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你老公不容易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4 21:45查看: 57902

  吉娜一分配到局里,顿时叫所有的人眼球一亮,尤其是那些单身男人。当吉娜的身影在办公室的窗外掠过,单身汉王晓尘正送往嘴边的水杯停住了,两眼竟然死鱼一样定了好长时间。对桌的马大姐一眼洞穿了王晓尘的心思,在一旁“嗤嗤”笑了起来,笑得王晓尘的脸都红透了。
  
  “怎么样,晓尘,还不赶紧去追?”马大姐说,“凭咱这百里挑一的小伙子,还顾虑个啥?晚一步说不定就会花落别家了!”
  
  王晓尘今年27岁了,谈了不下20个对象,连连告吹。晓尘知道马大姐喜欢保媒,她这是在自告奋勇想当红娘,连忙说:“有请大姐出面先透一下风,我还真不好意思重蹈覆辙呢。”
  
  马大姐说:“只要人家不是名花有主,凭我老马识途的经验,还真没失败过呢!晓尘,你等着好消息吧!”
  
  王晓尘一夜无眠,他的眼前总是出现吉娜迷人的娇容,还没有一个女子叫他这样一见钟情。第二天一上班,马大姐望着晓尘那对“相思眼”就笑了,说:“晓尘呀,我看这事难办呀!”
  
  “为啥?”晓尘急不可耐地问。
  
  “人家吉娜要的可是‘四有’人才,你能做到吗?”
  
  “马大姐,”王晓尘一听来了精神,“我还不算‘四有’呀?不是吹牛,在咱们系统中我可是德才兼备、年年先进、月月优秀呀!”
  
  马大姐又“扑哧”一声笑了,说:“晓尘你理解错了,这‘四有’可是有楼房、有汽车、有企业、有巨款。这‘四有’呀,我看你一样都通不过。”
  
  王晓尘一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想不到外表看来这么清高的吉娜竟然这样势利眼。王晓尘的家在农村,靠种地维持生计的父母至今还住着三间破旧的砖房,虽然有一些存款,勉强可以交付买楼的首付,但凭他的经济实力,在吉娜的要求面前就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了。
  
  可吉娜身上那股特有的魅力磁石一样吸引着他。他不死心,决定主动出击,人说“刁女就怕蔫汉缠”,他就不相信追不到吉娜。
  
  一天下班后,王晓尘故意在办公室逗留了一会儿,听见吉娜高跟鞋声音由远而近,他猛地推开了门,把吉娜吓了一跳,随之吉娜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一笑,叫王晓尘差点忘记了初衷。二人说了一会儿话,晓尘磕磕巴巴地转移话题道:“不知……您能不能赏光到欣欣酒楼一聚?”
  
  吉娜“咯咯”一笑,说:“咱们是同事,何必这么客气?您的盛情,我敢回绝吗?”晓尘一听简直是喜出望外。
  
  到了晚上7点,吉娜坐着一辆奔驰如约而至,不过她的身边却有一个衣装笔挺的小伙子跟着。吉娜向小伙子介绍了晓尘,并给晓尘介绍说:“这位是大华公司的总裁,是我的朋友,叫晓喻。很凑巧,你们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晓’字。”这个晓喻一见面就夸夸其谈,拿着菜谱大要名菜,言谈举止叫王晓尘相形见绌。这一顿饭吃得王晓尘很尴尬,望着满桌高级菜肴,他摸着自己羞涩的口袋,心里一直犯嘀咕。最后,还是那个晓喻结的账,连可观的零头也没要,而后和吉娜二人绝尘而去。
  
  通过这一顿饭,晓尘对吉娜由爱而恨,在单位里有意疏远了她。
  
  不久,吉娜果真结婚了,同事们都随了份子去参加吉娜的婚礼,唯独晓尘借故没去。可吉娜一如从前那样热情地对待王晓尘。在王晓尘的眼里,婚后的吉娜似乎更加美丽动人了,但这只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傲的天鹅已飞入别家,她外表的美丽掩盖不住内心的空虚,他感觉吉娜的幸福完全是伪装出来的。
  
