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纸条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5 08:27查看: 76453

  销售科长赵玉林遇到了麻烦,这不,在走廊上逮住保洁员老魏问个不停。“老魏,你就别拿捏老弟了,到底捡到一张纸没?折成四方块的。”赵玉林一脸惶恐,额头上都沁出了汗珠子。
  
  “您咋不信呢?打死我也是个没!赵科长,什么纸条这么要紧?”老魏一脸无辜又十分关切地问。
  
  “唉,真是活见鬼了!”赵科长悻悻地离去,边走边嘀咕:奇了怪了,刚才从卫生间出来,就是从裤兜里掏了一下手绢,那张纸就不见了。走廊里只有在拖地的老魏一个人,他没捡到,难道它会生翅膀飞掉不成?赵科长掉了魂儿一样在走廊里溜达了好几趟,还是一无所获。
  
  老魏轻快地闪进卫生间,反插了门,从手心里展开一张纸,会心地笑了。这是一个账单,上面工工整整地记着:内蒙苏尼特右旗,700元……甘肃民勤,650元;青海班玛,1100元;贵州绥阳,830元;湖南新宁750元……总共16笔钱,加起来有1万多块呢!这是一笔什么账?不用说,肯定是厂里的业务单位给赵科长的回扣!老魏像捡到了狗头金,乐滋滋地把纸条塞到长筒雨靴里,心里说:赵玉林呀赵玉林,这下你的小鸡卵可捏在我手心了!我捏一下,你就得哎哟;捏两下,就得哎哟哎哟!
  
  原来,销售科最近要提一位副科长,科长的话自然是沉甸甸的。老魏的儿子魏二宝是科里的业务员,苦干了好多年也没挪个窝。老魏涎着老脸揣着两条“石林”找到赵科长,请他举荐一下二宝。孰料赵科长不买账,把烟往老魏怀里一杵:“老魏呀,厂里有规定,提副科长要按业绩。二宝要是干得好,少不了他的份!”
  
  球!不就是嫌礼轻,还装鸟正经!老魏碰了钉子,窝了一肚子火,不由得暗骂。可是老魏是个保洁员,一个月挣不了仨瓜俩枣,多了也拿不出手。
  
  赵科长下班时与老魏打了个照面,瞥见老魏脸上荡漾着一丝得意的笑纹,断定老魏肯定知道那张纸条的下落,于是努力挤出笑容,亲切地说:“老魏,晚上去喝一盅,去‘乡下人家’吃林子里飞的光棍鸡,怎么样?”
  
  “嗯。”老魏应着,心想:狗日的,算你小子识相!
  
  “乡下人家”昏暗的小单间里,老魏龇牙咧嘴地啃着鸡腿。赵科长抿一口酒,嘬一口烟,就是不吃,眼睛直愣愣地瞪着老魏。
  
  “老魏,这光棍鸡的味道还凑合吧?”赵科长说。
  
  “凑合,相当凑合!不似那肉食鸡,缺滋少味的,连豆腐不如!”老魏呷一口酒,又抄起一根鸡翅,“赵科长,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明人不说暗话,老魏,那纸条一准是你捡去了。别难为兄弟了,还给我,你拿着没啥用。”赵科长弹弹烟灰,直奔主题。
  
  “那东西就那么重要?”老魏眯起眼睛看着赵科长说。
  
  “嗯,重要,不然我不会着急上火。”赵科长鼻孔里窜出直溜溜的两根烟柱。
  
  “上面写的啥?”老魏又问。
  
  “明知故问。是账,你又不是看不懂。”赵科长有点生气。
  
  “哦,什么账我就不问了,那我儿子二宝的事……”老魏终于绕了出来。
  
  “两码事嘛!不搭边。二宝的事要按规定和程序来。”赵科长终于明白了老魏的意图。
  
  “你递个话都不行?在厂长面前给美言几句。”老魏伸着脖子往赵科长脸上凑,好像要和他接吻。
  
  “老魏呀,我说过,二宝干得好,厂里不会亏待他。可这事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赵科长有点急眼。
  
  “这么说的话,我还真没见过你那宝贝纸条。”老魏想将赵科长一军,可心里多少有点失望了,没想到赵科长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赵玉林呀赵玉林,你死到临头了还咬着狗屎打扑棱!我只要把纸条往厂长桌上一拍,你小子哭爹喊娘也拿不准正调!
  
  “老魏,你不还我也罢,可不要到处张扬,闹得满城风雨不好。”赵科长哭丧着脸说。
  
  嘿嘿,害怕了吧?早晚有服软的那一天,走着瞧!老魏抹抹嘴,走了。
  
  两人不欢而散后,赵科长再没找过老魏,似乎把纸条的事给忘了。反倒是老魏沉不住气了,眼看副科长的人选就要公布了,赵科长还稳坐钓鱼台,不温不火,看来得下狠招了!
  
  “赵科长,那纸条确实在我手上,咱俩再谈谈?”老魏碰见赵科长,又刺激了他一下。没想到赵科长异常平静地说:“没什么可谈的,纸条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老魏一下子傻了眼。怎么能不重要?他吞了那么多回扣厂里能坐视不管?他是不是已经疏通关系了?不管怎样得捅他一下出出气!赵玉林呀赵玉林,我让你光腚推小磨——一圈圈地丢人!老魏气哼哼地找厂长去了。
  
  厂长接到老魏的举报,留下了纸条,却一连三天没动静。老魏心里忐忑不安:官官相护啊,我老魏是不是干了一件大傻事?
  
  第四天,老魏被叫到厂长办公室。
  
  “老魏呀,你我都不知内情,惭愧呀!这张纸是赵玉林同志资助全国各地贫困学生的捐助清单,这两天我们向银行和邮局都核实过了,并和大多数贫困生取得了联系,情况属实。赵科长很难得呀,上有老下有小的。这年月,好人难当呀,你说是不是,老魏?”厂长语重心长地对老魏道出实情。
  
  “那、那为啥要记清单呢?一笔一笔记得那么清楚,是不是日后图人家回报?”老魏心有愧疚,嘴上却喃喃地说。
  
  “赵科长的脾气谁不知道?出了名的‘气管炎’!这是给老婆看的。他的工资单上短了钱,老婆自然会问,女人嘛,总怕男人在外面采野花。有这个清单,老婆一目了然,省去很多口舌。老魏,按赵科长意思,这事不要声张,你我都要尊重他的想法,好不好?”厂长拍了拍老魏的肩膀。
  
  “嗯,嗯,得尊重,得尊重!”老魏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对不起人家赵科长,又给儿子丢了面子,“那、我先回去了,哎,这事儿闹的……”
  
  “等会儿老魏,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厂长急忙说。
  
  “啥好消息?”老魏愣了愣。
  
  “嗯,鉴于魏二宝同志的突出成绩,厂里提拔他为销售科副科长。”厂长说,“你得请客,赵玉林同志大力举荐了魏二宝!”
  
  “啥,赵玉林?”老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赵玉林!”厂长坚定地说。
  
  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
  
  后来,赵科长被查实的确吃了客户回扣,这并不是新鲜事儿,似乎是行业的潜规则。但铁的事实又证明他的确没有私吞,而是把回扣都捐助给了全国各地贫困生,这下可难坏了厂领导一班人。
  
  不知赵科长的命运将会如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