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婚风波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19 13:33查看: 29079

  一
  
  杜显斌和马慧芳结婚快八年,可以说什么坎坷风雨酸甜苦辣都经历了。现在,杜显斌开着一个打印店,店里有人看管,老婆在政府部门上班,5岁的儿子也送进了幼儿园。杜显斌不但有钱,而且有闲。无聊之下,他也玩起了网络游戏。慢慢地,有个叫“婷婷”的女孩子老跟着杜显斌在虚拟世界里四处冒险。两人日久生情,成了网络夫妻,在网上以老公、老婆相称。
  
  在杜显斌他们网婚100天纪念日时,婷婷提出应该见面庆祝一下。此前他们通过视频都知道了对方的模样,婷婷是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子。杜显斌欣然应允,觉得只见见面也没有什么对不起老婆的地方。两人说好第二天下午在长春路上的迪欧咖啡厅见。
  
  第二天从早上起天就开始下雨,但杜显斌还是准时到了那儿。收伞进门的一瞬间,他无意中往咖啡厅里扫了一眼。婷婷就坐在离门很近的位置上。她穿着黑色吊带上装,真是魔鬼身材天使面容。服务生给她上了一杯饮料,婷婷接过饮料,朝服务生礼貌地嫣然一笑。那一瞬间,杜显斌觉得心跳都跟着停顿了一秒。
  
  然后,他就做了一个决定。
  
  杜显斌马上拿伞挡住自己的脸,转身赶到马路边,拦了辆出租车,逃也似的离开了。
  
  回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把自己的游戏账号、聊天软件统统删掉。干完这一切,他坐在沙发上,长出了一口气。
  
  在见到婷婷真人以前,杜显斌觉得那都是在玩,怎么也不会出问题。可刚才见到婷婷的时候,杜显斌真的心动了。他知道,自己要是进去,后面往哪个方向发展就不是他能把持的了。不应该进行的恋情,根本不应该让它开始。这就是杜显斌的理论。
  
  星期一早晨,马慧芳正要送儿子杜小磊上幼儿园,无意中一摸额头,有点发烫。她赶紧喊杜显斌起床:“孩子有点发烧,你赶快起来送他上医院吧,今天上级来检查工作,我走不开。看完病就直接回家吧,我跟幼儿园请假。”
  
  杜显斌翻身坐起来,急急忙忙地穿衣洗漱。马慧芳一边收拾一边说:“对了,这次咱们不去二院看病了。张姐说五院的儿科特别好,他们那儿新来了一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儿科大夫。”马慧芳过来拍拍儿子的脑袋,再拍拍杜显斌的脑袋,“大宝乖,二宝乖。好了,我先走了。”
  
  到了五院儿科,大夫让杜显斌领孩子上二楼验血。小磊一点没有害怕的意思,把袖子卷得高高的。杜显斌挺高兴:“小磊真棒,真是个男子汉!”
  
  正在这时,杜显斌的身旁传来一声冷笑:“哼,小的是个男子汉,大的反而是个窝囊蛋。”
  
  杜显斌回头一看,没说话,脸先红了。
  
  二
  
  一个面容娟秀的护士嗔怪地看着杜显斌。杜显斌喃喃地说:“你怎么在这儿上班?”
  
  护士也不理他,蹲下身跟小磊打招呼:“男子汉,你叫什么名字啊?”杜显斌慌忙对小磊说:“小磊,快叫婷婷阿姨。”小磊奶声奶气地喊了声:“婷婷阿姨好。”然后歪着小脑瓜,赞叹道:“呀,你可真漂亮!”
  
  婷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么小就会哄人开心,跟你老爸一模一样。”然后,她直起身子问杜显斌:“你那天为什么不去?害我白等了一个下午。你又为什么从网上失踪?”
  
  杜显斌看着她,带着歉意说道:“因为你,也因为小磊。那天我隔着窗户看到了你,马上就知道,那样接触下去,我不可能只把你当朋友。所以——”
  
  “所以你就选择消失,你难道一点没有想我?”婷婷表情复杂地看着他。“因为想,才更要这么做。”杜显斌决断地点点头。
  
  婷婷打量打量他:“唉,你们A型血的男人就是这么理性。算了,好男人,今天过来干什么呀?”
  
