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死劫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4 21:35查看: 24266

  一
  
  如今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连有三十多年生产历史的华旺饮料厂,也从当年红红火火的盈利大户逐渐败落,连续三年出现亏损。现在工人们连基本工资的一半都不能保证拿到手,全厂两千多人的生存都成了大问题。
  
  经过市场调研,找到了问题所在:厂里生产设备老化,造成产品成本高,质量不稳定,难以与市场同类新产品竞争。要解决这一问题,唯一的办法是投资更新生产设备。
  
  于是,华旺饮料厂四处筹集资金,通过贷款、集资等各种途径筹措了2000万美元,从美国的巨象集团购进了一套饮料灌装生产线。为了节省资金,华旺饮料厂没有请美方技术人员来国内安装,而是由厂里的工程师自行安装。
  
  不料安装刚开始,厂里的年轻工程师张学鑫就发现不对劲。他从美国读博士刚回国两年,了解当今本行业最新的技术设备情况,敏锐地发现厂里正要安装的这套生产线是美国早已淘汰的上世纪80年代的产品。这说明厂里花巨资购进了一套并不先进的设备,即使安装好投入生产,也难以保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
  
  这个消息一传出,就在全厂上下引起了轩然大波。工人们一致要求找美方辩理,要他们收回这些旧设备,更换最新的设备。
  
  于是厂领导研究决定先停止这些设备的安装,马上派人赴美与巨象集团交涉。饮料厂厂长段铭亲自带队,谈判组一行五人立即奔赴美国纽约,工程师张学鑫作为重要成员也在其中。
  
  在纽约读过六年书的张学鑫对美国并不陌生,当年同他一起来美国攻读博士的同学中就有留在美国工作的。张学鑫刚住下就接到了老同学卫一帆的电话,他在纽约的一家公司工作,约张学鑫去他那里。
  
  张学鑫见到卫一帆,两年不见,他已经有了不错的住房和汽车,连名字也改成了很有美国味的“大卫”。联想到自己连工资都拿不到的窘境,张学鑫苦笑着对他说:“你比我可强多了!”
  
  “谁让你不听我的劝告硬要回国呀!”卫一帆笑着说,“不过你想回来的话也完全可以,我现在就能保证你可以进我们公司工作。”
  
  “不,我不想留在这里。”张学鑫摇摇头,“我认为国内更需要我。”
  
  张学鑫问卫一帆:“你在这里一定了解饮料生产设备的情况,我现在正在搜集巨象集团的资料,以便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们不是在无理取闹。”
  
  不料卫一帆摇了摇头说:“不,我对你的提问只能表示无可奉告!”
  
  “为什么?”张学鑫不明白老同学怎么这样回答。
  
  “因为我现在就在巨象集团供职。”卫一帆说。
  
  “噢?”张学鑫吃了一惊,“那我们现在是两军对垒,各为其主喽!”
  
  “哈哈,别那么紧张!”卫一帆笑了,“我们可以避开工作,谈谈私事呀!”
  
  张学鑫不再问关于生产设备的事了,两人聊起了各自家庭和其他同学近况。卫一帆请他吃了饭,要送他回居住的饭店,被张学鑫谢绝了:“在纽约我可不会迷路哟!”
  
  张学鑫想看看这两年纽约的变化,决定乘地铁回饭店。就在他往地铁站走的路上,一个背着棒球棒的高个子黑人向他问路。他详细地告诉了那黑人该走的路线,黑人道谢后,张学鑫转身要走,不料那黑人突然凶相毕露,猛地抽出背上的棒球棒冲张学鑫击打。他猝不及防,顿时倒在了地上。幸好这时有巡警过来,那黑人仓皇逃走了。
  
  张学鑫醒过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厂长段铭告诉他,他去卫一帆那里不久,他们住的饭店房间突然闯进来几个身份不明的歹徒,所有的行李物品被洗劫一空。
  
  “我的那些资料呢?”张学鑫赶紧坐起来着急地问。
  
  “也被抢走了!”段铭垂头丧气地说。
  
  张学鑫顿时沮丧地又躺了下去。那些是他费尽心思搜集到的巨象集团各时期生产设备的技术指标等资料,通过这些资料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出,巨象集团卖给他们的完全是一套过时的设备。可现在刚到美国,这些资料就丢失了!
  