  一个双休日,王晓尘闲来无事,到一家超市闲逛。超市的促销活动正在火爆进行,舞台上演员们正在表演狂热劲舞,晓尘随着人流挤了过去。这时,晓尘突然发现人群中一男子把一件衬衣搭在右臂上,挡住人们的视线,正拉开前面一位女士身后的小包拉链,这位女士丝毫没有察觉。看侧影,那女士正是吉娜。
  
  眼看小偷就要得逞,王晓尘灵机一动,上前拍了拍吉娜的肩膀,说:“嗨,死婆娘,家里等着你买早餐,你却在这里看热闹,快回家!”一句话,将正在行窃的小偷吓跑了。吉娜回过头来,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与此同时,站在她旁边的一个男人气呼呼地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对王晓尘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王晓尘倒在地上,惨叫不止。旁边一位妇女说:“你俩看表演都入迷了,小偷打开你爱人的包都不晓得,是这个小伙子帮你们吓跑了小偷!”
  
  吉娜看见自己的包已经被打开,里面的钱丝毫未动。她明白过来,赶紧扶起衣衫不整的王晓尘,连说:“对不起,对不起!”王晓尘被拉起来,但他还是捂着肚子惨叫不止,原来那男人用脚踹了他的肚子。知情人纷纷指责吉娜身边的那个男人。吉娜和那男人赶紧开车将晓尘送进了医院。
  
  通过检查,王晓尘只受了一点外伤,吉娜和那男人在他面前不停地道歉。这个男人并不是那个叫晓喻的男人,晓尘问:“吉娜,他是……”吉娜说:“他是我老公郭果。”晓尘迷惑不解道:“那天的那个晓喻是谁?”吉娜笑着说:“晓喻是我的弟弟。”
  
  晚上,吉娜和郭果在欣欣酒楼热情招待了王晓尘。原来,吉娜和郭果是大学同学,郭果家经营着大华公司,他现在已经升为公司的副总裁。趁郭果不在的当儿,晓尘调侃说:“吉娜,想当你的假老公都这样不容易呀!”二人“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晓尘说:“吉娜,那天你为什么要叫我露怯?你为啥要骗我?”
  
  吉娜脸色一下子黯然下来,说:“晓尘,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在我分配来之前,就看见过你发表在刊物上的许多论文,对你十分崇拜。我嫁给郭果……”这时,郭果进来了,吉娜的话戛然而止。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吉娜跟王晓尘的关系火热升温。二人上班和下班时经常是出双入对,那亲昵的作派,引起局里一浪高过一浪的非议。业余时间,他俩总是在一起看电影、进舞厅、上酒吧、去茶楼……俨然是一对名副其实的夫妻。这种不管不顾的行为在局里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局长多次找到王晓尘和吉娜谈心,但是他俩把局长的话和同事的嘲讽当作耳旁风,依然如故地热恋在一起,并且越来越放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终于传到吉娜的老公郭果的耳朵里,并且抓到了两人在一起的把柄。郭果和手下对王晓尘又是一顿暴打,王晓尘被打折了一条肋骨,住进了医院。
  
  那天,好心的马大姐来医院看望王晓尘,只见王晓尘浑身都是伤痕,身边冷清得没有一个人,样子可怜又狼狈。众叛亲离的孤独让王晓尘一看见马大姐就流下泪来。马大姐叹了一口气说:“晓尘呀,不是大姐说你,你这样与一个有夫之妇在一起,做没有结果的牺牲,值得吗?你这样下去,会毁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王晓尘说:“大姐,谢谢你的好意。可是你也知道,一旦一个人坠入爱河,就不能自拔了。虽说这是一件无望的事情,甚至弄得声名狼藉,可我觉得十分值得,能和吉娜在一起,我死也瞑目了。”
  
  马大姐见劝说不了王晓尘,放下买来的水果便离开了。
  
  不久,吉娜的丈夫和吉娜提出了离婚。吉娜本人似乎没把这件事当作一种压力,好像如释重负一般,在局里表现得更加快活,甚至离婚的那天还带来糖果给人们吃。人们对吉娜的怪异行为十分不理解,在人们看来,这个婚姻是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而她现在却毫不可惜地毁坏了,由此可以证明吉娜是一个用情不专的放荡女人。人们断定,她和王晓尘的将来也不容乐观。
  
  王晓尘和吉娜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局长的耳朵里也磨出了茧子,他俩的行为直接影响了局里的形象,他必须对此事做出处理,那就是叫王晓尘和吉娜辞职。在他想做出最后决定的时刻,王晓尘和吉娜双双来到他的办公室,将自己的辞职报告放到了他的面前。局长说:“晓尘、吉娜,看来你们的抉择十分明智。你们俩都是咱们局里不可多得的人才,说实在话,我真的不希望你们辞职。但我不理解的是,你们在爱情婚姻的问题上,却有失理智呀!”
  
