晾在阳台的纸衣服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9 11:53查看: 68593

  这栋楼房比较破旧,刘珊珊搬到这里当然是图省钱。这栋楼每一层走廊的尽头都有一个露天的公共阳台。刘珊珊租住在四楼,除了一至三楼稍微多一些之外,四楼的住户极少。
  
  搬来的第二天是周日。早上起来,刘珊珊准备去阳台晾一下衣服。她刚抱着衣服往阳台走,却发现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离她不远处,用非常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请问,你是想晾衣服吗?”男人问道。“是啊。”刘珊珊回答。男人却立即现出惊恐的样子,道:“你能不能不在这个阳台晾?你可以去其他楼层,三楼或者五楼都可以,就是不要在这一层!”刘珊珊不明就里,道:“为什么呢?”
  
  男人皱起了眉头,支支吾吾地道:“因为……我的妻子……总之,不要在四楼晾衣服就是了!”
  
  刘珊珊觉得自己遇到了神经病,她不再说话,径自抱着衣服朝阳台走去,背后传来男人的叹气声。
  
  晚上,刚从市动物园游玩回来的刘珊珊去阳台收衣服,立即感到不对劲儿──在自己的衣服旁边,多出来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刘珊珊把自己的衣服收好,不经意间碰到了它。她的手开始发起抖来,因为她吃惊地发现,这件惨白的连衣裙,竟然是纸做成的!
  
  刘珊珊赶紧抱着自己的衣服回房间,但是,心里还是想着那件白色连衣裙。谁会把纸做的衣服放在阳台?她打开房门,把头伸出门外,正好能够看到阳台。那件白色的连衣裙还在风中飘荡,就像是一个人吊在那里。
  
  第二天,刘珊珊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阳台上的连衣裙——它已经不在了。她问了一下邻居李玲丽,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一听是这事儿,只说:“总之,你就记住不要在这一层的阳台上晾衣服就是了。”刘珊珊忽然想到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过这话,问道:“那个人说他的妻子……他妻子到底怎么了?”李玲丽说道:“这个说来话长,你就按他说的做就对了。”刘珊珊还想问什么,李玲丽却借故有事躲开了。
  
  深夜,刘珊珊有点饿了,就出门吃夜宵了。回来的时候,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四楼的阳台,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件连衣裙又重新挂在了那里!这让刘珊珊吃惊不小。她来到阳台,把那件纸衣服拿下来撕得稀巴烂,把碎纸片一股脑儿全从阳台扔下去,然后回了房间。
  
  刚要上床睡觉,却听见有人敲门。刘珊珊看一下时间,是夜里十二点整,她不明白谁这么晚还会找自己。
  
  她问一声:“谁啊?”没有人回答。刘珊珊又问了一次,外面还是静悄悄的。她摇摇头,决定回房睡觉。谁知刚转身,房门又响了──没错,是有人在敲门。她脾气有点不好,立即把房门打开,怒道:“这么晚了还……”话没有说完,因为门外什么人都没有。她刚要关房门,眼睛的余光却瞟到了阳台──是一件纸做的白色连衣裙,它正在轻风中飘荡着。那件被撕碎的连衣裙竟然回来了!
  
  从那以后,刘珊珊再也不去四楼这个露天的阳台晾衣服了,而怪事也没再发生。但是,那件白色的纸衣服在她心中根本没办法抹掉,有时候连做梦都是那件连衣裙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她缠住李玲丽,非得问出个究竟来——
  
  原来,那个男人的妻子,经常在四楼的阳台晾衣服。有一次下起了暴雨,他妻子急着去收衣服,但是因为阳台是露天的,他妻子滑倒后从阳台摔了下去。他当时正在外地出差,回家后见到的却是妻子的尸体,从此,他就变得有点神经。他不害人,但是,谁要是到四楼阳台晾衣服,他都会想到自己的妻子。他会阻止这些人,如果对方不听他的话,他就会挂一条纸做的连衣裙——跟他妻子从阳台摔下去那一天穿的衣服样式一模一样。久而久之,这里的住户谁都不想过多地谈他的事情,更不会在这个阳台晾衣服了。
  
  刘珊珊不仅明白了纸衣服的事情,更断定那天晚上敲门的肯定是这个男人。她回到四楼的时候正好看见他。她对他说道:“我知道你很爱你的妻子,但是,看到你这个样子,她也会很伤心的。”男人用呆滞的眼神望着刘珊珊,突然转过头望向阳台,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刘珊珊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因为她明白,男人是不愿意女人看到他哭的,即使这个男人精神有点不正常。
  
  三天之后,搬来了一个新租户,也是租住在四楼。这个新租户是一个二十二三的女孩,她住的房间正好就在刘珊珊的对门。搬来的当天晚上,刘珊珊与她攀谈了几句。她们互通了姓名,刘珊珊知道了她叫周萌。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就各自回屋了。关上房门刘珊珊才记起来,自己忘记提醒她不要在这一层楼的阳台上晾衣服了。现在太晚了,如果专门过去敲门说这件事,好像过于正式了,而且会让对方误以为这件事很严重。她决定明天晚上回来之后,趁着跟周萌闲聊的机会再顺便提一下这件事。
  
  第二天晚上刘珊珊回来得比较晚,已是将近十二点了。她走到自己房门前掏出钥匙开门,这时周萌的门开了。她是听到钥匙声才判断出刘珊珊回来的。周萌从自己房间里冲出来,二话没说就把刘珊珊抱住,说道:“珊珊姐,你总算回来了!我害怕!”
  