  联想到自己无缘无故被人打伤,同时饭店房间里的资料又遭劫,就是在社会秩序不稳定的纽约,这样巧的事也是不多见的。难道是有人在幕后策划?张学鑫隐隐约约地感到笼罩在他周围的危险……
  
  二
  
  原定到美国的第三天下午他们就和巨象集团进行首次会谈,可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准备好的资料全部丢失,会谈交涉成功的几率就大打折扣了。
  
  为了争取主动,张学鑫只在病床上躺了一晚就赶紧出院。他一头钻进图书馆,凭记忆重新搜集丢失的那些资料,饿了就叫一份外卖快餐充饥。
  
  当天晚上,他在饭店住房里吃完快餐,喝了一杯咖啡准备继续上网查资料。可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很困,上下眼皮不由自主地在打架,不一会儿他竟伏在电脑前沉沉睡了过去。
  
  张学鑫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他发现自己躺在饭店房间的床上,厂长段铭正沉着脸看着他。
  
  “我怎么睡着了?”张学鑫揉了揉眼就要下床,“我得赶紧查资料,下午就要开始谈判了。”
  
  “不必了!”段铭冲他冷冷地说,“你整天口口声声查资料,可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吧!”他说着将几张照片扔给张学鑫。
  
  张学鑫拿过照片一看,不禁大吃一惊:照片上,他赤身裸体地和一个同样光着身子的金发女人睡在一起!他的脑袋“嗡”地胀大了一圈。“不!厂长,这分明是有人陷害我!”
  
  “这是在美国,没有几个人认识你,谁会来陷害你?”段铭阴沉着脸说,“你还年轻,来到这个花花世界,一时冲动也在所难免,我可以理解。你知道吗,我为了保全你的声誉,给了拍照片的那人5000美元才买下了这些照片,否则他散发出去,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唉……”张学鑫长叹一声,拼命揪自己的头发。他搞不清为什么这次来美国会如此不顺利,让他遇上了这么多倒霉的事。
  
  “我虽然不张扬这件事,但并不表示这事就算了。”段铭说,“你犯了这样的错误,我没法向其他人交代。我决定让你提前回国,不再参加以后的工作了。”
  
  “可是厂长,关于生产线的事我最清楚呀!我走了,你们……”张学鑫急了。
  
  “你对我们还不放心?”段铭正色道,“你以为你留下我们对你就放心吗?在美国继续住下去,你能保证不会再去寻欢作乐?厂里出钱是让我们到美国办正事的,不是让你来泡洋妞的!”



张学鑫一时哑口无言,只得听从安排,当天下午买了机票先一步回国。

在接下来的巨象集团和华旺饮料厂双方代表进行的首次会谈中,因为没有充分的材料证明购进的是淘汰设备,美方占了绝对优势。他们言之凿凿地说,他们提供的是目前最先进的生产线。

当晚,巨象集团设宴招待中方代表。稳操胜券的美方代表笑着举杯建议中方:放弃第二天的对话,让我们之间的气氛永远这样和谐下去吧!

“不,我们绝不放弃!”这时一旁突然有人义正辞严地说。众人抬头一看都吃了一惊,竟然是已经回国的张学鑫又走了进来。

“你、你没走?”段铭大吃一惊。

“是的,谈判不取得胜利,我绝不回去!”张学鑫坚定地说。

原来,当天中午张学鑫本来决定要回去了,到美国后事事不顺利也令他很寒心。他打电话向卫一帆告辞,卫一帆对他说:“你还是回去吧,你们这次来本来就注定是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你作为知情人应当知道,我们真的是被巨象集团骗了呀!难道要讨回公道就真的那么难?”张学鑫激动地问。

“听我的,别意气用事了!你确实很有才华,可是在国内却很难施展,不如也来美国发展吧。”卫一帆对他说。

“我绝对不会离开祖国的!”张学鑫坚决地说。

卫一帆的话使他改变了回国的念头。的确,他明白没有确凿的有说服力的证据,巨象集团是不会轻易认账的,美方对于他们此行也早有防备。他在美国的一次次遇险和遭人陷害,他怀疑就是巨象集团在捣鬼,目的是为了逼迫他回国。除去了他这个强有力的对手,他们的底就不容易被揭露了。

