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陪聊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4 21:17查看: 24231

  项天笑是个典型的享乐派,工作远离苦,工资比金足。这不,大学毕业都11个多月了,虽然每天都在东奔西跑,脚跟打着后脑勺去寻找工作,可工作轻松、工资丰厚的工作总是找不到。老爸有些不高兴了,就冲他说道:“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世上哪有不出力就能赚到大钱的工作?除非晚上做梦。”
  
  项天笑虽然有一肚子的火,可这火并不是因为老爸老妈的不停唠叨,而是因为自己的运气不佳,要是自己出生在当官的家里,或者是大款的家里,要钱有钱,要房有房,要车有车,自己还用头拱地去寻找工资丰厚的工作?谁知就在这时,项天笑的手机响了,是他的女同学柳叶发来的一条短信:我现在在一家“聊天公司”工作,我的工作就是“话聊”,所谓“话聊”就是陪人家网聊、电聊(电话),公司将根据你的工作量付你工资,你跟客户聊的时间越长,见的面越多,工资就越高。我的一个同事长得就像猪八戒,舌头就像镀了铅,可他一个月竟赚了五千多元,就凭你的长相、口才,你要是来这里工作,一个月赚个万儿八千的,简直比在鱼缸里抓鱼还要容易得多!坐在屋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只动动嘴,一个月就能赚五千多元,这不赶上伸出双手只管接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了?项天笑梦寐以求的工作终于找到了,他高兴得差点就跳了起来,他眉飞色舞地冲老爸老妈说道:“我有个同学给我找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不用出力,一个月就能赚上五千多元,我今天就去她那里。”老妈问道:“什么工作?”项天笑告诉老妈:“就是在电话里、网上陪人聊天。”老妈的脸色立马就阴沉下来:“这叫什么工作啊?上网的人有几个是好的?要是哪个女人跟你聊多了,被她男人发现了,把咱痛打一顿,咱干吃哑巴亏不说,这事传扬出去好说不好听啊!不行,宁愿饿死,咱也不做这样的下三烂工作。”从小就把老爸老妈的话当成耳旁风的项天笑自然没有听从老妈的话,他立马就给柳叶回了短信:我马上起身前往。项天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装,就奔向了柳叶所在的风费市。
  
  来到风费市,项天笑很快就找到了柳叶所在的“聊天公司”。“聊天公司”的老板一下子就相中了项天笑,有关事项向他介绍完之后,就让他走马上任了。人要是走了鸿运,跌倒了都能跌出金子。项天笑打开电脑,用“北方第一狼”的网名刚进入公司设置的聊天室时,就有一个网名“天下第一美女”的人跟他聊上了。让项天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天下第一美女”竟向他提出:上午他要在网上陪她聊一个小时,下午他要在电话里陪她聊一个小时。项天笑自然满口答应。
  
  然而,让项天笑更没有想到的是,10天过后,“天下第一美女”不知是个轻浮的女子,还是被他的口才所吸引,她竟然说她已经爱上他,特别是到了20天这天,她竟然提出要来风费市跟他面聊,他要是不答应,她就跳楼自杀。“聊天公司”早就开设了“聊天茶吧”,陪聊员要是把客户领到“聊天茶吧”里喝茶,提成要比陪聊高得多,这倒是项天笑巴望不得的事,他立马就跟“天下第一美女”约定:下月10日上午10点,在东顺路北望街“聊天茶吧”第10包厢面聊。
  
  一转眼就到了面聊的时间。这天上午9点多钟,柳叶把项天笑打扮一新,项天笑走到镜子前一下子惊住了:他从没有发现自己如此英俊,如此潇洒,简直比少男还充满朝气。10点整,项天笑便在“聊天茶吧”第10包厢里,等待“天下第一美女”的到来。
  
