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4 21:19查看: 35168

  1。神秘来信
  
  阳山市第二初级中学的刘老师退休后,最喜欢的就是出门旅游。
  
  4月1日这天下午,他到楼下取报纸,打开信报箱后,发现里面有一封信。
  
  这信挺奇怪的,信皮上只写着刘老师启,既无邮票、邮戳,也无寄信人地址。
  
  刘老师疑惑地撕开信封,里面有一张请柬,还有一张照片和一张火车票。火车票是阳山市至海城的软座,日期是4月8日。再看相片,只一眼,刘老师就认出来了,因为他家里也有同样一张照片,只不过这张照片是复印的。这是一张大合影,上面有字:阳山二中93级二班毕业合影。刘老师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坐在最中间。
  
  刘老师随后打开请柬,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话:敬爱的刘老师,我是您93级的学生,定于4月8日于海城举办同学聚会。为谢师恩,特邀请您赴海城聚会、旅游,一切费用由本人承担,望届时光临。
  
  后面没有署名。
  
  这是哪个同学呢?为什么不署名?刘老师反复看着请柬,突然想起今天是愚人节,难道是谁在跟自己开玩笑?可再一看火车票,货真价实,票价三百多元呢。拿三百多元来开玩笑,代价似乎也太高了吧?
  
  刘老师心想,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海城是闻名遐尔的旅游城市,依山傍海,风景旖旎,大小岛屿星罗棋布,风光各异,如果有机会去转一转,不失为一件美事。
  
  对方不署名可能是故意保持神秘感,到时候好让大伙大吃一惊吧。想到这里,刘老师不禁暗自微笑。93级的学生中不乏他的得意弟子,后来大多考取大学,如今分散在全国各地,多数已失去联系。或许是其中某个学生功成名就,就想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炫耀一下吧。
  
  刘老师拿着信回家,然后坐在书桌前,挨个分析相片上的同学。这封信显然是未经邮局投进自己信箱的,这说明发信人很可能就在阳山本地。本地的学生他还是大致了解的,其中有几位有能力出资举办聚会。刘老师就重点分析了这几个同学,觉得他们都不太可能。因为这些年,93级学生也聚过几次,这几个人都做过东,如果是他们,绝不会如此神秘的。
  
  刘老师不得要领,心中忽一闪念:既然是同学会,那么其他同学也应该会收到请柬的。他就拿起电话,打给跟自己来往密切的学生张志,问他是否收到请柬。不出所料,张志说他也收到了,别的几个同学也收到了,大家正在猜测发信人是谁呢。
  
  刘老师问:“那你们猜出来了没有?”
  
  张志说:“我们也不确定,不过估计不会是本地的同学,因为据我了解,咱们班本地的同学全部收到请柬了。”顿了顿,他又说,“反正这是好事,大家也懒得猜了,去了自然就会知道。”
  
  刘老师问:“这么说你是打算去了?”
  
  张志说:“当然去啊,人家车票都给买了。刘老师,难道你不去?”
  
  刘老师说:“既然大家都去,那我就跟着去热闹一下。”
  
  2。钻石诱惑
  
  4月8日下午,刘老师打车来到阳山火车站,跟张志等同学会合,一起前往海城。
  
  包括刘老师在内,此行一共22人,其中有四五名同学自毕业后刘老师还一次未见过,看着很眼生,提了名字他才记起来。还有一个叫张慧慧的女同学,现在是一名护士,因为当年读书时表现不突出,他干脆全无印象了。也难怪,他教过的学生太多了,怎么可能都记得住啊。
  
  一路上,大家互相询问试探,要从中找出发信的那位神秘同学,但众人均信誓旦旦,表示绝对不是自己。
  
  看来,这个谜底只有到了海城才能解开了。
  
  第二天上午到达海城,众人刚出车站,就看到一男一女高举着横幅,上书“热烈欢迎阳山二中93级二班老同学”。过去一问,男的是大巴司机老王,女的是导游小赵。神秘同学财大气粗,居然专门雇了接待人员。
  
  导游小赵一口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自我介绍完毕后,说这几天由她全程负责大家在海城的衣食住行,一切由她安排,一定让大家吃好喝好玩好。
  
  张志忍不住问:“赵导,你能不能透露点信息,雇你的人到底姓什么?是男是女啊?”
  
