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不同的三种征信模式介绍

栏目:投资理财 发表于:2018-11-7 20:02查看: 18363

迄今为止,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内,世界范围内主要存在着三种不同的征信模式,即以美国为代表的市场化征信模式、以欧洲国家为代表的公共信用信息征信模式和在日本、巴西等国家发展起来的行业合作式征信模式。三种征信模式的并存,说明在征信环节并不存在唯一的模式,不同国家在建立信用社会的过程中,应据征信的影响因素、建立信用体系的目的、国民的信用意识等选择适合自己的征信模式。

以美国为代表的市场化征信模式

市场化征信模式是在征信环节以私营企业为征信主体,政府对征信业务不加干预,只负责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让私营征信主体自由竞争,优胜劣汰。在美国,存在着有明显区别的分别针对消费者信用信息和企业信用信息的征信机构。

美国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机构是向需求者提供消费者信用报告的机构,其基本工作是搜集消费者的信用记录,制作消费者信用调查报告,并向使用者有偿提供信用报告。消费者信用调查报告在金融机构对消费者授信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决定着是否向消费者提供信用支持以及以多高的利率水平提供信用支持。在美国这种信用消费非常普及的国家,消费者信用调查报告获得了金融机构和消费者双方的高度重视。

美国早期的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机构在地理分布上极为分散,地方性的特征很强,且不同行业都有各自的征信机构,相互之间基本上没有信息交流,它随着美国国内零售业和银行业的发展而发展。

在20世纪初,美国绝大多数的零售商仅局限在本地市场,1929年,跨区域的或全国性的百货商店在整个百货业销售总额所占比重还不到15%。但此后,大型百货连锁店迅猛发展,到1972年,它们的销售份额已占到全行业的80%。随着这种由本地向全国发展的趋势,大型连锁商店将原来分散的信用销售业务集中到一起,信用信息不再局限于使用那些小型的本地征信机构,而是迫切需要与全国性的征信机构开展业务往来。这推动了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机构由分散、小型的地方性机构逐渐发展成为大型的全国性机构。

在银行业方面,从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中期,美国的银行在跨地区业务拓展方面都受到严格的法律限制,不允许开设分支机构。然而在消费信用业务方面,银行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发行信用卡,经过短短十年左右的时间,信用卡就在全国范围被广泛接受,其业务操作和客户服务都不需要通过分支银行系统,这实际上帮助当时银行在某种程度上突破了法律对开设分支机构的限制。随着银行信用卡业务的发展,许多零售商开始接受这种信用支付方式,并逐渐放弃自家经营的信用销售业务。据统计,1968年,由零售商自己经营的信用总额是银行信用卡信用总额的6倍,但十年后,两者的额度基本相当,而到了1993年,后者已经是前者的3倍。规模较小的零售商基本上退出了信用市场,只有像西尔斯(Sears)这样超大型的商家在接受银行信用卡的同时,仍坚持自己经营本店信用卡业务(西尔斯本店信用卡业务在2003年被花旗银行收购)。

由于信用卡所具有的大规模、跨区域性特征,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参与信用信息共享,这促进了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机构经营范围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同时,为了提高信用卡这种银行零售业务的经营效率,银行不断采用新的技术储存、处理、传播大量的数据,这就必然要求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机构采用匹配的最新技术和设备,实现两者之间信息交流的自动化。 另外,随着信用卡向消费者信用市场的不断渗透,发卡银行或金融公司需要大量消费者 信用信息,这无疑为整个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机构提供了巨大的商机。经过长时间的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目前美国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机构形成了3家规模庞大的征信机构,即益百利公司(Experian)、全联公司(Trans Union)和艾发公司(Equifax)与两千多家小型征信机构并存的局面,它们各自满足着不同的市场需求,共同促进美国消费者信用体系的发展完善。3家大型征信机构的信用信息全面、准确,更新及时,信息的权威性高,衍生服务种类多,服务质量高,服务对象包括银行、财务公司、保险公司、制造商、零售商、公用事业公司及联邦政府机构等,而且3家大型征信机构的设备高端,率先尝试先进技术,尤其是与信息采集、储存、加工、传送等有关的新技术往往都很快地在征信机构中得到应用。大量的小型征信机构主要从事地方性信用事务的相关业务,通过搜集本地区消费者信用资料为本地区及外地区客户提供服务,其主要业务是向客户提供记录消费者还款历史的信用报告、来自司法机关及其他方面的公共记录、按一定规则整理的信用数据以及各类消费者的信用评分。

欧洲公共信用信息征信模式

在公共信用信息征信模式下,信用信息的采集是由公共信用信息系统进行的。1992 年,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委员会将公共信用信息系统定义为:一个旨在向商业银行、中央银行以及其他银行监管机构提供有关公司和个人对整个银行体系负债情况的信息系统。欧洲的公共信用信息系统通常强制央行监管之下的所有金融机构必须参加,在奥地利、法国和西班牙,参加机构扩展到财务公司,在葡萄牙还扩展到信用卡公司,在德国扩展到保险公司。

