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之后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19-3-20 01:48查看: 29840
周人骥是清雍正年间津南泥沽村走出的进士。他的短文《乔东伯小传》写老乡:“东沽乔岱字东伯,以熬波航海为业。祖若父衣食粗足,俱保其天年。己未岁,畿辅洎兖豫歉收,而兴京年丰谷贱,天子下令弛海禁,一时濒海 ...

  周人骥是清雍正年间津南泥沽村走出的进士。他的短文《乔东伯小传》写老乡:“东沽乔岱字东伯,以熬波航海为业。祖若父衣食粗足,俱保其天年。己未岁,畿辅洎兖豫歉收,而兴京年丰谷贱,天子下令弛海禁,一时濒海率肥其橐。”乔东伯是养船大户。十余艘海船,半年间五六次辽东贩粮,“发之暴矣”。弛海禁让沿海一些人先富起来,乔东伯本有海舶多艘,不应算穷人乍富。“骤拥厚资”的暴富,却为他添了心病,“惧为盗谋”——怕被盗贼惦记,又舍不得花钱雇人巡守,直弄得“夜不贴席”,召乡人饮酒打牌,通宵达旦以自卫。乡下待不住,住进天津城,仍如此。“不数月,患劳瘵呕血以死”,年尚未届不惑。
  
  清代人评论此篇,“东伯能致万金而不能散一守财虏耳”,写了一个守财奴。

相关阅读