  小赵微笑道:“不好意思,雇主要求保密。不过,明天到了目的地,保证你们一定会见到他。”
  
  “目的地是哪里?”
  
  “我们是要去大海里的一座荒岛。”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刘老师问:“去荒岛干什么?探险吗?”
  
  小赵解释说:“现在我们这里最流行的就是荒岛游。海城岛屿众多,有许多岛屿未被开发过。跟那些开发过的岛屿相比,这些荒岛虽然较为荒僻,但没有人工开发的痕迹,风光非常独特,是原汁原味的自然风光,所以又称为绿色旅游,很受游客的追捧。”她略一停顿,神秘地说,“另外,我现在可以透露一点信息给大家,我们这次的荒岛游,不仅仅是观光,还要夺宝呢。”
  
  一句话立刻就勾起了大家的兴趣,张志好奇地问:“夺什么宝?难道岛上有宝藏?”
  
  小赵说:“不是宝藏,是把你们请来的这个老板自己拿出一件宝贝,作为你们聚会的彩头。明天到荒岛以后,会安排一个游戏活动,优胜者就可以夺得这件宝贝。”
  
  众人都充满期待:“是什么宝贝呀?”
  
  小赵却卖开了关子,说:“这个宝贝现在就在我手里,不过要暂时保密,等晚上人到齐了再公布。今天我们的日程是这样安排的:你们先去宾馆休息,下午可以浏览一下海城市区,晚餐后咱们就坐船出发。我们租了一艘豪华游轮,条件很好,大家晚上就在船上休息。”
  
  随后,小赵就让司机开车将大家送到宾馆休息。
  
  这一天中,陆续有在外地工作的同学来报到,大家相见甚欢。这样,到了晚上,连同刘老师在内,全班师生一共到了31人。
  
  晚餐时,不少人挂念着那件宝贝,纷纷催小赵赶快透露一下,别吊大家胃口了。
  
  小赵就从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露出一枚熠熠生辉的钻石,精美无比。
  
  众人一阵惊呼,眼睛不觉都亮了。张志凑到近前,目光盯在钻石上,不相信地问:“这是真的吗?”
  
  小赵说:“如假包换!不瞒您说,这颗钻石是我陪同你们那位同学一起去我们海城最大的珠宝店买的,我这里还有珠宝店的发票和鉴定证明呢。”
  
  “那么它值多少钱?”
  
  小赵伸出一个巴掌:“50万。”
  
  “哇!”众人一片惊呼。此话如一枚炸弹扔进了人群中,炸得是人仰马翻。要知道,这批同学中,年纪最大的不过30岁,都正值事业打拼时期,经济上普遍不很宽裕,50万对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小数字。即便是张志,如今大小也算是老板了,也难抵挡50万的诱惑,更别说其他人了。刘老师更不用说,他清贫了一辈子,别说50万的钻石,就是5万的都没见到过。
  
  众人眼热心跳,无不对明天的荒岛游满怀期待。同时,大家对那位至今不露面的聚会发起人更是好奇了。他如此大手笔,出手就是50万,太令人惊讶了!
  
  餐后,大家随导游来到海边码头,登上了一艘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游轮。游轮不是很大,但设施豪华,除了设有客房,还设有酒吧、舞厅。
  
  当晚,大家难抑兴奋之情,在舞厅里谈天说地、喝酒唱歌,一直闹腾到12点,才意犹未尽地回客房休息。人人都累了,倒在床上后,听着舱外的涛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没人理会游轮究竟会把自己带往何方。



3。游轮惊魂

天还没亮,刘老师就醒了。

他披了衣服,起床信步走出了船舱。

大海茫茫,游轮仍在不疾不徐地前行,经过了一夜,居然仍未到达目的地,看来荒岛够远的。

刘老师靠着船舷站了一会儿,看到东方渐已发白,家中的老伴也该醒了,他就掏出手机,想发个短信给她报一下平安。不料手机全无信号,这才想起此时在海上,已远离大陆。

刘老师忽然想起一事:距离既然这么远,那么前往荒岛的船只肯定不多,那位神秘同学如果不是提前上了岛,那就很可能现在也在这艘船上。那么,他或者她肯定就隐身在这30个同学之中了,到底是谁呢?

