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边捉逃犯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4 21:04查看: 188144

  农历十一月底,天寒地冻。这天晚上李老太太早早关了门坐在热炕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屋内阴风飒飒,寒气逼人,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猛回头一看,一个中年男子啥时候站在了她面前。
  
  李老太太大惊失色,忙问:“你是人是鬼?我把门关得好好的你怎么进来的?”中年男子说:“是人也罢,是鬼也罢,你甭管,我是怎么进来的你也甭管,你说你家里人都到哪儿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中年男子看来有些害怕,说话时喘着气。李老太太说家人都到外地打工挣钱去了,剩下她老婆子一个人守家看户。中年男子听了放心地松了口气,又问:“今晚屋里还有人吗?”李老太太一听生气地说:“有哩!”中年男子顿时吓得浑身一颤,急问:“谁?”李老太太咬着牙说:“警察。警察专门等在这里抓你哩!”中年男子吓得撇下李老太太,赶紧在屋里屋外搜寻一遍,确定没有人,又回来指着李老太太说:“你这个老家伙坏得很!没有警察,你吓唬我。”李老太太又问:“你到底是个啥人,鬼一样没声没息地跑到我屋里,一提警察又害怕得不行,你说你干了啥坏事?”中年男子贼一样斜着眼睛望着李老太太,咧着嘴说:“我干的是好事,今天晚上我还要在你这里再干干这好事哩。”李老太太说:“那你能不能把你的好事给警察说一说?”李老太太一提警察,中年男子又哆嗦了一下。就在这时,外边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一听见敲门声李老太太如见救星,赶紧下炕准备开门。谁知中年男子纵身一跳,上前堵住了李老太太,凶声凶气地说:“不许开门!外头问家里来人了没有,你就说没有。如果你胡说乱喊,我就杀了你!”中年男子说着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握在手中,凶狠地望着李老太太。眼见一线希望破灭了,李老太太垂下了头。这时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边敲还有人边喊:“李婆婆,有没有人到你家里来?”李老太太又昂起了头,冷不防跑到了院子里。中年男子急急追了出来,刀尖顶在了李老太太的胸前。李老太太望了望中年男子指向她的刀子,又看了看前边的大门。这时外边又喊了:“李婆婆,你家里有没有来人?”李老太太感到胸前的刀子紧紧地顶上了,于是扯着老腔喊:“没,有……没,有……。”连喊了两声。李老太太喊话的声音很特别,“没”字刚出口就像断了气,而“有”字的音又拉得特别长,她大概是被吓坏了。可以听出来门外边站着几个人,问李婆婆的是村上干部。村干部在外边喊:“李婆婆,你把门开一下。”中年男子的小刀又在李老太太的腰上猛顶了一下,这回李老太太抬高嗓门说:“你们走吧,我已经睡下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中年男子和李老太太都听见那几个人走远了,听不到脚步声了。中年男子这才收起了刀子,对李老太太的表现感到满意。
  
  李老太太进了屋,中年男子也跟了进来。中年男子问李老太太有没有电话,李老太太说她屋子又不是办公室。中年男子又把屋里屋外看了一遍,确实没有。中年男子又问李老太太有没有手机,李老太太说她养了两只老母鸡。中年男子长长出了口气说:“看来你老婆子这里是安全的。”李老太太逼问:“你到底做了啥见不得人的坏事?见人怕人,说警察怕警察的。”中年男子咬着牙看着李老太太说:“今天下午我去卖菜,发现一个女的长得特别漂亮,我就尾随在后,到了没人的地方我上前强奸。结果女的不从,我就从后边捅了一刀,把那女的捅死了没有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跑,跑了几个村就跑到你这里,今天晚上我要在你这里藏身。”李老太太说:“原来你是一个罪犯,窝藏罪犯可是犯法的,我不能收留你。你做下了坏事天理不容,迟早会让警察抓住的,我劝你赶快去投案自首。”罪犯说:“投案,我就没有命了。”李老太太问:“那被你所杀的那个女的还有没有命?”罪犯要李老太太少管闲事,李老太太让罪犯赶快走。罪犯晃着刀子说:“你再赶我走,我就杀了你!”没办法,李老太太只好又上炕看电视。罪犯没有上炕,又跑到院子去了。李老太太也无心看电视,用心听着罪犯的动静,可是好一会儿了什么动静都没有。李老太太就下炕屋里屋外寻了个遍,没有人。那个罪犯不知什么时候又偷偷溜走了。
  