欧洲各国公共信用信息系统之间最主要差距在于对报告贷款的最低规模要求、所搜集信息的类型和记忆功能设计,但这个门槛各国高低不同。其中,德国和奥地利的最低贷款规模要求非常高,其公共信用信息系统只侧重于大型借款人;而葡萄牙的最低贷款规模要求很低,包括了许多家庭贷款,比利时和法国也是如此。在所搜集信息类型方面,不同国家对正面信息和负面信息的要求不同。德国和奥地利只要求报告正面信息(贷款数据),葡萄牙只搜集负面信息(违约和逾期记录),比利时和法国的家庭征信登记系统只搜集负面信息。另外,一些欧洲国家的中央银行直接出面组织和指导消费者信用管理服务,通过一种“信用登记系统”提供消费者信用调查报告,即“欧洲7国信用登记系统”,先后实施这种服务方式的国家包括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葡萄牙和奥地利。

概括起来,欧洲各国公共信用信息系统具有如下特点:

第一,从机构组成和主要职能看,它主要由各国的中央银行或银行监管机构开设,并由央行负责运行管理,目的是为中央银行的监管职能服务。

第二,从信用数据的获取看,公共信用信息系统强制性要求所监管的所有金融机构必须参加该系统,必须定期将所拥有的信用信息数据报告给该系统,但并不搜集所有的贷款资料,而只是在一个规定的起点上搜集信息数据。

第三,从信息数据的范围看,公共信用信息系统的信用数据既包括企业贷款信息,也包括消费者借贷信息;既包括正面信息,也包括负面信息。与市场化的征信机构相比,该系统的信用信息来源渠道要窄的多,如它不包括非金融机构的信息,对企业地址、所有者名称、业务范围和损益表以及破产记录、犯罪记录、被追账记录等信息基本不搜集。

第四,从信用数据的使用看,许多国家对数据的使用有较严格限制,数据的提供和使用实行对等原则。

第五,信用信息透明度高。各国都通过法律或法规形式对征信数据的采集和使用作出了明确规定,一般来说,采集和共享的信息包括银行内部的借贷信息与政府有关机构的公开记录等,由于信用信息包括正面数据和负面数据,各国对共享信息的类型通常都有规定,一些国家如西班牙限制正面信息的共享。

随着并购浪潮的开始,欧洲部分征信机构已开始重新洗牌。美国 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的征信机构合并的浪潮蔓延到了欧洲,美国最大的3家征信机构在欧洲进行了广泛的收购,甚至将一些全国性征信机构划归帐下。因此,欧洲的征信体系越来越具备美国征信体系的特点。

行业合作式征信模式

这种征信模式有时被称为行业协会模式、行业会员模式等,主要是指采用各种形式借助某一行业的力量,在行业内部征集信用信息,信用信息可以在会员或相关组织之间共享。这种模式主要存在于日本和巴西,是非常有特点的征信模式。

日本依托行业协会的信用信息征信情况日本征信体系及其产业的发展与日本的信用消费发展是同步的,在其发展过程中,行业协会发挥了很大作用。目前日本消费者信用信息征信体系呈现“三足鼎立”的态势,即全国银行消费者信用信息中心(KSC)、株式会社日本信息中心(JIC)和株式会社信用信息中心(CIC),其他征信机构的实力和规模与这三家机构相比存在着明显的差距。

全国银行消费者信用信息中心(KSC)是由东京银行协会建立,按地区范围提供会员服务,后随着消费者融资市场的快速发展,其他24个银行协会也逐渐加入,最终于1988年成立了整个日本银行消费者信用信息中心,信息数据库实现统一运作和管理。KSC以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会员,在1582家会员中包括131家商业银行、1230家非银行金融机构、220家银行附属公司和1家信用卡公司,其信息的主要来源是会员银行KSC的运行费用在会员之间结算,提供信息或使用信息均采用收费的方式,以维护系统的运行和不断扩大。该数据中心还与其他协会的数据中心就消费者的不良信用记录进行业务交换,建立了企业信息的交换制度和系统。

株式会社日本信息中心(JIC)是由日本信用信息中心联合会管理,由作为其股东的全国33所信息中心组成,每个信息中心都是独立的公司,各地区的消费金融公司是其会员股东,其中,1972年设立的株式公司Lender's Exchange是最早的机构,之后各地信息中心快速发展,1976年10家机构第一次组成联合会,1984 年形成全国规模的网络。该中心成立以来,为保证消费者信用信息的准确和及时,每年进行的信息更新、修改近 20 万件,同时还雇佣大量的调查员、分析员为客户提供电话信息咨询服务和搜集、整理官方报刊发布的破产公告等信息服务。

株式会社信用信息中心(CIC)是向商业信用授信机构(赊销厂商)提供消费者信用调查的消费者征信机构,业务量在日本消费者征信体系及其产业中是最大的,其前身包括以汽车系统和流通系统的信用卡公司为中心的“信用信息交换所”和以家电系统的信用公司为中心建立的“日本信用信息中心”等,其会员主要是由各信用销售公司和信用卡公司组成,对会员的要求较严格,如要编制“企业内部统制程序(Compliance Program)”、设置“消费者信息管理主任”等,同时与其他信用机构相比,在信息的管理和安全保密方面也很明确。

上述3家机构以及加盟全日本信息联盟的33个信息中心共同出资,于1987年3月建立了消费者信用信息网络系统(Credit Information Network,CRIN),目的是在不同机构间共享变动信息、公共信息和个人申告信息等的负面信息,防止发生多重借债等恶性个人信用缺失问题。CRIN 的建立,标志着日本形成了消费者负面信息共享机制,是日本消费者征信体系完善的一个标志性举措。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