广阔的田野。但是,他不敢这么做,他怕父亲往死里打他。
  
  这时,在一丘稻田里,又看见了一只青蛙。这只青蛙真大,正伏在禾蔸的旁边。手电光照得它清清楚楚,它却一动不动。父亲眼睛又一次倏地发亮。古明德心里却在喊:“可怜的呆东西,快逃走吧,要不,就要成为人们的盘中餐了。”
  
  父亲挽了挽衣袖,举起渔网,跨过一丛灌木,猛扑上去——
  
  “哎哟——”正在此时,父亲似乎被什么咬了一下,急忙弯下腰拨开草丛查看,只见一条褐黑色的长长的东西正仓皇溜走。
  
  古明德惊骇了,失声喊道:“蛇!蛇!”手电筒吓得坠落在草地上。大地随即把一团漆黑紧紧包裹住了父子俩。
  
  父亲骂了句,赶紧摸过手电筒,往逃走的蛇身上照射过去,看清后才松了口气:“老天保佑,是泥蛇,无毒蛇,没什么可怕的。如是毒蛇,那就危险了。”说着,又反复叮嘱儿子:“傻伢子记住了,千万不要弄掉了手电筒。没了手电筒,黑天黑地的,这青蛙就捉不成了!”说着,将刚才被咬的伤口处挤出一点儿污血来,用水冲洗了一下,又继续去捉青蛙。
  
  很快,父亲在水沟旁又发现了一只胖乎乎的大青蛙,约摸有半斤重。他一阵狂喜,正要捕捉这呆东西。手电光下,古明德清清楚楚地看见,这只大青蛙伏在一棵青翠的小树下,张开阔嘴正在贪婪地吞嚼害虫。面对眼前这幅美妙的夜景,古明德感到生物老师眼镜片后的那双青蛙眼在注视着他。他咬着嘴唇,就在父亲紧紧捉住那只大青蛙的同时,古明德忽然大声惊叫:“哎哟——”手中的手电筒也掉进了深深的水沟中。
  
  黑暗中,父亲大惊失色,忙问:“怎么啦?”
  
  “刚才……被蛇咬了一口!”古明德痛苦地回答。
  
  “你看清了是什么蛇吗?”
  
  “没,没看清……”
  
  “天哪,如是毒蛇,那可不得了!”
  
  父亲手脚冰凉,捉住的青蛙从松开的手掌中蹿了出来,“扑通”一声跳到地上,瞬间就一蹦一跳地逃走了。
  
  茫茫夜色中,父亲放下鱼篓踉踉跄跄向儿子摸过来。古明德抓住时机,脚用力一蹬,碰倒了鱼篓,青蛙一只只争先恐后地蹿出樊笼,扑向自由自在的田野……
  
  父亲没有摸到丢失的手电筒,气得浑身发抖,又不敢耽误时间,赶紧驮起儿子高一脚低一脚飞快地回到家中。就着电灯光仔细观察儿子脚上的伤口,奇怪的是,儿子脚上并没有蛇咬过的牙印。父亲恼怒了,搧了古明德一个耳光,咆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被蛇咬了,莫不是在骗老子?”
  
  古明德低下头,涨红着脸,小声地嗫嚅:“刚才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挺疼的!”
  
  “大惊小怪的!”父亲嘟嘟囔囔,懊丧地说,“你这一闹腾,害得老子捉到手的二十多斤青蛙全部跑光了,四百多块钱没了,可惜啊!明晚再跟老子去捉青蛙!”
  
  “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古明德脖子一梗,态度强硬起来,“我怕毒蛇咬!”
  
  父亲见儿子竟敢反抗自己,不由勃然大怒,正要发火,转而一想,又觉得儿子说得在理,于是叹了口气:“也是的,这么热的天夜晚出门,蛇多,如被毒蛇咬着,也是件要命的事。”停了半晌,无奈地说:“你怕蛇咬不肯去,我也不强求。只是一个人又捉不成青蛙。唉,算了,明天我去抓黄鳝、泥鳅卖,餐馆里这些东西也收购。”
  
  听父亲说不去捉青蛙,古明德高兴了,痛快地说:“我也去抓黄鳝、泥鳅,为家里挣钱。”
  
  父亲笑了,拍拍古明德的脑袋夸赞道:“这才是我的好伢子!”说完,就烧水洗澡去了。
  
  古明德望着自己毫无破损的双脚,想起捉青蛙时耍的小聪明,禁不住一脸坏笑。老实听话的儿子平生第一回耍了父亲。尽管刚才挨了父亲重重的一巴掌,但觉得值,自己可是挽救了近百只青蛙的生命。
  
  晚上,古明德做了一个美梦: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一只只活泼可爱的青蛙跳跃着集合在一起,鼓着金鱼般的大眼睛,张开小嘴巴,欢快地唱着《在希望的田野上》,美妙动听的蛙鸣声传得很远、很远……而指挥这场青蛙大合唱的,竟是他古明德。睡梦中,古明德开心地笑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