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斗草也疯狂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7 18:56查看: 86985

  一、长安遇故人
  
  唐中宗年间,天下大势未定,可长安却已经是歌舞升平,繁华如旧。因皇家大兴土木,许多外来的无业游民纷纷拥入,陆逊就是其中之一。他原是房州的花农,世代养花为生,武后当政后期,皇子皇孙谋反时有发生,战乱不断,好不容易中宗登基,战乱渐渐平息,又赶上许多出逃的乡绅返回,占地严重,陆逊的园子就不幸被圈占了,他与妻子、儿子也失散了,孤身一人的他,索性离乡背井,去京城讨生活。
  
  他到得长安后才知道,在此处讨口饭吃并不像他想的那般容易,几天下来他把盘缠花光了,事情还是没有着落。这天他听人说有位公主的宅地奠基,就想去看看热闹。
  
  陆逊挤在人群里,听那众说纷纭,讲的都是公主的吃穿用度,奢华得令人咋舌。他正听得入迷,忽然听人喊:“安乐公主驾到!”人群像潮水般向后退去,陆逊不知利害,还在原地发呆,几十匹高头大马已经冲了过来,领头的马直撞向陆逊,他慌乱中闪身躲开,没想到踉跄着就被甩到了路中间,正好公主的车撵过来,那马是训练有素的,见有异状稳稳停了下来。
  
  车上的纱帘一挑,有人娇叱道:“什么人拦路,拖去喂狗!”这时正好一阵风起,车上之人的面纱被揭了起来,露出一张清丽绝俗的脸。陆逊一见之下大吃一惊,脱口喊道:“裹儿?!”话没落地,他的脸上就着了一鞭子,侍卫怒道:“公主的名讳也是你叫的?”
  
  没想到车上的安乐公主闻听“裹儿”两字身子一震,仔细看了看,惊喜地说:“你是陆逊?”陆逊连连点头,刚才惊吓过度,此时他话都说不全了。
  
  陆逊迷迷糊糊随着安乐公主来到府中,这才知道,当年穷困潦倒的庐陵王已经是当今的皇帝,而那个聪明伶俐的小女孩,就是现在名满天下的安乐公主。
  
  中宗李显被贬到房州的十四年,宅子和陆逊家的园子相连。陆家做的是花房生意,有一个大花窖,天冷了就把花都搬进去。在房州的岁月清苦,天寒地冻时,陆家温暖的花窖是现在的安乐公主、当年的裹儿唯一玩耍之处。陆家没有女儿,两口子都很喜欢裹儿,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给她送过去。李显被武则天召回后,生死未卜,这才失了联系。
  
  安乐公主还是挺念旧的,现在她得势了,仍没有忘记陆逊当年的恩惠,她命人送来很多东西,又嘱咐陆逊安心住下,以后就在府中打理那些奇花异草。
  
  二、花草也惹祸
  
  安乐公主的新宅修葺得十分豪华,种满奇花异草,陆逊正好大展拳脚,每天忙里忙外。这天他正在给花换土,突然来人传他去见安乐公主。陆逊忙一溜小跑进了内堂,刚进里面的影壁,就听到摔东西的声音。
  
  陆逊战战兢兢进到内堂,果然安乐公主冷着一张脸,叱道:“今日斗草输了,你这个花匠也太不尽责了!”
  
  斗草是本朝宫廷和民间都盛行的游戏,一是文斗比花草的珍贵;二是武斗,两根草茎较力,先折断的为输。宫中斗草多为文斗,今天安乐公主拿去斗的草,是陆逊亲自选的含羞草,此草是西域传来的,人触之则羞闭枝叶,十分珍稀。
  
  陆逊壮着胆子问道:“不知公主输于什么花了?”
  
  安乐公主忿然道:“不知长宁公主从哪里弄来的青莲花,没有人见过,当然是她赢了!”长宁公主是安乐公主的同胞姐姐,也深得皇上宠爱,二人时时争宠,盖别墅修宅子相互攀比,如今安乐公主输给她,心里当然不舒服。
  
  陆逊想了想说道:“公主,青莲花不是不能培育的,只是时间问题。那是把莲子泡在放青染料的坛子里,经过一年的时间拿出来再种,莲花根部也要用青色染料滋养,才能开出青莲花。公主想要,也得明年这时方能得。”
  
  安乐公主听了直跺脚,说道:“一年可等不了,要场场输给她吗?你还有没有别的技艺,弄一个她比不过的?”
  
