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柏树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1 10:13查看: 53842

  崖柏是生长在悬崖石缝中的一种柏树,其根部有一团团瘤一样的疙瘩,这些疙瘩割开后会呈现各种各样的花纹,有火焰纹、水波纹、雀眼、云纹等,其中尤以雀眼图案最为珍贵。近年来,崖柏木遭到疯炒,在原木市场好点的崖柏木以斤论价,达数千元一斤,用其做成的手串,在古玩收藏界价格更高,往往低则几千,高则数万数十万元。
  
  一时,去山间寻找崖柏的人成风,但崖柏是个稀罕物,并不是谁想寻便能轻易寻到的。
  
  这天,在山里修筑景区的张小宝与一个工友正在山崖上挖电线杆坑洞的时候,发现悬崖的一处岩石上长着一棵比大腿还粗的柏树,二人决定到那块岩石上去瞅个究竟。
  
  他们将绳索的一端系在崖顶的大槐树上,另一端栓住张小宝的腰,张小宝便抓着绳索慢慢地滑了下去。到了岩石上,张小宝仔细瞅了瞅那棵柏树,发觉柏树的根部有着密密麻麻瘤状的疙瘩,便朝崖上招了招手,那个工友就也顺着绳索滑了下来。花了半天的工夫,树刨了出来,两人又用刀斧把没有疙瘩的树干砍掉,只剩下那一米来长的长有瘤的根部,而后又回到崖顶,将它用绳索拽了上去。
  
  拽上去后,两人用锯子把它截成了两半,这一截,张小宝更加激动起来:截出的花纹竟是像一粒粒黑芝麻一样的雀眼图案。
  
  张小宝并不懂崖柏,也没有见过,他只是听人们说起过崖柏的特征,譬如长在悬崖石缝、根部有瘤状疙瘩以及里面会有的图案特征,现在这些特征都对应上了,虽然他不清楚崖柏到底价值多少,但他已经知道崖柏是个稀罕物。
  
  截开的木头,两人一人一段。由于是张小宝发现的,因此张小宝拿了粗大一点的根部,工友得到的是稍微细小些的上面一截。
  
  两个人扛着木头下山的时候,半道上遇到了一名游客,那游客看到他们扛着的树墩,眼睛立马直了,当下便出价3000元要买下张小宝肩上的木头,被张小宝摇头拒绝后,游客又跟着加到5000。
  
  听到游客出的价钱,张小宝的心里止不住砰砰乱跳:5000块钱几乎相当于他干俩月的收入!
  
  见游客张口便出这么多钱,张小宝觉得肩上的木头肯定不止这个价,于是掩饰着激动,和工友扛着木头加快脚步走了。
  
  景区的工期结束后,张小宝带着这段木头回到了家里。到家的时候已是傍晚,他将木头往院子里一放,吃了饭便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张小宝走到院子一看,那块木头竟然没了,而他的母亲正乐滋滋地在数着手里的几张钞票。
  
  张小宝连忙问母亲,他昨天带回来的那段木头哪去了?
  
  母亲高兴地告诉他,刚刚有个收废品的来收家里的破纸箱,看到了那个树墩,便问这个树墩怎么卖。她认为这收废品的也太会开玩笑了,只听说收破烂的会收购破铜烂铁纸箱空瓶,还从未听说有收烂木头的,何况那个树墩还那么丑,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疙瘩,当柴禾烧也费事,就随口打乐地回了收废品一句,说得500,没想到那收废品的还当真给了她500块钱。
  
  “那收废品的一定是脑子进水了!”张小宝的母亲将手中的钱折起来说。
  
  一听这话,张小宝急了,忙出去寻找那个收废品的。
  
  可是,找遍整个村子也没找到收废品的人,看来收废品的人买了这段木头后,就赶快离开了村子。
  
  张小宝急忙从家中推出摩托车,朝村外的路上撵去,终于在半道上追上了收废品的三轮车。
  
  拦下三轮车后,看到车上的树墩,张小宝急急地要收破烂的人把树墩退还他,可收破烂的却不同意:“生意,生意,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既然成交了,我为什么要退给你?”
  
  “这是我的木头,不是我娘的木头,要买你也得找到木头的主人买才是!”张小宝气呼呼地说。
  
  两个人争辩了一晌,最终收破烂的叹了口气说:“木头退给你也行,可我这误工费该咋说?”
  
  最后,张小宝只得多给了收破烂的200块钱,以700元的价钱要回了自己的树墩。
  
  回到家,张小宝便告诉母亲,这段木头有人出5000块钱他都没卖,可却差点被母亲以500块钱给贱卖了。
  
  听到这话,张小宝的母亲吃惊得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这下,张小宝不敢再将这树墩放院子里了,他抱着树墩放到了放杂物的屋子里。
  
  晚上,张小宝正睡着觉,被院子里一阵轻微异常的声音惊醒了。他一个翻身起了床,隔着窗户看到有两个人影正抱着那截树墩从杂物间蹑手蹑脚出来,他抓起门后一根木棒,便冲出了门去。看到张小宝冲出来,抱树墩的人影抓着树墩朝张小宝挥了下,张小宝躲开,扬起手中的木棒就扬了出去,一下子击到了那人的额头,那人痛叫一声,丢下树墩,两个人翻过墙逃跑了。
  
  张小宝报了警,很快警察赶过来,问起案情。
  
  张小宝将家里进贼的情况跟警察说了下,但是并没有提到树墩,警察随后在一家医疗所抓到了那两名入室偷窃的贼。
  
  见到贼的那一刻,张小宝惊呆了:没受伤的那个贼,竟然是和自己一起在悬崖上刨树的工友。
  
  据他们交代,那个工友回到家的第二天,便带着自己的那段木头去了市里的一家加工厂里做手串珠子,打出的珠子一共可做6个手串。做好后,加工厂老板问他手串珠子可愿出售,如果愿意,可以帮他介绍买主。结果,买家看到那些手串珠子后,每个手串给他出了2000块钱,他便轻而易举得了12000块。卖了手串珠子,想到张小宝手里那截更粗的树墩,下午他就去了张小宝家中打探情况,当听说张小宝的树墩差点被收破烂的弄走后,他佯装好心地劝张小宝一定要把树墩收好,但是并没有向张小宝吐露自己的树墩已经做成手串珠子卖了。果然,张小宝不知是计,还抬手一指告诉他,那树墩已经被他放到杂物间了。知道了放树墩的地点,当天晚上这工友便找了个搭手,一起翻墙进了张小宝家,想要盗走那个树墩,没想到却被张小宝发现了。
  
  听了他们的交代,警察这才明白这起盗窃案原来是因为一个树墩。
  
  抓到了贼,张小宝的心刚刚放下,却听到警察对他说:“他们入室盗窃,自然会被追究;可你们竟然一起盗伐珍稀树木,也会被立案查处!这段木头,我们会送到林业局那里鉴定,等鉴定结果出来后,再给你们定罪!”
  
  听了这话,张小宝也呆住了。
  
  半日后,鉴定结果出来了:从专业方面来讲,那木头并不是崖柏,而是侧柏,也叫“假崖柏”,随着古玩收藏市场对崖柏的疯狂炒作,侧柏也身价倍升,如果不是专业人员,很难区分二者。
  
  听到不是崖柏,张小宝舒了口气,但是接着听到警察又说道:“虽然不是崖柏,但是你们也涉嫌盗伐林木,依然会被拘留!”
  
  张小宝郁闷地望向了他的工友,而他的工友更是懊悔得一个劲地咂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