刘老师左思右想,却无答案。一抬眼,发现前方隐隐出现了一个岛屿的轮廓,游轮正向它驶去。

就在这时候,船舱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啊——快来人啦!”

声音突兀,异常恐怖。

刘老师吓得一颤,愣了片刻,才醒过神来,慌忙跑进船舱。

导游小赵的房间开着门,喊声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刘老师跑过去,探头一看,一颗心不由怦怦乱跳。只见小赵伏在地板上,双手捂在胸口处,大声呻吟着,鲜红的血不断地从她的指缝间蜿蜒流出。

刘老师忙进屋,问:“小赵,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伤了?”因为伤处是在胸口,他不方便查看,正不知如何是好,住在隔壁房间的张慧慧听到动静,跑过来查看,见到这番情景,脸也白了。不过她毕竟是护士,临危不乱,对刘老师说:“船上有急救箱,你快去找来。”

刘老师忙跑去拍打船长室的门。这一闹腾,大伙都醒了,纷纷从房间出来,询问出了什么事。很快,大伙就围拢到了小赵房间门口。

刘老师找来急救箱,张慧慧请他和大伙儿先在外面等候,随后便关上门,为小赵处理伤口。大家站在门外,交头接耳,却都一头雾水,不知小赵是怎么受的伤。

20分钟后,门重新开了。小赵靠在床头,胸口已裹上了厚厚的绷带,看起来虚弱不堪。旁边垃圾桶里,扔了半桶沾满鲜血的纱布。

刘老师走进去,问小赵到底出了什么事。

小赵惊魂未定,说:“刚才,我迷迷糊糊感到有人进了我房间,然后翻我的衣兜。我喊了一声,没想到他就刺了我一刀。”

众人发出“轰”的一声,都明白了,原来是有人想偷那颗钻石啊!顿时,大家骂声一片。张志忙问:“钻石被他偷走了没有?”

小赵摇头:“没有,我藏起来了。”

“没偷走就好!”张志愤愤地环顾众同学,大声质问,“是谁?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刘老师忙说:“你先别急,也不一定是咱们同学干的。”

张志却很肯定:“这人既然知道小赵身上有钻石,肯定就是我们中的一位。哼,这颗钻石虽然不知最后会落在谁手上,但现在应该是属于我们大家的,是我们的共同财产。到底是哪个家伙见利忘义啊?大家都是同学,这也太卑鄙,太不择手段了吧!”

刘老师心里也觉得张志的分析有道理,这事可能就是某个同学起了私心,便使出这龌龊手段。他问小赵:“你看清他模样了没有?”

小赵摇头:“没有,他捂着脸,我刚一睁眼,他就把被子罩到我头上,我既看不到他又喊不出声,然后他隔着被子捅一刀就跑了。等他跑出去,我才喊出声来。”

张慧慧脸色沉重,插话说:“幸亏有被子隔着,不然这一刀伤得更重。”

大家看那被子,果然被刀刺穿了一个洞,不由悚然心惊。

刘老师回想起事情经过,不由跺脚懊悔,说:“我刚才就在外面,听到喊声后吓呆了,要是马上进舱,说不定就能撞见凶手。”

他抬头看了看众人,心想大家都是两人一间房,凶手说不定会惊动同房间的室友,就问道:“你们刚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事发的时候谁出过房间?”

大家纷纷摇头,有的说我刚醒,是被隔壁的人喊醒的;有的说我当时醒了,也听到喊声了,但没出过房间,我和室友可以互相证明。

只有张志表情有些尴尬,等大家都说完,他才说:“刘老师,我跟你一个房间,你早早就出去了,不能给我当证人,可我发誓,我是清白的,事发的时候还在睡觉。你们看,刚才我穿着内衣就跑出来了。”继而又问:“对了,刘老师,你这么早就跑到外面去干啥呀?”

