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刘保海的智慧人生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7 23:38查看: 21415

  一、忍辱负重
  
  前几年有个“别针换别墅”的故事在网上流传,很多“技术党”经过细致的分析后,认为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刘天明看到后,却不屑地笑了起来,不管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他都知道有人的确曾用三千元钱换到了这个一线城市的一套豪宅,而且这个人就是他的爸爸刘保海。
  
  在八岁之前,刘天明对刘保海没有一点印象,因为在他两岁时,刘保海就出去打工了。但是,别人的爸爸也出去打工,每年都会回来一两趟,他的爸爸为什么没回来过呢?对这个问题,妈妈高翠花照例是阴着脸回道:“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他死在外面了!”那爸爸到底是死了,还是不要他们了?他不敢再问。
  
  后来刘天明才知道,刘保海没有死,而是在一个大城市打工。别人家的爸爸赚了钱都寄回家,不仅改善家里的伙食,还造起新楼房,可他一去七年,不仅没有回过家,而且连一分钱也没寄回来过,除了偶尔来一封“我很好,勿念”之类的信外,什么消息也没有。显然,爸爸确实是不要他们了,明白了这一点,刘天明也跟高翠花一样恨透了爸爸。
  
  奇迹总是出现在绝望之后,刘天明九岁时,刘保海突然回来了。他不仅回来了,还给他们母子俩带来了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消息——他在城市里有了一套房子。
  
  刘保海到城市的第一份工是环卫工人。那天早上,他推着垃圾车去扫大街,看到有个老头倒在地上直哼哼,于是就把老头扛上垃圾车,一路推进了医院。但是,他刚要走,没想到老头揪住他不放,说自己是被垃圾车撞的。刘保海又气又急,可当时又没证人,真是百口莫辩,只得掏钱先让老头住了院。
  
  第二天,刘保海去了老头的家帮他拿换洗衣服,那是城郊的一个村子。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老头无儿无女,平日里就靠捡垃圾为生,偶尔也小偷小摸一下。村里人听说了这事,都有些同情他,这不是自己找上门让人家讹吗?刘保海当时就想撒手不管,反正往老家一跑,谁也找不着他。可他到了老头的家后,就突然改变了主意。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照顾起老头来。老头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再也不去捡破烂了,而且还让他住进了自己的家,反正离他干活的地方也近。村里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敢情,这不仅要讹上人家,还想人家给你打一辈子工啊!可不管怎么说,刘保海还是心甘情愿地给老头打工了。只是他赚得本来就少,现在要负担两人的吃住,哪还拿得出多余的钱寄回家?可又不敢跟高翠花直说,于是干脆就拖着不回家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有一天,老头突然提出要把房子以三千块钱的价格卖给他。这三千块钱是刘保海这八年来一分一厘抠出来的,本来是想寄回家的,但是,他还是果断地拿了出来。后来,老头死了,刘保海处理完丧事,这才回了家。
  
  家里的老婆孩子不去照顾,却八年如一日地照顾着一个讹他的老头,临到老头死了,还被讹去三千块钱。高翠花听完这故事后,把家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说:“这日子没法过了,离了吧。”
  
  后来,两人就真的离婚了。但很多知情人都知道,高翠花其实是早有预谋的,因为在刘保海出去的这八年里,她已经跟另一个男人好上了。同情刘保海的人都纷纷给他出主意,要让高翠花净身出户。可刘保海不仅没有赶走高翠花,反而把整个家都留给了她,自己带着儿子进城了。
  
  当刘天明奔赴千里,见到了自己的新居后,“哇”一声大哭起来:“爸,我不想住猪圈,我要回家!”这所谓的新房甚至是连老家也不多见的黄泥屋,上面盖的不是瓦而是稻草,里面散发着阵阵莫名的气味。刘保海呵呵一笑,拍着他的脑袋说:“儿子,这个家现在虽然有点破,但早晚会变漂亮的。”
  
