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真朋友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6 21:49查看: 31975

  1。贵重的礼物
  
  三伏到了,天气越来越热,户外工作的时间越来越短。盖房子是计时付酬,干活时间少了,收入就少。故此,泥瓦工廖宪伟请假回家小憩几天。
  
  廖宪伟快出发时,钢筋工郭湘军气喘吁吁地跑来,说:“帮我捎件东西给我们家王莲吧。”
  
  郭湘军是廖宪伟的老乡,两人一同出来打工,转战大江南北,是一对好朋友。
  
  廖宪伟说:“好啊,给老婆捎什么东西?”
  
  郭湘军笑着取出一个精美的红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金灿灿的戒指:“帮我把这个带回去给王莲。王莲和我结婚的时候,家里穷,我没钱给她买金买银。现在条件好了,我得补偿她。瞧,名牌,王六福的!三千多块呢!”郭湘军指着首饰盒底部的发票,得意地说。
  
  廖宪伟听完郭湘军的话,心里一动,他想起了自己的老婆巧巧,她嫁给自己的时候,不也没收到戒指吗?对,也给巧巧买一枚戒指吧!想到这里,廖宪伟问:“湘军,这戒指是从哪里买的?”
  
  郭湘军说:“怎么啦,也想给你老婆买一枚?大发珠宝城哪个店都有王六福戒指。珠宝城就在火车站旁边,你顺便就可以买的。”
  
  廖宪伟将郭湘军的首饰盒装到旅行包的最底层,又觉得不妥,掏出来装到随身背着的背包里,直奔珠宝城。
  
  找了家卖王六福的首饰店,廖宪伟对笑容可掬的营业员说:“小姐,照着这个款式的戒指给我来一个。”说着,他从背包里掏样品,掏着掏着,廖宪伟吓了一跳,戒指不见了!他手忙脚乱地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找到。
  
  这时,一边的营业员提醒说:“先生,你的背包被小偷划了口子啦。”
  
  廖宪伟这才明白,被偷了!
  
  他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3000块啊,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怎么对郭湘军交代啊!但事已至此,总得面对现实。他只得花钱买了一款一模一样的戒指送给王莲。巧巧的礼物只能等年底了。
  
  付了钱,廖宪伟又交代营业员把发票放在包装盒里,随后,百味杂陈地离开商店,来到火车站。
  
  一天后,廖宪伟回到老家,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到郭湘军家,拿出那个首饰盒,对王莲说:“这是湘军送给你的礼物,请查收。”
  
  王莲欢天喜地地接过戒指,感动地说:“郭湘军这个死鬼,心里还想着我!”她一边说一边擦着眼泪,又忙着给廖宪伟泡茶。廖宪伟赶紧说:“我还没跨进家门呢,巧巧肯定等我等着急了,我得回去了。”
  
  王莲一拍大腿说:“对呀,你赶紧回去吧!你给巧巧带了什么礼物?也带戒指了吗?”
  
  廖宪伟一阵心酸,嘴上应付着:“带了带了,也带了和你的一模一样的戒指呢。好了,不打搅了,我走了!”
  
  廖宪伟回到家里,巧巧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两人亲热了一会儿,巧巧问:“刚才王莲打电话告诉我,说你给我带了王六福的戒指?”廖宪伟心里一咯噔,只好尴尬地说:“呵呵,那是我骗王莲的,我没买戒指。不过我给你买了一双皮靴,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廖宪伟没有对巧巧说出实情,因为他知道,女人一般比男人小气,巧巧要是知道他白白丢了3000块钱,那还不心疼死!
  
  巧巧掩饰着失望,安慰说:“老公,你别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没带戒指给我,又不代表你不爱我,你说是不?”
  
  巧巧的贴心和通情达理,让廖宪伟更加难受,他下定决心,下次回来,一定给巧巧带一枚金戒指。
  
  本来,廖宪伟想和巧巧多缠绵些日子的,几天后,他坐不住了,他想尽快回到工地去,多挣点钱。巧巧阻拦不住他,眼泪汪汪地送别他,廖宪伟又回到工地上。
  
  2。两不相欠
  
  三伏正酣,工地现场像个大蒸笼,好多人请假回家了,也有要钱不要命的人顶着烈日干活,廖宪伟和郭湘军就是其中的两个。
  
  这天晚上,廖宪伟和郭湘军从脚手架上下来,回到宿舍,郭湘军说:“哥们,到前面的小二饭店去,咱们整两盅。”看见廖宪伟犹犹豫豫的样子,郭湘军玩笑道:“走吧,我请客,前些日子你帮我捎礼物的大恩大德还没报呢!”
  
