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是男是女?火影忍者白是男是女?

栏目:百科 发表于:2019-1-16 23:01查看: 147908

火影忍者一度风靡,关于白是男是女的问题,火迷曾有过非常大的争论,为什么一个少年却有一副美少女的脸庞,火影忍者白是男是女是许多人心中的一个谜,今天放肆吧小编来为您解密白是男是女,这个特别篇可不像动画133集之后那样乱编的,绝对有权威性。

白是男是女?火影忍者白是男是女?

白是男的,卡卡西叫他少年,他自己也说自己是男的,而且他没有必要骗鸣人。

不知道你看过特别篇(木叶运动会)没?白上厕所,排队是排在男的那一行的,这是最好的证明!

白的资料:

白,想要保护重要东西的时候,人就真的能变得很强。

白-Haku(跟随在再不斩身边的神秘美少男)

派别:雾隐忍者  忍者登记号码:-  出生日期:1/9(15岁,山羊座)

性别:男  身高:155.9CM 体重:43.2KG 血型:O

性格:温文,坦率,专一

擅长绝技:千刹水翔,魔镜冰晶

出身:白出生在一个经常下雪的白色村庄。由于母亲一系是令人畏惧的血继限界继承者,得知真相的父亲杀死了母亲又要杀死他。还是个孩子的白亲手杀了父亲。一下子成了孤单一人的孩子失去了生活的方向。“不被任何人需要,只是活着”,也是一种痛苦。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同样孤独的男人——再不斩。虽然再不斩说白只是他的工具,但白不在乎。他知道只有再不斩是真正关心他、认可他的人。而白也非常依恋再不斩。为了他,温柔善良的白能够变成杀人不眨眼的真正的忍者。最后,白败给了九尾力量暴走的鸣人。他觉得自己不再有资格留在再不斩身边。最后的最后,要求躺在死去的白身边的再不斩,终于流出的眼泪,白,看见了吗?

白的绝技

类似金针的暗器-千本  某种类似殷洪的阴阳镜的忍术,是一种血继限界哦!  白,这个名字,干净和清爽,不管外界的环境是多少的污秽和不堪,他依旧能够保持那颗纯洁和善良的心,不被污染。  他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他的悲剧来自他的血统。在那个白血皑皑的雾之国,人们憎恨拥有血继限界的家族,视那为灾祸和战乱的象征。这个血统,只有隐瞒自己的身份才得以生存下去,一旦被人识破,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连她的母亲也是不能幸免这灾难。原本是幸福的一家人,就因着这血统,父亲杀了母亲,又想杀死同样拥有血统的儿子。那时候的一幕惨剧,让幼小的白觉得,最难受的事情就是在世界上,没有一个人需要他,他没有存在的理由。  “没有梦想,不被任何人需要,仅仅是活着这件事情的痛苦,你知道吗?如果出现一个打从心底里认同你的人,那么他就会变成你最重要的人!“他一直是这么想的,他也一直为桃地再不斩而战,即使再不斩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他也愿意跟随。因为在桃地收留他的一刻,他找到了生存下去的理由,他不再是没人要的小孩。他不会寂寞,因为至少还有再不斩,能够不排斥他的能力,而且需要他的力量。  他仰起他的小脸,弯眼微笑:”请放心好了,我是再不斩先生的武器,我会乖乖听话的,请把我当做工具,让我跟随在你的身边吧!“这是一个孩子的真心,从此他把实现再不斩的梦想,作为自己的梦想,而且为了实现这个梦想,赔上了自己的生命。  白和再不斩的关系,和《浪客剑心》里的濑田宗次郎和志志雄真实的关系很类似。但是再不斩似乎比志志雄更人性化。虽然他口里一再的说白不过是他的工具,可是当他去抓学兔,去摸白的头的时候,那样也应该是真情流露,我甚至在想,再不斩会收留白,也许是因为是白微笑着说:“大哥哥的眼睛和我一样呢!”  在不可能下雪的季节飘落的雪花,那是白的眼泪吗?白,这个和雪一样的少年,会一直对你微笑,告诉你为了重要的人可以变得很强。

证1.《临之书》第90页,“白在面具背后的真面目像女性般漂亮,他又喜爱花草小鸟,是一个拥有善心的少年。 ”

证2.火影忍者漫画

关于白是男是女的问题,火迷曾有过非常大的争论,为什么一个少年却有一副美少女的脸庞(同:仙女座阿舜),基于人类美好的感情因素和对一种理想状态的憧憬,部分火迷仍然坚持白是女性的说法。呵呵,这个从感性的角度来说可以理解。 但是以客观的立场来说,我们不应该做一个偏执的火迷,虽然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也只是针对人物形象的讨论,从未涉及到作者的原始设定。我们经常看到作者被读者逼迫的现象,远到福尔摩斯近如哈利波特,其实这恰恰反映了作品的受欢迎程度。

白的成长背景

白出生在一个水之国中总是下雪的小村庄里,村里的人们都因战乱害怕并仇恨血继限界。白的母亲就拥有雪之一族的血继限界,并把这个秘密隐藏了很久。他们一家一直过着安宁的生活,直到白也被发现继承了这个能力。白的父亲发现了这个秘密,带领一队村民,先杀死白的母亲,正要对白下毒手时,惊恐中的白使用了血继限界,用冰锥杀死了在场的所有人。一夜之间变成孤儿的白,在水之国的大街小巷乞讨,最后遇上了再不斩。再不斩收留了白,并教会了白所有的战斗技巧,白也乐意地成为了再不斩的武器。

