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的诅咒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2 11:08查看: 14965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关于祈求亡灵帮自己杀死所恨之人的流言在维多利克镇散播开来。据说在黑暗的夜里,乌鸦的叫声响彻整片坟墓的时候,将一杯鲜红的牛血浇在死人的墓碑前,然后诚心祈求,地下的亡灵便会破土而出,爬出棺木替祈求之人完成心愿。
  
  一个黑暗的夜晚,酒鬼布伦特磕磕绊绊地走在通往郊外坟地的路上。他手里拿着一把手电筒,看着小路四周形状诡异的树影,心里害怕得直喊上帝。
  
  布伦特这是要去请求亡灵杀了自己的邻居安德鲁,因为他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妻子卡特里娜和安德鲁一起躺在床上。布伦特是绝对无法容忍安德鲁让自己戴绿帽子的,他要让后者受到惩罚。
  
  一路心惊胆战,布伦特终于来到了郊外的墓园里。林立的墓碑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乌鸦的叫声阴森森地充斥其间,吓得布伦特不住地发抖。他拿出酒瓶喝了几口烈酒,壮大胆子来到一块墓碑前,将带来的牛血淋在了墓碑前的泥土上,诚心祈祷起来。
  
  坟墓静静的,并没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布伦特气愤地吐了一口口水,骂道:“该死的浑蛋,害我白忙了半天。”
  
  布伦特刚骂完,马上就感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乌鸦怎么都不叫了?墓地里突然变得极其安静,静得让人心里发怵。就在这时,布伦特听到身前墓碑后的坟地里突然响起一声■人的声响,好像泥土翻动的声音。
  
  布伦特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大起胆子慢慢往墓碑后走去,立刻便发现墓碑后的坟土原来已经被翻开了。他呆愣在原地,双眼仔细往坟地下的泥土看去,顿时魂飞魄散,疯了一般向墓园外逃去。只见那坟地的泥土翻动了几下,随后伸出了一只手……
  
  布伦特自那晚从墓地回来后,就变得魂不守舍,整天暗暗观察着安德鲁的一举一动。安德鲁神貌如常,举止自然,怎么看也不像个要走霉运的人。
  
  等了几天仍不见动静,布伦特不禁有些不耐烦,但想起那晚自己已经亲眼看到了那只伸出坟墓的手,只好又在心里暗自肯定,安德鲁离死亡的日子不远了。
  
  布伦特继续暗中观察着安德鲁,不料他的这一举动被安德鲁的弟弟安东尼发现了。安东尼见布伦特整天注意着哥哥的房子,担心他心怀不轨,于是赶紧将这件事告诉了安德鲁。
  
  安德鲁想起自己和卡特里娜的事,心里不免有些做贼心虚。但他见布伦特如此关注着自己,还是感到非常愤怒。安德鲁向来就看不起布伦特,他觉得布伦特不仅又矮又瘦,而且胆小如鼠毫无主见,整天就知道拎着酒瓶在家里无所事事。
  
  安德鲁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教训布伦特一番,于是和安东尼各拿了一根棍子,准备将布伦特痛揍一顿。布伦特被他们兄弟俩摁倒在地上打得连连告饶,最后多亏卡特里娜及时出现,才制止了这场打斗。
  
  卡特里娜见布伦特伤得不轻,便把他送到了维多利克镇的医院里。医生约翰逊细心地帮布伦特清理着伤口,关心地问他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布伦特见卡特里娜离开,悄声问:“医生,你觉得最近镇上大家说的祈求亡灵出墓杀人的话是真的吗?”
  
  约翰逊笑了起来:“这些都是骗人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布伦特有些犯糊涂,吞吞吐吐地继续说道:“可那天晚上,我明明,明明……”
  
  约翰逊问:“明明怎么了?”布伦特反应过来,赶紧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没什么。”
  
  安德鲁连续几天发现卡特里娜不理自己,心里干着急,他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向卡特里娜道歉,卡特里娜却愤怒地说:“你打他,万一他把我们的事说出去,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
  
  安德鲁无赖地说:“你要是不阻止,我直接把他打死,不就没有人知道了?”卡特里娜一脸不高兴地说:“把他打死,你也得进监狱!”
  
  安德鲁回到家,整晚都在想用什么办法能让布伦特死去而自己又不用坐牢。最后,他也想到了那个祈求亡灵出墓杀人的传言。
  
  第二天早上,安德鲁到镇上的屠宰场取来了牛血。深夜,他来到了郊外的墓园里,将牛血淋在一块墓碑前,正准备开始祈祷,耳边突然传来阵阵细微而又诡异的声音。安德鲁听得清楚,那像是有人在土里爬动一样。他的脑子里一声巨响,难道亡灵真的出墓了?
  