  项天笑苦苦等了半个多小时,“天下第一美女”还没有露面,项天笑有些等不及了,就掏出手机,给“天下第一美女”打电话。谁知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不用猜,肯定是“天下第一美女”到了。项天笑赶忙起身,面带微笑地推开门,笑容一下子凝固在了他的脸上:走进来的并不是“天下第一美女”,而是5、6个怒气冲冲的男子汉。站在前面的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一把就抓住了项天笑的衣领,瞪着牛一样的大眼恶狠狠地说道:“告诉我:想死还是想活?”项天笑哪经过这样的场面,差一点吓尿了裤子,他忙不迭地说道:“想活想活。”彪形大汉像提小鸡似的将项天笑提到身前:“想活,就赶快把‘天下第一美女’交出来。”项天笑慌忙说道:“‘天下第一美女’还没有来啊,我这不是正等着她……”彪形大汉没等项天笑把话说完,就左右开弓,大嘴巴子搧得他晕头转向,两眼直冒金星。搧了一阵子后,彪形大汉便吼道:“说,‘天下第一美女’现在到底在哪里?”项天笑一边捂着脸,一边苦苦哀求道:“大哥,你别再打我了,我说的是实话,我现在确实不知道她在哪里啊!”彪形大汉又“啪啪”给了项天笑两记重重的耳光:“我们老板的‘小三’你也敢勾引,你真是耗子舔猫,你好大的胆。马上给她打电话,问她现在在哪里?”项天笑岂敢怠慢,立马就给“天下第一美女”打电话,谁知竟然无法接通。彪形大汉又“啪啪”给了项天笑两记耳光:“你给我竖起耳朵听着:限你两天之内,一定要跟她联系上,否则,就砸断你的腿。我的手机号码是13333333333,你找到她之后,就立马给我打电话。”
  
  项天笑回到聊天公司,柳叶见项天笑鼻青脸肿,满脸是伤,赶忙问他发生什么事了?项天笑便把实情告诉给了她。柳叶听后说道:“老同学,你这点子可真是罗锅进屋——驼背到家了。我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天了,有的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谁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啊!”柳叶的一个朋友说道:“他们过两天就跟你要人,你要是联系不上她,那可怎么办啊?”柳叶便对项天笑说道:“要是再让他们逮着了,打你个腿断胳膊折了,那可就不划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上之策。”
  
  项天笑不得不离开这里,去另一座城市寻找工作。
  
  这天傍晚,项天笑来到跟风费市接壤的黄芳市,走出很远,也没有找到很便宜的旅店。项天笑感到有些累了,就在路边的凳子上稍作休息。这时,一个打扮入时、长相漂亮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的手里竟然提着一只具有跳跃颜色的美洲鳄鱼皮制手提包。她走到项天笑跟前时,两眼竟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直看得项天笑心里七上八下起来:“这位小姐,你啥意思啊?”入时女甜甜一笑,道:“那你是啥意思啊?四年前咱俩是校友,你干吗装作不认识啊!”项天笑怔怔地看着入时女,看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有这么个校友。入时女“扑哧”一笑道:“难道你真忘了不成?我叫杨絮飞,有一次去食堂买饭,你插排,我瞪了你一眼,你还冲我笑了笑。”项天笑去食堂买饭,经常插排不假,但有没有这码事,他实在想不起来了。杨絮飞坐在项天笑身边后,两个人便聊了起来,项天笑把自己的处境一股脑儿地告诉给了杨絮飞,杨絮飞听后说道:“说实话,我在学校读书时,最让我动心的就是你,你的风度简直赶上《上海滩》里的许文强了。谁知天不遂愿,老爸竟得了重病,为了救治老爸,我就给一个大款当了‘小三’。实话跟你说,因为我压根就不喜欢他,自然就没有从他身上体验到做女人的快乐。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我们可以做朋友,你的工作包在我身上。”这倒是项天笑求之不得的,他立马就答应下来。
  
  天黑之后,杨絮飞便把项天笑领到一家饭店。让项天笑没有想到的是,杨絮飞竟然很有酒量,两人喝了一瓶白酒,他都感到晕头转向了,可她却没怎么地,她还要喝。项天笑说死也不喝了,因为现在他还有点清醒,一旦喝醉了,失去了知觉,兜里的这两千多块钱就不知道是谁的了。杨絮飞很通情达理,就没有再要求项天笑继续喝。买单时,杨絮飞故意在项天笑面前打开手提包,项天笑往里一看,一下子惊住了:手提包里装的全是钱。杨絮飞很是动情地看着项天笑:“这些钱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可对有些人来说,或许会像生命一样重要。要是我高兴了,愉快了,我就会把这些钱全部送给他。”项天笑自然是吃惊不小,他更是动情地看着杨絮飞:“我看你好像有些累了,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杨絮飞眼睛一亮,似乎用眼神给了项天笑一个飞吻:“好啊!”
  