刘老师一怔,环顾左右,在好几张脸上都看到了怀疑之色,不由苦笑说:“这么说来,我一直在外面,我的嫌疑还最大呢。”

张志忙说:“老师您想到哪里去了,我可不是怀疑你。哈哈,你一个老秀才,别说杀人了,就是杀鸡,怕也没那胆子呀。”

刘老师听了心中一宽,刚想开口,却听到有人小声说:“这可难说,那可是50万呢。”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这颗价值50万的钻石,已经让众人之间产生隔阂,互相不信任了。

就在这时候,游轮突然停下了。接着,外面有人高声喊道:“我们到了!”

4。夺宝游戏

小赵挣扎着起身,说:“目的地到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也不追究了。大家赶快回房间收拾一下,咱们马上下……”话未说完,伤处剧痛,她痛苦地呻吟一声,手捂胸口,慢慢地坐在了床上。

刘老师担心地问:“小赵,你还能坚持吗?”

小赵试着深呼吸了几次,眉头皱紧,苦笑道:“我这样子,怕是不能随大伙到岛上去了,我就在船上等着你们吧。其实,这个岛我也只来过一次,情况并不熟悉,跟你们去不但帮不上什么忙,还要给你们添麻烦。”

刘老师试探着问:“那……雇你的人是不是已经在岛上了?”

小赵神秘地一笑:“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等游戏结束,他肯定会现身,亲手把钻石赠送给获胜者的。”

看来,该同学真是要神秘到底了。

张志疑心地问:“这家伙搞得这样神秘,会不会是玩我们呀?”

小赵看了他一眼,说:“当然,你们谁要是怕上当受骗,也可以不上岛,不参加游戏。反正呢,钻石只有一颗,参加游戏也不一定得到,你说对不对?”

众人一听,有的说也觉得有些担心,有的说钻石实实在在,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小赵见状,说道:“我看大家意见也不统一,这样吧,你们不是都很讲民主吗?那咱们就民主一下,愿意上岛参加游戏的,请举手。”

除了张慧慧,所有人都或慢或快举起了手。

小赵的目光落在张志脸上,张志脸一红,自我解嘲道:“我是开玩笑的,都是老同学,怎么会骗我们呢,哈哈……”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张慧慧。

张慧慧面无表情,说:“小赵的伤挺重的,我是护士,就留下来照顾她吧。还有,从小到大我都不是一个运气好的人,我相信那颗钻石跟我没什么缘分,就不跟你们去争了。”

众人均想,参加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也就没人去劝她。

张志问道:“赵导,那我们到底玩什么游戏啊?”

小赵说:“很简单,就是一个抢先游戏。在小岛的另一侧,有一个无人看管的灯塔,在灯塔下面有一个箱子,里面放着几十张你们毕业照的复印件。你们上岛以后,横穿小岛,到灯塔那儿各取一张照片,然后返回来。最先回到这里的人,只要能回答对一个跟照片有关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这颗钻石了。”

她刚说完,马上就有女同学提意见,说这不公平啊,这种比赛要比速度、比体力,男同学肯定要占优势,我们怎么比得过他们呀?

小赵说:“这也不一定。这个岛上并没有路,很容易走错方向,即便体力好也不一定会先赶回来。就是能先赶回来,也不一定赢,因为还有回答问题这一关呢。”

张志好奇地问:“是些什么问题?你能不能先透露一下?”

小赵略一沉思,说:“好吧,我可以先透露一下。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问一下毕业照上任意三个同学的名字,回答对就行。”

这么简单?众人开始都有些惊讶,但细一想,却并不简单,因为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全班四十多名同学,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下子就能把所有人的名字立刻叫出来呀。

小赵说:“所以说,人人都有机会。因为你可能忘了某人的名字,可到时候我也不一定刚好就问到这人的名字。或者,你可能回来得比别人快,但运气不好的话,恰好被问到你忘了名字的那个人,一样会失去机会。”

一时之间没人说话,人人都觉得自己有得到钻石的可能。

有人就迫不及待了:“好了,我们都明白了,咱们马上就开始吧。”更有心急的,已悄悄挪步行动,要抢占下船的前排位置。其他人一见,谁也不甘落后,纷纷行动,人人争先。

刘老师跟在众人身后,下船上岸。

这座小岛并不大,方圆也就三四平方公里,只要穿过一个茂密的小树林,再翻过一座小山,就能到达对面灯塔所在的地方。

刚上岸,就有速度快的同学撒开双腿,飞快地冲进了树林。刘老师等人落在了后面,没等他们走进树林,里面忽然传来“哇”的一声喊,接着,先进去的那个同学跌跌撞撞地冲出来,脸色煞白,拍着胸口,不住地大口喘气。

