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不能随便看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3 17:57查看: 171053

  程兴广的儿子程亮大学毕业后在特区找了工作,把他给接进城来,让他享清福。兴广闲着没事儿,就满大街地看新景儿。这天,他不小心撞到了电线杆子上,一时昏过去,亏得有那热心人,把他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抢救,很快就脱离了危险。
  
  程亮接到电话慌忙跑过来,看到老爹清醒过来了,松了一口气。他刚替老爹交了五千元的住院押金,再也没钱给老爹请护工了,就决定由自己来照顾他。到了晚上十点,病房里要熄灯了,他只好搬过行李睡到了走廊的长椅上。
  
  程亮睡不着,听得旁边的房间里有人正在开着电视,就凑过去看。那个高级病房里住着的病人看到他,就热情地邀请他一同来看:“你快看这个老色鬼!”程亮凑近了,这才看清这档新闻栏目正在播放一段画面:一个老头只顾看一个美女,竟不小心撞到了电线杆子上,一时昏了过去。众路人热心地把他抬到了医院。虽然电视上用马赛克挡了那个老头的脸,但程亮还是认出来了,那就是他的爹呀。
  
  程亮脸上发烧,再也看不下去了,慌忙退出了病房。只见他爹正扶着墙往厕所挪。程亮拦住了他,低声问:“爹,你这脑袋是怎么磕的?”
  
  兴广一看他那脸色,就猜出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时红了脸,不说话。程亮看爹默认了,不觉嗔怪道:“爹,您可越活越出息了。这么大岁数了,还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小姑娘看,您也好意思?人家都叫您大色鬼呢。人家要是知道我是您的儿子,还不定怎么挤兑我呢。您都上电视新闻了,真成了一个大名人了。”兴广听说他那个丑态上了电视新闻,脸上更热了,头也更低了。程亮无奈地叹口气说:“你赶紧换身行头吧,千万别让人认出来。我没钱了,爹,给我200块钱,我去给你买身衣裳。”
  
  程兴广捂紧了口袋:“我这身衣服刚买了没几天,凭啥要扔掉换新的?”程亮有些急:“爹,你就别穿着它丢人了。”兴广的犟脾气可上来了,眼珠子一瞪,怒声说:“我有啥丢人的?不就是多看了姑娘两眼吗?她长得漂亮,我看看她,那有什么错了?”程亮给噎住了,一时倒不知该说什么好。程兴广倒更来劲了:“人家姑娘穿得跟花儿似的,可不就是想让人看的吗?要是没人看,姑娘那才叫憋闷呢。”
  
  程亮险些气死。
  
  程兴广只是被撞昏了,倒没多严重,没过两天就好了,出了院,还是跟以前一样壮实。他这人呆不住,看儿子上班走了,又出来闲溜达。他鬼使神差般地又溜达到上回遇到漂亮姑娘的地方。嗨,还真巧了,那姑娘又出来了。只见姑娘换了一身新衣服,只用两根带子吊着一截衫子,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肩膀,还有那娉娉婷婷的两条长腿。程兴广长了记性,看姑娘之前,先看清楚前面没有电线杆子,这才放心大胆地看姑娘。姑娘冲他妩媚地一笑。程兴广正想对她也笑笑,却觉得脚底下一空,没笑出来,倒惨叫了一声,一头扎进窨井里去了。
  
  程兴广又被送进了医院。
  
  程亮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简直是怒不可遏了。他见老爹正被护士从“核磁共震检查室”里推出来,过去就问他:“爹,你给我说实话,你这回又是干吗去了?窨井没了盖子,露出那么大的窟窿,你怎么会看不到?”程兴广这回没摔晕,但皮肉之苦没少受,这会儿正疼呢,听到儿子这么老大不客气地问他,火儿就上来了:“我就是看漂亮姑娘了,没看到脚下的井没盖了,你怎么着吧?”
  
  程亮也急了:“爹,这漂亮姑娘,咱看不起呀。上回花了5000,这回又押上5000。爹,我一个月才挣两千多,这些押金都是借的啦。”
  
  程兴广干瞪了瞪眼睛,顿时软下来:“咋花了这么多?”
  
  程亮没好气地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呀?”
  