  杨絮飞把项天笑领到一家小旅店,项天笑有些纳闷:就凭她这样的身份怎么能住这么简陋的地方呢?登记住宿时,旅店老板要看身份证,项天笑刚想掏出身份证,杨絮飞竟先项天笑一步,将她的身份证递给了老板:“他是我的朋友,今晚就我自己住在这里。”
  
  办完登记手续,两人来到了房间,聊了一会儿后,杨絮飞便依偎在项天笑的怀里,项天笑一边紧紧地搂着杨絮飞,一边回想着杨絮飞刚才对他说的话:“这些钱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可对有些人来说,或许会像生命一样重要。要是我高兴了,愉快了,我就会把这些钱全都送给他。”今天我一定要好好表现,让她愉快了,满足了,销魂了,她就会把这些钱送给我。项天笑想到这,便迫不及待地将杨絮飞抱到了床上。然而,让项天笑搞不明白的是,杨絮飞竟从兜里掏出了一副新手套,非让项天笑戴上不可,既想得到钱,又想得到色的项天笑自然没有心思多问。两个人疯狂完之后,满身是汗的项天笑找来一条毛巾,一边擦着汗,一边深情地问杨絮飞:“怎么样?还让你满意吗?”满脸涨红的杨絮飞,就像是散了骨架似的仰卧在床上,足足过了半天,她才一字一句地说道:“是你让

我真正体验到了做女人的快乐。我包里这6万块钱,你拿去后,足够买一副上等的棺材。”项天笑一下子怔住了:“絮飞,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你干吗要诅咒我啊?”杨絮飞很是认真地说道:“我没有诅咒你啊,我跟你说的是实话啊!不瞒你说,我是个艾滋病患者,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大多都是靠性传播的。”项天笑“哈哈”一笑道:“我们使用了安全套,你不可能把艾滋病传染给我啊!”杨絮飞“扑哧”一笑道:“要是我事先把安全套扎上眼了,你说能不能传染给你啊?”项天笑捡起安全套一看,安全套果然有眼,项天笑愤怒了,他一把掐住杨絮飞的脖子:“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死啊?”谁知杨絮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幸灾乐祸地说:“我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我的男人在外面都找到‘小三’了,我就痛恨好色男人,我要让天下所有的好色男人都染上爱滋病,当然也包括你,我要让好色的男人统统为我陪葬!”项天笑再也理智不下去了,这个失去人性的毒蛇女人,不但会害死他,要是不弄死她,她还会害死更多的男人和女人,当然也包括没有出生或者已经出生的孩子,反正我也不能好了,一是替自己报仇,二是为民除害。项天笑想到这,便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双手上,直到杨絮飞的脸变成了紫色。

