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发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5 07:57查看: 17874

  仇天明和妻子张小爱结婚10年了。他们的小日子过得不算好也不太坏,这样的日子晃悠悠地度过了三千多个日夜后,仇天明的心渐渐变得不安分起来。目睹外面的世界灯红酒绿,有钱人大把大把花着钞票,活得潇洒随意,对比自己,这些年一直过得紧紧巴巴的,花张老人头都要写进家庭财政预算,过得真叫窝囊。仇天明常想,他再也不能这样生活下去了!
  
  一天,仇天明在街上偶遇高中同学李玲。当时,他被一身款姐打扮的李玲镇住了,只感到羞愧难当。仇天明在高中时是全校数一数二的白马王子,李玲就是其中的追求者之一。就仅仅因为李玲鼻子长得有点平,仇天明从没拿正眼瞧过人家。一别10年,李玲在商场春风得意,成了一个身家数百万元的富婆,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情感世界至今依然一片空白。这多少给了仇天明几分惊喜,而后来李玲的大胆表白更加让他喜出望外,因为李玲空白的情感世界是故意要留给仇天明来填补的。于是仇天明没有经过任何思想斗争,甚至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倒在了李玲的怀里。财色兼收,这令他找回了几分做男人的自尊。可是,他们的关系很快就被细心的张小爱察觉了,而且当场捉了个正着。李玲给仇天明下了一个离婚的期限,仇天明费尽了口水,妻子就是不点头。李玲又给张小爱开出了一个诱人的离婚条件:所有财产归张小爱拥有,另外还补偿她10万元。当仇天明心情复杂地把存折摆在妻子面前时,张小爱只默默地流了一阵泪,说了一句话:“一年1万块钱?你不觉得卖贱了点吗?”后来,李玲追得紧,仇天明一狠心,一跺脚,干脆搬去和李玲住在一块,明目张胆地做起了野鸳鸯。分居半年多,妻子的态度依然没有一丝改变,仇天明只好使出最后一招,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请求。
  
  过了几天,法院还没正式开庭,一个妻子的好姐妹找到仇天明,一见面啥也没说,抬手就搧了仇天明一个嘴巴:“你还是不是人?”跟着就一顿臭骂。挨了半天骂,仇天明总算听明白了,原来前几天她看见张小爱,发现张小爱一头飘逸的长发不见了,脑袋光溜溜的泛着青光,脸色惨白,怎么询问就是不说话。总算她有点医学常识,过后一想,张小爱这模样不就是患白血病的症状吗?
  
  仇天明一听白血病这字眼,心情顿时沉重起来。回到住处,他的情绪变化逃不过李玲的眼睛,追问之下,仇天明只好把这事说了出来。李玲想了想,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我……这时候离婚,心里过不去。”仇天明说了实话。
  
  “那你赶快到法院把状子撤了吧!”李玲一本正经地说。仇天明半信半疑地看着她。“笨!”李玲手指尖一点他的额头,“我是说真的!”李玲用商人的头脑给仇天明算了一笔账:从法院出来,即使如愿以偿离婚成功,仇天明至少也得损失15万元,而患了白血病又掉了头发的人,最多只有半年生命。张小爱一死,他们的财产怎么说也值个三四万元,加上那15万元,近20万元等半年,值!
  
  仇天明难过地点了点头。这样做虽说有点儿残忍,但没有在妻子生命的尽头分手,多少也让他能够减轻一点良心上的谴责。从法院撤回离婚诉状后,仇天明一连几天睡不好觉。他渴望过上阔气的生活,也希望妻子过得好。他拿着李玲给的10万元,过着自己的新生活,可妻子对情看得太重了,真有点视钱财如粪土的精神劲儿。
  
  瞄了个空档,仇天明偷偷摸摸地瞒着李玲,回到了阔别半年多的家。他看见张小爱的模样,果然是那天那个打他一巴掌的女人所描述的一样,心里一阵抽搐,顿时眼眶红了:“我、我已经把离婚诉状撤回了!”
  
  “真的?”张小爱苍白的脸上一阵激动,猛地扑到丈夫的怀里,哽咽着说:“你快回家吧!我离不开你,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答应和你离婚的,直到死我也不会!”
  