  “孩子有些低烧,大夫让先验个血。”
  
  小磊跳着脚撒娇地喊道:“爸爸爸爸,我是什么血型?”杜显斌挠挠头,表示不知道。婷婷把小磊拉住:“好,阿姨帮你验。”她扭头对杜显斌说,“我跟检验科打个招呼,呆会儿顺便把血型也给他验了。”
  
  等杜显斌回来的时候,婷婷已经把化验单拿在手里了:“血相没什么问题。”杜显斌这回真放心了。小磊还惦记着血型的事情:“阿姨,我是A型血吗?”
  
  婷婷捏捏他的小胖脸:“你和爸爸不一样,你是B型血。”小磊不高兴地撅着嘴:“我要和爸爸一样!”婷婷安慰道:“和妈妈一样也很好,B型血的人都很聪明。”杜显斌听了有点纳闷儿:“他妈不是B型血啊,她跟我一样,是A型血。”
  
  婷婷一怔:“你确定?”“当然了。”杜显斌十分肯定地回答道。然后,他看看婷婷欲言又止的神情,又问:“这有问题吗?”
  
  三
  
  婷婷犹豫再三,把小磊打发到一边去玩,才吞吞吐吐地说:“两个A型血的人结婚,他们的孩子要么是A型血,要么是O型血,怎么也不可能是B型血。”
  
  杜显斌终于明白婷婷的意思了。他涨红了脸:“这、这绝对不可能!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婷婷默默地看着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杜显斌慌了:“我不信,电视上不是说有什么‘亲爹鉴定’吗?你们医院能做吗?再帮我和小磊做一下!”
  
  婷婷摇摇头:“省人民医院能做,可没什么必要再花那几千块钱了。”“钱是个屁,哪有我儿子重要,我现在就去做。”杜显斌眼睛血红。
  
  婷婷叹了口气:“也好吧,我有个同学在那儿的亲子鉴定中心,让他们尽快做你们的鉴定吧。你们先往那边赶,我等会儿就给他打个电话,结果出来了马上告诉你,你的手机号是?”
  
  杜显斌给婷婷留了手机号,然后带着小磊匆匆离去。
  
  在省人民医院采血很顺利,结果要到第二天上午十点以后才能出来。杜显斌交代小磊,验血的事情不要告诉妈妈。
  
  第二天一早,马慧芳和小磊离开以后,杜显斌一骨碌爬起来,胡乱洗了把脸,赶紧往省人民医院赶。
  
  鉴定结果果然和婷婷昨天说的一样。杜显斌拿着鉴定报告血液滚烫、浑身冰凉。突然,他一激灵,脑子转过弯儿来:该不会是婷婷这丫头故意和人串通好了整我吧?那天我涮了她,现在她要好好耍我一顿消消气。
  
  想到这儿,他把脸一板,对婷婷的同学说:“给我弄这个假鉴定,费了不少脑筋吧?”
  
  婷婷的同学看着杜显斌一本正经的样子,苦笑一声:“老哥,你手里拿的鉴定结果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谁敢拿这个开玩笑。”
  
  杜显斌晕头晕脑地回到家,给马慧芳打了个电话,让她立刻回来。马慧芳听出他的口气不善,也不敢问为什么,连忙请假赶回来。她一进门,看到被撕成碎片的结婚照,惊呆了。杜显斌把鉴定结果拍在面前的茶几上:“这是省人民医院的亲子鉴定报告,你他妈的还想瞒我多久!”
  
  马慧芳把鉴定结果拿起来看了又看,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个王八蛋到底是谁?”杜显斌咬牙切齿地问。马慧芳泪流满面:“是我对不起你……”
  
  小磊的生父是马慧芳的初恋情人。六年前,已经结婚的马慧芳到深圳开会,偶然间遇到了初恋男友赵志贺。和马慧芳重逢时,赵志贺已经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他一见马慧芳格外惊喜,立刻大献殷勤,马慧芳一时不能自已……回到家一个多月后,马慧芳怀孕,杜显斌除了高兴还是高兴。而马慧芳心里却一直忐忑不安。可小磊生出来以后,长得比较随妈妈,这方面的问题倒一时掩盖过去了。没想到,阴差阳错,秘密还是暴露了出来。
  