  两年后,刘保海的预言成真了,城市扩建,全村拆迁。这个破房子加上刘保海这几年存的钱,换了一套六十多平方米的新房,更重要的是,捎带着把户口问题给解决了。可刘天明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刘保海又果断将新房卖了,换了套八十多平方米的二手房。几年后,二手房所在位置成了黄金地段,房价暴涨,刘保海再次卖掉房子并在地段偏一点的地方换了套一百四十多平方米的豪宅,也就是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现在的市价已经是两百多万了。
  
  此时刘天明已经大学毕业,并考上了公务员。每当坐在宽敞的办公室内喝茶看报之余,见到窗外马路上那些行色匆匆与他同龄的打工者,他都会不由得感慨,爸爸当年帮助老头,直接改变了他们父子的命运。
  
  二、雷霆之怒
  
  这天下班后,刘天明回到小区,大老远就看到周老顺站在自己家的楼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周老顺看到他,急奔过来:“刘科长,可等到你了……”刘天明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我跟你说,你那事我帮不了忙,你老找我有什么用呢?”
  
  周老顺的事儿并不大。这个区里最近开了个瓜果市场,把那些随地摆摊的贩子们集中起来管理。这个周老顺摆了二十多年的地摊,一直没交过什么管理费,想不通,一开始没理会,后来市政加大了查处地摊的力度,他这才想到市场占个位置,可这时好摊位早让人抢了,他不乐意了,就去管理处闹。闹得人家不耐烦了,就让他来找市政局,因为这是市政牵头搞的工程。可市政局也没人理他,也就是刘天明不懂事,关心了一下,没想到周老顺从此就认准了他,三天两头来找他。
  
  所有的摊位都是早来早定,你闹有什么用,难道要从先定的人手里拿回来再给你?你以为你谁呀!但就是这种三岁小孩都能想明白的道理,这个周老顺就是想不通。
  
  “领导啊,本来我好好摆地摊的,你们把我弄在那市场里,我也就认了,可不该把我放在最靠里的旮旯啊!人买水果又不是逛商场,没逛到我那早就买好水果走了,我都好几天没开张了……”
  
  刘天明再次打断他的话:“我再跟你说一次,这事你得找管理处,你老找我有什么用呢?”周老顺委屈地说:“找过了,可别人不理我啊!”刘天明气恼地说:“那你就找我啊?这什么逻辑嘛!”说着,他不再理会周老顺,气呼呼地回家了。
  
  刘天明回到家后,坐在沙发上喘了几口气,这才感觉心情好点了。刘保海并不住在家里,他虽然老了,但闲不住,又去帮人看大门了,那里管吃管住,偶尔才回来一趟。因此,这里更多的时候是刘天明和女朋友关小倩的爱巢。
  
  关小倩是这个城市的“土著”,有些看不起外地人,其中就包括刘保海。刘天明对她的感情也很复杂,一方面对她看不起外地人非常讨厌,一方面却又享受她带来的种种欢愉。
  


这时,门开了,关小倩提着一大兜的菜进来,撒娇似的叫着:“天明,快来帮帮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刘天明上前帮她提起菜兜,一看,里面有老母鸡、大肘子什么的,不禁奇怪地问:“这不年不节的,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关小倩吃吃地指着他笑,说:“我给你补补身子嘛,男人得多补补……”

刘天明脸一红,说:“我哪吃得完这么多,这样,我给爸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起吃。”关小倩一把抢过电话,说:“不许打!”刘天明一愣:“为啥呀?”关小倩撇嘴说:“你爸那肚子,这些东西加一块儿还不够他一人吃的。还有,他一吃起来就吧唧嘴,我受不了。”刘天明说:“我爸吃起肉来确实厉害,那是因为过去穷,养成了这见肉就不要命的毛病。唉,他现在整天吃食堂,只怕肚子早干了,也该给他补补了。”关小倩跺脚说:“哎呀,你怎么这么扫兴,反正他要来,我就走!”

