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的静美时光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3-15 08:23查看: 4297
温和静美的时光,在小镇慢悠悠地流淌。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从高速发展的大都市归来,我就定居在这座山环水绕的小镇,不知不觉已经七年有余。虽然它不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可是七年的时间,足以让它像一颗 ...

  温和静美的时光,在小镇慢悠悠地流淌。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从高速发展的大都市归来,我就定居在这座山环水绕的小镇,不知不觉已经七年有余。虽然它不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可是七年的时间,足以让它像一颗种子一样,播撒在我的心田上,开出一片灿然的风景。
  
  小镇活色生香的日子,是在清晨的叫卖声中奏响的。
  
  晨曦初露,小镇集市上的叫卖声,像一曲曲明快动听的钢琴曲。“新鲜的白菜、黄瓜、番茄哦!还有水灵灵的大白萝卜呐……”音调抑扬顿挫,节奏感极强,它穿过大街小巷,穿透家家户户的窗棂与帘幔,直抵正游离在半梦半醒间人们的梦乡。我每日必从此曲中醒来,小镇亦在这回环往复的曲调中伸伸懒腰,精神抖擞地迎接全新的一天。街市上的讨价还价声,晨起孩子的哭闹声,公鸡的打鸣声,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潮水,此起彼伏,在小镇里蔓延开来,回荡在每个人的耳畔。那响起的种种声音,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凡尘中的烟火气,亦证明我真真实实地活在人世间,有什么比活着更美好呢?
  
  旭日东升,乍泻的暖阳匍匐在绿油油的柳梢儿上,跳跃在行人的鼻尖,绽放在王奶奶家飘香诱人的包子上。王奶奶家的包子十里飘香、远近闻名,个大,味美,汤汁浓郁,引得小镇流浪的猫儿、狗儿嗅着长长的鼻子,拖着饥饿的身子,垂涎欲滴地躲在包子铺的一隅静悄悄地观望。这时候,慈眉善目的王奶奶,总是拿来几个热气腾腾的鲜肉大包一一掰开,善待这群无家可归的小可怜。而隔壁的李大爷也不甘落后,端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豆浆,给它们驱寒解渴。李大爷家的醇香豆腐脑是我的最爱,滑嫩嫩的豆腐脑,像十几岁女孩儿吹弹可破的肌肤,柔亮而润泽,撒上一把白糖,兑进两勺牛奶,那甜,那香,那柔滑的口感让人有一喝三大碗的冲动。可是,这人间美味谁又舍得独自享用呢?当然,喝豆腐脑的时候一定不能少了陈伯伯家的油条。看那一根根喷香的油条在锅中像自由悠游的泳者,快乐地翻滚,尽情舒展,恣意地展现着几乎完美的身材。一口口酥软香脆的油条,一勺勺柔滑的豆腐脑,慢悠悠地品味这简单而美好的生活。
  
  日丽临空,聚集在街市上的人们像退却的潮水,热闹非凡的小镇渐渐归于平静。收完摊的男人们背着渔具,骑着摩托车去往小镇边的水库,驻扎营地。他们蹲在水库边花花草草的深处,静心宁神地擎着鱼竿,在水边与鱼儿进行着一场别开生面的拉锯战。女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聚在镇前街角的老槐树下,绣十字绣、织毛衣,东一句西一句地唠家常。此刻,从镇上的学校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那声音像翩翩而来的小燕子,在天空扑棱棱地自由飞翔。老人们则听着百听不厌的黄梅戏,走着永不落幕的象棋。
  
  日薄西山,百鸟归林。上学的、钓鱼的、外出劳作的人们归心似箭,马不停蹄地奔回了家。一缕缕熟悉的炊烟在空中冉冉升起,它们时长时短,时粗时细,时而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时而又如袅娜舞动的柳条儿。每一缕炊烟下都是一个安乐幸福的家。你看,那红墙黛瓦之上升腾起的淡淡烟云,便是李奶奶家,她正在灶前煮着李大爷刚从水库钓回的鲫鱼,李大爷一脸幸福地在灶前添着柴火,鲜美的鲫鱼汤在锅中“咕噜咕噜”地翻滚,像一朵朵适时绽放的雪莲花,传说那雪莲象征希望,得此花者便能得到永生的幸福!
  
  华灯初上,夜幕低垂。一轮皎洁的月儿悄悄地爬上了柳梢。
  
  小镇的“夜生活”开始拉开帷幕。镇上的居民都聚在政府院前的广场上,一场精彩绝伦的舞会就此展开。舞蹈队分为三组,中年人跳的是当下最流行的广场舞,老年人跳的是东北大秧歌,最后一组是优雅的交谊舞。人们跟随着音乐的律动,摇摆着身体,移动着舞步,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更叫人拍手叫绝。一曲曲或激昂或柔曼的音乐在黑夜中流淌,像小溪中的汩汩细流,一点点一滴滴汇入幸福的大海中。
  
  法国诗人兰波说:“生活在别处。”事实上,生活一直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能静下心来,停下匆匆的脚步,你会看见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闪耀着金子般的光芒。无论你生活在一座华丽的城市,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抑或是一个被世人遗忘的小村落,你都可以寻找到,那独属于你的静美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