“不行,不能就这样让他们得逞!”想到这里,张学鑫毅然退掉机票。他不再露面,用了一个下午潜心搜集新的材料。这次他进行得很顺利,搜集到了大量材料,证明了自己的判断。

第二天上午双方会谈继续进行。张学鑫拿出自己掌握的材料,有理有据地充分证明巨象集团确实是将二十多年前积压的旧生产线作为最新产品卖给了华旺饮料厂。昨天还趾高气扬的美方人员,在强有力的证据和张学鑫丝丝入扣寸步不让的强大攻势下节节败退,最后都沮丧地哑口无言,只得提议双方会谈隔天再进行。

张学鑫初战告捷,他正准备再接再厉争取夺得最后胜利,意想不到的祸事又在向他逼近了……



双方商定两天后再举行第二次会谈。第二天卫一帆又叫张学鑫去他那里。

进了卫一帆家,张学鑫发现屋里还有一位衣冠楚楚的美国人。“这是我们巨象集团的总裁约翰逊先生。”卫一帆介绍道。

“你们有事,我改天再来拜访。”张学鑫说完要告辞。

“不,张先生,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约翰逊冲张学鑫伸出手,热情地说。

“等我?”张学鑫不明白。

“是的,我十分敬佩张先生的学识和人品,很希望你能来我们集团工作。我保证给你十分优厚的待遇,让你一年能挣到在中国十年都挣不到的钱!”约翰逊直言不讳地说。

张学鑫很了解这种美国式的直接表白。他为巨象集团总裁为了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而屈尊大驾专程来找他而有些感动。

“谢谢约翰逊先生!我和大卫说过了,我不会来美国工作的。尽管来这里我能多挣钱,但是我认为国内更需要我。你知道吗,我的父母亲是那个厂的第一批职工,我就出生在那个厂里,对它有特殊的感情。”

“可是在那样一个就要破产的厂里,你的才华会被埋没的,你不觉得很可惜吗?”约翰逊还是不死心,继续劝张学鑫。

“不,你还不了解中国。尽管现在我们厂里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中国人的凝聚力还是很强大的。我想告诉你们关于这个厂的一件事:尽管已经有好长时间厂里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但是厂里提出要更新设备,倡议工人们集资救厂时,几乎每个人都主动拿出钱来借给厂里。有的退休多年的老工人拿出积攒多年的退休金,有的工人提前领出定期存款,宁肯不要利息也要支持厂里。一对就要结婚的年轻人拿出准备结婚的两万元钱送到厂里,说等到进口的生产线出了产品,他们喝着新推出的饮料举行婚礼。甚至一些家庭困难的职工把孩子的储蓄罐都拿到了厂里……”张学鑫说到这里眼眶湿润了:“约翰逊先生,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就设备问题不遗余力地同贵集团交涉了吧?”

约翰逊听到这里也好久没说话。最后他伸出大拇指对张学鑫说:“张先生,我佩服你这样的中国人!”

“我也想和约翰逊先生做朋友,不过在原则问题上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张学鑫不卑不亢地说。

张学鑫告辞要走了,卫一帆要送他,被他谢绝了。张学鑫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去。

行至一段僻静路段时,一辆巡逻的警车拦住了出租车。司机打开门,两个警察让他们都下车,拿出证件接受检查。张学鑫掏证件的时候,忽然两个警察扑上来蒙上他的头给他戴上手铐,一边用手枪威胁那司机:“你别动,我们走后半小时你再开车!”

张学鑫被蒙头押上了停在路旁的警车,车子飞驰而去。

那出租车司机真的不敢开车了,在那里等了半小时再开车。这时后面又来了一辆车,下来一个人,正是卫一帆。他问了出租车司机刚才的情况,赶紧开车掉头回去了。

自从到美国后奇事不断,现在张学鑫又一下子神秘地失踪了。以段铭为首的华旺饮料厂的几个人顿时人心惶惶,再也没有心思和巨象集团交涉什么设备问题了。他们决定立刻回国,于是赶紧买了飞机票,一行人又回到了中国。