刘天明皱起眉头,他知道关小倩看不起他爸,但是他无法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刘保海白手起家,坐拥百万豪宅,而关小倩只是成长在一个普通市民家庭,一家六口挤在一间只有六十多平方米的旧房里,睡觉时都能闻到彼此的脚臭味。说起来,该是刘保海看不起他们才对。但刘天明不想引起争吵,于是打开了电视。

换了几个台后,他锁定了农业频道,正好在播放他的老家发展香菇种植的故事。正看着,关小倩拿起遥控器啪的一下换到韩剧。刘天明不满地说:“那是我老家,快让我看看。”关小倩漫不经心地说:“这有什么好看的,你要多看看大都市的东西,才能早点把你那土气去掉!”

刘天明腾地站起来,正要发火,门又开了,刘保海走进来。刘天明奇怪地问:“爸,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上班吗?”刘保海回道:“上班,我请假回来跟你商量个事……哦,小倩也在呀。”

关小倩懒洋洋地点点头,又突然几步冲到门口,从鞋架上拿了双鞋子,说:“你换一下鞋。”刘保海一愣,看向刘天明,问:“啥时候家里要换鞋了?”刘天明讪笑着说:“小倩这几天把地打扫了一遍,说以后要换鞋子进屋。”

“哦,那就换上吧。”刘保海刚脱了鞋,关小倩又捏着鼻子惊叫:“天啊,你有多久没洗脚了,熏死人了!”刘保海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刘天明忙呵斥关小倩:“爸难得回来一趟,你不能少说几句呀!”关小倩跺脚说:“我就不信你没闻到臭,你们乡下人都这么不讲卫生的吗,这么臭叫人怎么受得了呀!”

“放屁!这是老子的家,我就是在客厅吐痰也可以!”刘保海终于爆发了,他示威般地咳了一声,“噗”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三、一分为二

这一下,不仅关小倩傻了眼,连刘天明也呆了。他太了解爸爸了,爸爸这一辈子就没跟人红过脸,就算当年妈妈背叛他,他还送了她整个家当。他知道爸爸也不喜欢关小倩,可又一直希望他们早点结婚,谁能想到,从来不发火的爸爸居然对关小倩发火了。

关小倩愣了半天,见刘天明没帮她说话,哇一声哭起来,叫道:“你们父子俩合起来欺负我!刘天明,我跟你没完!”

关小倩走后,刘保海拿来纸巾心疼地擦着地板上的痰,闷声闷气地说:“我也不想发火,可心里有事……”刘天明赶紧说:“爸,没事,我还不了解你吗?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刘保海犹豫片刻,说:“是这样的,我想把房子卖了,换两套小一点的。”刘天明顿时长松一口气,忍俊不禁地说:“爸,现在房价都这么高了,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

“我是这么想的,你要结婚了,小倩肯定是不愿意跟我一起住的。如果拆成两套房子,大家都省心。等我死了后,你们还能多个固定资产。”

刘天明感慨万千地说:“爸,我不是那种娶了媳妇忘记了爹的人,如果小倩不同意你跟我们住一起,那大不了就不结婚了。可是我求你,别再折腾了,你这么大年纪,经不起折腾了。”刘保海摇头说:“别说傻话了,小倩虽然有种种不如意,但她确实是愿意跟你过日子的。实话告诉你,我在来时的路上已经把房子挂在中介了。”

“什么?!”刘天明顿时跳了起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做决定?是哪家中介,我去撤回来!”刘保海大声地说:“刘天明,我告诉你,这是我的房子,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我可以在客厅里吐痰,也可以把房子挂中介!”刘天明也不客气地回道:“刘保海,从我九岁开始,你早出晚归赚钱,这个家一直是我在打理!”

