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的白骨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8 19:26查看: 20336

  天才化学家费吉斯因拒绝参与生化武器的研制,遭到了纳粹的毒手。奄奄一息时,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1.落魄天才
  
  1940年的德国,一群面容憔悴、衣裳破旧的波兰平民在实枪荷弹的德国士兵押送下,缓缓向多斯达尔集中营前进,费吉斯一家三口就在其中。
  
  费吉斯是一位犹太血统的化学家,他左手有六个手指,化学研究天分异于常人,曾被认为是“怪才”,名赫一时,现在这位天才却与普通人一样,无法掌握生死、命运未卜。
  
  到达多斯达尔集中营后,德军开始清点“犯人”,费吉斯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不是杰克森吗?现在他穿着白色大褂,鹰一样的眼睛扫视着俘虏们。
  
  杰克森也是波兰人,曾是费吉斯最得意的学生之一,很有天赋,费吉斯曾对他用心栽培,希望他在化学领域有所作为,可现在这家伙怎么和纳粹德军在一起?看样子还混得不错,费吉斯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杰克森在挑选人,把他选中的人推到另一边,在人群中他发现了费吉斯,眼睛一亮,头一歪,做个“这个也过去”的动作,士兵就把费吉斯也推到了杰克森选中的那群人中。
  
  2.师徒反目
  
  费吉斯被关押在一间单人牢房里,牢房挺干净,还好吃好喝的,这可不是一般俘虏的待遇。费吉斯很疑惑,想到一定是杰克森的安排,只是不知是他感念师恩,还是别有所图?
  
  果然,这天夜里,杰克森满脸堆笑地来看望费吉斯,一见面就伸手拥抱:“啊,亲爱的老师,能看到您真是太好了,我一直盼望着这一天!”
  
  费吉斯板着脸质问学生:“你为什么会和那群嗜血的禽兽在一起?”
  
  杰克森摊摊手说:“他们对我的才华很赏识,给我最好的条件和薪金,让我做学术研究,学了知识就要有所成就,不是您教导的吗?现在好了,我们师徒相遇,可以携起手干一番大事业了。”
  
  费吉斯压抑着怒火,听完杰克森的“理想蓝图”后,背上掠过一阵寒意。原来,杰克森现在是德军军工科研基地的领衔教授,所谓“大事业”就是拿这些俘虏做化学试验,研究出能迅速摧毁敌方生理机能,使其失去战斗力的药物,达到帮德军统治世界的目的。
  
  费吉斯想起在德军炮火下惨死的家人和同胞,再看杰克森狡猾虚伪的小人嘴脸,他怒不可遏,说:“休想让我也参与这魔鬼事业!你也是波兰人,难道要让你同胞的鲜血染红你的双手?”
  
  杰克森阴笑着说:“老师,我现在己经是德国籍了,至于那些和我毫不相干的所谓同胞,我管不了他们了,成功需要牺牲不是吗?”
  
  费吉斯愤怒地脱下鞋子向杰克森扔去,杰克森捂着被打中的脸说:“给你七天的时间考虑,合作的话就荣华富贵一起享,不然你会生不如死——我会把你的妻子和儿子当成试验对象!”
  
  杰克森走了,费吉斯绝望极了,他真后悔当初看走了眼,教给这个白眼狼那么多知识。妻子贝鲁西和儿子拉里都在德军手里,该怎么办呢?
  
  3.妻子惨死
  
  接下来的七天里,费吉斯依然享受好吃好喝,也没人打他骂他。第七天,杰克森来问费吉斯考虑得怎么样了。费吉斯倔强地回答:“我是科学家,是造福人类的,让我的知识变成杀人武器,做梦吧!杰克森,你会遭到报应的!”
  