华旺饮料厂里传言四起,说张学鑫到了美国,见那里待遇优厚,就丢下厂里的事,假装失踪,实则留在美国工作了。



工人们倾其所有为厂里购置的设备现在成了一堆废铁,而且又背上了一大堆债务,一时间人心涣散,厂里不得不停产。厂长段铭准备申请破产,厂里两千多名工人眼看就要失业了。

这天,段铭陪同几家准备收购华旺饮料厂的企业负责人来厂里考察。不料厂门口聚集了上百名老工人,拦住一行人的车不让进厂。

“你们这是干什么?”段铭下了车问老工人。

“我们不许你卖掉工厂!”带头的是厂里的门卫老张,他就是张学鑫的父亲。“这厂是我们辛辛苦苦建起来的,你不能说卖就卖!”

“工厂破产了,不卖怎么办?”段铭没好气地说。

“我们厂建厂三十多年了,我是厂里的第一批工人,厂里什么事我没有经历过。以前那么多次难关都闯了过来,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落到了卖厂的地步?”老张问。

“你是说我这个厂长不够格喽?”段铭阴阳怪气地说,“可我总比你那儿子强吧?我没有见厂子不景气就跑去美国挣大钱!”

“你……”老张被气得全身发抖,“我儿子为了这个厂,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却在这里说风凉话!你这样的人就不配当厂长!”

“那好啊,我还真不愿意当了,你叫你儿子回来,我把厂长的位子让给他好了!”段铭说。

这时又有一辆汽车开了过来。车门开了,下来一个人,人们惊奇地发现,下来的竟是失踪了近一个月的张学鑫!

“学鑫!”老张激动地一把拉住儿子,“你怎么才回来呀!”

张学鑫顾不上回答父亲,一步步地走向段铭。

“你……你要干什么?”段铭一边往后退,一边战战兢兢地问。

“我要你把你干的不可告人的坏事对工人们都讲出来!”张学鑫一字一句地说。

段铭抖作一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原来,到美国后张学鑫的一次次遇险,包括被黑人用球棒袭击、被人拍了裸照、还有饭店遭劫等等,实际上都是段铭一手导演的。那么他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这个段铭自从当了厂长后,不去用心抓生产,只顾自己吃喝玩乐,大手大脚糟蹋厂里财产不说,还贪污公款,很快就使厂子败落了。这次为了购买生产设备,厂里多方筹措到了2000万美元,贪婪成性的段铭又对这些钱动了心思。他趁去美国考察设备的机会,同巨象集团的经办人员商定了一项卑鄙的计划:只花五百多万美元买进设备,却让他们按2000万美元收取华旺饮料厂的钱,事后再将多收的那一千多万美元汇到段铭在美国的私人账户上。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段铭就贪下了这一大笔钱。

但是洋鬼子也不是傻瓜,500万美元根本买不到最新的生产线,于是他们就将多年前积压的一套生产设备发给了华旺饮料厂。他们料到段铭不会主动声张自暴其丑的,只能吃个哑巴亏。可是安装设备时年轻的工程师张学鑫发现了问题,他极力主张要与美方交涉。在全厂工人的一致要求下,段铭只得假意组织人员赴美交涉。为使自己的丑行不败露,他自然要破坏这次交涉。他明白别人都好办,只是张学鑫太固执,只要是没有他的参与一切就好办了。于是他千方百计想让张学鑫回国,不让他参与会谈。他秘密雇人殴打张学鑫,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于是又炮制了饭店遭劫的一幕,将张学鑫搜集的资料毁掉。但张学鑫没有灰心,又继续搜集。段铭又设计迷倒他,拍下张学鑫与金发女郎的裸照迫使他回国。但是张学鑫并没有因此回国,而是躲起来重新搜集了材料,后来在与美方会谈中取得了绝对优势。段铭慌了,于是他又与纽约的黑社会联系,花钱让他们绑架了张学鑫。他不想杀人,但为使自己的丑行不被揭穿,他指使绑匪绑架成功后再为张学鑫“洗脑”,使他成为一个完全忘记过去的人……



那么张学鑫又是怎么回来的呢?