刘保海被驳得有些哑口无言,半晌才说:“天明,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放心吧,当年我用三千块钱能换到这个房子,现在我用这套房子也能换到更多更好的东西。”

刘天明尽管一百个不同意,但最后还是屈从了爸爸的决定。没别的,就因为刘保海是他爸。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看到妈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但当时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父母离婚时,他才知道,原来是妈妈背叛了爸爸。他很内疚,内疚自己没有帮爸爸看好妈妈,同时也憎恨妈妈的不忠。这种内疚与憎恨让他一直在刻意地忘记高翠花,他甚至对关小倩说自己的妈妈已经死了。他绝对相信爸爸。他不同意的原因只有一个,不愿意爸爸再操劳了。但爸爸既然执意如此,他也只能全力配合。

一连多天,父子俩都处于极度忙碌之中,中介带人来看房,他们则去别处看房,忙得脚跟打后脑勺。一个月后,他们终于跟房子的买主签好合同,同时,他们也相中了两套房子。一套八十多方的,一套六十多方的,相距比较远,这也是刘保海执意如此的。

在这个过程中,刘天明对爸爸的相房能力又有了新的认识,这两套房子无论是环境还是地理,都具有绝对的升值空间。

不久后,刘保海拿到了钱,他将自己购买那套小户型的款子留下来后,把剩下的钱全交给了刘天明,说:“你买了房后,装修一下,准备结婚,咱以后就再不折腾了。有多的话你再买个车。”刘天明收下,说:“爸,你准备什么时候搬,我请个假。”刘保海说:“不用了,我在工厂里一招呼,多的是人帮忙。这样,你先搬吧,我自己那边回头找个他们放假的日子来帮忙。”

刘天明在出租房中暂住了三个月后,就搬进了装修一新的新房中。这时他跟关小倩早就和好如初了,一开始关小倩想不通这事,不过经过刘天明一解释,而且,这三个月来房价又上涨了,一算,涨幅正好赚到了装修钱,再说,若干年后,还有一套房子是他们的,这么一想,她简直对刘保海已经刮目相看了,还主动让刘天明请爸爸过来吃饭。

这天晚上,刘保海在刘天明和关小倩的几次邀请下,终于上门来吃饭了。关小倩做了很多菜,都是刘保海爱吃的肉食。她的厨艺虽然不怎么样,但刘保海还是像过去那样,见到肉食就不要命,吃得十分畅快。

“爸,你多吃点。”关小倩热情地招呼着,“天明,快给爸倒酒。”

刘天明在旁边看得既高兴也感叹,姜到底还是老的辣,爸爸一招就将关小倩制服了。他赶紧给刘保海倒了酒,说:“爸,你慢点吃,咱现在生活不比过去,过去想吃啥啥没有,现在想吃啥啥都有。”刘保海心满意足地说:“跟过去相比,咱现在就像神仙一样快活了。咱从那小山村出来,混到今日有房有车,不容易啊!”

关小倩突发奇想,说:“爸,天明说你当初是看了那讹你的老头的房子后才决定帮他的,可我想不通,你是怎么看出来那房子要拆的,而且料到他会把房子卖给你?”刘保海正要开口,关小倩又顺着自己的思路说:“真可惜,当初你要是买点股票什么的,现在不早就发了?”刘保海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缓缓地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四、合二为一

农民意识!关小倩不露声色地撇了撇嘴,又说:“爸,什么时候我们去你那儿坐坐吧。我到现在还没去过呢。”刘天明也说:“是啊,我也是上次看房时去过一次,我们去看看还需要添点什么东西。”刘保海犹豫地说:“那房子我也没怎么去过,上班太忙了,以后再说吧。”他转过话题,“对了,我刚来时看到楼下有个人站着,估计是看我们长得像,就问我是不是你爹,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没敢说真话。”

“这个周老顺!”天明一拍桌子,恨恨地说,“像个牛皮糖一样,太可恶了!”刘保海忙问是什么情况。刘天明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气恼地说:“都好几个月了,死追着我不放,上哪儿都能找到我!”关小倩说:“早就让你报警了。”