  廖宪伟同意了,两人来到工棚外的小二饭店。
  
  几杯酒下肚,郭湘军拍着廖宪伟的肩膀说:“哥们,我听王莲说,你回家说的一些话穿帮了啊!”
  
  廖宪伟一怔:“什么意思?”
  
  郭湘军说:“你对王莲说你给巧巧带王六福的戒指,可王莲问巧巧,巧巧说你没带。这不是穿帮是什么?”
  
  廖宪伟尴尬地笑了,不知怎么回答。郭湘军又拍了拍廖宪伟的肩膀说:“哥们,我得点拨你几句,对女人嘛,心眼得活一些。”
  
  廖宪伟瞪着郭湘军问:“什么意思?”
  
  郭湘军嘿嘿一笑说:“这可是大道理,三言两语说不清,举个例子吧,话说我给王莲买了王六福,她高兴不?”
  
  廖宪伟说:“她高兴啊!嘴巴差点挂到耳门上了。”
  
  郭湘军哈哈大笑说:“可是她不知道,我给她买的王六福是冒牌的,珠宝城里到处都是。30块钱一款还可以还价的。”
  
  廖宪伟一下子蒙了,道:“冒牌的?不是有发票吗?”
  
  郭湘军灌了一口生啤,得意地说:“你傻啊!让卖假货的摊主开个假发票不就结了?”
  
  廖宪伟瞪着大眼看着郭湘军,好半天才说出话来:“郭湘军,你可害苦我了!”
  
  郭湘军也瞪着大眼,问:“我害你?怎么啦?”
  
  廖宪伟就把戒指被偷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郭湘军听完,惊讶地问:“你是说你花了3000块钱买了一枚真戒指给王莲?”
  
  廖宪伟点头称是,郭湘军一拍大腿说:“廖宪伟啊廖宪伟,你怎么就不打个电话问我一下呢?”
  
  廖宪伟说:“我打电话告诉你,不是怕你不要我还你戒指吗?如果我心里欠着你这笔账,我心里能好受吗?所以我对你、对王莲和巧巧都隐瞒了真相。”
  
  郭湘军直摇头:“廖宪伟,你才害苦我了,害得我花那么多钱买那没用的东西给王莲,嗨!说那些没用的干吗?只当我那天发神经了,买了款真的王六福给王莲,这3000块钱我还你!”
  
  廖宪伟为难地说:“那怎么好意思?”郭湘军吼道:“你欠我3000块钱不好意思,我欠你就好意思?别废话了,就这么着了!”
  
  3。真假戒指
  
  廖宪伟收回了失而复得的3000块钱,很高兴,但是他决定不听郭湘军的话,不能对巧巧玩花哨的,巧巧在家里够苦的了,和她玩心眼,缺德!廖宪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郭湘军,郭湘军挠着头说:“还真是那么回事,给巧巧买一枚真的王六福吧,我支持你,但是你别出卖我哦!”
  
  廖宪伟答应了。
  
  春节到了,廖宪伟回家前,花了3000块钱给巧巧买了一款王六福,随后,廖宪伟和郭湘军回到家里。廖宪伟当着郭湘军的面,给巧巧戴上戒指,巧巧感动得热泪盈眶。郭湘军悄悄地对廖宪伟说:“哥们,你说得对,骗这些娘们,缺德!”
  
  郭湘军回到家里,和王莲自然是一番柔情蜜意,他搂着王莲说:“那3000块钱我还给廖宪伟了,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事。”
  
  王莲问:“是假装说你骗我吗?”
  
  郭湘军点点头说:“嗯,要不那么说,那小子肯定不会收下那3000块钱的,他什么狗脾气,我知道。”
  
  王莲说:“那你以后可要好好对我,不然廖宪伟真以为你对我耍花招呢!”郭湘军一把搂紧王莲,嘿嘿笑道:“遵命!”
  
  郭湘军是怎么知道王莲手上的戒指是廖宪伟买的呢?答案就在郭湘军买王六福的那张发票上。郭湘军给王莲买的其实是货真价实的王六福,发票也是真发票。郭湘军在发票后面给王莲写了一行字,让廖宪伟带回去,这句话如下:想死你了,恨不得现在就抱紧你。
  
  王莲接到戒指后,郭湘军就打电话问王莲,看没看到发票上那句情真意切的话。王莲说发票上没有留言啊,郭湘军又问了开发票的日期,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于是,他邀请廖宪伟喝小酒,问清了情况,演出了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