  马慧芳痛哭流涕:“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杜显斌,你原谅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杜显斌这时反而平静得吓人:“我已经把结婚证找出来了,咱们去离婚吧。”马慧芳一下子跪在地上:“杜显斌,我求求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别和我离婚。我是爱你的,求求你了。”
  
  杜显斌死死地盯着她:“第一,你别提爱字,你不配;第二,你也别提小磊。他和我是什么关系?你现在配合点和我离婚。我不到你单位去闹,不然,大家都不要过了。咱们从此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四
  


离婚以后,杜显斌把房子给了马慧芳,马慧芳则坚持让杜显斌带走了存款。

转眼间,两个人分开已经半年多,可杜显斌始终走不出阴影。这期间婷婷来过不少次,明确地提出要和杜显斌交往。她说:“本来我也只把你当普通朋友,可你那天到了咖啡厅门口又拐了回去,我就对你刮目相看了。后来,你竟然把住房也留给马慧芳,我就彻底爱上你了,像你这样的男人,我放过去,可能再也遇不到了。”

杜显斌第一次听她说这些话时,感觉好像是讽刺他一样,立刻没好气地把婷婷轰了出去。

婷婷倒也不急,照旧隔三岔五地往那儿跑。慢慢地,两个人的关系比以前亲密了许多。店里的人干脆开玩笑地叫婷婷老板娘,杜显斌也不纠正。有婷婷在身边,杜显斌的心情慢慢平复,他的生活轨迹开始向另一个方向行进。

一个雨天的上午,杜显斌从店里出来,看见马慧芳站在路对面,头发一绺绺贴在脸上。她看到杜显斌,慌忙跑过来。

“杜显斌,求求你,帮帮我,帮帮孩子吧。”马慧芳带着哭腔说。杜显斌吃了一惊:“怎么回事,慢慢说。”马慧芳哭着告诉他,小磊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

晚上,婷婷回来了,拿回来一沓楼盘的宣传单,兴奋地说:“快累死了。你看吧,这几个小区的价位、地段、交通都合适,回头咱俩一起去看看。”杜显斌歉意地说:“不用看了,房子买不成了。下午马慧芳过来了。小磊、小磊需要换肾……我把离婚后带走的存款以及后来赚的,总共30万,都借给她了。”

“什么?!”婷婷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窗外,雨下得特大。



出人意料的是,婷婷并没有追究钱的事,而是马上催杜显斌动身去看小磊:“傻瓜,赶快去啊,还犹豫什么,小磊最可怜、最无辜了。他可是一直当你是亲生父亲的。”

婷婷这么一说,杜显斌的胸口骤然一松,立刻动身去医院。其实,他不去医院,不光是怕尴尬,更怕在医院里碰见熟人丢脸。听了婷婷的话,杜显斌马上转过弯儿来,得了绝症的可是他养了五年的小磊啊。婷婷却没有跟去,她怕马慧芳觉得不舒服。

刚一进病房,杜显斌一眼就看到小磊正躺在病床上。

“爸爸来了!”小磊声音微弱地欢呼一声。杜显斌心痛不已,眼圈儿都红了。马慧芳站起身来,愣愣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爸爸,你不生我气了。那你还给我讲故事好不好?”杜显斌摸摸他的小脑袋,疼惜地说道:“好,好,爸爸给你讲。”“爸爸,我最喜欢听你讲故事了,妈妈讲的一点都不好听。”小磊格外高兴。

故事讲完,杜显斌让小磊躺下休息。谁知小磊皱着眉头,期盼地看着杜显斌:“爸爸,你别生气,你原谅我好不好?”