  吉娜听到这话,顿时声泪俱下,说:“局长,你们都误会了,其实我和晓尘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晓尘一直在我的身边扮演着第三者的不光彩形象。”
  
  “吉娜,你在说什么?”
  
  晓尘说:“吉娜说得对,其实,我俩一直是在演戏。”
  
  吉娜说:“这些日子以来,晓尘为了我能挣脱这个婚姻枷锁,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今生今世都无法回报了。”
  
  局长说:“吉娜,你快说出来听听,要是那样的话,我要亲自出面,还你俩的清白!”
  
  吉娜说,她出身于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父母为了她上大学耗尽了全部的财力,她的弟弟晓喻也早早退学在外打工了。不幸的是,在她上大二的那年,突然感到天天有气无力,在一次体检中,发现得了白血病。这件事犹如晴天霹雳落在这个贫苦的家庭头上。弟弟晓喻通过检验,各项指标都和吉娜吻合,适宜为姐姐吉娜进行脊髓移植,可是巨额的医疗费叫他们犯了愁,他们不能眼看着亲人这样离去。这时,一个叫郭果的大学同学伸出了援手,愿意为吉娜出昂贵的医疗费,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等吉娜的病好了以后必须嫁给他,否则就要在三年之内把医疗费还清。
  
  吉娜的父母为了挽救吉娜生命,在合同上签了字,并且对郭果感激涕零。此时,只要能救活吉娜,他们什么都能答应。可是,他们不知道,家资过亿的郭果却是一个浪荡公子,对吉娜垂涎已久。在上大学期间,他把系里的漂亮女生都追求到了,只有冷艳的吉娜对他冷若冰霜。他被吉娜那高雅的气质和聪颖的头脑吸引得神魂颠倒,发誓今生非吉娜不娶。
  
  吉娜大学毕业以后,想摆脱郭果的纠缠,但是能为她做出牺牲而又与她情投意合的男子她始终没有寻觅到。虽说有的富家公子愿意为她偿还债务,但是他们和郭果都是一路货色,因此吉娜和郭果的婚期一再推迟。直到和郭果结婚后,郭果才在吉娜父母面前销毁了合同。婚后不久,郭果对吉娜开始厌烦了,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经常和一些女人来往。吉娜万般规劝,但郭果仗着钱势,盛气凌人,让吉娜欲哭无泪。为了能摆脱这种折磨人的婚姻,她必须自己挽救自己,而要挽救自己,就要以毒攻毒,把自己变成一个放荡的女人。自从上次和王晓尘发生那个误会后,吉娜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他,晓尘不怕毁坏自己的名声,扮演了一个第三者的不光彩形象,为吉娜做出巨大的牺牲……
  
  局长听罢,不禁动容了,说:“看来,人们都把你俩误会了,包括我在内,差点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件事情,在我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呀!晓尘,你是个好小伙子,心地善良,精神可嘉呀!”
  
  王晓尘笑着说:“想当吉娜的老公真是不容易,我已经挨了两次打了。”
  
  局长马上把人们召集起来,为晓尘和吉娜正名。马大姐听到晓尘和吉娜的故事,激动得热泪盈眶,连连说:“晓尘,你这个傻小子,装得还挺像,自从那天看望你以后,我还决定从今以后再也不理你呢!看来我这匹老马也有迷途的时候,凭借老经验不行了!”
  
  局长说:“俗话说,好事多磨,吉娜和晓尘能走到一起实在是不容易。今天我愿意和马大姐一起做男方和女方的大媒,不知道晓尘和吉娜意下如何?”
  
  晓尘和吉娜对望了一眼,拥抱在了一起。
  
  但是,晓尘和吉娜还是辞职了,他俩去了南方一座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跟他俩一起去的,还有吉娜的弟弟晓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