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老想和美女接吻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3 17:31查看: 281055

  今天是周末,可胡小刚的单位却要加班,他只得去挤公交。
  
  车上人太多了,差一点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胡小刚皱着眉头挤上车,抓住车上的拉手,随着车子转弯行驶而东倒西歪。
  
  站了两站路,胡小刚突然觉得不对劲,屁股上好像被人摸了一把。他一回头,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美女。美女漂亮得很,乌黑发亮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双大眼能把男人的魂给勾去。
  
  美女见胡小刚回过头来,嫣然一笑。胡小刚的心一荡,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看来今天要有艳遇了,胡小刚精神一振,干脆扭过头来,定定地看着那个美女。美女被他看得红了脸,羞涩地低下了头。美女害羞的样子让胡小刚觉得特好玩,不由得看呆了,连自己的单位过去了也不知道。
  
  过了七八站,美女下车了,胡小刚也急忙跟着下了车。走到一个偏僻的胡同时,胡小刚紧走几步,拍了拍美女的肩膀:“喂,小姐,请把钱包还我。”
  
  美女的脸顿时变得苍白,哆嗦着嘴唇说:“原来你都知道啊?”
  
  胡小刚吓唬她说:“我在街道派出所干过,你那一手可瞒不过我。才出道的吧,技术不精,不小心碰了我屁股,本想在车上抓你,可我不想让美女难堪,所以才让你潇洒到现在。”
  
  美女拿出钱包还给胡小刚,怯怯地问:“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胡小刚一把抓住她的手,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当然是送派出所了。”
  
  美女身子哆嗦了一下,开始软语相求道:“大哥,你只要别把我送到那个鬼地方,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干什么都愿意?”胡小刚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他朝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后吞吞吐吐地说:“想让我放你一马也可以,不过,得让我亲一口。”
  
  美女突然笑起来,她摇了摇瀑布似的秀发,说:“大哥,这么浪漫的事,搞这么紧张干什么?来,咱俩来个长吻。”
  
  胡小刚顿时大喜过望,拉过美女就要吻。美女突然把他推开了,然后娇嗔地说:“瞧你,刚才吐了一口痰,没吐净,嘴角还挂着一点呢。”
  
  “是吗?”胡小刚尴尬极了,慌忙用手来擦。
  
  美女却从身上掏出一个香帕扔给他,让他用香帕擦,说这样才能擦得干净。
  
  胡小刚就用香帕用力地擦,刚擦完,美女突然嘤嘤地哭了起来。美女的哭声让胡小刚觉得很心疼,他急忙问:“你怎么啦?”
  
  美女抽泣着说:“大哥,俺妈得了重病,得动手术,可钱不够,医院不给看啊。”
  
  胡小刚拍着胸脯说:“妹子,不就差点手术费吗?差多少?哥给你拿去。”
  
  美女顿时破涕为笑,她给胡小刚飞了个媚眼说:“差一二万吧。”
  
  胡小刚掏出身上的钱,才一千多元,见美女皱起了眉头,他忙安慰她说:“别急,你在这等着我,我到银行去取。”说完,拔腿就往银行跑。
  
  过了约有半个多小时,胡小刚气喘吁吁地跑来了,把一沓子钱交给了美女。美女笑着问他:“我长得漂亮吗?”胡小刚点了点头。“想不想和我亲热?”“想!”
  
  美女扭头四下里看了看,为难地说:“大哥,这个地方可不行。这样吧,我们去康复路21号,我在那里有一间房。为了不让人知道咱俩的关系,我先走一步,你过两分钟再去。到了那里,你就喊‘我是井绳柄’,我听到声音就出来接你。”胡小刚忙不迭地答应着。
  
  美女走后,胡小刚看着表,两分钟一过,他拔腿就往康复路21号跑。到了跟前,他才发现那是个大院子,院子里楼房林立,很多人在里面忙忙碌碌的。美女在哪里啊?胡小刚突然想起美女交代的话,就张嘴喊道:“我是井绳柄,我是井绳柄。”立即有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跑了过来,一下子摁住了他,然后扭着弄到了院子里。
  
  过了一个多小时,胡小刚才清醒过来。敢情这里是精神病院,自己上了美女的大当,她那香帕里放有迷药,自己这回不光是陪了血本,而且还丢尽脸面!
  