杜显斌一怔,笑道:“傻孩子,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啊。”小磊的眼泪流了出来:“爸爸,我是真想当你儿子的。对不起,爸爸。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和妈妈离婚。爸爸,你还当我爸爸好吗?爸爸,我好想你呀。”

杜显斌顿时落下泪来:“小磊,这不关你的事。”“爸爸,院里的小孩和阿姨都这么说。因为我是野种,你生气了所以才走的。爸爸,求求你,原谅我好吗。我还想当你的儿子,你回来好吗?”杜显斌痛彻心肺,他摸着小磊的脸:“孩子,只要你愿意,你就永远是我的儿子。等你病好了,爸爸天天给你讲故事。”

杜显斌强忍住眼泪,赶紧出了病房。马慧芳也跟了出来:“杜显斌,谢谢你。”杜显斌摆摆手,让她不用再谢,谁知马慧芳说:“钱你拿回去吧,用不着了。”杜显斌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马慧芳哭了:“本来说有肾源了,让我赶紧准备手术费。谁知,下午又突然说配型不合适。现在肾源特别紧张,按小磊的状况,根本坚持不到下一个肾源……”马慧芳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杜显斌看着马慧芳,慢慢地抬起手,使劲儿给了她一个大嘴巴。

马慧芳被打傻了。杜显斌压着嗓门:“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人?你当不好一个老婆,还当不好一个妈?这么容易就放弃小磊了,亏他天天管你叫妈。肾源的问题,我想办法解决!”

回家的路上,杜显斌仍在冥思苦想肾源的解决办法。快到公共汽车站的时候,他眼前一亮,立刻给马慧芳打了个电话:“我想到办法了。你给小磊的生父打个电话,让他把肾捐给小磊。”马慧芳一下子噎住了:“我、我永远也不想再见他。再说,我现在也没有他的电话。”杜显斌一跺脚:“都什么时候,还顾得上不好意思。要丢人也是我比你更丢人。他不是在深圳吗?公司名称你不知道吗?咱俩一起去找他!为了孩子,丢人算个屁!”

第二天下午5点钟,杜显斌和马慧芳到了深圳,下火车后立刻往赵志贺的公司赶。杜显斌到公司前台一问,赵志贺已经是副总经理了,立刻让马慧芳给他去了个电话。

不多久,一个男子兴冲冲从楼上下来。马慧芳朝他点点头,示意到外边说话。两个人到了外边,赵志贺看见还有别人,就很得体地朝杜显斌点点头才问马慧芳:“那是你同事?这次又是开会吧。咱们可有好几年没见了,老同学。”说着话,就去握马慧芳的手。马慧芳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赵志贺见马慧芳如此反应,有些诧异,但他随即调整过来,马上朝杜显斌走过去:“您好您好,我是赵志贺,马慧芳的老同学。”杜显斌把手插进裤子口袋,使劲儿掐自己的大腿,让自己看在小磊的份上,一定要冷静。马慧芳赶紧插到他们两个中间,抢先向赵志贺介绍道:“这……这是我老公。”

赵志贺一愣,看看杜显斌的表情,强作镇定地干笑两声:“欢迎欢迎,是不是补你们的蜜月旅行啊?到了深圳我帮你们负责到底了。”

马慧芳红着脸,把此行的真实目的说了出来:“赵志贺,我有个孩子,叫小磊。是那次和你生的。现在,他需要换肾。你能不能把肾捐给他?”

“你说什么?”赵志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赵志贺不等马慧芳进一步解释,赶紧领着他们找了个茶室,又特意要了包间。

等坐定以后,赵志贺不等马慧芳开口,就先发制人:“说吧,要我出多少钱?”

杜显斌和马慧芳都愣住了。马慧芳带着哭腔:“不是我们要你的钱,是你的儿子需要你的肾!”赵志贺心里冷笑一声:“你们也知道的,我一个外地人在深圳打拼,很艰苦的。要是捐了肾,以后怎么办啊!再说,我的肾也未必适合你的孩子。你们需要钱,我可以适当帮点。其他的,我就没办法了。”

马慧芳继续劝说:“赵志贺,孩子不光是我的,也是你的。大夫也说了,捐一个肾对人的正常生活影响不大,要是我的合适我早就捐了。你的肾要是合适,小磊的命就保住了!他可是你的骨肉啊!”

赵志贺有些不耐烦,板起脸来:“你怎么知道孩子是我的?”