  程兴广可彻底蔫了。
  
  他伤得不重,没两天就好了。一出院,程亮就嘱咐他,千万别再去看漂亮姑娘了。程兴广点着头,目光却有些躲闪。知父莫若子,程亮心知老爹只是在敷衍他,没真的答应,心里不觉暗暗叫苦。他一宿没睡着觉,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第二天一早,他跟领导请了假,特意带着老爹来到新世纪购物广场看美女。新世纪购物广场乃美女云集的地方,也是近距离欣赏美女的最佳地点。老爹既然爱看美女,那就让他一次看个够,让他审美疲劳,以后就不会再跑到那样荒僻的地方看美女了。
  
  谁知,程兴广对这些美女们却打不起精神,连眼皮都没抬一抬。甭说他了,就连程亮也提不起兴趣。自打那天从电视里看到老爹看过的那个美女以后,程亮也觉得那个美女美得过分了,再看别的美女,总是不顺眼。两个人蔫头耷脑地逛了一圈儿,便心照不宣地打道回府。
  
  傍晚时分,程兴广说要出去遛遛弯。程亮对他放心不下,还是悄悄跟上了他。程兴广走出不远,就改了道,又奔着看到美女的地方去了。不大会儿,就来到了那里。果然,看到那个美女正站在路边等人呢。程兴广放慢了脚步,不时地偷眼看着她。那个美女看到他,就冲他跑过来。到了跟前,就对他小声说:“大伯,你不要再往前走了。”
  
  程兴广愣住了:“怎么了?”
  
  美女小声说:“前面有陷阱。你已经摔伤两次了,不要再摔倒了。”程兴广感激地看着姑娘,点了点头,返身回来。程亮拦住他,问美女跟他说了什么。程兴广就把美女的话重复了一遍。程亮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是医院搞的一个陷阱。医院早就在前面的路面上制造了陷阱,然后利用美女吸引路人的注意力,使路人不小心摔伤,不得不到他们医院去看病,他们就可以赚到高额的医疗费了。他马上来了兴趣,一路寻过去,终于在前面寻到了一根绊马索。那根绊马索就是电线杆子上的纤绳,被人做了手脚,正好横在了路面上,有人的脚脖子那么高,天色一黑本来就很难看到,再被旁边的美女一吸引,那就更看不见了,绊在上面,不摔倒才怪。程亮掏出照相机就开始拍照。
  
  美女跑过来,大惊失色地看着他:“你这是干吗呢?”
  
  程亮把镜头对准了她,给她拍了一张,然后气愤地对她说:“你们这么做,也太缺德了。为了赚点儿医疗费,就想出这么损的主意。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弄不好要摔出人命的,那就是杀人了,你就是帮凶!”美女顿时给吓得白了脸,一时说不出话来。程亮问她:“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谁的主意?”美女哆嗦着说:“都是院长的主意。我妈得了病,住在他们医院,实在交不够医疗费,这才答应他们的。”说着,美女就蹲在地上,委屈地哭了。
  
  程兴广跑过来了,厉声质问儿子:“你咋把人家姑娘给欺负哭了?”
  
  程亮气呼呼地说:“她为虎作伥,干这种缺德事儿,我就得揭露她!你等着吧,明天的报纸上,就会出现你的照片。我要让全市的人都看到,在你美丽的外表下面,有一颗多么肮脏的心!”说完,他就跑回家去赶稿子了。
  
  第二天一早,他的稿子就登到了报纸上,果真还配着美女那张惊慌失措的大照片。报纸一推到街市上,即刻引起巨大反响,群众的谴责声不断,报社的读者热线都快给打爆了。这还是程亮当记者以来做得最成功的一次。他看着自己的重头稿,正眯眯地笑着,忽然接到老爹打来的电话。老爹焦灼万分地说:“你快回来吧!”
  
  程亮匆匆忙忙地赶回家,只见美女正坐在沙发里掉眼泪,老爹正焦灼地在屋里踱着步子。老爹一见他,就瞪圆了猩红的眼珠子,愤怒地冲他吼着:“看看你那一篇破文章,把人家孩子害成什么样子?”程亮忙问美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美女说他的稿子见报后,卫生局派调查组到医院去调查了,院长一生气,把她们母女给轰出来了。美女无路可走,只好来找他了。
  
  程亮从手机中查出一个电话号码,亮给美女看,告诉她,他已经替她联系好了,这家首饰店正缺一个形象大使呢,她形象好,气质佳,去干最合适不过了。他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美女,说他跟他们领导说这条新闻是美女打的热线,领导就批了这些信息奖金。美女含情脉脉地望着他,脸上浮起一层羞云。
  
  程亮心里一颤,眼光也变了味道。
  
  程兴广也看出了端倪,笑哈哈地说:“你们先聊着,我出去看美女了。”程亮忙冲他喊:“美女也不是随便看的。你一定要看清楚周围的情形,别再落入陷阱啊。”程兴广笑哈哈地出了门,明目张胆地看美女去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