  李老太太想趁此机会赶紧去报警,她急急跑出屋。人老杂事多,想小便了,李老太太进了厕所,出来后连电视也顾不上关就跑去开门。谁知李老太太还没有走到门跟前,就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差点把她撞倒,还是那人一把扶住了她。李老太太借着月光一看,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李老太太奇怪地问:“你又是谁?刚才院子里还没有人,我进了厕所你就在院子了。我把门关得好好的,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是不是刚才那个人变的,一下子变年轻了?”小伙子望着李老太太轻声说:“老婆婆,你不用怕。我不是刚才那个人,我也不会变。我是警察,是专门来抓罪犯的。”李老太太赶紧把小伙子叫进了里屋。小伙子就问:“老婆婆,刚才那个人,是不是有四十上下年纪,中等偏矮,头圆脸圆的,稍稍还有些胖?”李老太太点头说就是那样。小伙子说:“这么说,就是他。”李老太太说:“那是个罪犯。他自己也说他强奸杀人了。”小伙子说是的。李老太太又问:“你怎么知道那罪犯会在我屋里?”小伙子说:“我们在附近搜查了一遍,没有一点踪影,我们自然就怀疑到你这里,再说这消息还是你告诉我们的。”李老太太明知故问:“我是怎么告诉你的?”小伙说:“我们起先搜查到你这儿,村干部问你屋里有没有人,你说没有。这‘没有’两个字说得很奇怪,‘没’字发音很短,而‘有’字又拉得特别长,这不是分明在告诉我们屋里有人吗?另外,你当时明明是在院子里,你却说你已经睡下了,这不是也在告诉我们屋里有人控制你,你不能说实话吗?”李老太太笑着点头说:“是这样的。”小伙子说:“当时我们就想破门而入擒拿那罪犯,可是怕他狗急跳墙伤害你。老婆婆,我们查过这个罪犯两年前就犯过强奸罪,这家伙恶习不改,今晚咱们两个配合好,来个将计就计将那罪犯擒拿住。”李老太太问:“可是,那坏蛋跑了啊?”小伙子笑着说:“他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的,他会回来的,他认为你这里最安全。”李老太太又问怎么将计就计?公安小伙在李老太太的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遍。李老太太还要问什么,只见公安小伙将手一挥:“别说话,他来了。”公安小伙赶紧让李老太太上炕去,他又把电视机弄了一下,又将电灯开关弄了一下,人就不见了。
  
  进来的人径直钻进了屋,“老婆子,老婆子”叫着。李老太太一听正是那罪犯回来了。李老太太装作睡着了故意不吭气。罪犯在墙上摸着寻找开关,怎么找也找不到,又“老婆子,老婆子”地叫。“谁是你老婆子?你跑到哪儿去了?走的时候也不给我说一声,住旅馆也要打个招呼哩。”罪犯说他有些不大放心,出去探了探风声。罪犯又问家里来人了没有?李老太太说:“就你一个人贼一样出来进去的,半夜三更的谁来我一个老婆子屋里做什么。”罪犯问:“你怎么不看电视?也不拉灯,屋里黑漆漆的?”罪犯就摸弄电视,按来按去都是黑屏。李老太太说:“我不爱看电视,只爱睡觉。电灯嘛可能是灯泡坏了,你有没有电灯泡?”罪犯说:“我哪儿来灯泡。灯不亮也好,省得惹人注意。”罪犯说着就走到了炕跟前,跺着脚搓着手说:“天冷得很。刚才害怕,没感觉到冷。现在不怕了,才感到冷得厉害。我要上炕,我要到你的热被窝暖一暖。”李老太太竟然大方地说:“那就上来暖一下吧,我刚把被窝暖热了。”罪犯嬉笑着说:“看来你老婆子还识相,用不着我动刀子。你等等,我出去撒泡尿,回来就钻你老婆子的热被窝。”罪犯说着就出了屋子,说是撒尿却不去厕所,拿了条棍子在院子里这里胡捅捅那里乱打打,见没有啥动静,才扔了棍子放心地跑回了屋子,嬉皮笑脸地说:“老婆子我来了,老婆子我来了。”李老太太也笑着说:“上来上来,天寒地冻的,你做贼心虚,东躲西藏,像鬼一样见不得光明日月,让警察把你的魂也吓掉了,快上来暖暖脚。”罪犯说:“还是你老婆子理解我。”说着脱了鞋上了炕,又解了裤子就钻进了李老太太的被窝里。此时他已是兽性大发,他要对这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下手了。
  
  被窝确实热乎乎的,罪犯钻进去后,那双脏手就到处乱摸,可摸来摸去怎么也摸不着李老太太。罪犯就气得大骂:“老妖婆,你钻到哪儿去了?”只听李老太太笑着说:“我不就在被窝里吗,你这头猪!”罪犯循声向炕角摸去,这回摸到了,罪犯淫声淫气地笑着说:“哎呀,没有想到你一个老太太,皮肤还这么光滑富有弹性。”恰在这时电灯亮了,罪犯一看自己摸到的哪里是老太太,分明是一个小伙子,吓得大喊:“有鬼,有鬼,有……”第三个“鬼”字还没有出口,一副亮闪闪的手铐就铐住了他的双手。李老太太也拿来一条绳子,将罪犯捆了个结实。
  
  原来灯泡并没有坏,是公安小伙挽起了开关绳子。电视是公安小伙拔了电源。罪犯进门时,公安小伙在隐蔽处藏着。罪犯进屋后,公安小伙就在屋门口。罪犯出来说要撒尿时,公安小伙趁此机会上了炕。罪犯一点儿也没有想到,他跑来跑去,最后会在被窝里被警察抓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