  “害怕什么?”
  
  周萌的头还是埋在刘珊珊的胸前,眼睛根本不敢看,只是伸出手指了一下阳台那里。只见在空旷的阳台上面,一件雪白的连衣裙挂在那里,它在迎着微风轻轻地摆动,像一个白色的女人在空中轻飘飘地左右摇晃。
  
  刘珊珊很平静地问道:“那件衣服是不是纸做的?”周萌忽然从刘珊珊怀里挣脱开,惊讶地看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
  
  刘珊珊“咯咯”乐了:“你今天肯定晾衣服了,对不对?”周萌点点头。刘珊珊便把事情的原委给她讲了一遍。
  
  但是周萌听完之后却陷入了沉默。刘珊珊以为她还没从惊吓当中完全回过神来,说道:“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就别再想,已经很晚了,早点睡吧。只要记住以后不要在这一层楼上晾衣服就行了。”说完她重新掏出钥匙开自己的房门。
  
  刘珊珊已经半个身子踏进了自己的屋子,回过头来,她却发现周萌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并且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眼神非常怪异,盯得她毛骨悚然。
  
  “珊珊姐!”周萌忽然缓缓地说道,“我今天把衣服抱出来的时候,也是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人提醒我不能在这一层楼上晾衣服。但是,那个人不是你说的男人,而是一个女人……我问她为什么不能。她吞吞吐吐地说,她的丈夫因为有一天下暴雨去收衣服,结果脚一滑从四楼摔了下去。而那天要收的衣服,就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刘珊珊对此很是惊异。因为周萌今天所经历的事情,跟自己前几天经历的情节完全一样,只是那个男人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说是因为他妻子,一个说是因为她丈夫……”刘珊珊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她突然疯了似的敲起邻居李玲丽的房门来。但是敲了很久,却不见李玲丽出来。房东闻声赶来,他叼着一根劣质香烟,不耐烦地说:“这么晚了敲什么敲!”
  
  刘珊珊平复一下自己的呼吸,向房东说道:“实在对不起,刚才有些激动。我只是想找个人,可能她不在吧。”房东走到她俩身边,问道:“找谁?”
  
  刘珊珊指一下邻居的门,说道:“找住在这里的李玲丽。”
  
  房东忽然张大了嘴巴,嘴里叼着的半支烟像跳水一样头朝下栽倒在地上。他好容易才挤出一句话:“你说……什么?李玲丽?隔壁这房间?”他慌慌张张地掏出已经被压扁的烟盒,重新抽出一支塞进嘴里。他用一次性打火机打了好几回火,愣是没点着,那支白色的烟卷在他嘴巴的作用下,好像在不停地颤抖。最后终于点着了,他深吸了一口烟,说道:“你们俩跟我来。”
  
  房东把两人领到自己的房间,说道:“你的隔壁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直到现在还是空着的。原先住着一对夫妇,女的就叫李玲丽,男的叫赵铭建。但是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死了……”
  
  “什么?”这好比晴天霹雳,弄得刘珊珊脑袋嗡嗡直响。
  
  房东说道:“赵铭建夫妇一年前搬到了刘珊珊的隔壁房间。两人日子过得虽有些清苦,但很是恩爱。有一次赵铭建出差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暴雨。当时四楼阳台上挂着的就只有一件李玲丽的连衣裙,那件白色的裙子很珍贵,是赵铭建用半个月工资给她买的结婚纪念日礼物。我记得李玲丽还曾经很高兴地跟我说过这件事。这样一件衣服在暴雨天晾在外面,李玲丽当然很紧张。她从屋里面冲出来去收衣服,慌张之中脚下打滑,结果李玲丽摔死了。而她的丈夫也没能活着回来──赵铭建在回家的路上遇到车祸,结果也去世了。”
  
  “不可能!”刘珊珊说道,“那她丈夫怎么会知道她是怎么死的?阳台上的纸衣服是怎么回事?我前两天遇到的那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李玲丽,前两天我还跟她……”说到这里,她突然之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房东叹口气,说道:“兴许我想的比你们多一些。我觉得可能出现了这种情况,就是两个人都死了,但是他俩都认为自己没有死,只知道对方死了,所以……”
  
  刘珊珊不敢再回自己的房间里睡了,这天晚上她在周萌的房间里,两个人相拥而睡。
  
  第二天刘珊珊就想搬走,但是她已经预交了一个月的房费,而自己只住了不到半个月。如果就这么搬走,房租估计是不好退的。她是个精打细算的人,只好先凑合着住到月底再搬,不然就太浪费了。她跟周萌商量好了,两个人就睡在周萌的房间,到时候一块儿搬走。
  
  但是,两个人在一起战战兢兢地过了一个星期之后,突然决定不搬走了。因为她们从电视上看到新闻报道,说本市警方刚破获一起特大毒品案。主犯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先是把藏毒的地点设在一座很破旧的楼中的某个房间,之后在带着毒品在郊区的废弃砖窑里交易的时候被警方一举擒获。而当镜头给这两个犯罪嫌疑人拍特写的时候,刘珊珊和周萌都失声叫了出来。因为男的就是“赵铭建”,而女的就是“李玲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