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大的小白羊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4 21:28查看: 43315

  乌龙湾的黄老大最近成了村民们非常羡慕的人。因为新来的县长下乡扶贫,送给他一只波尔山羊,公的,是种山羊。只不过这头来自大洋彼岸的公羊还没有成年,还不能马上给黄老大带来源源不断的配种收入。黄老大就把它关在羊圈里,每天割好草,喂好料,精心伺候着。再过半年,他就可以赶着这羊往其他有母羊的人家去配种,从此稳收配种费了。
  
  那天,黄老大急匆匆去南山耪豆地,竟忘了关好羊圈门。这头被黄老大亲昵地称为“小白”的公羊趁机跑出了黄老大的家门,钻进了旁边青草茂密的山沟里。因为黄老大的家靠近公路边,公路又在山坡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正巧县林业局执法大队的胡队长跟女朋友去距乌龙湾20里的跃进水库度假村钓鱼,胡队长眼尖,发现了那头小山羊。县里有明文规定:任何地方一律不准在野外放牧,所有牲畜必须圈养。如有违者,从重罚款。胡队长开的是小货车,后备箱有的是地方,他就下车轻松地把那只小山羊捉到了车上。但也不能就这么随便拉着走,得告知羊的主人说明情况,办个手续方可离去。
  
  时间不长,黄老大就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他一见小白羊被人家抓走了,心里一慌,“扑通”一声就给胡队长跪下了:“求求你放了它吧,我不是故意放它出来的,忘了关羊圈门它才溜出来的。”
  
  胡队长说:“你这会儿说什么都没有用,准备500元罚款,明天去县里交钱领羊。”
  
  毕竟是自己的羊跑到野外了,黄老大觉得理亏,就没敢跟胡队长硬犟,嗫嚅着说:“你把羊抓走了,得给我出个手续我好找你呀。”
  
  胡队长从衣袋里掏出小本本和笔,“刷刷刷”写了一张字条:“拉走黄老大羊1只。胡秋正。”黄老大眼泪汪汪地看着胡队长把羊拉走了。
  
  说来也巧,胡队长到了水库以后,有几个铁哥们也在那里垂钓。他们一看见他车里还有一只小白羊,虽然不大,也就五六十斤的样子,但又肥又嫩,都乐得拍手笑,说让胡队长请客,中午把羊宰了吃,胡队长也是个特别豪爽的人,寻思这羊个头小,值不了几个钱,吃就吃了,等黄老大明天去领羊,免了他的罚款算了。说实在话,胡队长根本不知道这羊的价钱,更不知道这羊的来历,就稀里糊涂让人把羊杀了。
  
  偏偏那个杀羊的人是乌龙湾的,认得这羊是黄老大的,就说:“这不是我们村黄老大的羊吗?怎么跑这里来啦?”度假村的老板不耐烦地说:“干你的活得了,少说话,只要客人们吃得高兴就行,你管人家这是谁的羊呢!”
  
  胡队长和他的铁哥们有鲜美的小白羊肉助兴,都喝得东倒西歪不亦乐乎。
  
  再说黄老大自打小白羊被拉走后,心里总是不踏实。他担心他的小白羊吃不好睡不好,啥时渴了饿了没有人管,就想尽快把它弄回来。可他手头又没有那么多钱,正准备出去借时,他老兄弟来了。他家一共四个兄弟,他是老大。老二已经死了快30年了,是1975年修大坝被石头砸死的。老三有病也已经去世七八年了,现在就剩下了他们老哥俩。老兄弟铁蛋在省城当老板,至于是干什么的,黄老大从来不问。黄老大看见兄弟开着漂亮的小汽车回来了,惊喜地问:“铁蛋,你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铁蛋给他买了许多好东西,吃的用的啥都有,忙忙活活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铁蛋看见大哥一副心神不安的样子,就问他:“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黄老大叹了一口气,把小白羊的事跟铁蛋说了,说完就把那张白条子递给铁蛋。
  
  铁蛋看了好半天,“扑哧”一下乐了,高兴地说:“哥啊,这回你可要发财啦!”
  
  黄老大莫名其妙地问:“我能发哪家财?”
  
  铁蛋神秘地说:“哥你过来仔细看看,这条子上大有文章可做啊!你瞅瞅,这“1”字本该用大写的汉字,可这小子却犯了大忌,用阿拉伯数字。如果咱们在“1”字前面随便加上什么数字,那羊不就多了吗?一只羊可以变成几十只甚至几百只。”
  
  这老哥俩正琢磨着这张条子呢,那个杀羊的人慌慌张张跑进来劈头就说:“黄大叔,你家的羊被人家给宰了吃了。”黄老大惊讶地说:“不可能呀?那人还让我明天去县里交罚款领羊呢。”
  
  杀羊的人急忙摇头:“错不了,那羊还是我亲手杀的呢。”
  
  黄老大这回信了,跟疯了似的喊:“他们敢吃我的羊?!他们竟敢吃我的羊?!”
  
  铁蛋却一拍大腿:“吃得好!吃得好!这下,我省里信访局的朋友可就能大显身手啦!”
  
