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影临风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3-15 07:54查看: 3611
自古以来,竹是国人至爱,尤其是文人,爱竹成癖者比比皆是。大诗人杜甫寓居成都浣花溪畔时,曾手植修竹无数,冬夏青翠一片,而今成为一大名胜;“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就出自北宋文学家苏东坡之口,就连《红 ...

  自古以来,竹是国人至爱,尤其是文人,爱竹成癖者比比皆是。大诗人杜甫寓居成都浣花溪畔时,曾手植修竹无数,冬夏青翠一片,而今成为一大名胜;“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就出自北宋文学家苏东坡之口,就连《红楼梦》中的才女林黛玉也认为有竹为伴才是最佳选择,当她和宝玉商量搬进大观园住在哪里好时,她说“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我爱那几竿竹子,映着几道曲兰,比别处清幽”。我不是文人也不是才女,心里却装着一片竹林。
  
  乡下老屋至今尚存,就在庭院的东南角,也有竹。当初是母亲从外面捡回来的竹苗,三两株,恹恹的,几近干枯。我说:“栽不活,赶快扔掉吧。”母亲说:“扔了可惜,栽着看吧。”次年开春,在微微的寒风中,原有的枯黄的竹叶开始纷纷凋落,崭新的竹芽隐约显露,如同即将探出的小脑袋,随后便有新篁冒出地面,生长速度快得惊人,真可谓“清明一尺,谷雨一丈”。新长成的竹竿娇脆欲滴,竹节处偶有一圈白色的粉晕,用手一摸,便留下清晰的指印。经过一个冬天的风霜雨雪,却越发生机勃勃,我不得不赞叹竹子顽强的生命力。
  
  新生的竹竿一年粗过一年,几年后,便是一片葱茏,把我家的小院装点得别有一番情致。尤其夏天,竹影摇曳,沙沙声起,带来不少凉意。正午时分,我喜欢搬一小小木桌,坐在竹阴下看书写字,看阳光通过竹叶,有碎影洒落一地,感觉心情特别好。中国江南的典型住宅也多是几丛青竹掩映着粉墙黛瓦,袅袅婷婷的竹竿、青青翠翠的叶子衬着一堵粉墙,疏疏朗朗,临风起舞,令人绝俗。及至青春年少时,我常坐在竹阴下发呆,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古代女子,于竹林深处,抚琴望月,满脸幽怨,背后垂着相思的发髻……
  
  冬天,万木凋零,百草衰败,而唯独院子里这片绿还在盎然着,飘舞栖落的皑皑白雪仿佛给竹林洗了个澡,那竹叶越发的清新油亮。时有鸟雀在林中啁啾嬉闹,将农家小院烘托得宁静祥和。其实,雪压翠竹的景致是极美的,简直是大自然的神来之笔,可惜我不懂绘画,否则留下许多《雪竹》写生。
  
  为防止竹林面积不断扩大,母亲每年都要有选择地砍伐一部分,每见此景,我心疼得几近落泪。砍倒后的竹子显露出空空的竹节,让我亲眼看到了它的“虚心”之处,同时也好奇起来:这空空的躯干居然能长得如此结实健壮!竹竿在母亲手里能派上很多用场,最惬意的,是用竹竿撑起来的蚊帐,让我恍然觉得又入竹林中。大哥连续几年都将春联写成“庭栽栖凤竹,池养化龙鱼”,横批“幸福之家”,看来全家人和我一样喜欢这片竹林。
  
  而今,远离村庄,居于钢筋水泥结构的世界里,时常觉得整个人掉进了一口封闭的枯井里,满眼都是灰色尘埃,很难望见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葱茏绿色。于是我便为自己的书房添置了一盆小小的文竹,尽管文竹并不是竹,全然没有竹的挺拔伟岸之风,只是文静地呈现着一丛薄雾似的翠绿,它却能无数次地淘洗我的心情。不过,端详着眼前小家碧玉般的文竹,我会很自然地怀念起那片青竹林,那随风舞动的卓越风姿连同那片浓重的青绿色,一直印在脑海里,画卷一般,挥之不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