众人吓得停住脚步,问他怎么回事。原来,他冲进树林后,埋头前行,没走几步,感觉身后有人拍他的肩膀,回头看时,却是一张满是皱纹的猴子脸孔,与他的脸近在咫尺,四目相对,骇得他魂飞天外,立刻抱头鼠窜。

众人面面相觑,不由都担心起来,害怕树林中可能还有其他野兽。

刘老师分析说:“这个岛不大,表面看起来也很平静,应该不会存在大型食肉动物。这样吧,大家先一起行动,都提高警惕。”

可是女生们胆小,还是不肯向前迈步,但掉头回去,却又抵挡不住钻石的诱惑。正在犹豫,忽听到张慧慧站在船头喊:“赵导说了,岛上只有猴子和蛇,大家只要小心脚下,防备着蛇就行了。”

立刻就有女生尖叫起来,说蛇比猴子更可怕。

张志也是怕蛇的,忙说:“大家还是听刘老师的,去的时候咱们一起行动,人多势大,走错路都不怕。等回来的时候,大家再分个先后吧。”

众人同意。于是,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树林。

一路无事。一个小时后,大家穿过了树林,开始翻越小山。登上山顶后,果然就看见了远处礁石丛中的灯塔,众人发出一片欢呼之声,而后各自脚下加劲,不再管别人了,人人争先,直奔灯塔而去。

刘老师毕竟岁数已大,很快就落在了后面。等他和几个女同学气喘吁吁地来到灯塔下,那个放相片的箱子一眼就找到了,但里面空空如也,一张相片都没有了,肯定被前面的人故意拿走了。

一个女同学气恼地骂道:“什么老同学!都是些卑鄙无耻的小人!”

刘老师也难掩失望,本来亲如一家的一个班集体,却被一颗钻石给搅得七零八落,为了得到这颗钻石,自私、贪婪的本性暴露无遗,什么肮脏下流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几个人只能垂头丧气地无功而返,边走边抱怨,说早知这样,不来参加这个无聊的聚会就好了,白生一肚子气。

刘老师听在耳里,心里隐隐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位神秘的同学一直不露面,他把大家送到这个荒岛上,难道就是为了做个抢钻石的游戏?

5。被困荒岛

下午3点,刘老师和几个女学生快要到达游轮停泊处了,不过,他们还没走出树林,就听到了阵阵叫喊声:“赵导——张慧慧——”

刘老师心中一紧,加快脚步走出树林,等看到眼前的场面后,他呆住了!

海面上一望无际,空空如也——那艘游轮竟然不见了!

先返回的同学个个如热锅上的蚂蚁,有的冲着海面大声呼叫:“张慧慧——赵导——回来!你们快回来呀——”有的东奔西跑,向海面翘首眺望;有的在徒劳地拨打着毫无信号的手机;还有人瘫软在地垂泪哭泣。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走。有人寄希望于会有其他船只经过这里,但这荒岛远离大陆,好像也远离航线,大家的眼睛都望酸了,嗓子都喊哑了,也没见到任何船只的影子。

天越来越黑,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尽管大家不肯相信,但毫无疑问,他们被抛在荒岛上了!

暮春的天气,气温较低。有人去捡来枯枝败叶,在沙滩上点起火堆。大家垂头丧气地围聚在火堆旁,或坐或躺,恐惧与绝望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没有人说话,只有火堆里时而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刘老师心里仔细分析了事情的经过,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个阴谋:神秘的来信,游轮上导游蹊跷遇刺,游轮抛弃大家离开,价值不菲的钻石,一直不露面的神秘同学……所有事情串联起来,就是:对方串通导游,以一枚钻石当诱饵,有预谋、有计划地将众人一步步骗到这个荒岛上,而后抛弃离开。导游受伤,不过是为了有理由留在游轮上。

刘老师想不透的是,对方这么做动机何在?目的又是什么呢?他百思难解,见大家都不说话,就开口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等他说完,就有人点头附和,说也觉得一切好像有预谋。但也有人反对,说我们跟导游无冤无仇,她干吗要算计我们,要图财还是要谋命?这不过是个意外事件,导游是因为伤势太重赶回去治疗了,游轮很快就会回来接我们的。

有人突然问:“她是不是为了那颗钻石,来了个携钻石潜逃?”