白的个性

作为再不斩的工具,白有着强烈的意愿去保护再不斩,不愿有哪怕是有一点伤害。当卡多企图抓再不斩的脖子时,白弄断了卡多的手臂。在白被鸣人打败后,白让鸣人杀了自己,因为他认为他对再不斩不再有用。可是在鸣人拿着手里剑冲向白时,由于感觉到再不斩身处危险,白再次赶到再不斩那里,挡下致命的一击。

尽管甘心作为再不斩的战斗道具,白却不喜欢忍道的精义——杀戮,还千方百计逃避杀戮。当白遇见睡梦中鸣人时,他并未把鸣人当作敌人杀掉,而是叫醒他,提醒他不要着凉。在之后的对话中,白还告诉了鸣人怎样变得强大。在后来的战斗中,白用针杀死了佐助,可这只是让他无法战斗而处于假死状态。

白的中性外表引发过很多讨论,不论是读者还是漫画中的人物。鸣人认为白是女的,可是在白告诉鸣人他其实是男的时,鸣人不敢相信,因为他认为白比小樱还可爱。

白的能力

白的冰遁血继限界,是由他独有的同时操纵水和风,并把它们合成冰的能力。尽管这种能力很少见,白又很年轻,但是白对冰遁的掌握达到炉火纯青。白也精通水遁,尤其是千杀水翔(制造出成百上千的水针刺向对手)。除此之外,白还是漫画中唯一可以单手结印的人。

白高超的观察和策略能力让他看出写轮眼的秘密,并找到破解的方法,尽管他只见过一次写轮眼的战斗。白对人体解剖学了如指掌,他可以仅用一针决定是弄昏还是杀掉对方。卡卡西认为作为追忍部队的一员,白可以清楚地了解这些,但也不排除是再不斩教给他这些,毕竟再不斩在叛变前也是暗部的一员。

白的剧情

在卡卡西打败再不斩之后,白穿着一套雾隐追忍部队的服装,并看上去像是追杀再不斩的。白投了二根针插入再不斩脖子上的穴位,看起来杀死了再不斩,其实是阻止卡卡西真的杀了他。借着追忍部队的身份,白把再不斩沉重的“尸体”带走,在隐蔽处使再不斩复苏。可这却让卡卡西起了疑心。

卡卡西的怀疑被一个星期后的战斗所证实,再不斩与白来到大桥与第七队再次展开战斗。白的对手是佐助。战斗中,白单手结印,制造出的千杀水翔却被佐助躲开。由于佐助的速度不在白之下,白就使用了他的绝招:魔镜冰晶,用坚不可摧的冰镜困住佐助。用这种忍术,白可以瞬间穿越各个镜子,以速度压制对方并能用针轻松攻击。

速度的优势让白可以完全压制佐助,以及后来的鸣人。在白“杀死”佐助后 (只是也像再不斩一样进入假死状态),鸣人被激怒了,并因此激发了九尾妖狐的力量。鸣人也因此拥有了超越白的速度,由此捉住而且一击击倒了白,白的镜子也完全破碎了。当鸣人冲过去完成最后一击时,白碎裂的面具脱落了,显露出白的脸庞。

鸣人认出白就是之前遇到的少年,才停止了致死一击,改成了脸上的一拳。由于被击败而对再不斩再也没有用处,白请求鸣人杀死他。鸣人一开始拒绝了他,可在听完白讲述他童年的遭遇以及再不斩对于他的情谊,鸣人被打动,试图用死亡带给白那生命无法完成的希望与快乐。然而在鸣人完成最后一击之前,白感到再不斩处于危险之中,于是怀着歉意离开鸣人,赶到再不斩那里。

正当卡卡西带着雷切冲向被忍犬们压制住的再不斩,白突然出现,帮再不斩解开压制,并挡住致命一击。卡卡西无法停止他的攻击,于是雷切刺穿白的心脏,白用最后的力气抓住卡卡西的胳膊,以便再不斩轻松攻击,这尽到了他作为一个工具的最后使命。再不斩对白的死表现冷漠,只希望把卡卡西连同白一起斩下。后来,当鸣人得知白的死讯后,鸣人向看似冷漠的再不斩讲述了白对他的忠诚和情谊,这让再不斩这个铁血男人落泪不已,再不斩在最后一刻表达了对白的真实感情。

为了报复卡多的罪恶行径,再不斩开出一条血路,最终杀掉卡多,可自己也倒在血泊中。生命最后一刻,再不斩请求卡卡西把他带到白身边。天上突然飘起大雪,再不斩相信那是白在为他而哭泣。在白的身边,再不斩说他真希望与白去同一个地方,卡卡西告诉他,他的梦想会实现的。

第四次忍界大战,白被药师兜利用秽土转生之术召唤出来。他率先使用忍术将佐井从水墨飞鸟上击落,和再不斩遇上卡卡西带领的第三部队,道出希望自己身为再不斩的工具保护他,如今再不斩也被秽土转生之术召唤,代表当天的他已经彻底失败,连身为再不斩的工具都做不到。卡卡西回应白,当年的再不斩是为了其他理由牺牲,不只是将白当作工具而已,再不斩更道出自己作为一个人已经死去,令白感动得流下泪水。

白和再不斩

使用术

水瞬身术

冰遁之术

冰遁秘术千杀水翔

左手抓住对方的手,右手结印后,往地上踏溅起水花,水花冻结成复数的冰千本,此时白往后跳,同时冰千本往对方身上刺入。

水遁秘术灭杀水翔

游戏中的招式,与千杀水翔极为相似,但攻击次数变多。

冰遁秘术魔镜冰晶

在敌人身边凝聚复数的冰镜,透过冰镜的反射,让敌人迷惑本体的位置,借机使用千本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