  铁蛋说罢,立即拉着黄老大的手说:“大哥,赶快跟我去省城,你一切听我的,那纸条儿给我拿着。记住,不管什么人问,我咋教你就咋说。”黄老大闹不清弟弟到底要干什么,就迷迷糊糊上了车,上了车他就犯困,又迷迷糊糊睡着了。正睡得香甜,他被铁蛋招呼醒了。他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看,四周全是车和人,还有高楼大厦。铁蛋递给他一沓纸说:“这纸,有人你就给一张。把纸上的话记好。”黄老大接过纸一看,原来是胡队长给他写的那张条子。不过纸比原来大了不少,字也比原来大了不少。最显眼的是那个1字前面多了一个3字,1只羊变成了31只羊。原来在他睡觉的当儿,铁蛋把胡队长写的那条子改了数字复印了好几张。黄老大颤抖着手问:“铁蛋,这不是讹人吗?”铁蛋冷笑着说:“他们的钱不讹白不讹,讹了也白讹。”
  
  铁蛋把他拉到一个挺漂亮的大门口说:“这是省信访局大门口,你就举着这张纸喊冤,到时候自然有人管你吃饭管你睡觉。甭害怕,我派人暗中保护你呢。”
  
  铁蛋就在车上教黄老大,应该怎么说,直到黄老大背诵几遍准确无误后,铁蛋才让他下了车。
  
  果然,黄老大坐在那里呆到中午,一个戴墨镜的男人给他送来了盒饭,大米饭青椒炒肉片,挺香。那人悄悄跟他说:“晚上我来接你。”黄老大又在那大门口坐了半天,仍然没人搭理他。这里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一看都是乡下的老百姓。一个中年妇女偷偷走过来告诉他:“明天就有人接待了。”中年妇女说完就走了。天快黑了,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开着摩托把他接走,送他到一个小旅馆住下来。客房虽然简单,但被褥干净,墙壁雪白,比家里不知要强多少倍。
  
  第二天那人又把他送到省信访局大门口。刚坐了不大一会儿,就有几个人走出来,大家轰的一下迎上去,顿时喊冤声响成一片。黄老大也挤在人群中,手里高举着那张纸。一个戴眼镜的人快步来到他面前,仔细看他手里那张纸,看完后就拉着他进了省信访局大门。进了那个人的办公室后,那人请他坐下,问:“你叫黄老大?说说你的事。”黄老大就按铁蛋教给他的话背了一遍。
  
  那人点头说:“好,我明白了,你可以走了。”
  
  黄老大出了省信访局大门,戴墨镜的用摩托车把他拉到一条马路边,铁蛋笑眯眯地把他拽进汽车里。黄老大看见铁蛋给了那个人几张百元钞票,那人什么也没说就骑摩托车走了。
  
  铁蛋“嘿嘿”笑着说:“大哥,行啊!我那哥们刚跟我通了电话,说你表现得不错,挺入戏。走,跟我回家,明早还得送你回去,有好事等着你呢!”
  
  黄老大在铁蛋家住了一晚上,也吃了喝了睡了,吃得好喝得好睡得也好。
  
  第二天一大早,铁蛋就拉着他从省城往乌龙湾奔驰,400公里路程,三个多小时就到家了。黄老大前脚刚到家,后脚就有人来找他。来人自称是县林业局的修局长。修局长刚想跟黄老大说什么,铁蛋快步走上前说:“有什么话直接跟我说,我能代表我大哥。”
  
  修局长看看黄老大,又看看铁蛋,他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修局长从鼓鼓的公文包里拿出5捆钱来,放在铁蛋面前说:“这事到此结束。那纸条你交给我,就算两清了。”铁蛋看看那5万块钱,什么也没说,从皮夹里掏出那张条子递给修局长。修局长瞥了一眼,“刷刷刷”撕个粉碎,猛地扔了一地碎片,怒气冲冲地走了。
  
  这里面的猫腻黄老大真的不知道。仔细想想,其实也很简单。
  
  铁蛋抓住了胡队长执法犯法的小辫子,又钻了他写收条数字应该用汉字大写而不应该用阿拉伯数字的空子,把1改成了31,同时托了省城的朋友,打电话给县林业局局长,说黄老大上访告状,反映他们局执法犯法,把31只羊给吃掉了,人家拿着白纸黑字的条子在省里闹呢。林业局局长立即把此事向县委书记作了汇报,县委书记当即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黄老大的嘴封严实,不准走漏一点风声。”林业局修局长马上找胡队长调查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胡队长只承认吃掉了1只羊,不承认另外那30只。最后,修局长叹了一口气:“这回咱可是裤裆里面抹黄泥,不是屎也是屎了。”因为胡队长是修局长的亲戚,只好局里拿出5万块钱,私下里了结了此事。
  
  黄老大却没有得到那么多钱。铁蛋跟他说,他在省里托了好几个朋友,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用一点小钱是打发不了人家的。这个黄老大明白,就说那个在省城用摩托车接送他的人,铁蛋还给他几百块呢,别人更少不了。但铁蛋还是挺够意思的,除了给黄老大买了一只比原来那只小白羊大许多的波尔种羊外,还给乌龙湾村每家每户买了一只波尔母山羊。铁蛋偷偷跟黄老大说:“啥叫配套呀?这就叫配套。你光有种羊管啥用?没有母羊它照样闲着,再好的种羊也是白搭。有了母羊,它可就有了用武之地啦!”
  
  就这样,黄老大现在每天坐在家里就可以收钱了。那头雄壮的种羊很能干,有时一天能配四五只母羊,配1只黄老大只收10块钱,天天如此,那收入也是大大的。
  
  黄老大的一只小白羊,换来了全村家家户户都有波尔山羊。黄老大默默地说:“小白啊,你死得值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