  安德鲁壮着胆子问:“什么人?是人还是鬼?”然而墓后却安静了下来。安德鲁大着胆子往墓碑后面望去,当即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墓碑后一动不动地趴着半截身体,全身沾满了脏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刚从坟墓里破土而出的厉鬼一样。
  
  安德鲁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一张沾满脏泥的脸转了过来,两只眼睛骨碌碌地望着他说:“你就是安德鲁?三更半夜来打扰我的安宁,找死吗?”
  
  安德鲁惊得张大了嘴巴:“你、你是……”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扑倒在地,随即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自此他便在维多利克镇上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布伦特自从发现安德鲁失踪后,心里变得害怕起来。他想不到自己求亡灵杀人的事竟真的灵验了,那他岂不是成了杀人凶手?连续几天,布伦特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而且还变得疑神疑鬼,整日惶惶不安。
  
  安东尼发现哥哥连续失踪了几天,着急地在镇上四处打听,终于在屠宰场的人那里获知哥哥在失踪前一天早上来屠宰场取过牛血。他和镇上祈求亡灵的流言一对照,立刻猜到安德鲁是去祈求亡灵了,于是连忙召集了几个人,一起去郊外的墓园寻找,结果当他们来到安德鲁当晚祈求亡灵出墓的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一行血字,极为惊心。
  
  只见那墓碑上一行黑干的血迹歪歪斜斜地写着:布伦特祈求亡灵害我,我死不安宁!
  
  安东尼想起自己和哥哥前几日殴打布伦特的事,立即返回镇上来到了布伦特的家里,勃然大怒地掐住了布伦特的脖子问道:“浑蛋,你到底把我哥哥怎么了?”
  
  布伦特害怕得连连摇头,颤抖着说:“不是我,不是我!是亡灵,是亡灵害了你哥哥,真的不是我……”
  
  安东尼更是怒不可遏,大声嚷道:“胡说!这世间哪有什么亡灵?一定是你用了什么鬼主意害了我哥哥,然后把罪名嫁祸在这些鬼神身上。快说,你到底把我哥哥怎么了?”布伦特连声否认,哀求着说:“是真的,你要相信我,真的是亡灵害了你哥哥,那晚我都看见了。”



接下来,布伦特将安德鲁勾引卡特里娜,以及他因为怀恨去墓园祈求亡灵出墓加害安德鲁时,亲眼看到亡灵从坟地里爬出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安东尼听得又惊又疑,心里悲愤交加,又把布伦特狠狠痛打了一顿。然后重新带着人赶回了墓园里,可他们找遍了整个墓园,也没找到安德鲁的尸体。

活该见人,死该见尸,如果安德鲁真的在此遇害,那尸体到底哪里去了呢?看着夕阳渐落,天色已晚,安东尼正着急着,却看到天上突然飞来几只乌鸦,飞过他的头顶,最后竟全都落在了他眼前的一块墓碑上。

安东尼往那乌鸦停落的墓碑看去,发现那正是那块写着血字的墓碑。他绕着墓地转了一圈,立即就发现了端倪。那坟墓后面的泥土松软,显然是被人翻过后再重新盖上的!

安东尼察看着那泥土,顿时脑中如被雷劈过,心想难道哥哥就在墓里边?他越想越觉得可能:假如安德鲁真的如墓碑上的血字所指在这里遇害,可整片墓园找遍了都找不到尸体,那尸体很有可能就是被人藏进墓里了。

安东尼再次将坟墓打量了一遍,发现这原来还是个新墓,墓碑上面写着墓主人的名字——约瑟夫。

安东尼发誓一定要找到安德鲁真正失踪的原因,但未经允许偷挖别人的坟墓可是违法的,安东尼看了看周围跟他一起寻找安德鲁的人,默不作声,打算等到晚上再说。夜深时,安东尼独自回到了墓园里,黑夜中的墓园令人感到窒息般的阴森恐怖。安东尼站在寒雾弥漫的坟墓群中,喝了几口酒热身,然后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举起手上的铁锹一鼓作气往脚下松软的泥土挖掘着。

棺材终于露了出来,安东尼急忙将棺木上的泥土扒开,然后将棺材的盖子打开来,然而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由得极为震惊。

安东尼看到,棺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不仅哥哥安德鲁的尸体没有在棺材里,就连原来坟墓主人约瑟夫的尸体也不见了。

安东尼一阵愕然,想起祈求亡灵出墓杀人的流言以及下午布伦特所说的话,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难道真的是亡灵爬出坟墓杀死了安德鲁?可是坟墓的土又为什么会被重新盖上呢?

安东尼正感到疑惑,脑袋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柄铁锹的板面重重地击打在他的头上,他顿时晕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周身异常闷热,耳边传来一声声沉闷的铁锹拍土的“扑扑”声。安东尼发现自己看不见了,眼前一片漆黑,伸手往身旁一摸,立时吓得魂飞魄散。

安东尼发现自己原来在棺材里,而外面有人正在埋自己!

