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战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7 16:50查看: 31638

  计划
  
  大平是一家公司的科长,他之所以当上科长,全靠妻子的关系。八年前,由公司的董事长做媒,大平和夏子结了婚,夏子是董事长一位至交的女儿。然而,结婚八年来,大平并没感到幸福,他总觉得夏子冷冰冰的,完全没有女性的魅力。
  
  这天,两人在咖啡店喝咖啡,夏子提出要一起去拜访董事长,大平厌恶透了妻子长期以来给董事长奉承拍马的习惯,因此,他拒绝了妻子的要求,妻子愤然离去。
  
  大平抽完烟,也准备离开,突然,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他扭头一看,原来是大学同学世安。两人多年未见,自然要叙叙旧情。
  
  世安递给大平一张名片,说自己辞掉了检察官的职务,现在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大平好奇地问:“你不是娶了检察长的女儿吗?本该前程似锦呀!为什么……”
  
  世安满不在乎地说:“我和妻子离婚啦!她仗着她父亲的势力,不把我放在眼里!离婚后,我就改行做了律师。”
  
  大平不由联想到了自己:“你放下检察官不干,还能做律师……可我呢?要是和妻子离婚,退出公司,马上就会走投无路。”
  
  “哦?你也过得不顺心吗?”世安面露疑惑不解的神色。
  
  大平像遇到了知音,把对妻子的不满一一向对方诉说,最后问道:“像我这种情况,从法律上来看,能不能离婚?”
  
  世安脸上浮现出微妙的笑容:“这么说,你是真心想离婚?莫非有相好的女子?”
  
  大平觉得他是法律专家,又有离婚的经验,肯定有办法,便压低嗓音说:“其实,我在公司里有个相好的姑娘叫真弓。你给我出个好主意吧,事成后我会重重谢你的!”
  
  “终于坦白啦!”世安笑嘻嘻地说,“好吧,我给你想个办法!”
  
  第二天,大平来到世安的律师事务所。世安神秘地告诉他:“离婚的办法五花八门,比如让你妻子死亡,是一种办法。”
  
  “什么?”大平不由得惊叫一声,“你要我杀死她?”
  
  “别说傻话!可以让她自杀嘛!”世安说出了他的计划,“你拍下与那个真弓小姐同床而寝的照片,接着把照片上真弓的脸换成你妻子,而你的脸则由另一个男子来代替。然后找个人,以这张照片来敲诈你妻子。”
  
  大平若有所思,世安继续解说他的计划:“你妻子肯定会不知所措,也许会告诉你。她会说,有人叫她买下一幅奇怪的照片,而她对那照片毫无印象。这时,你要表明你的立场:‘既然有照片,你的不贞就肯定属实!’”
  
  大平点点头说:“我懂了。不过,结果会怎样呢?”
  
  “难说,说不定会自杀,还会留下一份遗书,表明她是清白的。”
  
  “万一她不自杀呢?”
  
  “那你就看准时机,提出离婚。要是她不肯离婚,那你就假装说要上法庭,并暗示你手里握有证据。我想,无论你妻子有多么坚强,她也没有胆量上法院。把那种照片拿到法庭上,太丢人了!她根本想不到那照片经不住鉴定……”
  
  听起来,这的确是个巧妙的办法,大平决定一试。
  
  试探
  
  很快,大平约真弓去了常去幽会的那家旅馆。
  
  大平觉得告诉对方整个计划的时机还未到,就对真弓说,想拍一张爱情纪念照,真弓欣然同意。于是,两人裹着浴巾,在床上相拥着拍了一张“爱情留影”。
  
  第二天,大平把照片和底片都交给了世安。按照计划,世安会把照片交给他人剪辑处理。
  
  过了几天,大平下班回到家里,夏子突然说道:“今天有个朋友来看我,她说有个男人拿着一张照片去找她,照片上是她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抱在一起。那男人以此讹诈她呢!”
  
  大平知道,夏子在试探他的态度,便说:“看来是你那朋友行为不端,自作自受!”
  
  夏子摇摇头说:“我朋友可不是那种女人!那个男人想敲诈她五十万,我朋友说她拿不出那么多钱,对方就说要把照片拿给她的丈夫看。我想问你,假如有人给你看了我的那种照片,你会相信吗?”
  
  “有照片在那儿,不能不信!”大平顿了顿,故意问,“莫非这事情出在你身上?”
  
  “不是。”夏子否认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证明清白吗?”
  
  大平想起了世安的计划,便说道:“倒是有一种证明清白的办法——自杀!”
  
  “自杀?”夏子坚决地说,“绝对不行!要是我,叫我自杀,不如杀死他!”
  
