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说妻

栏目:故事 发表于:2018-10-29 05:00查看: 32093

  黄江嗜酒,人称“极品酒鬼”。这天晚上,黄江的酒友又邀他喝酒。往常,“极品酒鬼”一到就会大声招呼上酒开席,可今天他进门后却一言不发,像有什么心事。一个绰号“大头酒鬼”的男人,为活跃气氛,起身兴奋地说,诸位,我们自称酒鬼,日日饮酒,可谁能说说何谓“饮酒八德”?
  
  不等众人答话,“大头酒鬼”洋洋得意地接下去道,我告诉你们,所谓“饮酒八德”,即为“独酌、浅酌、雅酌、豪饮、狂饮、驴饮、痛饮、畅饮”。咱哥几个聚会,向来是性情所至,随性而来,任性而饮,不醉不归,按“饮酒八德”分类,此即为“狂饮”。
  
  刚说到这里,绰号叫“红鼻酒鬼”的打断他道,你小子两天不见,长学问啦。“大头酒鬼”更加得意地卖弄道,今日天寒欲雪,良朋相聚,我等当一改酒鬼狂饮之态,浅斟慢酌,也玩一次“雅酌”如何?
  
  “红鼻酒鬼”不屑地说,你刚才所说的“饮酒八德”不过是拾人牙慧,谁都知道那是明朝屠本峻总结出来的。天色不早了,我看还是废话少说,点菜上酒吧。
  
  不料,绰号“无德酒鬼”的却阻止他说,不必点菜。唐代大诗人李白有诗云:“客到但知留一醉,盘中只有小精盐。”古人饮酒都是以盐佐酒,吃菜会分散酒味,真正的酒鬼是只喝酒,不吃菜的。
  
  “红鼻酒鬼”大声道,诸位肃静。古人云:“饮酒不语真酒客。”像你们这般吵吵嚷嚷,哪有一点酒鬼的修养?我给你们讲个典故:宋朝时钱塘江畔有一个酒鬼名叫慎伯筠。一日月圆,慎伯筠带上一只盛满酒的大酒樽和一只小酒杯,独自到钱塘江沙洲上赏月饮酒,与另一位好酒之徒相遇。那人见慎伯筠对月独酌,便径直走到他面前,从怀里取出一只小酒杯,二话不说,就从慎伯筠的酒樽中倒酒来饮。慎伯筠恍若不觉,两人自斟自饮,不交一言。月到中天,大酒樽中的酒喝光了,两人各自散去,始终没说一句话。以我看,这两个干饮之人才是真正的“极品酒鬼”。
  
  说到“极品酒鬼”,几个人都把目光投向黄江。“无德酒鬼”不解地问,今天难得我们几个酒鬼谈兴大发,你怎么一个酒屁也不放?莫非你想做当代的慎伯筠吗?
  
  黄江这才长叹一声,说,你们几个臭酒鬼就别再卖弄了。你们刚才所说的,都是从一个新建的“极品酒鬼”网站上现学现卖的东西,刚才我来这里之前,又去浏览了那个网站,里面有个最新的帖子叫“酒鬼说妻”。我想,你们要是看了这个帖子,就不会有兴致胡吹乱侃了。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打印纸。
  
  只见上面写道:
  
  世人皆知酒鬼“无德”,却鲜有人知酒鬼之妻“有德”。
  
  酒鬼之妻多为良善贤淑之人,如果她们凶如母夜叉,动辄狮子吼,哪里还有酒鬼男人的逍遥自在?酒鬼之妻必是力大无比的女中“好汉”,酒鬼男人坐在马桶之上沉沉入睡,其妻只需气沉丹田,一提一抱,便可将其送到床上安枕。酒鬼之妻多为勤苦耐劳之人,酒鬼常常夜半回家,倒头便睡,日上三竿方起,买菜做饭,携子上学,诸多家务,自然皆由其妻独自承担;倘若酒鬼男人呕吐满地,污秽不堪,其妻更得强忍刺鼻之味,反复打扫冲洗。酒鬼之妻必是不喜睡眠、善于熬夜之人,月上西楼,男人饮酒未归,自己勉强躺在床上也是百般牵挂。男人能否找到家门?会不会摔倒在马路上?心中忐忑之下,索性挑灯夜读,或料理家务。偌大一幢楼只有自家亮着灯,便如孤岛航标,为酒鬼男人夜归指示家门。酒鬼之妻多为忍辱负重之辈,男人心气不顺、心情不佳,便会在酒后把妻子当作出气筒。妻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心里只以“臭酒鬼又喝多了”为由,不与他计较。
  
  本酒鬼饮酒数十年,从不知妻子有何感受。忽一日,老妻撒手人寰,寂寞落魄之际,方知没有家中贤妻在,再好的酒亦是难以下咽的苦酒,苦不堪言啊……至此方知,家中贤妻才是最香醇的佳酿美酒……
  
  “大头酒鬼”、“无德酒鬼”和“红鼻酒鬼”看到这里,皆是心下黯然,一脸愧色。“极品酒鬼”黄江见状说道,咱们这些酒鬼日日狂饮,只顾自己痛快,何曾想过老婆的感受?发帖这位老兄,字字如锥,句句扎在我们心上啊。
  
  说到这里,黄江又红着眼圈说,我提议,今天的聚会就算是我们几个酒鬼“最后的晚餐”,而且要以茶代酒,从此,再与“酒鬼”二字无缘。几个酒鬼欣然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