安东尼一时犹如笼中困兽,疯狂地用手脚乱拍乱踢,企图用手脚将头顶上的棺材盖子击破踢翻,然而棺材被厚厚的泥土盖着,就像一面坚不可摧的城墙,无论他如何拼命挣扎,都无济于事。安东尼如丧家之犬般咆哮着:“你这个浑蛋!快放了我!”然而棺材外传来的却还是那铁锹拍土的声音。

最后安东尼只觉得棺材里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自己的呼吸变得十分艰难。安东尼感到非常不甘心,他在最后清醒的时刻,用嘴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摸黑在头顶上的棺材板上写下了布伦特的名字。

维多利克镇一下子失踪了两个人,消息很快传得沸沸扬扬,镇上顿时人心惶惶。镇上的居民都说是布伦特祈求亡灵出墓害死了安德鲁和安东尼两兄弟,因为墓园的墓碑上有安德鲁死前写下的布伦特加害于他的遗言。

最后警察展开了调查,他们来到那块写着血字的墓碑上,见墓碑坟后的泥土疏松,也跟安东尼一样产生了尸体藏在墓中的想法。警察与墓主人约瑟夫的亲人交涉,得到了掘墓查案的允许,于是再一次将约瑟夫的坟墓掘开了。

但是当棺材盖子打开的那一刻,众人都不由得一阵惊呼,大家看到约瑟夫的棺材里空空的,不仅没有安德鲁和安东尼两兄弟的尸体,就连约瑟夫原本的尸体也不见了!

围观警察掘墓查案的居民们顿时一阵哗然,脸色不安,都说看来祈求亡灵出墓杀人的流言是真的,亡灵不仅自己离开了坟墓,还销声匿迹带走了安德鲁和安东尼两兄弟。

警察很快就发现了棺材盖上的血字,那上面写着布伦特的名字,再仔细一检查棺材里的边沿,果然有被人踢打抓挠过的痕迹,于是警察断定曾有人在棺材里被活埋窒息而死,而后尸体又被凶手转移。

警察认为布伦特有重大的杀人嫌疑,将他逮捕了起来。然而布伦特虽然承认了自己前往墓地祈求亡灵帮助自己杀死安德鲁的行为,却无论如何也不承认是自己亲手杀了安德鲁和安东尼,他说自己更不知道尸体藏在什么地方。而对于墓碑上和棺材里为何出现关于自己名字的血字,他则表示更加不清楚。

警察最后显得有些无奈,因为一直无法找到安德鲁和安东尼两兄弟的尸体,案件最后只能定性为失踪案,而且又缺乏确凿的证据,对于布伦特的审问起诉一时也陷入了僵局。这起诡异的失踪案之谜一直到半年后才被揭开。因为总有人向警察局报案,说自己刚下葬两天的亲人的坟墓被人挖掘了,尸体也不翼而飞。警察经过长时间的潜伏,终于在一个黑夜里抓住了偷盗尸体的约翰逊医生。

约翰逊向警察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承认有极其严重的解剖尸体癖好,而小镇上的医院并没有太多的尸体可供他解剖,无奈之下他只得去偷那些刚下葬的尸体来满足自己的解剖欲。有两次他正在挖掘坟墓时,都正好遇到前来墓园祈求亡灵出墓的布伦特和安德鲁。他为了将挖开的土重新盖回去而耽误了逃跑的时间,无奈之下只好借着黑暗的夜色将地上的泥土掩盖在自己身上,没想到布伦特和安德鲁还是发现了他。他急中生智装成亡灵来吓唬他们,第一次他成功地将胆小的布伦特吓跑了,可第二次安德鲁竟然认出了他。

为了掩盖罪行,约翰逊只好用随身携带的麻醉针迅速麻醉了安德鲁,然后将他杀死,并用安德鲁的手沾着血在墓碑上写下了血字,企图嫁祸给之前前来祈求亡灵出墓杀死安德鲁的布伦特,最后他又将安德鲁和墓主人约瑟夫的尸体一起带回了解剖室。

当约翰逊发现安德鲁的弟弟安东尼在四处寻找哥哥遇害的线索后,暗中跟踪安东尼,发现他最后竟然掘开了约瑟夫的坟墓。他知道,如果让人知道约瑟夫的尸体不翼而飞,警察很快就会查出是有人在偷盗尸体。于是约翰逊趁安东尼不备袭击了他,并快速将他装进了棺材里,又填上了泥土,打算等他确实死亡后再将尸体挖出来带回去解剖。

约翰逊坦白完自己的罪行后一脸轻松,他告诉警察:“多谢你们尽早抓住了我,要不然墓园里如果没有了可以让我解剖的死人的话,我真不敢保证不会再次杀死一个活人来解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