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时刻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4 21:31查看: 31035

  傍晚,谢琳正在厨房做饭,忽然觉得身子一晃,忙下意识地用手撑住灶台,才没让自己跌倒。她以为是自己血压低的缘故,可抬头看吊灯,只见在左右摇晃,她马上意识到地震了!自从四川大地震后大家都有了戒备心理,她也一样。这时又听得楼里有人在喊:“地震了——大家快跑啊!”她围裙也顾不得解,慌不迭地跑了出去。
  
  到了外面一看,楼层里的人都挤在电梯门口,不知谁喊了声:“坐电梯不安全,大家还是走楼梯吧!”于是“轰”的一声,人群一下都往楼梯口拥。谢琳也随大家下楼梯。好在才七层楼高,很快便到了底层。大家又跑到马路上,只见马路上已是黑压压的一片,大呼小叫,一片混乱。
  
  谢琳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给丈夫罗岗打电话,罗岗前天出差去外地了。她掏出手机,很快拨通了电话:“罗岗,我们这里地震了!”“别瞎说!”罗岗没好气说,“琳,我正在和客户谈生意呢。”“我没瞎说,我们楼里的人都……”“别开玩笑了,我可没工夫跟你闹!”就把手机关了。气得她直跺脚,嘴里埋怨道:“这人怎么这么没心肝,我能开这么大的玩笑吗?”天很快黑了下来,尽管警察用大喇叭解说是云南发生了地震,这里只是波及到一点,可马路上还是没一个人敢回家去。谢琳站得累了,解下围裙铺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起风了,她感到又饿又冷,怨自己走得匆忙没拿件外套和带点钱,便缩紧身子,把头埋在肘弯里。
  
  她正蒙蒙眬眬时,忽听有人喊:“谢琳,谢琳!”抬头一看是隔壁楼里的肖军,她大学时的同学。“你没带吃的东西吧?”被他一问她肚子更是饿得“咕咕”叫,便有气无力地“嗯”了声。“走——吃饭去!”她虽感到不好意思,可两条腿却不听使唤,竟跟着他走了。
  
  生意人可没像他们那么傻,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放过?饭店照常营业,且火爆得吓人!肖军好不容易抢到两个座位,忙拖谢琳坐下,两人饱餐了一顿。饭毕两人走到马路上,望着漆黑的夜空,肖军说:“难道我们就这样露天呆一夜?谢琳,我知道你身子骨单薄,吃不消的。”“那有啥办法?”谢琳万般无奈把手一摊。“这样吧——咱们去住宾馆,就是再地震也不怕,那里房子坚固,能抗八级地震呢!”“我、我可没带钱。”她嗫嚅地说。“我有!”他一拍胸脯,“别客气,走吧,非常时期还分什么你和我?能保住性命已经不错了。”经不住他的怂恿,再说她身子确实也疲惫不堪,便跟他去了。
  
  “不好意思,我带的钱只能开一间房。”他向她说明,“咱们将就着住一晚算了。”能平安舒适地过一夜已经是天堂了,她还奢望什么?忙连声说:“成,成!”房间里就一张床,他们便不解衣服一人睡一头。因受了惊吓,两人的心都难以镇静下来,翻来覆去睡不着。
  
  “反正睡不着,咱们说说话吧?”肖军提议说。“好吧。”谢琳赞同。他们很自然地谈到大学里的轶闻趣事,谈着谈着他忽然说:“谢琳,你知道吗——我其实一直暗恋着你!”她听了心不由“咯噔”一跳,忙装着不以为然的样子:“是吗?我怎么一点不知道?”“你是我们系里的大美女,追求你的人不下一个排,你会把我放在眼里?”肖军这么说令她十分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见她不回话,肖云又说:“谢琳,如果你现在一个人的话,我肯定娶你!因为你一直是我理想中的爱人,不然我怎么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为了你我特地把房子买到了这里。”见肖军越说越不像话,她更是不敢搭腔。谁知肖军竟“嗖”地把身子挪到了她这头!吓得她忙坐起身。
  
  “谢琳,今天真是天赐良机,让我们躺在一张床上。我也不敢有啥非分之想,只想好好亲亲你,希望你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这可是我七年来日思夜想的事情,我想你不会太残忍吧?就当我们俩是演员在拍电影。其实现在接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你说是吗?”见肖军口出狂言,这么厚颜无耻,谢琳真后悔自己跟他来了,气愤地下了床,涨红着脸说:“肖军,我以为你是在真心关心我,现在看来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说你思想肮脏,起码是动机不良!对不起,我要走了,饭钱和住宿费我会还你的。”
  
  见她要走,肖军发了狠,竟对她用强,使劲抱住她,欲往她脸上亲。“啪!”谢琳不客气地抬手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肖军怎么也想不到谢琳会掴他耳光,愣了一下,随即嬉皮笑脸说:“谢琳,我这是在跟你开玩笑,千万别当真。现在外面还是蛮危险的,呆在宾馆里绝对保险。”谢琳岂会再听他花言巧语,正色道:“你别拦我,让我走!不然我要打110报警了——”肖军没辙了,只好眼睁睁地看她走了出去。
  
  到了马路上,谢琳见已经有不少人在警察的劝说下回了家,胆子也陡然壮了,拔腿朝家里走。进了大楼,到电梯门口,猛然身上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丈夫手机的号码,她马上接听。“琳,对不起,我错怪你了,确实是发生了地震。你不要怕,现在我马上坐飞机回来。你现在在哪里?没出什么事吧?你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听到丈夫亲切的声音,—股暖流顿时在她心头升起,止不住喉梗声阻,眼泪涌了出来:“我……我们这里没事了,很……很太平。我……我很好。”
  
  回到家,她把所有的电灯都开了,屋里亮得就像白天。她又把电视机开了,市长正用亲切的声音说:“市民同志们,根据地震局的观测,我市近期不会发生地震,傍晚只是云南地震的波及,希望大家放宽心,安心睡觉。”谢琳听了心里更是热乎乎的,疲倦顿消,倚在沙发上等待丈夫归来。
  
  一个多小时后罗岗回来了,谢琳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倒在他怀里“呜呜”地哭了个够。罗岗爱抚着她安慰说:“好了好了,我回来了,你再也不用害怕了。”谢琳没有隐瞒,把跟肖军一起吃饭住宾馆的事说了,最后声明:“我跟他一点纠葛也没有,我是清白的。”“我相信。因为你不是那种人。”
  
  翌日早上,罗岗把钱还给了肖军,大度地说:“谢谢你昨晚对我妻子的照顾,我很感激。”肖军装出君子般的风度,潇洒地一摆手:“不用,不用,就这几个钱算得了……”“我不欠人家的情,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听他这么说,肖军只得接过钱,脸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