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5 03:52查看: 16851

  张德光这段日子愁着呢!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儿子张灿考上了大学,为学费的事发愁呗!
  
  张德光过日子一向是精打细算的,去年家里刚刚盖了新房,本来还留了两万块钱给儿子做学费,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今年上半年,张德光的老娘一病不起,先是治病花了不少钱,后来老娘撒手西去,安葬又用去不少。不仅把家里的积蓄花得干干净净,还欠了亲戚朋友不少钱。
  
  眼看着开学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学费还没着落,该借的地方都借了,手里七拼八凑只有三千块钱,还差了不少,这叫张德光怎么能不着急呢?
  
  见张德光愁眉苦脸的样子,老婆翠英说:“要不,咱们到外甥家去借一点儿,他这几年跑运输,生意做得不错……”翠英的话还没说完,张德光就打断了她:“别说了,人家都不认我这个舅舅了,我哪有脸皮上他那儿去借钱!”翠英不作声了。这也难怪,前年,张德光的外甥曾文兵想买辆车跑运输,还差两万块钱,到张德光这里来借,可张德光以自己马上要盖房子为由,怎么都不肯借。后来还是曾文兵赌咒发誓说一年内一定还钱,还给利息,张德光才勉强把钱借给他。
  
  曾文兵买了车以后,因为生意刚刚起步,门路不多,开始生意并不好。张德光生怕自己的两万元钱打了水漂,每个月都要上曾文兵家坐坐。表面上是关心外甥,实际上是去讨利息,顺便探探风声。曾文兵每次都要好酒好菜地招待他。有一次,曾文兵实在是手头紧,拿不出那点利息钱,张德光马上就翻脸了:“你这臭小子,还不起钱当初就不要借。”弄得曾文兵脸红脖子粗,尴尬得半天没话说。
  
  几天后,曾文兵便把借张德光的钱连本带利还清了。据说还张德光的钱是曾文兵拿岳母家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贷的款。有人把话传到张德光耳朵里,曾文兵说了,只当没有这样的舅舅!张德光听了后也发了狠:“你不认我这个舅舅,我还不想认你这个外甥呢!”
  
  就这样,两个人一直没怎么来往,逢年过节,曾文兵也只是象征性地提点东西来坐坐,饭也不吃就走了,气得张德光直骂娘。
  
  两个人的关系弄成这样,张德光怎么好意思去向曾文兵借钱,只怕还没开口,就被他顶回来了,到时候钱没借到,还要怄一肚子气,自讨没趣。所以,不管翠英怎么说,张德光也不会去向曾文兵开口的。
  
  晚上,张德光一个人坐在桌子旁边长吁短叹。忽然有人敲门,翠英开门一看,居然是曾文兵。张德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看电视。曾文兵进屋后,拿出一沓钱,放在桌子上:“舅舅,我听说灿灿上大学的学费不够,这里有一万块钱,你们先拿去用吧,不够我再想办法。再说,国家还有助学贷款呢,您也别发愁了。”
  
  张德光吃惊地抬起头看着曾文兵:“你,你这是……”
  
  曾文兵笑道:“灿灿是我们亲戚里边第一个考上大学的,这是光宗耀祖的事,可不能因为学费的事让灿灿上不起学。您有困难,应该早点跟我说,咱们不是一家人吗?”张德光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地说:“小兵,这钱就当是舅舅跟你借的,我也要按上次的利息还你。”曾文兵说:“舅舅,看您说到哪里去了,我们还算什么利息,太见外了不是。”张德光的脸红了,干咳了两声,扭头叫道:“翠英,你在干什么呢?还不快倒茶,还有,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好吃的,快点拿出来,这婆娘,磨磨蹭蹭在干什么呢……”
  
  从张德光家告辞出来,曾文兵浑身上下舒坦极了,自从上次被张德光那么羞辱了一通后,曾文兵就暗暗发誓要报这一箭之仇。今天,曾文兵拿了这一万块钱原本是打算来气气张德光,让他也尝尝丢人的滋味,可他临时却改变了主意。现在看来,他做对了。看到张德光那热情洋溢、感激不已的样子,比看到他气极败坏、恼羞成怒的样子有意思多了。原来,仇也可以这么报的。曾文兵开心地笑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