  陆逊不敢说不,不过细细一想,还真有了主意。他在院中选了两株牡丹,用毡布围好,自己进去打理。有好奇的人偷着去瞧,见他把花根周围挖出一人深的沟,每天拿些染料进去,也不知在忙什么。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又到了公主们相约斗草的日子。安乐公主被陆逊请到园中,他把毡布去掉,请安乐公主上前观看。这一丛牡丹花色斑驳,有黄有粉有红,颜色不一。公主看着皱眉道:“一株花开五色,奇是奇,可也没见比青莲花高到哪里,只怕不能服众。”
  
  陆逊指着一朵花道:“公主请看这里。”安乐公主俯身一看,不由得抚掌大笑,道:“果然是好,这次赢定了!”原来牡丹花瓣上都有安乐两字,笔迹处花色浅淡,不是写上去的,也不是扎上去的,竟是天生的。
  
  傍晚时安乐公主回府,命人赏陆逊一个小金锭,他便知道这次公主赢了。陆逊得了彩头,正想回房休息,有人带话进来,说门口有他的同乡求见。陆逊一听大喜,忙来到府门口,只见外面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一张脸又黑又干,走路还有点瘸。那人一见陆逊就哭着跪拜下去叫“爹”,却原来是失散多年的儿子陆则找上门来了。
  
  陆逊拉着陆则来到附近的小酒馆,忙着问情形,这一问陆则又哭开了。原来,他与家人失散后,辗转也来到了京城,因为从小帮助父亲打理花草,就凭这一技之长,被长宁公主招入府中。这次给长宁公主培育青莲花的就是陆则,上次斗草长宁公主赢了,赐了他些银子,这次输了,就暴打他一顿。陆逊听着就生气道:“咱不伺候她了!你跟爹回安乐公主府,安乐公主定能收留你。”
  
  陆则吓得一把捂住陆逊的嘴,左右看了看才说:“爹,你轻点声,不然真害死儿子了!”
  
  原来陆则见牡丹上有字,就猜到是陆逊的手艺,情知自己没能力赢过爹爹,这才求长宁公主放行来见爹的面。
  
  陆逊叹道:“你就跟爹回了安乐公主府罢了,何必费这周折。”
  
  陆则抹泪道:“我的妻儿都扣在长宁公主府,哪里出得来,要不爹爹你跟我回长宁公主府吧?”
  
  陆逊一听连连摇头道:“安乐公主待我不薄,我跟你走算怎么回事,不行!”
  
  陆则急得起身把袍子撕开,陆逊一见心疼得直哆嗦,陆则的背上全是鞭痕。陆则哭道:“长宁公主心狠手辣,如果我真跟爹走了,只怕我的幼子性命不保。”



陆逊无奈地说:“你这主子也跟不长久,得空还得脱身,现在权宜之计就是我把花上带字的方法传给你,让长宁公主赢了下次的斗草。”这法子是陆逊自己发明的,用厚纸写好字雕空,在花瓣没有打开前包住,让日照来改变花瓣的着色。

三、山外有山,花外无花

如陆逊所愿,这次斗草长宁公主得胜,她带来的蓝莲花上不止是有字,而且带着整段的佛经。相比来看,安乐公主的牡丹就显得单薄许多。陆逊得知消息,暗中松口气,庆幸陆则脱险。

以他的想法,安乐公主平日待他不错,这次虽然是输了斗草,也不会太责罚他。出乎他意料的是,安乐公主大发雷霆,命人把他带过来,吊到院中的树上就要施刑。陆逊急得大声求饶,安乐公主恨道:“你竟敢串通外人来对付本宫,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卖主的奴才我就不是安乐公主!”

陆逊这才知道上次陆则找他的事败露了,他把心一横嘴里就乱叫起来:“安乐公主饶命,裹儿,不能这样啊!”

安乐公主一扬手把只玉盏飞过来,陆逊登时头破血流,安乐公主冷笑道:“奴才就是奴才,别以为当年受你点恩就能忍你,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了!”

陆逊知道已是死路一条,索性把心一横说道:“今日之事公主要罚老奴,老奴没有话说,可要是杀了老奴,只怕公主下次斗草还得输!”