  胡小刚气坏了,到派出所报了案后,又到单位请了长假,他下决心要抓到那个害人的美女绳之以法。
  
  从此以后,胡小刚天天去挤公交,而且专拣人多的公交车去。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胡小刚又在一辆公交车上发现了那个美女,美女正准备掏一个顾客的钱夹,被胡小刚抓了个正着。
  
  胡小刚把美女押下车,推着她往派出所走。美女突然回头一笑说:“大哥,你把我送到派出所有什么好处?你难道不想尝尝和美女销魂的滋味吗?”
  
  胡小刚的心一动。是啊,自己这样把美女送到派出所太亏了啊,不如先占点便宜再说。这样一想,他就推着美女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美女嚷着说:“大哥,渴了吧?我这里有饮料。”胡小刚想起了上回香帕的事,顿时警觉起来,严肃地说:“少给我来这套,你的东西我全不要,乖乖地过来让我亲一下,然后把钱还给我就行了。”
  
  美女无计可施,只得慢慢地走近前来。她把双手放在胡小刚的肩头,定定地看着胡小刚,柔柔地问:“大哥,我漂亮吗?”
  
  胡小刚被美女看得一阵迷糊,呆呆地点了点头。美女嫣然一笑说:“大哥,前面有一个旅馆,我们去那里歇息一下吧?”
  
  胡小刚想起上次的遭遇,紧紧地抓住美女的手说:“去旅馆也可以,不过,咱俩得一起去。”
  
  美女又笑了一下,深情地说:“放心吧,大哥,这次,我让你如愿以偿。”
  
  两人就手牵手朝那家旅馆走去。走到旅馆里面,美女突然挣脱了胡小刚的手,朝左边一间挂着门帘的房子跑去。胡小刚紧紧地跟着她也跑了进去,屋内顿时传出几声尖叫,胡小刚的大脑顿时短路了,原来这里竟然是女浴池!这下可惨了,那个女贼趁机逃走了不说,胡小刚还被浴池的人狠狠地修理了一通,在医院里整整躺了两天。
  
  胡小刚更是把那女贼恨死了。伤一好,他又去挤公交,期望着再次邂逅女贼。这回,他想清楚了,一定要把女贼送到派出所!
  
  可是这次,胡小刚就没那么幸运了,在公交车上转悠了半月,也没见到女贼的踪影。可能她心里害怕,到别的城市去了吧?
  
  这天,胡小刚又挤了一天公交,还是一无所获。他垂头丧气地往家走,离家不远时,他突然发现了那个女贼。女贼刚从一户人家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包袱,敢情她不偷公交了,改成入室行窃了。
  
  胡小刚一阵心喜,他猛地冲过去,一把抓住美女的手。美女吓了一跳,一看是他,嫣然一笑说:“大哥啊,咱俩可真是有缘,这次我豁出去了,把甜蜜的初吻献给你。”
  
  胡小刚听得心中一荡,原本想把美女送到派出所的决心又动摇起来。美女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催促他说:“大哥,我们别在这里干站着,快点找个偏僻的地方吧。”
  
  胡小刚咽了口唾沫,心说:管它呢,先亲了再说!
  
  他拉着美女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胡同内,这回他不等美女有所表示,就猴急地把嘴凑了上去,眼看就要亲到美女那樱桃般的小口了,后脑勺突然火辣辣地挨了一巴掌。
  
  “谁敢打我?”胡小刚吼一声,扭头一看,顿时像秋后的茄子一样,蔫了。身后,他老婆正双目喷火地看着他,胡小刚暗叫一声:“苦也!这回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那个美女也叫了一声:“苦也!”她明白,这回她想不进派出所也不行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