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卯分明”的交际风采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3-15 13:13查看: 9919
著名画家黄永玉曾说:“艺术离不开真善美的法则,交友也离不开真善美。”他的“真善美”体现在:对人一贯真心实意,丁卯分明,从不耍滑,也不卖乖,既不虚情,更无假意。正因为如此,黄永玉广受爱戴,朋友满天下 ...

  著名画家黄永玉曾说:“艺术离不开真善美的法则,交友也离不开真善美。”他的“真善美”体现在:对人一贯真心实意,丁卯分明,从不耍滑,也不卖乖,既不虚情,更无假意。正因为如此,黄永玉广受爱戴,朋友满天下。
  
  师恩与良心“丁卯分明”
  
  在黄永玉的老师中,有一位叫黄羲,待黄永玉很好。黄羲先生经常给黄永玉开“小灶”。在一次校展上,黄永玉画了一张《屈原行吟图》,黄羲在图上添画了芦苇和江波,并题上鲁迅的两句诗:“泽畔有人吟不得,秋波渺渺失离骚。”黄永玉心里充满感激。然而,有一天,黄羲到校图书馆借书。图书管理员徐某在他面前说三道四,喋喋不休,他就动手打了徐某。黄羲被叫到校董办公室训话。黄羲顿觉有失尊严,便悄然离开学校。黄羲离开时,大伙儿哭着送了老师一程。这时,很多学子都为黄羲打抱不平,纷纷要为老师讨回公道:“明明是对方不讲理在先,老师何错之有?”只有黄永玉说道:“为人师者,难道不知君子动口不动手吗?难道不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吗?”话虽刺耳,但老师却赞道:“唯独永玉明事理。”
  
  黄永玉当然明白黄老师对他的好,也深深懂得老师如父,师恩永远不能忘记。忘掉师恩,就意味着自己人性的缺失。但老师随意打人就是不对,就是有失斯文,缺乏教养,如果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恩师就一味拥护,那岂不是违背良心?师恩与良心不能同日而语。黄永玉仗义执言,敢于指出老师的错误,可见他是一个既懂得珍惜师恩又不失公道的正直之士。
  
  亲情和公义“丁卯分明”
  
  黄永厚是黄永玉的胞弟,也是个画家,在合肥工业大学任教。黄永玉对这个弟弟十分关怀,他曾动情地对黄永厚说:“我们是同胞兄弟,我们之间的情分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没有什么情能胜过亲情。”但黄永厚在合肥工业大学任教多年,因为种种原因,连个副教授也未评上,他心中为此很苦恼。一次,黄永厚写信向范曾诉说苦衷,范曾便联络画家刘海粟,联名向有关部门推荐。黄永厚不久就被合肥工业大学聘为正教授。黄永玉知道后毫不客气地当面指责黄永厚:“永厚啊,你任教多年,未评上教授,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你要凭自己的不断努力去争取!你千不该万不该去求人升职!在这一点上,我得批评你,我也不认你这个教授。你的做法有失操守,是一种耻辱。”黄永厚接受了批评,在工作上尽职尽责。
  
  黄永玉做人有自己的准则与分寸。兄弟情自然重要,但兄弟之间,谁做得不对的时候都可以相互批评指正,这跟情分没关系。黄永玉对黄永厚求人的事很不屑,很不满。给予了严词指责,足见他为人耿直,待人丁卯分明。“几何,以直线为最近;待人,以正直为最好。”与人打交道,就得敢于直言,敢于指出对方的错误,帮对方改正,这才是好人、真友。
  
  友情与画债“丁卯分明”
  
  黄永玉与黄苗子的生死之交,是黄永玉讨债“讨”出来的。20世纪40年代,黄永玉在上海办了一次个人画展,黄苗子夫妇欣然前去观展。观赏中,他们看上了黄永玉的一幅画,买下了。但黄苗子说自己所带的钱不够,等回南京后把钱如数汇过来,黄永玉满口答应。但过了很久,黄永玉也不见黄苗子汇钱过来。于是,黄永玉就来到南京,向黄苗子追钱。黄永玉一见黄苗子劈头生气地道:“为人也得讲个信用,我等你汇钱,你怎么这样长的时间也不汇呀?你想赖账啊?你还是正人君子吗?”面对自己食言,黄苗子自觉理亏,便羞惭地向黄永玉连声致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请你谅解兄弟一次,好吗?”黄苗子付了画钱,又盛情款待黄永玉。通过这次讨债,两人都觉得对方有赤诚的君子之风,故而成了生死之交。
  
  黄永玉胸无城府,一是一,二是二,友情归友情,画债归画债,友情当珍爱,但画债要讨回,黄苗子心地坦荡,勇于认错改错。两人相互欣赏对方的特性,都知道对方待人实实在在,毫无虚情假意。著名作家德莱塞说:“真实是人生的命脉,是一切价值的根基。”做人对人都得讲真实,自己当得的就得,有错了就改,不扭扭捏捏,不虚情假意,当然受人尊敬。
  
  黄永玉为人率真耿直,待人心真情笃,丁是丁,卯是卯,无矫情,无造作。黄永玉作画情真,做人也情真。与他相交,感到放心,感到踏实,无须担忧,无须提防,能得到极好的精神享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