见安乐公主微微沉吟,似有所动,陆逊接着说道:“老奴自恃花艺天下第一,公主饶了老奴一命,让老奴再为公主出力,定不让公主失望!”

安乐公主长吁一口气说:“本宫让你气糊涂了,一月之后,还有一次斗草,不止是长宁公主,据说我那姑母太平公主也有奇草,你想想办法吧,赢了她们,自然有你的好处。”

陆逊听得心里格登一下,如今儿孙的性命都握在长宁公主的手里,要是自己手下留情让陆则赢了,自己的老命可就难保了。逃出公主府是不可能的,不如拼了性命,把这事了结到自己这里。

陆逊打定主意,这才说道:“公主,老奴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安乐公主从鼻子里哼一声,算是回答。

陆逊把头磕到地上,这才回道:“公主,斗草为的是什么?”

安乐公主不屑地答道:“蠢材,斗草是为了娱乐。”

陆逊摇头道:“既为了娱乐,点到为止,输赢都是寻常事,何苦众公主为了斗草要拼个头破血流大开杀戒呢?”

安乐公主冷冷一笑道:“那你说斗草为的什么?”

陆逊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怕的了,他大胆地把头一抬说:“斗的不是草,是权,是财富!”

安乐公主的瞳孔忽地一缩,点头道:“你倒还有些见识,接着说。”

陆逊接着说道:“花草斗来斗去,能比出什么?不如斗些真正稀奇的东西。”安乐公主起身抚弄着身上的玉佩若有所思,陆逊接着说道:“这些俗物金银珠宝,都是人为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珍奇外更有奇珍,不如比那些天下独一份,拿不出第二个的东西。”

安乐公主喃喃道:“天下独一份的东西,是什么呢?”

陆逊说:“公主,老奴推荐一物,保公主风光无二。”

四、斗的不是草,是寂寞

这年端午节的斗草会,格外惹人注目,因为从去年十月起,安乐公主突然从斗草会消失,不论是谁邀请,一概不参加,可就在一个月前,安乐公主突然宣布要参加端午节的斗草会,宫廷上下反响十分强烈。

端午节当天,昆明池莺歌燕舞,众公主妃嫔花枝招展,她们各显神通。几轮斗下来,长宁公主和太平公主的草脱颖而出。

长宁公主带来的是陆则最新培育的五色莲,五个花瓣分五色。而太平公主带来的则是碧玫瑰,绿茸茸的花瓣沾着露水,娇艳异常。众人各执一词,两只花难决雌雄。

这时有人高喊:“安乐公主驾到!”

长宁公主起身笑道:“七妹来了,定是有好东西给我们看,也好分一下胜负。”

安乐公主不急不徐,向姑母太平公主见礼后落座,这才命后面的宫女端上一个玉托盘。众公主急不可耐凑上前看,只见盘中铺着块红布,布上是一绺黑色的须状物。

长宁公主不解地问:“这是什么草?”

安乐公主不慌不忙地说:“这是南海泥恒寺里佛像上谢灵运的胡须啊!”

众公主惊呼出声,谢灵运的胡子确实是天下有名。谢灵运是东晋时的一代文豪,他有一口美髯驰名天下,后因政见不同被斩首,临刑前他把胡子割下来,送给南海泥恒寺装点佛像,是镇寺之宝。

长宁公主眼珠一转,笑道:“七妹,斗的是草,用胡子算什么呢?”

安乐公主淡淡一笑道:“今天本宫就说这个是草,而且是天下独一份的草,你们觉得有何不可呢?”

众公主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个“不”字,现在韦皇后和安乐公主已经把持了朝政,虽然一把谢灵运的胡子把公主们雷得外焦里嫩,可谁敢顶着安乐公主如日中天的圣眷说三道四呢?长宁公主在安乐公主的威慑下低了头,太平公主气愤中拂袖而去。

这就应了当日陆逊说的话,他说:“安乐公主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您说胡子可以当草斗,那就是可以,没有人敢反驳。这才是真正的赢家!”

谢灵运的胡子一出,斗草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陆逊等花匠再无性命之忧了。

可自此后,安乐公主被权力欲望冲昏了头,竟然把手伸向了皇帝的宝座,忍无可忍的太平公主联手侄儿李隆基发起宫廷政变,安乐公主最终横死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