原来,卫一帆发现老同学张学鑫屡遭段铭的陷害,也很不好受。但事关巨象集团的秘密,他又不能把真相告诉张学鑫。于是他极力怂恿张学鑫离开华旺饮料厂到美国来工作,并向巨象集团推荐张学鑫。通过此次交锋,巨象集团总裁约翰逊对张学鑫的学识人品也极为赏识,就约见了他,劝他投到自己门下。可是被张学鑫拒绝了。

张学鑫告辞走后,深知此中内情的卫一帆担心他再遭段铭暗算,就暗中送他回住处,结果在半路上果真有段铭雇用的人假扮警察绑架了张学鑫。卫一帆赶到时已经晚了,于是他马上回去找总裁约翰逊商讨对策。

约翰逊通过各种关系了解到,绑架张学鑫的人只是拿了段铭的钱替他办事。听说他们要给张学鑫洗脑,爱惜人才的约翰逊在卫一帆的极力要求下,决定出钱赎出张学鑫。

段铭的罪恶阴谋被张学鑫当场揭穿了,他气急败坏地大吵大闹,说张学鑫血口喷人,要张学鑫拿出证据。

张学鑫义正词严地说:“我从巨象集团了解到了你在美国存款的银行,我已经和检察院、法院联系了,你存在美国的那些钱已经被冻结了!”

闻听此言,气势汹汹的段铭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威风,随张学鑫一起来的警察过来将他戴上手铐带走了。

段铭贪污巨额公款,又涉嫌故意伤害,被正式逮捕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他费尽心机想吞下的那一千多万美元也完璧归赵了,华旺饮料厂与美国巨象集团重新协商,美方答应只要再补上这些钱,就可以把最先进的生产线卖给华旺饮料厂。

工厂不会倒闭了,全厂工人欢呼雀跃。

这天,张学鑫来到厂里,工人们见到他热烈鼓掌欢迎。原来,上级在厂里组织投票选举新厂长时,他的得票大大超过了另外几个候选人,被上级正式任命为新厂长。工人们纷纷向他表示祝贺,可是张学鑫却难过地告诉大家,他不能在厂里继续干下去了。

“为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惑不解。

原来,巨象集团总裁约翰逊为了从绑匪手中完好无损地赎回张学鑫,整整花了500万美元。约翰逊此举的目的是让张学鑫留在巨象集团,他要用至少十年的工作来偿还这笔债务。工人们一时都哑口无言,他们没料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复杂的内情。

尾声

新的设备很快运到了,卫一帆被巨象集团派来帮助安装调试。他和张学鑫商定设备安装完毕后一起回美国。

这天,卫一帆和张学鑫一起来到华旺饮料厂,一进大门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厂里小广场挂了一幅横幅,上写“留住我们的功臣”几个大字,好多人在围观。原来这是工人自发组织的捐款活动,他们得知张学鑫为了工厂的利益在美国的遭遇,为了还上赎身钱不得已要为美国人干上十年,心情都十分沉重。于是决定在全厂再次集资,替张学鑫还上这笔钱,让他继续留在厂里工作。

见此情景,张学鑫顿时热泪盈眶。多么好的工人啊!尽管厂里生产那么不景气,但他们始终不气馁,尤其在原则问题上更表现出了少有的凝聚力。他们甚至都不去想要筹集到这500万美元是多么的困难,凭着一颗火热的心就投入了行动。

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收入的工人们还是几十元、几百元地拿来省吃俭用的钱,他们不知道这些钱距那个庞大的数字有多远,只是一心想留住为了他们的工厂宁可献出一切的张学鑫。

最新的生产线很快安装完毕,一切运行正常,饮料厂的生产进入了良性循环状态。

张学鑫正准备同卫一帆一起赴美国,可是卫一帆却自己走了,并留给张学鑫一封信:

学鑫:这次回国我被深深地触动了。原来以为国内贪官横行,人才难以发展,我就留在了美国工作。可我这次在你们厂里看到了有这么好的工人弟兄们,他们为你集资的义举深深感动了我。我明白你为什么执意要留在国内工作了,你周围有这么多亲如兄弟的好朋友,比我孤单一人在外闯荡要幸福多了。

我决定自己回去了,你可以继续留在国内,你的事我会向总裁解释的。至于巨象集团为你花的那些钱,我可以用我的薪水慢慢还上。相信我,凭我的能力我可以做到的……

读到这里,张学鑫不禁泪流满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