  杰克森手一挥,士兵把费吉斯拉到外面,肮脏污臭的集中营里,到处都是沾满鲜血的刑具,一大群蓬头垢面、皮包骨头的俘虏中,很多都是老人和小孩。
  
  士兵把贝鲁西拉了出来,杰克森狞笑着说:“亲爱的老师,如果您注定要成为我的敌人的话,我就先拿您的妻子做试验。”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德军手拿针管准备向贝鲁西身上注射,杰克森说:“那是我新研制的药品,人注射后会出现幻觉,浑身燥热,最后皮肤一寸一寸地烂掉,直烂到头发根和手指甲,怎么样?您真的忍心让美丽的师母遭受这份痛苦吗?”
  
  贝鲁西被两个精壮士兵拧着胳膊,正徒劳地死命挣扎,十四岁的拉里双手紧握铁栅栏,看着母亲受辱却无力拯救,他哭喊着:“爸爸,快救妈妈,快救妈妈……”
  
  费吉斯的心都要碎了,此情此景再坚强的男人也挺立不住。
  
  “白大褂”就要给贝鲁西注射,费吉斯大叫一声:“住手,我答应你!”
  
  士兵一走神,贝鲁西挣脱了士兵的钳制,向丈夫大喊:“亲爱的,不要低头,我们死也要有骨气!”说完往钉有铁钉的木桩刑具上狠狠一撞,登时头破血流,气绝身亡。
  
  费吉斯眼一黑,晕了过去,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病床上。杰克森送上鲜花,假惺惺地说:“其实我只是想吓唬你们一下,没想到师母当真了。您赶紧养好身体,毕竟还要为拉里着想啊,拉里那么可爱,才十四岁!”
  
  这句话点到了费吉斯的痛处,他的父母和三个儿女都死在了战火中,只剩下拉里一个亲人了。想到妻子的惨死,他痛不欲生真想一死了之,但如果他死了,拉里一定会遭受非人的折磨。
  
  4.假意屈服
  
  费吉斯终究还是答应了杰克森的要求,杰克森高兴地说:“老师,以您渊博的科研知识,我们一定能成功。”
  
  费吉斯穿上白大褂,走进试验室,这些瓶罐仪器和化学材料,他太熟悉了,他说要进行基础测试研究,先不必拿人体做试验。
  
  费吉斯专业而简短的讲解,震住了所有研究所的德军。杰克森深知老师的能力,也听命于他,但为防止他起异心,仍派专人监视着他,同时拉里和费吉斯都受到了很好的待遇。
  
  住着好房、吃着好菜,拉里却不安分,他想着母亲和其他亲人的惨死,对这帮刽子手恨之入骨,每天都又吵又闹,对看管他的士兵又打又踢。
  
  费吉斯去看望儿子,拉里哭着说:“爸爸,听说您给那帮坏蛋帮忙去了,是不是真的?我宁愿死,也不要您这样,一定要给妈妈报仇啊!”费吉斯老泪纵横,不知如何回答。
  
  在拉里又一次把看管士兵打得鼻子流血后,费吉斯要求把儿子送走,送到多米孤儿院。杰克森当然不依,他还想用拉里牵绊住费吉斯呢。费吉斯说,他天天看着儿子这样,没心情干活,而且儿子一直反对他帮助德军,总想着自杀。
  
  杰克森很怕拉里自杀,坏了自己的计划,只好派人把拉里送到多米孤儿院。那其实是个修道院,拉里被严密看管着。
  


可是三天之后,拉里突然失踪了。杰克森气急败坏,预感自己中计了。其实这的确是费吉斯的计策,多米修道院院长是他的好友,临行前他又交代了拉里,提醒他逃跑时的注意事项,并为他准备了从德军那里得来的钱粮。拉里一逃走,杰克森就再也不能要挟他了。

5.天才之死

此后,费吉斯一反常态,把试验室搞得一塌糊涂,一会儿废气四溢,一会儿玻璃瓶爆炸,一会儿易燃化学剂着火。

杰克森很快发现是费吉斯故意这么干的,他气急败坏地把费吉斯重新关了起来,担心老师在试验室搞了有后遗症的手脚,他还把所有的化学试剂和仪器都进行了更换。

安排好这些,杰克森来到牢房,逼问费吉斯还想不想干了,费吉斯嘿嘿冷笑:“我现在什么都不管了,我只想早日到天堂见到贝鲁西,我将在上面看着你们这些禽兽受到上天的惩罚!”