刘保海沉吟说:“只是一个摊位的事,如果他不是确实有难处,估计也不会闹这么久吧?”刘天明回说:“他家倒是挺困难的,老婆瘫了十多年,儿子在读大学,自己也是天天药不离身。”刘保海说:“所以嘛,他也是走投无路了,只能把你当救命稻草。他这事就这么难办吗?能帮的话就帮帮他嘛。”刘天明说:“要说这事也好解决,就是把市场的那一头也打通,那边也连着街,这样两头都是旺铺了。可这事牵扯到好几个部门,我犯不着为他四处跑。再说了,就算跑了,人家也不一定听。”

刘保海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们不是要去看我的房子吗,明天吧,下午我请个假,在那房子门口会合。”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关小倩要加班去不了,刘天明就自己去了。这地方他看房时来过,径直就上了楼。敲门过后,出来了一个陌生男人,问他找谁。刘天明抬头看看门牌号,没错呀,难道爸爸把房子租出去了?他问:“请问,刘保海是不是住在这儿?”

“谁?刘保海?不是!”不等他继续问,那人已经把门关上了。刘天明疑惑地转过身子,看到刘保海正在台阶下看着他。他不解地问:“爸,这是……”

刘保海平静地说:“我没买这房子。”不等他问,刘保海又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刘天明一头雾水地跟着刘保海走了一段路,然后进了一家医院,去了住院部。在一间重症室门口,刘保海停下来,示意他往里看。刘天明透过窗户向里看去,只一眼,他浑身的血都冲上了脑袋——里面,一个农村人打扮的女人正在喂躺在床上的病人吃东西。

虽然快二十年没见了,但刘天明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女人正是他的妈妈高翠花,而那个奄奄一息的男人就是他无数次诅咒过抢走妈妈的那个人。一时间,这么多年的痛苦全都涌上心来,他想也没想,起脚就去踹门。

刘保海赶紧一把将他抱住,一直拖到了外面,才说:“天明,他活不了多久了,就让他们多待一会儿吧。”

刘天明一愣,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爸爸是怎么知道那人在这里的?他猛一惊,忙问:“爸,是你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的?还有,他住院的钱是不是你拿去买房的钱?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算卖房来救他?”

刘保海点点头。刘天明暴怒,说:“亏他们还有脸来求你,我这就去叫他们还钱!”刘保海又拖住他,说:“你别激动,这不关他们的事,是我听来打工的老乡说的。他这个病要费好多钱,他们没钱,我只能动房子的主意了。”

“爸,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的房子虽然是三千块钱买来的,可是也搭进去了半辈子的光阴啊!你、你……”

“天明,你一直认为我是因为看出了那老头的房子要拆迁所以才照顾他的,其实你错了,当时我看了老头的房子后,就明白了他的处境,如果我不管他,他很可能会死掉。他临死前要把房子卖给我,其实是想把钱捐给村里,算是为这么多年打扰大家而赎罪。我答应买房也是要完成他最后的心愿。我根本没有那么远的眼光看到房子会拆迁,否则大可像小倩说的那样买点股票什么的,也不至于半辈子都在跟房子较劲。”刘保海顿了顿,“还有,你妈跟他虽然对不起我,可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行善这种事往功利上说,是种下一个福根,或许哪天就能长出利益;往良心上说,是让自己心安,能睡个好觉。”

刘天明看着瘦小的爸爸,感慨万千,但是心里又很释然,难怪以往他对爸爸的印象总觉得有些别扭,明明是一个憨厚善良的人,当初怎么会有那么深的心机。没错,现在这个才是真实的爸爸。他看了看病房,有些犹豫。刘保海拍了拍他的肩说:“还是别进去了。他们并不知道我,我是把钱给了老乡转他们的。”

回去的路上,刘天明突然想到,这事该怎么跟关小倩说呢?是说自己去了爸爸的房子,感觉还不错,还是说爸爸用那笔钱来救自己当年的情敌?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照实说,如果连这也感动不了关小倩,那就没必要跟她结婚了。想到这里,他心情顿时豁然开朗。在路过瓜果市场时,关于将市场里面那堵墙打通的报告,他的腹稿已经完成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