  “我、我……”一阵冲动,仇天明情不自禁地紧紧搂住妻子,两张嘴唇很自然地粘到了一块。他们就像初恋的情人一般,浑然不觉除了他们之外,这世界上还有别人存在。
  
  突然,虚掩的门“吱呀”一响,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李玲!仇天明仿佛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坏事,慌慌张张地说:“你、你咋跟来了?”
  
  李玲不说话,铁青着脸,扭头就走。仇天明急忙一把拉住她:“你听我解释呀!”
  
  “不用解释。”李玲不容商量地说,“两个选择:你要么留在家,要么跟我走。”
  
  仇天明下意识地回头看着妻子。“别走!”张小爱激动地叫着,“你不是说不跟我分手了吗?”
  
  仇天明长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我对不起你,我有我的追求,我往你银行卡里打了些钱,你拿它去治病吧,听说白血病也有可能治得好的……”张小爱惊讶地瞪着眼,喃喃说:“你是以为我有白血病,这才暂时不跟我分手的吗?不,我告诉你,我什么病也没有!”仇天明又惊又喜:“你没有得病?”“没有。”“那,你的头发呢?”张小爱凄惨地笑了笑,自言自语似的说:“原来你们以为我得了绝症,命活不长了,等我死了就不用离婚了,你们就可以得到所有的财产。天明,我说对了吗?”
  
  李玲抱手微笑,眼睛里射出一种难以言明的快意。仇天明叹了口气,把脸扭开,无言以对。这时,李玲把他的手一拉,他的双脚不由自主地跟着李玲走出了家门。张小爱看着丈夫的背影,无力地靠在墙上,眼泪终于无声地流了下来。
  
  过了两天,仇天明从外面回到他和李玲的家时,看到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客厅里,李玲正在和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搂抱着亲热。仇天明简直怀疑他眼睛出了毛病,气愤地指着那个男人问李玲:“他是谁?”
  
  李玲笑了笑:“和你一样,是我的情人。”“明天,我再去向法院提出离婚!”仇天明痛苦地皱着眉头说。他以为李玲是气他在离婚行动中迟迟未取得进展,而做出这个样子来激他的。李玲却冲他摆了摆手:“不必了,好戏到此结束吧!”说着,她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你说什么?”仇天明好似被一盆冷水从头浇落,一股凉气从脚底往上直蹿。他明白李玲说的好戏是什么了,李玲对他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报复他当年对她的冷落。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仇天明完全被她的金钱俘获了,他和妻子离不离婚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以后请你别来骚扰我!”李玲不知廉耻地紧搂着那个赤身男人笑着说,“我的新生活又开始了!”“你这个婊子!”仇天明怒吼着,朝李玲扑上去。“你去死吧!”但李玲身旁的男人很轻易地将他隔开,接着像拎一只小鸡一样把他扔到了大街上。
  
  仇天明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了半天,晚上转回到了家门口。可是,妻子却没有为他开门。仇天明苦苦哀求:“小爱,让我回家吧!让我看你一眼,你知道吗?我现在最想要看到的就是你!”妻子平静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你想见我,请在十天后准时到法庭上吧!我已经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请求。”
  
  仇天明在门外呆呆地站了好久……十天后,仇天明一大早就赶到法院门外守候着,希望能把妻子阻止在法庭之外。终于他看见了妻子熟悉的身影,站了起来,伸开双手把妻子拦住:“小爱,我们别进去好吗?”
  
  妻子摇了摇头。
  
  “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仇天明对着妻子“扑通”跪下,抱着妻子的双腿,流出了眼泪:“求你给个机会让我再爱你一次!”妻子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机会已经给过了……”说着缓缓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个光头。
  
  “我的头发为什么不见了?你难道真的忘得那么彻底么?”仇天明吃惊地抬起头:“我、我忘了什么?”妻子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今生今世永不分开,直到牙齿掉光,头发变白。可是,时候还没到,我的头发还没变白,分别就要来了。我只好把它剃光,守住我们许下的诺言。我以为你会记起你的誓约,回到我的身边,可是没想到,你原来并没有把诺言放在心里……”“小爱啊!”仇天明长哭一声,“让我们从头再来!”“不可能了,不可能啦!”妻子的眼泪这时终于滚滚而下,“头发没有了,还可以长回来,十年的结发之情断了,它还能续回以前一模一样吗?”
  
  仇天明全身一颤,如电击一般瘫在地上,面色如土地反复念叨着:“结发之情能么?还能长出来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