杰克森威胁他:“那我就拿你做人体试验,让你生不如死!”

费吉斯漫不经心地说:“拿我做试验你就选对人啦,我是犹太人,世上最聪明的人种,骨骼和神经组织都和常人不同,我是搞化学的,我的骨子里都是化学细胞。”

从此,费吉斯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他被关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到处都是老鼠和蟑螂,饭是馊的,水是臭的,还经常遭到毒打。半个月后,费吉斯己不成人样、皮包骨头,生命危在旦夕。

杰克森本来对费吉斯恨之入骨,想把他折磨死算了,可是化学试验却突然出了问题,几种化学剂出现异常状况,其他人都束手无策,他想到了老师,派人去把费吉斯从牢里提出来。可当士兵来到地下室时,却发现费吉斯己经死了,临死前嘴角还含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杰克森很懊丧,他想:老师是化学天才,如果要做人体试验的话,他是最好的人选。他恶狠狠地对着费吉斯的尸体说:“你活着我用不着你,那么就让你的死尸来为我做事吧!”

费吉斯的尸体被搬进了试验室。

6.尸体复仇

一个月后,试验室人员都出现了异常,首先是眼涩鼻痒、瞌睡乏力,很快全身使不上劲、抽筋眩晕,到后来呼吸困难,经医生检查,他们的内脏机体己经出现衰竭,且无法治疗。

试验人员的身体情况一天比一天差,有几个体质差的己经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杰克森也胸闷体衰,体力不支。人体试验工程只得宣告停止,试验室也被封闭起来。

一年后,有的试验人员受不了病体折磨自杀了,有的己经死亡。本来健壮如牛的杰克森此时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等待死亡的随时到来。半梦半醒中他常看到老师费吉斯怪笑着对他说:“我将在上面看着你们这些禽兽受到上天的惩罚!”

医生怀疑试验人员是化学剂中毒,杰克森得知后,混沌的眼睛一亮,他挣扎着翻出当费吉斯学生时做的笔记,其中有这么一句:钍系、铀系和锕系等化学物质,经过一定化学处理,会产生放射性物质,与它接近的人会出现以下症状……

那些症状与试验室成员和杰克森患的十分相似,杰克森脑袋一阵发晕,他仿佛看到天堂里的老师正对着自己冷笑连连……

杰克森支撑着最后一口气,去了封闭的试验室。他按照费吉斯曾经的指导做了测试,测试结果是:费吉斯的尸体里注满了放射性原素,并从骨髓里不断产生新能量——这一定是他早在试验室工作时就准备好了的。

杰克森明白了:他终是斗不过老师,哪怕他有武力和军火支撑,费吉斯不愧是化学天才,死了都能报仇。杰克森握着那本笔记本,苦笑了一声后,死在了老师的尸体前。

7.魂归故里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各大集中营人犯被释放,德军留下的仪器装备被收编。

收编队伍中有一个少年,他指着多斯达尔集中营试验室说:“这里由我来处理吧,不要贸然进去,那里有我的仇恨,还有我的亲人。”

少年正是拉里,他从小耳濡目染,懂得不少化学知识。他恭敬地向试验室鞠躬默哀,然后穿上特殊的防护服走了进去。

空荡荡的试验室里仪器己经生了灰,蜘蛛网遍布,父亲的尸体还在,己化成了白骨,左手骨正是六指,白骨前还有标示他身份的小标签。一具高大的骷髅倒在他旁边,那是杰克森。拉里对着白骨痛哭好久,然后把白骨移出,装在有特殊装置的棺木里,运送回家乡安葬。

当年在安排拉里逃走时,费吉斯就向他交代过这些,他死后最大的心愿就是要魂归故里。当时拉里并不知父亲死意已决,直到后来听内线说父亲己死、试验室所有人员出现怪病,他才明白:父亲早己准备用身体作为复仇的武器!

拉里立志也要做个了不起的化学家,但一定不会像杰克森那样,而是像父亲一样,做个为人类造福、有着不屈傲骨的科学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