项天笑将杨絮飞的尸体藏在了床下,提起手提包,迅速离开了旅店,他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座城市。项天笑打了辆出租车,跑了一个多小时后,便下了车,步行一会儿后,再打出租车。这一晚上,项天笑究竟打了多少辆出租车,他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天亮时,他已经来到了另一座城市。项天笑找到一处没有人的地方,打开杨絮飞的手提包,看看这包里到底是不是6万块钱。谁知最先映入他眼帘的竟然是放在钱上面的一封信,项天笑将信打开,只见上面写着:你好!我要最先告诉你的是:你不用害怕,我虽然是个艾滋病患者,但你没有被感染,因为那安全套是我在事后瞅你拿毛巾时才将它扎破的;你不用担心警察会抓到你,只要你没有前科,只要你迅速离开这座城市,警察就永远抓不到你,因为我所选择的路线,是没有安装摄像头的;我让你戴手套,目的很简单:你被我激怒后,又得知自己会患上艾滋病,你在感到绝望时,或许因为一时冲动,就会把我掐死。这样,你掐死我后,我的脖子上就不会留下你的指纹了。项天笑懵了:这个杨絮飞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她为什么让我杀死她?我把她杀死了,她为什么又不想让警察抓到我?项天笑赶紧往下看:你现在肯定很惊讶,我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其实我想干的事很简单:就是让你杀死我,而让你杀死我的原因是:我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从小就不好好念书,加上我又是一个单亲家庭,爸妈在我很小时就离婚了,爸爸把我扔到奶奶家就不管不问了。没有上进心,只想贪图享乐的我中学没念完就到社会上混了。有一次,我跟朋友去一家酒店吃饭,酒店的老板就问我,愿不愿意来他这里打工?他可以高薪聘用我。我来到他这里后,他便对我说:你长得如花似玉,干吗要白白浪费资源啊,你要是陪我睡一宿,我就给你1万块钱。我没有经住诱惑,就跟他上了床。一夜就赚了1万元钱,这钱来得实在太容易了。打这以后,我就成了这家酒店的接客小姐。三年后的一天,我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就到医院检查,结果我竟得了艾滋病。一个从来没有想到死的人,突然得知自己要死了,那种感觉是一般人没法体验到的。我压根就不想死,可老天已经不容我再活下去了,为此我不知哭了多少次,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我在痛恨自己的同时,更恨我那不负责任的父母,他们要是不离异,不去贪图自己的享乐,管管我,或许我就不会有今天的惨剧。当我看见一个比一个还小的女孩步我后尘时,我真为她们感到担心,她们日后的命运不都会像我这样的悲惨嘛!为了不让她们步我后尘,我就找了一位很有责任心很有正义感、专门撰写纪实题材的作家,我让他把我的经历写一本书,免费让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看,让那些已经步我后尘或即将步我后尘的女孩子们看,我要用我的悲惨经历告诉她们:就因为我游手好闲,贪图享乐,才走上了绝路!我留恋这个美好的世界,可这个美好的世界已经不留恋我了,要想在这个世界幸福愉快地活着,就要靠自己的脑袋和双手,游手好闲,贪图享乐,最后的命运肯定会像我这样,甚至比我还惨。为了能让这本书顺利地出版、发行,我已经办理了10万块钱的人身保险。我被人杀害了,我的奶奶就可以得到这笔赔偿金,我奶奶已经答应,她会把这笔赔偿金全部交给那位作家。我之所以要给你留下这封信,当然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万一你被警察抓到,你可以把这封信拿出来,法院就不会判你死罪;二是我要告诉你:你要不是个贪图享乐之人,你就不会平白无故地遭受这样的委屈。

项天笑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我没有被传染上艾滋病,虽然我杀了人,只要我这一生老实本分,遵纪守法,不再贪图享乐,就肯定不会东窗事发。项天笑想到这,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他做了一个惊人之举:竟然把手提包和包里的钱全都丢进了垃圾箱里。现在项天笑已经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了:杨絮飞就是一面镜子,游手好闲,贪图享乐,最后绝没有好的命运,自己要不是贪图享乐,怎么会让人平白无故地暴打一顿,又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卷入到这“杀人门”的命案中来呢?项天笑要在这里找一份工作,开始新的生活,再也不贪图享乐了。