马慧芳脸红如血:“已经做过亲子鉴定,小磊不是我老公的。”

赵志贺皱着眉头:“不是他的,也未必是我的呀……”话刚说到这儿,杜显斌扑了过来,一拳把赵志贺从椅子上打翻在地上,然后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赵志贺痛苦地蜷缩起来,像只被烤熟的龙虾,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杜显斌还要再打,马慧芳流着泪把他挡住:“杜显斌,算了。是我瞎了眼,自取其辱。既然他不肯,咱们还是走吧。”

杜显斌回到家以后,婷婷听说他们在深圳的遭遇,气得不行,立刻要上网公布赵志贺的地址和单位,让数以万计的网友鄙视他,让他无法在单位立足,让他的家里也闹个鸡飞狗跳。杜显斌把婷婷拦住了:“别公布了。这事情真闹大了,对小磊不好,对赵志贺的孩子也不好。孩子是无辜的!”婷婷凝视着杜显斌:“你真是我的英雄,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虽然不公布,但也不能就此放弃对肾源的寻找。婷婷就把小磊的事情用化名在网上发布,请各位网友出些高招。

四天之后,转机出现了。

那天早上,婷婷刚上完夜班回来,习惯性地查看了自己发的帖子。结果,有个网友提出了一个绝妙的方法。

婷婷立刻把杜显斌从床上叫起来:“快醒醒,咱们有小磊从小到大的DV吧?”杜显斌揉着眼睛:“有啊,干吗?”从小磊刚出生起,杜显斌总会时不时地用DV记录下小磊的成长历程。比如他刚出生的样子,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走路,每一次过生日。

“太好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婷婷高兴地亲了杜显斌一下。然后,她又立刻把杜显斌催起来,让他赶快再去拍一段小磊现在的录像。

杜显斌把新拍的录像拿回以后,婷婷立即在电脑上用软件把所有录像按时间顺序整合剪辑,制成了一个64分钟的小电影。这个小电影把小磊从出生到现在的大部分关键片段都涵盖了。

婷婷在电影的最后加了一些文字:这是一段以小磊为主角的电影。它可以是刚刚开始,也可以是很快结束。当我们还能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我们希望能让他获得的,是无限美好的未来。

小电影做完以后,婷婷把它刻在DVD光盘上。然后,她把光盘交给杜显斌:“把这张光盘快递给赵志贺。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杜显斌看看婷婷熬得通红的眼睛,感激地握握她的手,然后,赶快带着光盘出门了。

三天后的一个下午,马慧芳兴奋地打过来电话:“赵志贺昨天晚上从深圳乘飞机过来了,并且刚刚配型结果也出来了。他可以捐肾给小磊。小磊有救了!他说,那个光盘里的电影他还没看完就哭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那是他的孩子啊!他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杜显斌握着话筒,禁不住泪流满面。

三个月后,术后状况良好的小磊已经重新进入幼儿园。风波过去,日子似乎暂时恢复平静。

一个周六的晚上,马慧芳出现在杜显斌住处的门前。

杜显斌开门后一愣:“你怎么来了?小磊呢?”马慧芳有点尴尬地笑笑:“在他姥姥家。”“进来吧。”杜显斌把她让进屋里。正在看电视的婷婷忙起身给她倒水。马慧芳没有接水,只定定地看着杜显斌的眼睛:“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婷婷本能地看看日历,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杜显斌揉揉下巴:“怎么会忘呢,今天是我们结婚8周年的纪念日。”马慧芳再也忍不住,哭着上前紧紧抱住杜显斌:“对不起,我以为你都忘记了,对不起……”

婷婷看着他们,伫立良久,终于放下杯子,黯然离去了。

周日的下午,婷婷在自己宿舍里睁开眼睛,醒了。她哭了一整夜,眼皮都肿了,临到天快亮时才睡着的。

她爱杜显斌,可她不愿意强迫杜显斌,也不忍执意插在他和马慧芳之间。

好人,往往就是那个受伤最多的人。

叮咚,门铃响了。门外站着的是杜显斌。婷婷的心里开始逐渐温暖:“你怎么来了?”

杜显斌温柔地笑笑:“你怎么也学我,自己悄悄地就走了。”婷婷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我不想等到你说出和我分手的话。”

“傻瓜,谁要和你分手。”杜显斌捏捏她的耳朵。婷婷的心里开始有百灵鸟在歌唱。杜显斌把她揽在怀里:“小磊是无辜的,可大人却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经过这么多事情,只有一件事是让我欣慰的:那就是遇到你。婷婷,小磊的电影刚刚开始,我们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啊。”两个人在门口温暖的阳光里,紧紧拥抱在一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