马上就有人反对:“不可能,她能跑到哪里去?再说,船上还有张慧慧呢。”

刘老师听到“张慧慧”三个字,心中突然一动,问:“导游没有算计我们的动机,那张慧慧呢?她没有跟我们一起上岛,会不会是刻意的?也许,她才是要算计我们的人。”

一句话点醒了大家,有人失声说:“是她,一定是她!张慧慧……她肯定一直恨着咱们!”

当年,张慧慧是班里的边缘人。她是一个农村学生,因为有严重的口臭,所以非常自卑,性格也相当孤僻。她在班里没有朋友,学习成绩又很一般,连老师也不喜欢她。同学们给她起了个“臭虫”的外号,没人愿意跟她坐同桌,还经常被一些调皮的同学侮辱、嘲弄。难道她因此怀恨在心,时隔多年又来设计报复大家?

张志气愤地道:“肯定就是这条臭虫买通导游搞的鬼!她一定就是那个发请柬给咱们的神秘同学,署名怕我们不搭理她,所以就故意搞得神神秘秘,把我们都给骗了来。”他咂巴咂巴嘴,“嘿,她这次倒真舍得下血本,花这么多钱,也不知怎么发的财。”

刘老师心中冰凉:“如果真是她想报复我们,一切就好解释了。对了,导游受伤后,是张慧慧一个人在房间里为她处理的伤口,现在看来那是假受伤,目的就是为了到时候两人有理由留在船上,并让我们之间相互猜忌。”

张志咬牙切齿:“真是最毒妇人心啊!现在没人知道我们困在这荒岛上,要是没有别的游客来,也没有船从这附近经过,用不了几天,我们饿也要饿死了。”

刘老师苦笑道:“这个荒岛肯定是她挑选的,恐怕没有别的游客会来。”

此话一出,立刻就有女同学绝望地哭起来。很快,海滩上哭声响成一片。

6。相片之疑

夜渐深,尽管又累又困,但恐慌、绝望之下,没人能睡得着。

张志难解心中怨恨,凑到火光前,举着照片,指点着里面的张慧慧,口中咒骂:“等老子回去,非把你这条臭虫也送到某个荒岛上不可……呀,奇怪,这相片上怎么好像多了一个人呀?”

他猛地跳起来,高声喊道:“大家都快看看,咱们毕业照上多了个人!”

众人纷纷起身,找出相片凑近火光细看。果然,这张复印的相片跟当年毕业照略有不同。张慧慧是班里的边缘人,照相的时候自然也是站在最角落,而且跟身边同学之间还有个明显的空隙。而这张照片上,那个空隙被添上了一个女生的脑袋,这应该是后来用电脑合成上去的,如果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张照片大家太熟悉了,谁也不会一一细看,哪想到会多出一个人呢?

片刻后,有人说:“这不是宋雪娇吗?”

“不错,就是她!奇怪,是谁把宋雪娇的头像添上去了呢?”

听到“宋雪娇”这个名字,刘老师心中猛地一动,脑子里很快跳出来一张女生怨恨、绝望的面庞。在他的教师生涯中,会对两类学生印象特别深刻,一类就是学习特好让他引以为豪的,另一类就是表现特差让他头疼的。宋雪娇就属于后一类。其实,这个学生脑子是挺聪明的,却不爱学习,成绩很差。由于她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对她疏于管教,她的奶奶又根本管不了她,所以宋雪娇还沾上一些坏毛病,有些流里流气,作业不做,上课捣乱,还经常顶撞老师。刘老师不能容忍班里有这样捣蛋学生存在,又觉得以她的成绩,中考肯定会拖班里的后腿,绝不能让一粒老鼠屎毁了一锅汤!所以,初三那年,他在劝宋雪娇自动退学未果之后,就开了一个班会,让全班同学举手投票决定她的去留,并美其名曰:这是民主。投票结果,班里46名同学,有45人领会了老师的意思,齐刷刷举手不希望宋雪娇继续留在班里跟他们做同学。