转眼两天的时间过去了,项天笑总算在一家并不算很大的酒店找到了一份工作,站在门口接待来客。

这天中午,有几个小青年前来这里吃饭,一个细高个边走边说:“咱们吃完饭,我就领你们去刑警队找我大哥。”一个矮个问道:“找你大哥干什么?”细高个很是神秘地说道:“前几天,黄芳市有个女子被人给掐死了。我大哥说,大前天,有个小学生在垃圾箱里捡到了一个很贵重的具有跳跃颜色的美洲鳄鱼皮制手提包,里面全是钱,这个小学生就把包交给了巡警。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包里共有6沓钱,而这6沓钱上下是真钱,里面全是白纸。经辨认,这个手提包竟然就是那个被害女子的。为了抓到罪犯,黄芳市警方悬赏2万元。我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要逮着这个罪犯,得到这2万元的赏金。”矮个说道:“我们不认识罪犯,怎么能逮着他啊?”细高个“哈哈”一笑道:“人要是碰上倒霉事了,张嘴能被风呛死,睁开眼睛能让蚊子蹬瞎,那个罪犯本来很狡猾,他所选择的路线,根本就没有摄像头,你想抓到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谁知他去的那个小旅店,老板是个好色之徒,他竟在房间里偷偷安装了摄像头,专门偷看人家的隐私。那天他发现女子被害后,就赶紧报警,警察在勘查现场时,才发现了摄像头,那个罪犯跟被害女在床上做爱,和他掐死被害女的整个过程全被录制下来了。”项天笑听到这,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脑袋胀得有多大,腿已经有多软了,他赶紧离开酒店,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向郊外跑去。项天笑要像上次那样,频繁更换出租车。跑了两个多小时,项天笑刚想让司机把车停下,他一下子就懵了,前面不远处,竟站着好几个警察。项天笑明白了,警察已经在这里设卡抓他了,好在右边就是山,只要爬上山,或许就会逃过一劫,于是他赶忙冲司机说道:“你就在这里停车。”司机笑道:“你不告诉我在这里停车,我也得在这里停车啊。”项天笑一愣:“为什么啊?”司机说道:“前几天,前面的来源县发生了特大洪水,通往县城的路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这里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项天笑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暂时放了下来,他问司机:“那要是去来源县怎么走?”司机说道:“一个办法是回去从九道沟走,另一个办法是从这里爬山过去。”项天笑是个聪明人,这要是再坐车回去,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

项天笑下了车,就朝山上爬去,他要以最快的速度翻过山,然后打车迅速逃离这里。项天笑很快就爬上了山,翻过两座山后,已经可以看到山下的县城了。谁知就在这时,有个女孩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看样子她已经累得疲惫不堪了,项天笑便问:“这位小姐,你知道去来源县的路怎么走吗?”女孩说道:“我也是去来源县的,可山下的水还没有退去,只能待在山上了,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三天了,天天到处找吃的。”项天笑看着女孩:“你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在这里呢?”女孩苦笑道:“我是跟我的恋人一起来这山上游玩的,谁知会赶上特大暴雨,在我们俩刚刚返回半山腰时,这里就发生了泥石流,我们俩都被冲倒了,我爬起来时,他已经没有影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

项天笑怔怔地看着女孩:“我听你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你的网名是不是叫‘天下第一美女?’”女孩也怔怔地看着项天笑:“我听你的声音也十分的耳熟,你是不是那个网名叫‘北方第一狼’的?”项天笑斜眼看着“天下第一美女”:“你不是答应跟我面聊吗?怎么言而无信呢?害得我差点丢了性命。”“天下第一美女”说道:“实话跟你说吧:我爱上了一个有钱的男人,他告诉我他已经跟他妻子离婚了,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是假话,我已经是个‘小三’了,仅仅过了一年,他又有了‘小四’和‘小五’。后来,我就爱上了给他当保镖的一个人,他也特别的爱我。可你不知道,我找的这个男人,有的是钱,给他当保镖的就有十多人,要是让他知道我跟他私奔了,他肯定会把他弄死。他害怕他,可他又实在太爱我了,他就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让我跟‘聊天公司’的人在网上聊,在电话里聊,等我跑了,他们就会查电话号码,就会调取我的聊天记录,他们就会认为我是跟那个‘聊天公司’的人私奔了。果然不出他所料,他们真的找到了你,把你给好一顿揍。”项天笑冷冷地问道:“你的那个恋人是不是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天下第一美女”点了点头,说道:“人算不如天算,命里八尺,难求一丈,我们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走到了一起,结果他却没有影了。”

第二天下午,依然被困在山上的项天笑就被警方抓获了,项天笑立马就把杨絮飞留下的信交给了警方。当记者把杨絮飞、项天笑、“天下第一美女”的事发到网上后,网友们纷纷表示要慷慨解囊,出钱让那位纪实作家把他们的事写成书,尽早发表,以警示大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