  “杀死他?”大平心中嘀咕道,这可是他未曾预料到的事。在女人当中,夏子是个罕见的冷血动物。如果逼得她走投无路,她是很可能去杀人的。想到这儿,他不禁一阵战栗。
  
  第二天,大平打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世安,世安听了哈哈大笑:“如果她有这种计划,不是正合你心意吗?你正好可以抓住她杀人的证据!”通过电话以后,大平的心情反而更沉重了。



从那天起,大平开始注意夏子的变化。一天夜里,大平起床上厕所时,意外地发现夏子竟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显得心神不宁。大平觉得自己的计划渐渐走上了轨道。

大平又向世安报告了情况。世安说:“再观察几天吧。据威胁你妻子的那个人说,一切都很顺利……”

不料,当天夜里,发生了一件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事,夏子居然主动抱住了大平。大平一时不知所措,便推开了她:“算了吧,我今天很累。”

夏子深深地看了大平一眼,说:“看来……你已经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了吧?”

大平沉默了。夏子板着脸,走出了房间,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大平一瞧,原来是两盒安眠药和一杯水。

夏子坐在她的床上,把一盒安眠药全部倒入口中,然后喝水咽了下去。

大平心里一阵激动,看来夏子受不了照片的威胁,打算自杀了!如果我任凭她自杀,不就能顺利解脱了吗?就算警官前来查验尸体,我只要说妻子是在我睡着后服药自杀的就行。

这时,夏子又把第二盒药片全部倒在手里,可当她把手举到嘴边时,明显犹豫了,显然,她在期待大平上前制止。可大平只是静静地看着,夏子这才下了狠心,把药片全部倒进嘴里,喝水咽了下去。然后,她平静地躺了下去,很快便没了声息。

大平在心中暗叫:终于胜利了!于是,也放心地睡去了。

意外

第二天早晨,大平醒来后,立刻朝夏子的床铺看去。夏子躺在那儿,被子蒙过了脑袋。大平赶紧下了床,走过去掀开夏子的被子。

“啊!”大平不禁惊呼一声。被子下面只有一个坐垫,夏子的尸体不翼而飞!莫非夏子没有死?那么,夏子到哪里去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大平开门一看,原来是世安,他顿时轻松了几分:“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去找你呢!”

世安走进客厅,脸上满是嘲弄之色:“你就是来找我,我也没办法帮你啦!”

大平诧异地问:“啊?怎么回事?”

世安淡淡地说:“告诉你吧!我正式接受了一个女人的委托,出任诉讼代理人。那女人就是——你的妻子。这是委托书。”

大平接过世安递过来的文件,发现内容是关于夏子委托世安为代理人,办理与大平的离婚手续。

世安冷冷地说:“你同妻子以外的女人发生关系,照片和底片都在这里,证据确凿。”说着,他掏出了照片。大平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他和真弓在床上的照片。

大平依旧难以置信:“可她明明吞了两盒安眠药,为什么……”

世安淡淡地说:“你看着你妻子吞下两盒安眠药,却不加制止。如此看来,你是希望妻子死去,这又是一条绝妙的理由,可用于申请离婚。怎么样?想打官司吗?”

大平无言以对。“你自然会同意离婚吧?”世安紧追不放,“不过,你想离婚而又不想出赡养费,如意算盘打过头啦!你妻子既要赡养费,还要平分财产,合计二百万。”

“这么说,一开始你就设了个圈套让我钻……”大平有点明白了。

“不,不是一开始!”世安得意扬扬地说,“你把底片交给我后,是我拿着照片来找你妻子的。她起初不肯相信,她倒是格外信任你呢!后来她说,那是你一时的过错,可以原谅。于是我多次拜访,最后向她证明:你甚至指望她自杀,她这才心如死灰地要求离婚。”

大平觉得快要崩溃了:“那么,自杀也是演戏?”

“当然!你妻子昨晚吃的不是安眠药,而是钙片!如果当时你过去劝阻,她就不会索要二百万元了!”世安又说,“你老说你妻子是个冷血动物,可是根据我的经验,这话不合实际!论及爱情技巧,你不过是向那个和你幽会的小姐学了几手。我们事务所里有个毛头小子,一看到你们的照片,便说那个小姐也是他的玩伴,他们每周六都在一起。”

大平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每到星期六,真弓确实不愿和他幽会,自称要去学习插花。他一把抓住世安:“我妻子现在在哪里?我想和她谈谈。”

世安一甩手,冷笑道:“不用谈了,她已经对你深恶痛绝了!她打算向你索取二百万元,然后同我结婚。”

大平气得直哆嗦:“既然是这样,她也有不贞行为,由我支付赡养费,就大可不必了吧!”

“这倒是事实。不过,如果你负隅顽抗,我们就上法庭一争高低!你手里毫无证据,如果坚持这种说法,别怪我反控你一个诬告罪名!”世安说罢,起身离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