就这样,宋雪娇被自己的老师和同学给开除、抛弃了。

没举手的那个同学,就是在班里同样不受欢迎的张慧慧。

当时,宋雪娇哭了。这个泼辣的女生,即使当众被家长痛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面对这个结果,却绝望地哭了。她咬着牙对着刘老师说了一句话,书包也没背,就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刘老师心里也略略有些内疚,担心她想不开会做出什么傻事。不过他觉得自己没有错,这么做是为了其他同学好,为了这个班集体好。过了些日子,有同学告诉刘老师,说宋雪娇到广州打工去了。刘老师就放心了,从此以后,他就把这个女生彻底忘到了脑后。

没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被困在荒岛上的刘老师突然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就想起了那张伤心绝望的脸孔。同时,她离开教室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也异常清晰地在耳边响起:“你会后悔的!”

刘老师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他从身边同学手里拿过相片看了一下,的确,是宋雪娇。他努力回想了一下4月1日送到他信箱里的那张相片,当时宋雪娇的头像应该并没有加上去。那么,为什么放在荒岛上的相片上就多了她呢?是她本人还是别人将她的头像合成到班级的毕业照上的?难道她跟这次同学会有关?如果有关,她现在在哪儿呢?

此时,众同学也你一句我一句地交流着跟宋雪娇有关的信息。从她离开学校后,好像没有同学再见过她,大家也只是听到一些传说。有人说,听说她到广州后,就做了小姐;有人说她嫁了个香港老头,老头死后她继承了大笔遗产;还有人说,听说她有钱后就整了容,说是彻底和过去告别……

突然有人说了一句:“你们说,那个导游是不是跟宋雪娇有点像啊?那脸形、那眼睛……还有,她好像跟咱们很熟悉似的,刚见面不久,就能叫上许多人的名字……”

顿时,刘老师脑子里“轰”的一声,像炸开了一样。他突然想起在游轮上小赵让大家举手表决上不上岛时说的一句话:“你们不是很讲民主吗?”

原来这话是有出处的——当年,刘老师和全班同学以民主的名义抛弃了她,而现在,她又用民主的方式让大家自愿地上了荒岛,结果被抛弃在岛上……

尾声

一次旅游、聚会变成了一场生存考验,好在岛上有泉水,也有可以充饥的食物,他们苦苦地坚持了一天、两天、三天,岛上的蛇、野果都被他们吃光了,可游轮还是没有来。倒是每天都有艘快艇从远处经过,可惜,艇上的人没能听到他们的呼救声……

第四天的早晨,大家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那艘游轮终于出现在海面上,越来越近……

众人喜极而泣!

刘老师也哭了,他的眼泪,除了庆幸,还有忏悔。他庆幸的是,宋雪娇并没有像当年大家彻底地抛弃她那样,将大家也彻底抛弃;他忏悔的是当初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往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问心无愧,是个合格的老师,然而这几天来,他却深深地回味到,自己对一些同学并没有尽到责任,愧对老师这个称号。他想,如果能见到宋雪娇和张慧慧,他一定要向她们道个歉。

游轮终于停在了岸边。

宋雪娇并没有在游轮上,张慧慧也不在。

此刻,在一架飞往广州的客机上,张慧慧与“导游”小赵——不,是宋雪娇,两人相邻而坐。

张慧慧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她已经办了辞职手续,现在要随宋雪娇到广州发展。尽管宋雪娇已经承诺她以后的生活会比以往好上几倍、十几倍,可她还是有些坐立不安。她看着宋雪娇,担心地问:“雪娇,你说,刘老师他们不会出事吧?船会不会去接晚了?”

宋雪娇说:“不会的,我每天都安排人坐快艇去观察他们,你就放心吧。”她的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虽然是他们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的人生充满耻辱和痛苦,但我不想要他们的命,只是想让他们尝尝被抛弃、被放弃的滋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